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三十六集 走为上计

2013-06-20 16:4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932

 

第三十六集:走为上计
 
    1.山谷 
    (孙膑、田忌、数齐国将军、众齐国士兵)
    路两旁是长满树木的山丘。
    齐国的帅旗下,孙膑和田忌同乘一辆马车沿两丘间的土路前行。
    车前的战马、士兵浩浩荡荡。
    车后的士兵、战马蜿蜒不断。
    前面路边的一块巨石上写着马陵道几个字。
    田忌看看两旁的山丘,对同车的孙膑道:军师,围魏救赵的时侯,我们也是走马陵道,我记的你说过,这地方可埋伏千军万马,一定要在这个地方打一仗。
    孙膑:可惜一直没打成。
    田忌:这次怎么样?
    孙膑:那就看庞涓了……”
    孙膑和田忌的马车驶过了写有字迹的巨石。
 
    2.原野 
    (魏国大夫)
    一匹快马飞奔而来,马上是一名魏国大夫……
 
    3.庞涓营帐内 
    (庞涓、太子申、魏国大夫)
    魏国大夫气喘吁地对庞涓道:元帅,孙膑、田忌率三十万军队直逼大梁,大王命你速速返回。
    庞涓微微一笑:孙膑他终于来了……”他对一旁的太子申:太子殿下,你率十万军队,轻装上路,昼夜兼行,尽快赶到大梁,如何?
    太子申:行。
    庞涓:孙膑诡计多端,你们回到大梁后,不论孙膑进退与否,只可坚守,不可出城与齐军交战,待我率大军返回时,再与之决战。
    太子申:元帅放心,我会按元帅的布置行事。
 
    4.韩王宫中 
    (韩王、韩太子、宫卫二人)
    韩太子兴奋地对韩王:父王,魏国军队开始撤了,看来齐国军队已经出兵魏国了!
    韩王高兴地:好,太好了!
    韩太子:父王,我们应乘此出兵,不能让魏国军队顺利地离开韩国。
    韩王:不,让他们痛痛快快地走,走的越快越好。
    韩太子:父王的意思是待魏国军队与齐国交战后,我们再出兵,与齐国共败魏国?
    韩王微微一笑:也不是……”
    韩太子:父王的意思是……”
    韩王:让齐魏两国拼死一战,魏国若败,他将无力再威胁寡人的国家。
    韩太子:若魏国胜了呢?
    韩王:庞涓不是孙膑的对手,他胜不了。
    韩太子:孙膑深入魏国作战,处于不利之地,我们若不出兵相助,庞涓有可能取胜。
    韩王:孙膑即使兵败,庞涓也将元气大伤,他数年之内也无力威胁寡人。
    韩太子:孙膑是为了救韩国才出兵魏国,我们若不出兵,齐国人会指责我们忘恩负义。
    韩王笑笑:国家之间无义可言,都是各为其利,只要能使自己的国家立于不败之地,寡人即使忘恩负义,天下人也无可非议。
 
    5.庞涓帐内 
    (庞涓、一魏将军)
    一将军对庞涓道:元帅,城内间细送出消息,韩王下令,军队不得出城与我交战。
    庞涓冷笑道:算他明智……”
    将军:元帅,韩军不敢出城,我们可以撤军了吧。
    庞涓笑笑:我留在这里不是为了韩国,而是为了孙膑……”
 
    6齐军大营 
    (齐国士兵多人)
    营帐连着营帐,巡逻的士兵举着火把走过。
    一队扛着云梯的士兵走来。
    然后,又是一队……
 
    7.孙膑帐内 
    (孙膑、田忌、田国)
    孙膑和田忌正俯在军图面前查看军图。
    孙膑对田忌:大将军,你率十万军队在大梁以西按营扎寨,装出拦截庞涓的样子。
    田忌:好。
    田国走入,对孙膑和田忌道:军师,大将军,间细已经查清,庞涓撤回大梁的军队只有十万人,庞涓与其他二十万军队还在韩都城外,间细听魏国人说,庞涓打算攻克韩都再回兵大梁。
    孙膑笑笑:庞涓决不会攻克韩都再回兵大梁,他是想等我攻城不下,疲惫之时,再回兵与我决战。
    田国:那我们还攻不攻城?
    孙膑:攻城。
 
    8.大梁城墙上下 
    (众齐国士兵、众魏国士兵)
    一架运梯树立在城墙下,一个齐国士兵手持盾牌沿云梯攀登而上。
    城墙上,一个魏国士兵举起石头向下砸去。
    云梯上齐国士兵急忙用盾牌护住自己的头,石头重重地落在士兵手中的盾牌上,士兵身子一振,但他还是牢牢地抓住了云梯。
    城墙上的魏国士兵又举起一块更大的石头。
    数支箭射上来,有一支箭正中魏国士兵的胸膛,魏国士兵身子晃了晃,忍着疼痛,将石头扔了下去。
    石头落在齐国士兵的盾牌上,齐国士兵滚下云梯。
    城墙下,立在一排盾牌后面的齐国弓箭手,又将一片箭射上城墙。
    城墙上墙垛后的魏国士兵数人中箭倒下。
    魏国弓箭手还以颜色,将一片箭向城下射来,齐国弓箭手也有几人倒下……
 
    9.魏国宫中 
    (太子申、魏惠王、宫卫二人)
    太子申兴致勃勃地对魏惠王道:父王,都说孙膑用兵如神,我看也不过如此,齐国军队死伤惨重,却未登上城头一步。
    魏惠王:你先不要高兴,这只是开始,恶仗还在后面。
    太子申:恶仗不怕,儿臣定让孙膑兵败大梁……父王,儿臣想出一支奇兵袭击孙膑的粮草,没有了粮草,孙膑将无法再战。
    魏惠王有意把话插开:庞元帅有信吗?
    太子申:还没有……父王,你说儿臣的计策如何?
    魏惠王:庞元帅回来之前,只要你能守住大梁,就已经非常不易了……”
 
   10.城墙上 黄昏
    (庞葱、太子申)
    城墙上下已经安静下来,城墙上处处可见激战留下的痕迹。
    太子申和庞葱站在城楼下望着远处。
    太子申:庞将军,你敢不敢带兵袭击孙膑的粮草?
    庞葱:元帅不让我们出城。
    太子申:我是问你敢不敢。
    庞葱:只要有元帅的命令,就是赴烫蹈火,我也敢。
    太子申:如果元帅在此,他定会下此命令。
    庞葱:元帅决不会下此命令……现在敌强我弱,若离开坚固的城池袭击孙膑,尤如以卵击石。
    太子申:正因为敌强我弱,孙膑才想不到我们敢出城袭击他的粮草,我们若出兵,必出奇制胜。
    庞葱:太子殿下说的不无道理,可孙膑按营布阵无漏洞可击,若袭击不成,必损兵折将,我们军力本来就远远不如孙膑,若再损兵折将,对守卫大梁极为不利。
    太子申:这么说,庞将军是不肯去了?
    庞葱:不是我不肯,是为了守住大梁……”
    太子申看了看庞葱,道:庞将军,这样吧,大梁的军权交给你掌管,我带五千军队悄悄出城袭击孙膑,五千军队即使全军覆没,也不会影响守卫大梁。
    庞葱:太子殿下,不可冒险,万一殿下不能返回,我无法向大王交代。
    太子申:我可以给你留下亲笔信,说明此事与你无管。
    庞葱:太子殿下,我不是怕负责任,我是为太子殿下着想……大王进祖庙后,魏国的王位将归太子殿下所有,太子若此时战死疆场,岂不是将王位拱手让给他人吗?
    太子申:庞元帅曾对我说过,身为太子,若无功于魏国,大王进祖庙后,我将无法使公子、大夫们臣服于我,所以,即使九死一生,我也要为魏国建功。
    庞葱:太子殿下作为人质被困于韩国,已经有功于魏国,不必再冒此风险。
    太子申:任何一个公子在太子之位,都可以当人质,但不是任何一个公子,都能在疆场上建功,我只有做公子们不能做之事,以后他们才能臣服于我。
    庞葱:太子殿下守住大梁,也是疆场建功。
    太子申:有坚固的城池,有英勇善战的十余万将士,任何一个公子都可以守住大梁,但敢于在强敌面前出奇兵致胜,他们都不能,尤其是在庞元帅不在之时……我要做的就是他们不能做的事,我要建的他们不能建的奇功。
    庞葱沉思片刻,道:太子殿下既然如此之说,那我只好代殿下出城一战……”
    太子申情不由己地拱手道:庞将军,谢谢了……”
    庞葱:太子殿下,我有一个条件……”
    太子申:说吧。
    庞葱:不论我遇到任何危险,即使全军覆没,殿下也不可出兵相救。
    太子申:……”
    庞葱:太子殿下若不能答应,我不出击,也不会让太子殿下出击。
    太子申:好,我答应……不过,若无机可乘,庞将军万不可贸然行事。
    庞葱:太子殿下放心,我知道该如何行事。
 
    11.孙膑营帐内 
    (孙膑、田国、二齐将)
    孙膑望着面前的军图正在思索着什么。
    两将军走入,一将军对孙膑施礼道:军师,我们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孙膑抬起头:说吧。
    将军甲:军师,我记得你说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孙膑:这是《孙子兵法》上说的。
    将军乙:军师还说过,兵贵胜,不贵久。
    孙膑:这也是《孙子兵法》上说的……”孙膑扫了他们一眼,道:你说这些,是不是劝我不要继续攻城?
    将军甲:不错,军师,再这样攻下去不行,士兵死伤太多。
    孙膑:那你们说怎么办。
    将军乙:撤离大梁,诱敌出城,在城外将敌人消灭。
    孙膑:庞涓未归,魏国军队敢出来吗?
    将军甲:魏军即使不敢出城,我们也不能继续攻城,若攻城不克,疲惫不堪,就无法战胜即将归来的庞涓大军。
    孙膑:你们的意思是养精蓄锐,等待庞涓归来?
    将军乙:是的。
    孙膑笑笑:你们想的很好,但那样很难战胜庞涓,只有攻城不克,又疲惫不堪,才有可能打败庞涓。
    两位将军不解地相互看看。
    将军甲:军师,你能对我们明示吗?
    孙膑:现在不能。
    将军乙:何时可以?
    孙膑:待庞涓回来之后。
    田国匆匆走入,对孙膑:军师,因为末将的疏忽,魏国军队袭击了堆放粮草的军营,粮草损失惨重,请军师处罚。
    孙膑:好,烧的好。
    田国一怔:军师,你说什么?
    孙膑:我说粮草烧的好,魏国人烧了我们的粮草,我们就可以不攻城了,不攻城便可避免更多的伤亡。
    众人疑惑不解地看着孙膑。
    田国:军师,你是不是……安慰我?
    孙膑笑笑:不是……”
 
    12.魏王宫中 
    (魏惠王、太子申、庞葱、数魏将军)
    魏惠王、太子申、庞葱和几名将军分君臣之位坐于宫内,每人面前的几上都摆着丰盛的酒菜。
    魏惠王端起一樽酒,对庞葱:庞将军足智多谋,胆大过人,一把火烧的孙膑无力攻城……来,寡人敬你一樽。
    庞葱:大王,这樽酒应该先敬太子,袭击齐军粮草,乃太子殿下的良策,首功应是太子殿下。
    魏惠王:太子只是动嘴,将军乃是冒生命之险,第一樽酒应该敬将军。
    太子申有些不自在。
    庞葱:大王,太子也是冒生命之险,袭击若不成功,太子殿下将承受违抗君命之罪,其风险之大,远远胜于末将。
    魏惠王望了庞葱片刻,道:庞将军有功而不自居,居功而不自傲,实在难得……”他对太子申:太子,让我们同敬庞将军。
    太子申举起酒樽:庞将军,请。
    庞葱:大王与太子殿下双双敬酒,乃叔父庞元帅也未曾受到过的礼待,叔父功绩远远超过末将,因而末将不敢承受。
    魏慧王点头,赞道:庞将军又多一德……好吧,寡人不敬,让太子敬你一樽。
    太子申再次道:庞将军,请。
    庞葱举樽:太子殿下,请。
    二人举樽一饮而进。
    一宫卫走入,对大王道:大王,东城魏将军送来消息,孙膑派出大量军队四处抢粮,意欲补回粮草损失。
    大王:知道了。
    宫卫退出。
    太子申对魏惠王道:父王,孙膑抢粮,我们不能等闲视之……”
    魏惠王:你说怎么办?
    太子申:可再派军队出击,使孙膑的军队不敢贸然出营抢粮。
    魏惠王对庞葱:庞将军,你再次出击一次如何?
    庞葱沉思片刻,道:大王若是命令末将,庞葱在所不辞;大王若不是命令末将,末将想说明一二。
    魏惠王:请讲。
    庞葱:末将袭击孙膑粮草成功,是因为孙膑意料不到,如今孙膑早有防备,末将若再次出击,不但难以取胜,极可能全军覆没。末将不是怕死,庞元帅的大军未归,出击的军队若覆没,将影响守城军队的士气。
    魏惠王点点头:说的也是。
    太子申:父王,庞元帅不在,孙膑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虽然他的粮草被烧,他仍然小视于我,他决不会想到我们敢于再次出击,因而我们还可以出奇制胜。
    魏惠王: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太子申:请父王下命,儿臣愿率军出击。
    魏惠王沉吟片刻,道:用兵之事,寡人不如庞将军,你与庞将军商定吧。
 
    13.城头 
    (庞葱、太子申)
    天色蒙蒙亮,晨雾在城头飘过。
    庞葱和太子申还是站在城楼下,望着城外。
    庞葱:太子殿下,你没有必要冒险……”
    太子申:有必要……你没听父王说嘛,我只是动嘴,那意思是说,我还没动过手……”
    庞葱:大王不是这个意思,大王是不愿在众人面前赞扬自己的儿子。
    太子申:大王即使不这么看,别人也会这么看,要想服众,我必须亲自出马。
    庞葱:殿下,使众人佩服不在一时一事,此次殿下作为守城十万大军的统帅,只要在庞元帅大军到来之前,能守住大梁,就已经非常不易了。
    太子申笑笑:这没有什么不易的,我说过,任何一个公子都可以做的,我要做他们不能做之事。
    庞葱:殿下,你太要强了,太要强的将领,容易被敌人利用。
    太子申:我不是要强,我是自信,孙膑绝不会想到我们敢再次出击……”
    庞葱欲言。
    太子申: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定,任何人不可改变……庞将军,守城军队全部交给你,我若遇到危难,也请你不要出城相救。
 
    14.原野 
    (太子申、数魏国将军、众魏国士兵)
    太子申的马队奔腾而去,马队后面是强悍的步兵。
 
    15.孙膑营帐内 
    (孙膑、一齐将军)
    一将军对孙膑道:军师,魏国人出动军队,袭击我征粮的军队,田将军问是否将魏国人拦在城外,消灭之。
    孙膑:告诉田将军,可以拦截他们,但要装出拦不住的样子。
    将军:明白。
 
    16.原野 
    (太子申、数魏国将军、众魏国士兵、众齐国士兵)
    一排齐国士兵手持盾牌望着马蹄传来的方向。
    盾牌后的弓箭手瞄向前方。
    马蹄声越来越近。
    太子申的马队向齐国士兵奔来,后面是奔跑的魏国步兵。
    马上太子申一脸严肃,紧握长剑。
    齐国士兵越来越近。
    太子申猛然举起手中长剑。
    马上的士兵们都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太子申的马队狂风一般向齐国士兵刮去。
    齐国士兵匆忙射出几箭,然后四散而去。
    太子申的脸上露出轻蔑的微笑。
    马队奔腾而去。
    魏国步兵紧随其后。
 
    17.孙膑营帐 
    (孙膑、田国)
    田国对孙膑:军师,魏国人已返回城内。
    孙膑:立刻命令军队攻城。
    田国不解地:军师不是说不攻城了吗?
    孙膑:此时攻城,是为了表现我们恼羞成怒……”
    田国:明白了。
 
    18.城墙上下 
    (众齐国士兵、数魏国士兵)
    齐国弓箭手躲在盾牌后,向城头不停射箭。
    一个齐国士兵手持盾牌沿云梯攀登而上。
    一块石头砸下来,齐国士兵滚下云梯。
    又一个齐国士兵沿云梯而上
    这个士兵再次被城上扔下的石头砸下来。
    云梯下的几个齐国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继续攀登而上……
 
    19.庞涓营帐内 
    (庞涓、一魏将)
    庞涓高兴地:“……堂堂孙膑,竟然在庞葱、太子申后生面前束手无策,好,太好了!他对一旁的将军:传令,立刻回国,与孙膑决战。
    将军:是。
 
    20.原野 
    (庞涓、数魏军、众魏国士兵)
    庞涓的帅旗迎风前行。
    帅旗下是庞涓的战车,战车前后是骑马的将军和步行的士兵。
 
    21.孙膑帐内 
    (孙膑、田国、齐卫士)
    田国对孙膑道:军师,间细来报,庞涓的大军已经撤离韩国,正向大梁而来。
    孙膑:命令全军,做好撤离大梁的准备。
    田国:是。说罢转身而出。
    孙膑对一旁的卫士:速去城西告诉大将军,立刻撤回。
    卫士:是。
 
    22.原野 
    (庞涓、一魏军、众魏国士兵)
    帅旗下,庞涓军队向前开进。
    一匹快马迎着大军而来,马上是一位魏国将军。
    快马来到庞涓的战车前,马上的将军跳下马对车上的庞涓施礼道:元帅,大梁送来消息,孙膑开始撤离大梁。
    庞涓思索片刻,道:告诉太子申与庞葱,万不可追赶孙膑,待我赶到大梁,再做决断。
    将军:是。然后上马,打马而去。
 
    23.原野 
    (孙膑、田忌、众齐国士兵)
    齐国的军队整齐有序的向后撤退。
    孙膑和田忌同乘一辆战车随军而行。
    田忌:军师,我总觉得,庞涓屡屡中军师之计,这次不会上当。
    孙膑:庞涓屡屡中计,是因为他总是过高估计自己……”他对田忌微微一笑:这次也不会例外……”
 
    24.齐军大营营址 
    (庞涓、庞葱、太子申、数魏兵)
    这是齐军在大梁城外的大营,营内有几顶尚未撤走、东倒西歪的帐篷。
    庞涓站在一个齐军挖的灶坑前,看着灶内的草灰。
    一旁的太子申蹲下伸手抓了一把草灰,然后扔掉,拍拍手,对庞涓道:元帅,孙膑刚走,我们还能追上。
    庞涓没说话。
    庞葱走来。
    庞涓急切地:怎么样?
    庞葱:已经查清了,齐军几座营内,共有十万军灶。
    庞涓对太子申道:十万军灶,可供数十万大军做饭,这说明孙膑并未受多少损失,我们不可轻敌。
    太子申:如果孙膑是有意多挖军灶,迷惑我们呢?
    庞涓笑笑:他想不到我会从军灶来察看他的军队。
    庞葱:叔父,那我们还追不追?
    庞涓:当然要追,孙膑深入魏国的腹地,是我们战胜他的最好时机……庞葱,命令全军尾随齐军之后,既不冒进,也不可放走孙膑。
    庞葱:是。
    庞涓:此外,派出精干的小股军队,沿途袭击齐军的营地,让他们不得安宁。
    庞葱:是。
 
    25.原野 
    (孙膑、田忌、众齐兵)
    齐国军队马蹄急急,步屡匆匆。
    战车上,田忌对孙膑:你天天减灶,不知庞涓能不能注意到?
    孙膑微微一笑:他如果注意不到,就不是庞涓了。
 
    26.齐军营址 
    (庞涓、庞葱、太子申、数魏兵)
    这是齐国军队行军途中住过的地方,营址内有扔在地上的空空的粮袋和损坏了的马车。
    庞葱对庞涓道:叔父,所有齐军宿营的地方都查过了,齐军做饭用的军灶,只挖了五万。
    太子申在一旁道:庞元帅,这说明齐军的粮食在急剧减少,粮食减少,军心将不稳,我们可以加速追上去,与之决战了。
    庞涓微微一笑:现在还不到时侯……”他对庞葱:命令全军,按原来部署前进。
    庞葱:是。
 
    27.齐军营帐内 
    (孙膑、田忌、田国)
    田忌俯在军图前,对一旁的孙膑道:军师,再有两天,就到马陵道了,过了马陵道,庞涓就不会再跟着我们了……”
    孙膑笑笑:庞涓将葬身马陵道,当然不会再跟着我们了。
    田忌:军师,你一向自信,这一次,我真担心……”
    田国急急走入,对孙膑:魏国军队又来袭击我们了,士兵们都沉不住气了,非要杀出去不可。
    孙膑:你呢,你能不能沉得住气?
    田国:“……还行。
    孙膑:只要你能沉得住气就行。
    田国:军师……士兵们都问我能不能不走了,与魏国人打一仗,惊心动魄的一仗?
    孙膑:走就是为了打,不走这一仗就没法打胜。
    田国:我们要走到何时?
    孙膑:走到庞涓认为我们不堪一击为止。
 
    28.原野 
    (齐国军队)
    滚滚的车轮。
    匆匆的步履。
    齐国的军队在土路上急急前行。
 
    29.原野 
    (庞涓、太子申、魏国军队)
    魏国军队浩浩荡荡。
    庞涓和太子申同乘一辆马车。
    太子申对庞涓:照此走下去,再有两天就要进入齐国了,进入齐国,元帅再战胜孙膑就难了……”
    庞涓:未必。
    太子申:元帅是不是过于自信了?如果这次放走了孙膑,元帅将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庞涓:他跑不了……”
 
    30.原野 
    (齐国军队)
    滚滚的车轮。
    匆匆的步履。
    齐国的军队在土路上急急前行。
 
    31.齐军营址 
    (庞涓、庞葱、太子申、数魏兵)
    一只军灶前,庞葱对庞涓道:叔父,齐军的军灶还有三万……”
    庞涓高兴地击掌道:真是天助我也!
    庞葱:叔父指的是什么?
    庞涓:庞葱,你知道我为何让你每到一处,先察看齐军留下的军灶吗?
    庞葱:看看齐军还有多少粮食。
    庞涓摇摇头:不是,没有粮食,煮野菜兽肉也需要军灶。
    庞葱:那是为什么?
    庞涓:军灶越来越少,说明逃兵越来越多,如今他还剩三万军灶,说明孙膑的士兵已不足十万人……”
    庞葱顿悟:叔父,我明白了……”
    太子申在一旁道:既然孙膑的军队已经不足十万人,必然加速撤退,元帅万不可让他跑掉……”
    庞涓冷笑道:我说过,他跑不了……”他正色道:太子殿下,庞葱,我率三万精兵轻装去追赶孙膑,你们率大军跟随其后,这一次,我要让孙膑一败涂地,以雪前耻!
 
    32.原野 
    (孙膑、田忌、一齐将、众齐兵)
    齐国的军队在急急前进。
    一匹快马追上孙膑的战车。
    马上的将军勒住马,对田忌和孙膑道:大将军,军师,庞涓的先头军队追上来了。
    孙膑:好,太好了。
    田忌:庞涓在不在。
    将军:还不清楚。
    孙膑对田忌:大将军,你就放心吧,庞涓定会一马当先……”
    田忌:但愿这次还是你说的对……”他对报信的将军:告诉后军间细,严密注视庞涓的行动。
    报信将军说了声,打马而回。
    田忌对跟随在车旁的一位传令将军道:命令军队加速向马陵道前进。
    传令将军说了声,打马向前而去。
 
    33.原野 
    (庞涓、数魏国将军、众魏国士兵)
    远处可见山丘。
    庞涓的战车急驶而行,车前是数名骑马的将军。
    车后是彪悍的魏国士兵,士兵们或拿盾牌,或拿长戟,随时准备厮杀。
 
    34.山丘上 下午
    (孙膑、一齐国将军、数齐兵)
    太阳已经西斜。
    孙膑站在山丘上望着山下:马陵道,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一将军急急走上,对田忌和孙膑道:大将军,军师,庞涓已离此不远,黄昏后可到达马陵道。
    孙膑:告诉田国将军,庞涓的先头军队进入马陵道后,立刻从后面拦住他的去路,围歼庞涓。
    将军说了声,转身而去。
    孙膑对身旁的一将军:命令埋伏在山谷的军队,看到山下的火光,立刻射箭,不得放走庞涓。
    将军:是。
 
    35.山丘下的土路上 黄昏
    (庞涓、一魏将、众魏兵)
    庞涓的军队急急前行。
    一骑马的将军对庞涓道:元帅,太阳已落,我们还追吗?
    庞涓:追,今天一定要追上孙膑。
    急急前行的魏国军队。
 
    36.山丘上 黄昏后
    (齐兵多名)
    天色已暗,只有西方远处的天际间尚有些许亮色,周围的景物开始模糊起来。
    齐国士兵们伏在草丛中,手中的弓箭瞄着山下。
 
    37.山谷中 黄昏后
    (庞涓、一魏将、众魏兵)
    庞涓的军队沿山谷中的土路而来。
    几棵被砍倒的大树横在路上,拦住了去路,每棵树上都插着一把带血的长剑。
    前面的军队停了下来,士兵们不安地看着横在路上的树和树上那一把把带血的剑。
 
    庞涓对车下一将军:怎么回事?
    将军:几棵砍倒的大树拦住了去路……”
    庞涓冷笑道:孙膑害怕我追上他,才用树木阻止我前进……”
    将军:树上都插着带血的剑……”
    庞涓又是一声冷笑:他是吓唬我们,想使我们停止追赶,这正说明他害怕我们追上去……命令前面的军队,立刻搬开大树,继续前进。
    将军说了声,转身而去。
    庞涓似乎想到了什么,跳下车,向前走去。
 
    魏国士兵们小心翼翼地拔掉插在树上的带血的长剑,正欲搬动大树,路旁传来喊声:你们看,这里有字,齐国人留下的字。
    路旁一棵树的一大块树皮被刮去,白色的树干上写有字迹。
    几个士兵停止搬动大树,围上去,查看着,却怎么也看不清树干上的字。
    将军走过来:看什么?赶快清理路上的树木。
    士兵:将军,这里有字,是齐国人写的。
    将军凑上前看了片刻。
    一士兵:上面写的什么?
    将军: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走吧,走吧,不看了。
    身后传来庞涓的声音:不,要看,看齐国写的是什么。
    将军对不远处的士兵:点亮火把。
    几支火把点燃,士兵们举着火把走到树下。
    火把的光照亮了树上的字。
    树上写着:庞涓死于此树下 军师孙示
    庞涓脸色突变。
    将军对一旁的士兵:快,把树上的字刮掉!
    话音未落,无数支箭矢从山丘上飞来,许多士兵中箭倒下。
    庞涓也身中数箭,他仰天长叹道:我又中了孙膑的诡计!
    又有几支箭射中了庞涓。
    庞涓身子晃了几晃,他抽出剑,支住身子。
    一个将军和几个手持盾牌的士兵冒着箭矢来到庞涓面前,将庞涓护在中间。
    将军:元帅,我们保护你冲出去。
    庞涓将射中胸膛的一支箭折断:我们出不去了……”
    将军:元帅,我们能出去,齐国人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们从来没有面对面地打败过我们。
    庞涓又一声长叹:那是过去……从此后,魏国休矣……”他说着发出一阵狂笑:孙膑,你这小子,今日因为我……终于名扬天下了!
    笑罢,庞涓猛然挥剑向腹部刺去。
    将军和士兵们惊呼道:元帅……”
    他的身体缓缓倒下,那倒地的声音很重,尤如倒下了一座山峰。
   
    38.山谷 
    (孙膑、田忌、一齐国将军
    阳光出来了,照亮了山谷,山谷中到处是魏国士兵的尸体。
    孙膑蹲在庞涓面前,轻轻轻擦去他脸上的血迹,他擦的很仔细,很小心。
    田忌站在一旁无言地看着孙膑。
    一将军走来,对孙膑道:军师,魏国数十万大军已被我彻底打败,庞葱与太子申被田国将军抓获。
    孙膑只是了一声,继续小心翼翼地擦着庞涓脸上的血迹。
    庞涓的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了,衣服也整理好了。
    田忌在一旁道:可以抬走了吗?
    孙膑站起,然后点点头。
    田忌抬手示意。
    走过来几个士兵,他们欲抬庞涓的尸体。
    孙膑:不用,我自己来……”他说着抱起庞涓的尸体,因为腿不好,起的时侯身子晃了晃,田忌忙扶住他,几个士兵欲接过庞涓的尸体。
    孙膑不容商量地对田忌士兵:我说了,我自己来。
    田忌和士兵们只好闪到一旁。
    孙膑抱着庞涓的尸体,一步一步,吃力地走到一辆停在路边的马车旁,将庞涓的尸体小心地放在车上。
    马车沿山谷而去。
    孙膑久久地望着远去马车……
    闪回镜头:
    孙膑和庞涓在鬼谷子的草屋前,各言其志;
    孙膑送庞涓下山,二人拱手而别;
    受膑刑后的孙膑躺在睡榻上,庞涓请来的医生为孙膑医腿;
    围魏救赵,庞涓在山谷中兵败而退;
    擒贼擒王,庞涓在钟离春的逼迫下被迫点头,答应退兵;
    趁火打劫,庞涓威逼孙膑为其抄写兵法;
    树上开花,庞涓连续两次中计失利;
    ……
    有人轻声地叫:军师,军师……”
    (闪回完)
    军师者是一个站在孙膑身旁的士兵。
    孙膑回过神来,看着士兵。
    士兵递过一块丝帛:军师,一个老者给你的信……”
    孙膑站起,接过信,拆开,看了一眼,不由一惊:是鬼谷先生……”他对士兵:老者现在何处?
    士兵:他已经走了,他说不久再来找你……”
    孙膑久久不语。
 
    39.田忌府孙膑住处 
    (孙膑、田忌)
    孙膑坐在席垫上沉默不语。
    田忌走入,看了看孙膑,然后坐在孙膑身旁,道:怎么,还是为庞涓的死……”
    孙膑无言。
    田忌:你已经尽了同窗之情……方才魏国送来消息,魏王厚葬了庞涓,并要与我国永世和好。
    孙膑:我不是为了庞涓,是为了鬼谷先生……”
    田忌:鬼谷先生怎么了?
    孙膑:鬼谷先生要我辞官离开临淄……”
    田忌:这怎么能行,齐国不能没有你……”
    孙膑:师命不可违,我必须离开……”
    田忌:你走了齐国怎么办?
    孙膑起身,打开身旁的一只木箱,从箱子里捧出十几卷简策放在田忌面前,对田忌道:这是我整理抄写的《孙子兵法》,鬼谷先生让我留给你们……”他说着又从另一只木箱内捧出十几卷简策,对田忌继续道:这是我这些年征战之余整理的征战体会,当然,其中并不是只写征战,还有其他,我也留给你们,对你们会有帮助。
    田忌:孙先生,鬼谷先生为何要你走?
    孙膑:我不清楚,不过,鬼谷先生既然让我走,肯定有他的道理……”孙膑长出一口气:大将军,我真不愿离开你,还有田国将军,钟离姐妹……”
    田忌:你告诉钟离春没有?
    孙膑:没有……”
    田忌:你与她,怎么办……”
    孙膑:不知道……你能让她来一趟吗?
 
    40.齐王后宫钟离春住处 
    (钟离春、田忌)
    钟离春对田忌:你告诉孙膑,我不能见他。
    田忌:为什么?
    钟离春:我担心……如果见到他,他就走不了了……”
    一阵沉默。
    钟离春:田将军,不久,我也要离开王宫……”
    田忌:去找孙膑……”
    钟离春:不,我要向大王要块封地,与我妹妹一起全心抚养春秋……”
    又是一阵沉默。
 
    41.原野 
    (孙膑、钟离春、钟离秋、小春秋)
    一辆马车向远方驶去,车上坐着孙膑,他淡然地望着前方。
    马车后方,另一辆马车停在路旁,车上是钟离春、钟离秋,还有小春秋,他们久久望着远去的孙膑。
    孙膑和他马车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天际。
画面上只剩下了大地,太阳和天空。
 
    出字幕:走为上计是三十六计中的最后一计,意思是,有计划地主动撤退,以退为进,寻找战机,消灭敌人。此计在谋略上被推为上策。孙膑以走带战,将庞涓引诱到马陵道,一举歼灭,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写上了精彩的一笔。
    这精彩一笔之后,孙膑走了,他留下了《孙子兵法》和他所写的《孙膑兵法》,二千年后,当《孙子兵法》风靡世界时,世上还流传一种说法,说《孙子兵法》乃孙膑所作。公元一九七二年山东省临沂县银雀山一号西汉墓中出土了一批竹简,其中既有《孙子兵法》,也有《孙膑兵法》,此种说法,才最终得以更正。
 
     片尾后,出字幕:
    《三十六计》是后人根据孙膑和庞涓之间的计谋之战,以及中国古代许多有名的战例,总结而成。本片中的三十六计绝大部分故事,是根据《三十六计》中的计谋精邃演义而成,并非是历史原貌,特此说明。
 

                                                         (全剧终)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