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本站网评《姓名里的玄机》

2012-05-29 09:1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向西 网友评论 1 条 浏览次数 1041

    这话说起来得好些年了。那年咱电视台拍了一部电视剧(略去片名),本子是一位离休老同志(略去姓名)写的。他老人家从岗位上退下来住在干休所里闲不住,写了这个本子。片子拍好在电视上播出,那天干休所里盛况空前,小黑板上写了通知,家家争相观看,像过年一样的热闹。不过后面的事着实令人难以意料,这老爷子作家竟然把他在干休所里与他有点儿矛盾的邻里姓名,全弄到了戏里,而且全反派。你就听吧:某某某,你个大汉奸。某某某,你个日本鬼子的走狗。可了不得了,全院哗然。那些可怜的观众,被点了名的,在一声声咒骂中哆里哆嗦挨到演完,没点到的战战兢兢地等,默默祈祷别被这老东西点到。好不容易播完了,心脏了好几个。干休所找了来,我听了简直笑断了肠子,好几天一解巴巴就肚子疼。

    大概就是从那一刻,我每每看电视剧都得端详端详剧中人名。这部 《红岩下的追捕》我一看“朱山”,我一准知道这是男一号,朱山,红红的山不就是“红岩”之意么。肖静茹,代号“杜鹃”,得,这人得死。有诗为证啊: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你想杜鹃花都泪血染红了,还不明白吗。这杜鹃花在咱们山东,尤其是胶东半岛叫杜鹃花,在人家南方大多叫映山红,就那“潘冬子”里唱的:“岭上开遍哟映山红。”血泪之花映红了大山,她的死肯定和朱山相关,这叫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作家写大部头常用的玄机设计。我没料到的是编剧那么狠,让肖静茹死的那么不是时候,马上就天亮了,这个“在黑暗中呆的太久”的奇女子马上就要见到光明了。她结婚好几年,与爱人在一起才三十多天,蜜月还没完呢却一声枪响死在日思夜想的朱山怀中。我不知道中国的编剧导演们什么心态,一定得让剧中最美好的在最不该去的时刻去了,不赚足了观众的眼泪他不松手。各位看官听我一句,买好面巾纸预备着。

    “军统之星”钟文韬、代号“三哥”,和打入我公安局内部的特务韩玉娇、代号“布谷鸟”,这俩肯定得弄到一堆儿去,哦,韩是个女的。布谷鸟叫起来四声,到我们胶东小孩子听见就学“光棍好苦、光棍好苦”。川鄂湘音学起来“三哥三哥、三哥三哥”。结果他俩果然弄到一堆儿,而且双双被捕。行了,上里边儿“光棍好苦”去吧。

     黄菊芳,金黄色的菊花满目芬芳。我想作者赋予此名她一定会在烈士墓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的。黄菊既金菊,有金盏菊,万寿菊,波斯金菊,蝎子草和长春花等品种,其万寿菊,长春花于春之清明秋之双十皆盛开于野,当地有在这两个时节上坟贡菊的习俗。果然,在剧集最后、在肖静茹烈士的墓前她有一大段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精彩独白,那是对烈士最好的告慰和追悼,是事业的传接,是情感的传递,是中华女性巾帼精神的薪尽火传。秋瑾女士词《满江红》“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想平生肝胆,因人长热”之印证也。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无数金戈铁马、个性鲜明的英雄豪杰在我们的文化记忆中顶天立地呼之欲出。一说岳飞,你马上想到身披银甲胯下战马手持一杆沥泉银枪亲率八百岳家军大破敌军十万……精忠报国。一提诸葛亮,则是羽扇纶巾足智多谋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叫通感,钱钟书称其为“移觉”,叫“闻声类型”。作家里边有聪明的,好用这法塑造人物。比如,刘文龙。刘谐音六,成都重庆方言陆,刘文龙谐陆文龙,想起来了吧。陆文龙在仇人家长大,刘文龙出生非劳动家庭;陆文龙经王佐断臂说家世归顺大宋,刘文龙在渣滓洞受王光华教育影响并介绍入党;陆文龙勇猛抗金匹马双枪踏敌营如入无人之境;刘文龙追抓刽子手无怨无悔匹马单枪仆仆穿行于巴山蜀水之间,特别是抓捕杨进兴一场,气氛紧张悬念危急,人物生动传神。我读过剧本,深深感动于刘文龙这一角色,审片会两位记者回来我赶快问,刘文龙怎么样,立住了吗?她们说,立住了,很立,和男一号有一拼。好,给劲,他立住了我这些观点就立住了。

   于是,就有了上面的文字。(文/向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