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新隋唐风云》(原《开创盛世》)分集剧情(31-43)

2013-02-01 12:3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豆豆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5500

第三十一集:逐鹿中原

    刘武周的降将叛逃,只有尉迟敬德仍留在唐军营中,屈突通担心尉迟敬德反叛,抓了尉迟敬德。李世民用人不疑,亲自为尉迟敬德松绑。

    王世充约李世民在城外魏宣武陵决战,决战的前一天,李世民带数十骑到魏宣武陵察看地形,被王世充一万军队围困。李世民豪无惧色,一边调动援军,一边带着数十骑杀进敌阵。尉迟敬德奋力拼杀,多次救下身陷险境的李世民。屈突通率领援军赶到,消灭了王世充的一万军队,王世充只身逃回洛阳。

    李世民命令攻城,王世充的军队利用坚固的城池拼命抵抗,唐军伤亡惨重,仍无法越城池一步。

    李世民及时调整部署,围而不打。洛阳城内粮食匮乏,许多百姓以树皮、泥土充饥。月容离开皇宫在洛阳民间艰难度日,此时和许多百姓一样,陷入饥饿的困境。城内百姓们都盼望李世民的军队能早日进城。

第三十二集:降伏双雄

    王世充向窦建德的夏朝求救,窦建德亲自率数十万军队长途跋涉来到洛阳城外,援救王世充。

    李世民两面受敌,且敌众我寡,萧瑀、屈突通等人力劝李世民退兵新安城,以险自固。李渊也派李建成来到唐军大营,诏命李世民撤兵。

    李世民分析厉害,说服大家,出奇兵,以少胜多,一举消灭夏朝军队,活捉窦建德。王世充胆寒,开城投降。

    李世民再次来到隋炀帝的宫殿,感慨万千,长叹:呈侈心,穷人欲,断言路,怎能不亡!李世民下令拆毁隋炀帝建立的豪华宫殿。

    李世民在洛阳的一所民宅找到了月容,劝月容跟他回长安。月容说她致死也不吃大唐的粮食。

    月容要学殷商的伯夷、叔齐,她带着陈四藏匿深山之中,开荒种粮,自己养活自己。

第三十三集:天策上将


   王世充、窦建德与唐朝并立的两大劲敌被灭,天下自立为王、为帝者,纷纷归顺唐朝,海内平定。李世民功勋卓著,李渊封他为天策上将,位在所有王公之上。

    李世民征得李渊同意,建立文学馆,招募十八个学士入秦王府,讨论文集,议论振兴大唐之事,彻夜不倦。

    李元吉对李建成说,李世民广纳人才,谈论天下事,是准备夺太子之位,当年太原起兵时,李渊曾许诺李世民,登皇帝位后,立他为太子,只因李世民固执推辞,才立了建成。建成对李元吉的话信以为真。

    李建成、李元吉屈意奉承李渊从晋阳宫带来的张、尹二妃,对其他嫔妃也各有馈赠。嫔妃们纷纷称赞建成和元吉。李世民攻占洛阳,运回财宝珍物,嫔妃们向李世民索取,李世民一概拒绝。嫔妃们嫉恨李世民,向李渊进谗言,将世民说的一钱不值。李渊逐渐疏远李世民,亲近李建成、李元吉。

第三十四集:祸起萧墙

    李建成的谋臣魏征和王珪对李建成说,只有建立功勋,才能避免李世民夺取太子之位。窦建德的残部刘黑闼叛乱,李世民打败了刘黑闼,刘黑闼逃亡北胡,借北胡兵力卷土再来。李建成上奏李渊,收回李世民的军权,派李元吉统领军队。李元吉兵败,魏征辅佐李建成出兵迎敌,消灭了刘黑闼叛军。李建成虽然建立了功勋,但和李世民相比还是相差很远,朝中的重臣仍然和李世民来往密切,李建成认为只靠建立功绩难以排除李世民的威胁。

    李元吉邀请李世民到府中做客,埋伏刀斧手,欲害李世民。李建成担心父亲事后惩罚他们,还担心李世民手下悍将众多,不好收拾,所以阻止了李元吉,说此事不能操之过急。李建成私下招募数千壮士为东宫卫士,以图长远之计。
百姓的日子渐渐安定下来,大家都称赞大唐。月容思念李世民,她带着陈四回到长安。月容在长安开了一家酒馆,叫“归来”酒馆。

第三十五集:铤而走险

    李渊带着世民、元吉到玉华山仁智宫休养,把长安暂时交给了太子李建成。建成认为时机难得,和元吉密谋里应外合杀李世民,废李渊,登皇帝之位。

    李建成谋乱的消息泄露,李渊用计召李建成到玉华山仁智宫,怒斥建成,并囚禁了他。

    尹妃、张妃鼓动众嫔妃为李建成说情,封德彝等隋朝旧臣也联名上书,力保李建成。李渊本不想杀死自己的亲儿子,最终饶恕建成,打算让建成离开长安到蜀地去做蜀王。

    李建成的同党杨文干作乱,李渊命李世民率兵平息叛乱,并答应李世民,待他凯旋之时,改立他为太子。当李世民得胜返回时,李渊却再也不提改立太子一事。

    北胡数十万军队进犯关中,领兵的是颉利和突利两位可汗。李渊本打算让李世民领兵退敌,可又轻信谗言,不想让李世民久掌兵权,所以对如何退敌,犹豫不决。

第三十六集:临危受命

    李渊带领李建成兄弟三人出城射猎,说射猎获胜者可握兵权。李建成将一匹肥壮的胡马送给李世民,李世民骑着胡马追逐猎物,那马将李世民掀翻下三次,李世民三次复上马背,烈马终被征服。李世民对左右笑谈“生死有命”,说暗算不能致他于死他。李建成心惊,害怕李世民报复,让尹妃诬告李世民自言“天命所归,将为真主”。李渊大怒,欲将李世民关入大牢。就在此时,快马送来急报,说北胡大军已逼近长安,李渊惊恐。李世民再次请兵出战,李渊命他将功补过,又命李元吉与李世民同握军权。

    长安的百姓担心北胡的军队占领长安,只有月容坚信李世民能够取胜,她让陈四下请纸,邀请大家到酒馆喝得胜酒,李世民若不胜,她不收酒钱。

    李世民带领百骑,直往北胡阵前,以胆气压倒颉利可汗,颉利不敢前行。天公作美,阴雨连绵,北胡长弓不能施展。突利提出与李世民讲和退兵,颉利和突利本就有矛盾,不便反对。突利见到李世民,两人正式结盟。

    北胡退兵,李世民再立殊功。李渊认为大唐王朝安宁离不开李世民,不再听信李建成的谗言。

    李世民听说长安有家“归来”酒馆,在百姓人心浮动之时,以得胜酒稳定人心,他很感动,前往酒馆喝酒。月容和李世民又相见了,酸甜苦辣,无以言表……


第三十七集:危机四伏

    李世民的功绩越大,李建成越是坐卧不安。李建成宴请李世民,在酒中下毒,李世民吐血不止。李渊责骂李建成,李建成却把罪责推到月容身上,说他的酒是从归来酒馆买的,月容恨他们李家父子夺了大隋的天下,所以下毒。李渊下旨缉拿月容。

    李世民抱病向父亲说明建成谋害自己的真相,李渊不忍看兄弟继续相残,欲让李世民去东都,独领陕西以东所有郡县,并立天子旌旗。李世民不愿离开父亲,李渊说这只是权宜之计谋,李世民最终答应。

    李建成担心李世民远在洛阳,大权在手,以后难以控制,便指使朝臣们密告秦王李世民,说秦王府上的人听说要去洛阳,无不欢呼跳跃,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说明他们心怀异志,恐怕去而不返了。李渊又改变了主意,不再让李世民去东都。

    李世民总是李建成的一块心病,他打算先收买李世民的左膀右臂,然后再除李世民。李元吉派人贿赂尉迟敬德,敬德忠心事主,没有接受他们的贿赂。

第三十八集:玄武之变

    李建成又上奏李渊,调走了李世民得力的谋臣房玄龄和杜如晦,李世民的幕僚皆感自危。长孙无忌劝李世民:以社稷为重,以国家安危为重,早除祸根。李世民不忍对亲兄弟下手。

    北胡人又复犯大唐,李建成举荐李元吉领兵讨伐,李元吉向李渊请调尉迟敬德、秦琼、程咬金等李世民手下的猛将,李渊答应。长孙无忌警告李世民:若不早做决定,大祸降临。李世民还是下不了决心。

    东宫有人密报:李建成欲在为李元吉饯行时杀李世民,众人哗然,幕僚们对李世民说:若再不下决断,将离开李世民。李世民只好痛下决心。

    李世民采纳谋士们的主意,密奏李建成、李元吉淫乱后宫,李渊召李建成、李元吉进宫询问。

    李建成、李元吉在玄武门被李世民的伏兵围住,李世民含着泪射杀了李建成。李元吉逃跑,尉迟敬德害怕李元吉借李渊皇威反扑,杀了李元吉。这一页被记录在史书中,后人称之为“玄武门政变”。

第三十九集:太宗登基

    玄武门政变后的第三天,李世民被立为太子。两月之后李渊退位做了太上皇,李世民登上皇帝之位,后人称之为唐太宗。第二年改年号为贞观。

    魏征曾经是李建成的谋臣,杀李世民就是他的主意。李世民爱惜其才,不但没杀魏征,还让他入朝为官,魏征很是感动。

    李世民登基之后,深刻吸取隋朝败亡的教训,他告诫众臣:君主依靠国家,国家依靠百姓,压榨百姓使君主富裕,犹如割自己的肉添肚子,肚子饱了,身体死了,君主富裕了,国家却灭亡了。

    李世民崇尚节俭,对朝臣们说:要振兴大唐,必须税赋少,徭役轻,为官勤,朝廷俭,朝廷用的每一文钱,都是百姓的血汗,不俭就是欺民,欺民就是毁江山。

    封德彝为了讨好李世民提出遣散部分宫女,减少朝廷开支。李世民欣然同意,随后陆续遣散了三千宫女,让她们回家各依父母,任由嫁人。宫中费用锐减。

    北胡的颉利可汗和突利可汗,闻听唐朝新乱,率领百万大军进逼长安,扬言要饮马大唐的京师。

第四十集:化险为夷

    李世民带着萧瑀、封德彝等六名文臣,骑马出玄武门,在城外渭水边与颉利隔水相见。李世民指责颉利违背信义,言明与大唐为敌之利害。随后,李世民又指挥后到的唐军从容布阵。颉利慑于李世民的气度,始终不敢过渭水。李世民命唐军撤离,独自一人留下,与颉利讲话。萧瑀为李世民担心,劝李世民调回军队。李世民自有留下的道理,一席话说的萧瑀心悦诚服。

    当天,颉利便只身到李世民帐下求和,李世民和颉利结盟,北胡大军退回草原。

    朝臣们对身为皇帝的李世民私下和隋朝公主月容来往,多有非议。李世民打算把月容接进皇宫,月容说她曾经发过誓,永远不再进帝王家。长孙皇后也劝月容进宫,月容仍然不为所动。

    月容为了让李世民安心做他的皇上,带着陈四离开了长安。她给李世民留下话:待李世民的王朝富裕强盛之时,她再来找他。

第四十一集:佞臣误国

    依照历朝的惯例,皇家宗室中数十人封为郡王,朝廷因此需供给众多力役和银两。李世民认为封这么多郡王将加重百姓负担,他说:我做天子,就是要来养百姓的,岂可让百姓养自己的宗族呢?于是,除了有功者,宗室郡王皆降为县公。

    萧瑀提出以重刑防止盗贼。李世民对萧瑀说:因为赋役繁重,官吏求贪,百姓被饥寒所迫,才不顾廉耻做盗贼。若是做皇上的不求奢侈,节省费用,选用廉洁的官吏,使臣民衣食有余,百姓中就没人去做盗贼了。

     两朝佞臣封德彝极力巴结李世民和功臣。封德彝和萧瑀不和,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极力贬低萧瑀,就连李世民也相信了封德彝的谗言,开始疏远萧瑀。萧瑀上书弹劾封德彝,却被李世民罢了官。封德彝在大唐朝廷中又找到了佞臣生存的位置。

第四十二集:兼听则明

     也许上天要惩罚封德彝这个佞臣,因为一次进言,遭到李世民质疑,封德彝便郁郁寡欢,大病一场,最后一命呜呼。大臣们这才纷纷述说封德彝的罪责,尤其是他协助李建成阴谋杀害李世民一事,令李世民震惊:如此佞臣却得到自己的信任?!他对自己深深自责。他令谏议大夫魏征陈言无隐,可当面指出自己的错误。魏征感慨李世民知遇之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世民问魏征:何为明主。魏征回答:兼听则明,偏听则暗。隋炀帝偏信虞世基,如此众多的盗贼攻城掠地,他也不知真情。李世民从此更注重听取朝臣们的意见。反对的意见说的对,他便给予重赏,朝廷内外,言路大开。

    为节俭朝廷开支,减轻百姓的负担,李世民决定合并州县,精减官吏。被精减下的官吏怨言四起,尤其是京城中被精减的官吏,他们纷纷求老臣裴寂出面搬出太上皇李渊,为被精减的官吏说情。李世民一气之下,把裴寂也纳入精减之列……

第四十三集:走向盛世

    贞观元年以来,天下连年灾害,尤其是贞观二年的关中大旱,庄稼几乎颗粒无收,唐朝的储备粮也将要用尽,饥谨不但危及百姓的生命,也危及到大唐王朝的安存。唐太宗李世民像历代帝王一样,将五谷丰登的希望,寄托于上天,但上天不为所动,旱灾依旧肆虐。李世民提出开渭河引水灌溉农田,又遭到众臣的反对,说开渭河将毁及龙脉,累及民力,有损大唐的根基。李世民面临登基以来的最大困难。他想到了大禹,大禹开山治水,跟随他的百姓历尽艰辛却无人怨恨,为什么?是因为大禹与他的百姓同苦同利。于是李世民换上布衣,拿上木锨,走出宫殿。在城门外,他遇见到了众多百姓,那些百姓是专程为开河而来,李世民看着自己的百姓,不由潸然泪下……

    贞观四年,开春就有好消息,北胡部族内乱,突利率十万余众投奔李世民。李勣在漠北打败颉利……这年岁末,关中、河南、山东等地五谷丰登,朝臣上书说天下大治,“商旅野次,无复盗贼,囹圄长空,马牛布野,外不闭户”,还说这一年因犯罪被叛死刑的只有二十九人。李世民不完全相信,他要微服私访,亲自下去看看。

    李世民来到了十五年前曾到过的永丰仓城,遇到了一个中年汉子,那汉子说他长的像十五年前永丰仓城外的一个年轻将军,那个将军开了永丰粮仓,分给他们许多粮食,他们一家才没饿死。李世民问汉子:如今的皇上,与当年的那个将军相比如何?那汉子回答:那个将军怎能和当今的皇上相比,将军只是分给我们一年的口粮,皇上让我们年年有粮,有衣。汉子这话让李世民很感动。

    李世民来到洛阳,又是元宵节时,街上灯火虽不比隋朝豪华奢侈,但百姓的脸上却流溢着笑容。李世民来到曾和月容同去过的酒店,伙计告诉他有一个姑娘留给他一副字。李世民展开那副字,是他曾经写的那个“归”字……

    在喜悦的人群中,李世民终于找到了月容,他对月容说:再过十六年,不但我的臣民会脸带笑容,国家也会富裕,强盛,月容说她相信……


    唐太宗李世民为了振兴自己的王朝,深刻接受隋朝灭亡的教训,顺应天下思治的民心,任用贤能,从善如流,爱惜民力,为开创唐朝的盛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全剧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