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本站网评 :《把属于人的还给人》

2012-05-14 14:1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向西 网友评论 2 条 浏览次数 799

 

    早年读书时听老师说,儒家学说自诞生一路走来十分艰难,倒是法家思想更深入人心,尤其是法家严刑峻法视人如芥好像特别能调动古代文人的激情。你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李白)。“十年磨一剑,双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到了《三国演义》、《水浒》更了不得了,杀人如麻,儿戏一般。武松血溅鸳鸯楼,不到一个钟头,杀了多少,十五个。我老师说他一个一个数的。汉代“独尊儒术”,行的却不是仁政,汉代实行宵禁制,晚上不许出门,出门逮着就杀,四个人以上不能交头接耳,不能在一起喝酒,否则以聚众论,刑一刀之罪。那个曹操就犯过一刀之罪,把头发砍了,那是他呀,要是换了我老人家,肯定连长头发的家伙一刀抹了,想想脖罗梗子就发凉。

    说来也不能全怪文人,中国历史上战乱不止、杀戮不止,近现代以来,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曾剃头,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北伐战争、两次国内革命战争,中间加一抗日战争,解放后,抗美援朝、文革十年,以阶级斗争为纲,反映在舞台上、荧幕上,是一片震天的杀声!国民教育内容大都是政治教育和斗争教育,我们不是不要政治教育,政治教育是必须存在的,它是任何一个政体不能排斥的,但怎样寓政治教育于人性滋润之中,这是一个问题。政治教育的出发点和最终目标都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它往往让人不可亲近,它树立的榜样离人性很远,缺乏人性人道和人情的丰富及复杂。我们的政治教育缺少对人文关切,大都以斗争哲学为特征,这就使人思想成长的很不完整、很不平衡,一脑袋大都是与天斗,与地斗,与大自然斗,天上一盏星星亮,七沟八梁一面坡。电视剧以《武松》开了先河,一路拍过来,到了《霸王别姬》剁了一根手指头,《红高粱》扒了一张人皮。

    我知道,拍《武松》的和《红岩下的追捕》的是一头儿的,是一支队伍里头的人。《武松》不到一个钟头杀了十五个,看看这个名字,“追捕”、“渣滓洞”、“刽子手”三个杀气逼人的关键词,起码也得倒过来,十五个钟头杀一个吧!但愿千万别扒皮。然而,石破天惊,这部戏虽然没有高扬人性主义大旗,它秉持信仰的高台教化,但是,久违的人性光辉在电视剧的情节、细节、缝隙里点点滴滴渗透出来了,温暖的人性像阳光透过密林在地面上投下的斑驳光影,电视剧清晰地表达出刚刚建立的红色政权对血债累累的刽子手一个也没杀,对每一个人的结局,都以档案的方式做了清晰的交代,这是非常人性化的一笔。

   马克思说:“任何一种解放都是把人的世界和人的关系还给人自己”。我不能确定这话用在这里是否合适,但这部戏是写人的,满眼里都是人,他们中有夫妻、有情人、有父子兄弟、有对手甚或敌人,是很普遍又特殊的人的关系。让我们来分析其中几对:杨进兴和妻子兰敏,杨进兴是罪恶累累的刽子手,但是他对妻子却有着另一副面孔,是一个百依百顺、万般柔情的好丈夫。钟文韬和“布谷鸟”韩玉娇是一对情人,钟文韬是毛人凤手里面的一张王牌,但当韩玉娇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宁肯罔顾“党国”的使命,对韩说:“你的生命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他们都有人性的一面,《追》剧用十分细腻的笔触,云淡风轻一带而过,却印象深刻。但是他们却没有信仰,没有是非,他们的价值观是倒置的,看到他们我不由联想到海峡对岸的民进党,他们没有是非观,没有正误观,为反对而反对,井底闹蛙,蛙闹井底。六十年过去了,怎么这种反历史潮流而动的基因,反社会而行的血缘怎么不变呢?

   朱山和肖静茹是一对夫妻,电视剧如惊鸿一瞥,片羽吉光,反映了他们夫妻间的人性和人“性”。正常的人性是把人“性”当做人性的重要的部分而不是全部,不正常是要么不承认,“性”虚无,如阿庆嫂、江水英;要么当成全部,进门就脱褂子,性泛滥。无论是在战争环境还是准战争环境,人终归是人,人性终归是人性,它就在那儿;

    朱山和徐远举,这是一对敌对的关系,剧中有一个重要的情节,朱山提出不以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身份会面,而以老朋友的方式出现在对手面前。这一刻,鲁剧一个新的样式,新的叙事方式,中国电视剧的一个新的时代,人文人道人性,以人为本的崭新特征曹衣出水,吴带当风,中国电视剧文化走进了一个朗月清风的境界。它并没有把人性放到中心位置,但已经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这里没有法官对罪犯的“审”,没有成王对败寇的“责”,没有座上宾对阶下囚的“斥”,这里有的是人与人,朋友与朋友的“劝”,这里敌对的双方都流露出人性的自发情怀。人性的情怀是可以自发产生的。我举一个例子,四年前的今天,“5.12汶川大地震”,中国人很少有不流泪的,这并不是某个政治运动的结果,然而却是政治教育的淡出,人性占上风而自发产生的情感。每个人都有对真善美的追求,人性有时会被压抑在内心深处,当人性的力量占上风的那一刻,人真的会感动。

    有一对关系,我们不得不提,刘川虎和肖静茹。刘川虎对肖静茹是崇敬是仰慕,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是一种如主如母的情感。肖静茹这个名字是编导的匠心所在,肖,是毕肖之肖,就是像;静,是尊敬之敬;茹,是寓佛主如来之意。这一刻,电视剧已经越过了人性的诠释,而进入了一个更大更广的人类宗教意识关照,进入了人类道德理想,高尚情感的叙事方式,依据中国史学孤证不引的学术原则,孤例我们还不能判定它是自觉的探索,还是不意间的触碰,还得往下看。好在他们还得一路拍下去,我们也会一路看下去。(向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