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警中警》作者陈春山:一堵墙的彩绘

2013-01-06 00:00 来源: 添加人:豆豆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161

    陈春山1956年出生于哈尔滨。早年当过知青,做过编辑。1994年由文化导报社调入警官杂志社开始警察生涯,现为黑龙江省公安厅督察总队副调研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剧协会员、中国电视剧协会会员。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共发表和播出各种体裁文学作品300多万字。其中代表作有长篇纪实小说《青楼恨歌》《来自731魔窟的最新报告》《大火磨》、戏剧集《寒露》、诗集《雪地情书》、电视连续剧《黑嫂》《警中警》(一至三部共75集)、电视电影《极度贪婪》《较量》等。

1995年的冬天,我应邀赴哈尔滨参加刚刚创刊的《警官》杂志的笔会。刚到的那天,主办方组织我们这些远道来的作者参观哈尔滨市容,我们乘坐的交通工具是一辆中巴车,我坐在车子后面,行进中,车前方传来一个极其浑厚的男中音在娓娓地讲述我们经过街道的人文历史。最初,我没有听进讲述的内容,我被那声音迷惑了,迷惑在那音质里,那是一种堪与任何一个级别的广播电台播音员媲美的声音,于是我循声望去,这才看到一个年龄与我差不多的中年男人,有一张堪称俊男的脸。旁边的人告诉我,那人叫陈春山,是黑龙江省公安厅从文化厅挖过来的人才,时任《警官》杂志总编室主任。

2009年9月25日,中共黑龙江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出版局、省作家协会为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在哈尔滨新华图书城举办了“黑龙江省红色历程系列丛书首发式”,站在台上的12部长篇小说作者中,惟一具有警方背景的就是陈春山。

陈春山这次参加首发的作品是和陈少民合著的长篇小说《大火磨》,一部描写上世纪30年代乌苏里江两岸中俄两国人民联手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作品,在网上看到这则新闻时,十几年来一直关注陈春山创作的我不由暗暗赞叹这家伙创作题材的跨度之大、视野之宽!

因为我知道,在公安题材影视作品荧屏受限的近年,陈春山担纲编剧的反映警务督察工作、生活的电视连续剧《警中警》却一直是众多卫视台反复热播的作品,且一直居于收视榜的前列;我还知道,2009年3月,他接下了由澳大利亚NRS公司与中央电视台6频道合作拍摄反映华人在澳洲创业事迹的4部系列电影的剧本创作任务,曾远赴澳洲考察、采风,并处于紧张的创作状态之中……

一个人就是一本书,已经年过五旬的陈春山当是一本厚厚的书。如果纯就创作历程看他,这本书也至少有三部曲:

第一部是作为知青的陈春山。1974年冬天,他从城市走进地处嫩江平原的一座农垦牧场,他在那里种过庄稼养过猪,当过团支部书记和场部广播站的记者、编辑、播音员,这段经历劳累过他的筋骨,却也滋养了他的精神,让他有了文学创作的实践机会。后来,他以知青中“才子”的身份进入这本书的第二部———一个纯粹文化人的陈春山。他是在文革后恢复高考时进入黑龙江省艺术学校的,毕业后他成了《剧作家》杂志的一名编辑。8年后,他又进入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深造,与央视名导张纪中等人成为同窗。到1995年被黑龙江省公安厅招揽进入公安机关之前,他编辑过多部获得国家、省级大奖的话剧,如《野草》《大雪地》等,并以独幕话剧《尴尬的晚餐》为始,先后创作出40余部独幕话剧和戏曲小品,以致在2002年出版的《黑龙江文学通史》中,他的条目头衔是黑龙江戏剧小品作家。

成为警察,成为警察中的作家,当是陈春山这本书的第三部,也是最具浓墨重彩的一部。他的创作重心因工作的调动,自然而然地向公安题材转移。15年的警察生涯中,他当编辑、从事宣传工作并最终成为一名督察警。他接触过大量不同层次的警察,深入过公安机关不同层面采访和体验生活,并以一个作家的独特视角观察着、思考着,最终,他形成了这样一个结论性的观念:警察,是矗立于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一堵墙!他以他的文字来为这堵墙作彩绘,于是乎,就有了长篇悬疑小说《不动声色》,有了电视电影《113奇案》《较量》《极度贪婪》,有了18集电视剧《刑警没有浪漫》……随着电视剧《警中警》系列(除了已经热播的两部之外,第三部也在筹拍之中)的面世,他进入了创作的高峰期和高潮期。

对于一个有追求的人来说,已有的成就是过去时的,回眸时常常看到的是缺陷、是瑕疵,而不是陶醉其中;对于一个实力派作家来说,更喜欢的是未来时,是下一部创作,正当盛年的陈春山正在创作进行时。

关于公安文学,众多的专家学者对警察作者批评最多的,是过多的职业色彩导致了文章的失之偏狭,缺少广义的人文境界。而同样一个问题,却恰好是陈春山的优势,因为他是以一个成熟作家的身份进入警界的。在现实工作中,他是省公安厅的一名督察支队长,他接触的人和事都是具体的、真实的,这是他的创作素材,他可以进行警察理性思维,他在这一题材创作领域不必生编硬造;但到他进入创作的时候,他的思维方式又是超出警察职业思维的,是职业作家的,是具有社会视野的,因此他才能得出“警察是矗立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一堵墙”这样精辟的结论。警界有这样的作家,是警界之幸,老百姓有这样的警察作家,可以更多更好地通过他的作品来认识警察、了解警察,进而理解警察。有这样的作家在警民之间沟通着,既具现实意义,又具人文价值。    来源:人民公安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