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电视剧《铁道游击队2》分集简介(1-36集)

2013-04-01 11:3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豆豆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7833


 

第一集   硝烟未散

    1945年秋天,驻山东枣庄、临城地区的一千多名日军被迫向铁道游击队投降。大家以为这场艰苦的八年抗战终于结束了,哪曾想日军宪兵司令松尾竟以诈死的手段掩人耳目……

     彭亮带领队员乘火车回枣庄,无意发现了藏匿在货车车厢内的小野等日军残余。彭亮、小坡等铁道游击队员一路追查,日军残余逃进了枣庄伪警备团。刘洪带领铁道游击队包围伪警备团,却未料这些伪军摇身一变成了国军。出于国共两党关系的全局考虑,刘洪决定暂时撤离,并派人暗中监视伪警备团的一举一动。

    伪警备团团长王秃子担心铁道游击队抓住自己的把柄,命令所有人员不得外出。这可惹恼了他的姨太太白菊花,致使白菊花大闹团部。

    原副大队长王强被派到军区学习,上级委派来的新副大队长关义前来报到,这引起了一心想当副大队长的孙玉田的强烈不满。

    白菊花到绸布庄请裁缝到警备团为自己定制衣服,被彭亮发现。刘洪、李正、关义决定借机打入敌人内部。就在大家一致认为有裁剪手艺的孙玉田是这次行动的最佳人选时,孙玉田却因对组织不满而拒绝卧底。

    伪警备团的粮食来源被铁道游击队控制,王团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化身为警备团伙夫的松尾秘密献计,试图抢夺运粮货车。

第二集  卧底侦察

    李正派妻子白灵去运河支队挑选去伪警备团卧底的侦察员,两车皮调运给运河支队的粮食也随其而行。运粮途中,负责押运的孙玉田和王虎发现了火车顶上的小野及两名日本特工,与其展开枪战。激战中,白灵中弹牺牲,伪警备团参谋长许槐生带人趁乱将粮车洗劫一空。

    孙玉田因未能保护好白灵而深感自责,悲愤之下答应前去伪警备团卧底侦察。

     装扮成裁缝的孙玉田顺利进入伪警备团,在为白菊花量身订做衣服的过程中与其眉来眼去。白菊花虽识破孙玉田的真实身份,但却几次助其度过难关。

    孙玉田欲将一块写有暗语的残次布料托白菊花转送给绸布店,白菊花识破其中玄机,警告孙玉田,她不会做对不起王秃子的事。

    刘洪、彭亮从德叔口中得知伪警备团军营藏有秘密通道,一举消灭了从通道出来抢粮的近百名伪军,王秃子气急败坏。

第三集  智取情报

    王秃子的副官韩一平在抗战时期曾经帮助过关义所在的武工队,卧底侦察的孙玉田借机向韩提及往事,请求他帮助拿到伪警备团藏匿日寇的证据。韩一平冷言拒绝。

    王秃子看出白菊花与孙玉田的关系暧昧,命令韩一平敲打孙玉田。孙玉田向韩一平挑明身份,再次请求韩帮忙拿到证据,并奉劝韩一平只有弃暗投明才是他唯一的出路。韩一平知道伪警备团朝夕不保,决定帮助孙玉田。他告诉孙玉田,那些日寇残余的花名册,就锁在团部的保险柜里。

    白菊花无意间向孙玉田透露保险柜的钥匙挂在王团长的裤腰带上。夜晚,孙玉田悄悄潜入王团长和白菊花的卧室,却在窃取钥匙时惊醒了白菊花……一波三折,白菊花最终将钥匙交给了孙玉田。在韩一平的帮助下,孙玉田顺利获取花名册和一封命令警备团无条件收留日军残部的绝密文件。

    王团长因得知孙玉田并非济南的裁缝而将其关押,危急之时白菊花出手相救,王团长命令孙玉田立马离开伪警备团。

    孙玉田即将脱离虎口之时,因不舍白菊花,决定回团部向白菊花表明心意,要做她一辈子的靠山。小野在团部门口认出了孙玉田,立刻报告了王秃子。

第四集  虎口脱险

    王团长命令全团戒严搜捕孙玉田,混迹在队伍中的孙玉田欲借机逃走,却被小野用枪顶住。危急时刻,韩一平出手相救,协同孙玉田历尽艰辛逃出了警备团。

    国民党特派员杨栋来到铁道游击队司令部,要求刘洪立刻撤销对伪警备团的封锁,否则将向重庆和延安控告铁道游击队。就在双方激烈辩论之时,孙玉田满身血迹、衣衫褴褛地冲了进来,将写有日本人名单的花名册和那份杨特派员亲笔签署的绝密文件拍在桌上。杨特派员顿时目瞪口呆,只得悻悻离开。

    军区批准了铁道游击队攻打伪警备团的作战请求,前来参加联合军事会议的运河支队女支队长鲁大姑在小票车上被号称“小李九”的飞贼偷走了钱包,耽误了会议,刘洪对此十分不满。会后,二人又因作战意见不同再次激烈争吵。

    小野带领日本特工破坏铁路,运河支队参战部队的专列在途中颠覆,人员伤亡惨重。面对眼前伤亡的战友,鲁大姑再次向刘洪发难。

第五集  消灭顽敌

    铁道游击队在友邻部队的协助下向伪警备团发起进攻,鲁大姑不顾刘洪反对,只身加入战斗。不料身处险境,被李正救下。孙玉田勇猛冲入团部,击毙王秃子,得到了白菊花。

    战斗结束,铁道游击队打扫战场时,发现包括小野在内的花名册中的二十九名日本兵不知去向。

    刘洪、李正送别鲁大姑回运河支队,鲁大姑希望铁道游击队尽快侦破军列颠覆案,感谢李正在激战警备团时的舍身相救,并流露出对李正的一丝柔情。

    鲁南铁路管理局和鲁南铁路工作委员会成立,刘洪被任命为铁路局局长兼铁道游击队大队长;关义为副局长兼铁道游击队副大队长;李正为枣庄市委书记兼铁工委书记;彭亮为铁路局保卫科科长。铁道游击队军事编制不变,归铁路局领导。长枪队队长孙玉田因未能转业到铁路局而对刘洪十分不满。

    逃离伪警备团的松尾、小野率领二十余名日本特工秘密进入无人区西大井,“大本营”命令他们与铁道游击队战斗到底。松尾派人全力寻找从伪警备团逃脱的伪参谋长许槐生。

    以“小李九”为首的“胶东帮”和枣庄的“筷子会”都是靠吃两条线为生,为了销赃,“小李九”和“筷子会”的二当家“豹子头”在快活里大打出手,这一切被秘密前去寻找快活里冯掌柜的松尾看在眼里。

    火车上的盗窃案越来越多,刘洪、彭亮决定加大巡查力度。二人在铁路上夜巡时,偶然得知“筷子会”头领叫“黑旋风”。

第六集  地上地下

    “小李九”在小票车中偷窃钱包险些被查车的游击队员发现,一副绅士派头的松尾为其解围,使“小李九”躲过一劫。

    孙玉田在白菊花的指使下向刘洪要官遭到批评,在立功表彰大会上擅自离去。刘洪训斥孙玉田并将其带回,孙玉田十分不情愿地接受了一等功的奖章。

    刘洪、关义、彭亮调查军列颠覆案时,把视线集中到了枣庄战调度室经常和“筷子会”来往的老梁头身上。枣庄站站长郑祥抓住老梁头的弱点,迫其悄然离开枣庄车站。老梁头的失踪,使列车颠覆案调查断了线索。

    “豹子头”与“小李九”在火车上为抢夺赃物大打出手。争斗中,“豹子头”手下的柱子坠车身亡。“筷子会”的弟兄们发誓要血债血还。

第七集 得寸进尺

    经松尾出面斡旋,“筷子会”和“胶东帮”言归于好,两帮吃两条线的兄弟合在一起,还叫“筷子会”。“黑旋风”为大哥,“小李九”为二哥,松尾任幕后军师。

    刘洪推荐孙玉田参加省里召开的全省战斗英雄表彰大会。孙玉田佩戴一枚“十大战斗英雄”奖章归来,拿着奖章要求刘洪给其改善待遇。刘洪对此虽十分生气,但依旧耐心劝导,答应一定会考虑他的待遇问题。

    小坡巡查小票车时发现了金山,将其带回铁路局。金山面对这个当初作为洋行的地方,想到当年铁道游击队的“血染洋行”,不由思绪万千。

    白菊花用从王秃子那抢来的金条买了一栋气派的大宅院,家仆、厨子应有尽有。长枪队的兄弟们也摆酒席祝贺孙玉田,说他很快就会高升。

    《山东文化报》刊登了铁道游击队“血染洋行”的故事,是记者根据孙玉田在军区表彰会上的发言整理的。故事的主人公少了彭亮,多出了孙玉田。李正、刘洪找孙玉田谈话,责令其做检查,并登报作更正声明向彭亮赔礼道歉。窝了一肚子火的孙玉田回到家中,恰逢金山在家中等候,欲询问“血染洋行”的有关细节,孙玉田一气之下把金山轰走。

第八集  惊天阴谋

    孙玉田常夜不归队,刘洪有所察觉。为遮掩耳目,孙玉田将瞎眼老娘接到枣庄家中,引起白菊花强烈不满。因孙玉田没有兑现娶白菊花的承诺,白菊花对孙玉田的娘不管不问。孙玉田非常气愤,和白菊花大吵大闹。

    伪警备团参谋长许槐生在兖州落网,将随火车押送到枣庄。“大本营”密电松尾在途中设法营救。松尾骗“小李九”说押送许槐生的这趟车上装有紧俏货,要“小李九”到票车上协助“黑旋风”吃货,然后暗中派小野等日本特工寻机营救许槐生。

    为配合车顶的“黑旋风”,“小李九”带领手下弟兄在小票车上变魔术,并故意大打出手来引开小坡等铁道游击队员和乘警的注意力。不曾想小野趁乱在车厢内开枪引起众人的恐慌,“小李九”觉得蹊跷。小野趁乱将许槐生劫走。小坡发现中计,目瞪口呆。

    劫持许槐生的手段与当年铁道游击队劫小票车完全一致,李正断定“筷子会”背后肯定有黑手,决定取缔“筷子会”,全力查清幕后黑手。芳林嫂带着一行“小脚侦缉队”也要参加清除“筷子会”的行动,说是李正同意的,弄得刘洪哭笑不得。

    松尾将受伤的许槐生带回了“筷子会”,称是自己的结义兄弟,引起“小李九”的怀疑。

    刘洪带领铁道游击队夜巡铁路,“小李九”、“豹子头”、“黑旋风”陆续落网,。队员将众人带回铁路局,“小李九”设计逃脱。

第九集  谁是黑手

    对于铁牛就是“黑旋风”一事彭亮并不知情,就在彭亮询问抓获的铁牛时,铁牛乘机逃跑。彭亮骑自行车追到郊外,和铁牛展开了一场车人大战。“黑旋风”再次被擒,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小李九”恢复女装(其真名“珍珍”)拦住彭亮,铁牛得以再次逃脱。

    松尾、许槐生发现“筷子会”原来的住址被铁道游击队查封,二人协同铁牛、“小李九”等人躲到郊外破窑,图谋东山再起。“小李九”把对许槐生的怀疑告诉铁牛,铁牛却不以为然。

    因为“小李九”知道的太多,许槐生要除掉“小李九”,但松尾却说留着她另有用途。

    军区敌工部通报,郑祥很可能是军统在日伪时期潜伏在枣庄的最大特务组织的重要成员。为进一步展开调查工作,稳住郑祥,刘洪、李正决定将郑祥提拔为副局长。此举引起了孙玉田的极度不满,他在郑祥的挑唆下,不顾刘洪的反对,公开迎娶白菊花以示抗议。

第十集  兄弟反目

     铁道游击队的老弟兄们,坚决不同意孙玉田娶伪军团长的姨太太。彭亮、小坡瞒着刘洪带领队员们头戴面具装扮成迎神赛会,冲散了孙玉田的迎亲队伍,一些队员趁乱抢走了花轿。孙玉田怒不可遏,与彭亮、小坡等人拔枪对峙。刘洪得知消息后及时赶来阻止,却被满腔怒火的孙玉田用枪顶住脑门……

    白菊花被铁道游击队员劫到郊外一破砖窑里,她当众撒泼耍赖,哭闹中道出了孙玉田在卧底伪警备团时就与她勾搭成奸的事实。

    刘洪命令彭亮立刻找回白菊花,还没等彭亮把白菊花送回,孙玉田又到铁路局找刘洪要人,不知情的刘洪第二次被孙玉田用枪顶住了脑门。

    因为孙玉田违背战场纪律,铁道游击队决定撤销孙玉田长枪队队长一职。被撤职的孙玉田回家后感觉很窝囊,没想到一旁的白菊花却冷嘲热讽。

    满腔愤懑的孙玉田在小酒馆借酒消愁,郑祥借酒意规劝孙玉田投靠国民党,孙玉田一口回绝。

    为解决李正的婚姻问题,芳林嫂将临城县八区副区长邓华带到李正家中。邓华为李正洗衣服二人谈得正高兴的时候,前来告刘洪状的鲁大姑撞了进来。鲁大姑醋意大发,与邓华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尴尬万分的邓华捂着脸跑出了李正家。

第十一集 风雨欲来
 
    刘洪、关义到车站仓库视察,被降为仓库主任的孙玉田擦枪时无意间走火,打中刘洪耳部,被关义抓了起来。后经证实是枪的缺陷,刘洪命令放人。关义告诫刘洪要提防孙玉田,刘洪并不放在心上。

    芳林嫂前去探望孙玉田的母亲,也就是刘洪和芳林嫂的干娘。听说干娘身上长了虱子,便带着孙母上街洗了澡,然后把她接到自己家中。孙玉田闻此很受感动。在芳林嫂的撮合下,孙玉田和刘洪二人冰释前嫌。

    “小李九”在火车上行窃,偶遇上海来做生意的王雅茗,偷了王的钱包。松尾从“小李九”偷来的钱包中发现了他和高敬斋等人的当年合影照片,松尾陷入了沉思。

    小坡正在安排防特工作,珍珍(“小李九”)来找小坡,借修自行车之名,向小坡侧面打听劫持许槐生的人。
芳林嫂送孙母回家,在街头无意中发现了装扮成货郎的松尾。芳林嫂气喘吁吁地去告诉刘洪,刘洪却说她看走了眼,认定松尾已经自杀。
 
第十二集 别有用心
 
    松尾通过快活里的冯经理寻觅到了钱包的主人王雅茗,他正是高敬斋的儿子,原名高守义,现是鲁南反共先遣纵队少将总司令,此次前往枣庄的真实目的便是组织暴动,报当年的杀父之仇。

    鲁大姑再次来到枣庄,不再相信刘洪,决定亲自调查军列颠覆案的真相。她和警卫员小菊化装成姐妹以寻亲的名义租下了一间民房。巧合的是,珍珍(“小李九”)也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刘洪得知鲁大姑在秘密调查郑祥非常生气,认为鲁大姑这样做是在破坏和干扰他们的计划。

    松尾接到“大本营”的密令,带领“小李九”、铁牛等人抢劫了津浦线国民党军列上的军火,并暗中命小野等日本特工将军列炸毁。

    “小李九”面对被炸的列车万分吃惊,撤退中竟无意中听到了松尾与小野的日语交谈,令“小李九”开始怀疑松尾的真实身份。

    杨特派员带领国共联合调查组组长史密斯、国民政府代表罗立本、津浦铁路总局代表胡少康、共产党代表林风前到枣庄调查军列爆炸案。杨特派员、罗立本及胡少康将矛头直指铁道游击队。刘洪、李正强压怒火,并恳请调查组给予时间进行调查取证。

    郑祥在街头一僻静处拦住了乔装成磨刀人的松尾,威胁他不得再在津浦铁路上制造麻烦,松尾回以冷笑。
特别调查小组传讯刘洪,杨特派员的用意在于激怒他,刘洪险些上当。
 
第十三集 谁是元凶
 
    李正告诉刘洪,对付特别调查小组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有力的证据。

    杨特派员秘密会见郑祥,郑祥告诉他军列爆炸案为日本人所为,并怀疑铁路局的“小东北”是日本潜伏特工。杨特派员让郑祥全力对付共产党,不要再调查日本人,这让郑祥很是费解。

    李正、刘洪得知中兴煤矿有个德国爆破专家克里特,上门求助,克里特却因厌恶战争拒绝帮助铁道游击队。

    芳林嫂每天坚持上街寻找松尾,每每未果,却被刘洪笑话守株待兔。

    李正、刘洪费尽周折说服克里特帮助侦破此案,并告诉克里特,很可能是日寇残余炸毁的军列。克里特出于对小鬼子的痛恨,答应帮忙。可就在克里特即将拿出军列爆炸案鉴定报告时,突然被人残杀于家中。

    在克里特被杀现场,一枚铁路局制服纽扣和一个血字母“Z”引起了李正的注意。李正认为郑祥是此案的重要嫌疑人,并建议将其立马逮捕。而刘洪则认为该证据不足以证明郑祥就是凶手,拒绝将其抓捕,二人为此事争得面红耳赤。而小坡作为克里特的破案助手,为克里特被杀感到万分痛心和自责。
 
第十四集 栽赃陷害
 
    珍珍确信松尾就是制造军列爆炸案和杀害克里特的元凶,并将此事告知“筷子会”的弟兄们,但铁牛却依然对松尾深信不疑。

    关义带着狼狗“北海道浪人”通过现场发现的那枚纽扣对郑祥进行暗中调查,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刘洪由此确信郑祥并非这两起案件的凶手。

    在专家的帮助下,刘洪得知血字母“Z”很可能是“复制”这个英文单词的开头字母,随后果真在克里特留下的文件中找到了军列爆炸案鉴定报告的副本。面对克里特的鉴定报告,杨特派员、罗立本和胡少康依旧不肯结案,强烈要求找出实施爆炸的犯人。共产党代表林风也支持杨特派员的意见,这令刘洪非常纳闷。

    重庆来电,要求罗立本、胡少康尽快让津浦铁路通车,二人急得团团转。而杨特派员却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说事情很快就会峰回路转。

    杨特派员、罗立本、胡少康带着国军宪兵突然来到铁路局军需仓库门前,要求对其进行搜查。刘洪和孙玉田随同进入仓库,国军宪兵竟然在仓库里搜查出了军列失窃的军火。刘洪蒙了,孙玉田则高喊有人栽赃陷害。

    孙玉田提着枪逼问仓库众保管员,有人说见郑祥来过仓库。孙玉田突然想到郑祥曾拉拢他反水,便当面质问郑祥。郑祥见躲不过去,对在路局军需仓库藏匿军火一事供认不讳,同时他告诫孙玉田,如果将此事报告给刘洪,孙玉田也同样逃脱不了干系。
 
第十五集 水落石出
 
     特别调查组单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军列爆炸案结案,案犯是日伪残余。刘洪、李正则在另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铁道游击队拒绝接受特别调查组擅自的结案报告,案子还要查下去,直到案犯归案为止。双方争执不下,津浦铁路无法修复通车。

    调查小组组长史密斯离开枣庄,杨特派员三人发生内讧,相互指责。胡少康等人在重庆的催促下,带人欲强行清理军列爆炸现场修复铁路,被关义带兵武装阻止。

    铁牛询问松尾军列爆炸是不是有日本人参加,松尾谎称是上海来的商人搪塞过去。松尾明白“小李九”已经知道其中内情,命令小野将其除掉。

    “小李九”的兄弟小五无意中发现了一张印有当年松尾授勋的《山东日报》,随即被小野杀害,小五只留下了报纸一角。珍珍试图通过小坡找到那天完整的旧报纸,揭开松尾的本来面目。

    小野深夜潜入民居刺杀“小李九”,危急时刻鲁大姑出手相救。“小李九”向鲁大姑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在鲁大姑的劝导下来到铁路局自首,但考虑到还未查清“筷子会”师爷的真实身份而无法向刘洪交代清楚,趁鲁大姑不注意又悄然离开。

    “小李九”终于找到那张完整的旧《山东日报》,将其交给刘洪,刘洪这才知道“筷子会”的师爷就是诈死的松尾,他立即下令包围“筷子会”,没想到狡猾的松尾已经逃之夭夭。
 
第十六集 节外生枝
 
    重庆一再催问津浦铁路的通车时间,被逼无奈的杨特派员、胡少康、罗立本三人为求自保,向林风说两起案件均为国民党军统所为,愿意向共产党交出真凶。

     杨特派员找到郑祥,命令他将几个小组成员及电台交给共产党,随后不露声色地潜入地下。

    郑祥让孙玉田告发自己,并交代唯有这样才能保全二人。孙玉田说绝不出卖朋友。刘洪命彭亮、小坡率人抓捕郑祥。鲁大姑跟踪郑祥到火车站货场并发现了火车上的电台,郑祥随即逃走。鲁大姑第一时间将此事向刘洪报告,刘洪则认为鲁大姑打草惊蛇,二人再起争执。

    孙玉田家的经济条件大不如从前,白菊花不得不变卖首饰、辞退佣人。她一边对孙玉田微薄的收入表示出强烈不满,一边鼓动孙玉田“妥协”,脱离革命队伍,自己做生意。孙玉田无法忍受白菊花的冷言冷语,便向刘洪提出“妥协”。孙玉田和白菊花商量开货栈,但资金不足。郑祥悄然露面,将一大笔钱交给孙玉田,孙玉田对此十分感激。
 
第十七集 用心良苦
 
    孙母从芳林嫂口中得知孙玉田要脱离革命队伍,既生气又伤心。孙玉田不忍看到母亲伤心,表面答应不脱离队伍。
在铁道游击队成立七周年纪念日这天,芳林嫂带领职工家属为铁道游击队员们备好了酒和肉,并将孤零零的孙玉田带到局里。李正的一番话让铁道游击队员们又想起了当年生死与共一起打鬼子的日子,动情的孙玉田向刘洪、李正表示:他要归队,不再“妥协”。

    孙玉田把货栈交给赵管家打理,郑祥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对孙玉田提出要把货栈的伙计全部换成自己的人,并长期包下货栈后面的大车店。孙玉田被迫答应。

    鲁南军区在抱犊崮办了一个干部集训班,刘洪和李正为了挽救和教育孙玉田、派他参加学习。临行前,孙玉田告诫白菊花对郑祥的事一定要保密。

   运河支队整编,鲁大姑转业来到枣庄,被任命为中共鲁南铁工委副书记兼鲁南铁路局政委。刘洪和关义对鲁大姑的到来十分不满,二人跑到李正处闹辞职,李正用激将法驳回二人的请求。

    一向爱干净的鲁大姑找刘洪、关义谈工作时,闻到了他们身上的汗臭味,送二人毛巾和香皂,让他们注意个人卫生,二人对此事极其抵触。
    
第十八集 越陷越深
 
     关义的大狼狗“北海道狼人”见鲁大姑就咬,鲁大姑因惊吓扭伤了脚。气急败坏的鲁大姑命令关义把狼狗埋了,关义坚决不从。

    许槐生奉松尾之命从军列上偷窃了一批军用棉布,并将其中一部分卖给了孙玉田的茂记货栈。彭亮、小坡带领铁道游击队员沿街搜查,在茂记货栈发现了赃物,刘洪下令将货栈查封。

    白菊花到刘洪办公室撒泼闹事,随口道出了货栈是郑祥出资所开的实情。可当刘洪等人包围大车店时,里面早已空无一人。赵掌柜迅速将此事告知正在干训班学习的孙玉田。孙玉田火速赶回,得知白菊花将事情败露后气愤至极,与白菊花激烈争吵。争执中孙玉田手枪走火,失手将白菊花打死。随后,孙玉田带着母亲连夜离开了枣庄,投奔徐州的郑祥。

    鲁大姑却认为郑祥漏网、孙玉田叛逃、津浦军列被炸等一系列事端的根源在于刘洪的江湖义气,对刘洪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刘洪不服,一气之下将鲁大姑赶出办公室。

    孙玉田在国民党授勋一事在《中央日报》刊登,军区党委决定派人对孙玉田规劝并捉拿归案,如不服从,就地执行纪律。经商讨后决定,刘洪和彭亮前去执行此次任务。临行前,芳林嫂泪流满面地将一件亲手缝制的小棉袄交给刘洪,让他稍给干娘孙母。
 
第十九集 徐州遇险
 
    刘洪和彭亮乔装潜入徐州后,在中山旅社与地下党杨掌柜顺利接头,三人详细研究了执行此次任务的步骤和撤离路线。

    刘洪和彭亮来到孙玉田家后将小棉袄交给了孙母,但并未向其道出实情,孙母对此感动不已。孙玉田回家准备宴席招待新邻居,被刘洪、彭亮堵在大院门口。刘洪将孙玉田带到临近的茶楼包间,语词严厉规劝孙玉田跟他回枣庄。孙玉田泪流满面恳求临行前为母亲做一顿彭城鱼丸汤。刘洪心疼干娘,不顾彭亮反对,答应了孙玉田。

    孙玉田给母亲端上热汤,嘱咐佣人小翠照顾母亲,和孙母挥泪相别。军统的侯队长受郑祥之托带人前来道贺乔迁之喜,和刘洪、彭亮不期而遇。侯队长开枪打伤了彭亮。

    刘洪顾不上孙玉田,在杨掌柜的掩护下,按照预定的路线带着彭亮迅速撤离。

    回到枣庄,鲁大姑指出,这次执行任务的失败是因为刘洪思想上的错误,对孙玉田只讲江湖义气,不讲革命原则。彭亮为刘洪辩解也遭到了鲁大姑的严肃批评。李正支持鲁大姑的意见,提议给刘洪记大过处分。

    孙母以绝食逼迫孙玉田说出事情真相,孙玉田被逼无奈只好向母亲道出了投靠国民党的实情。孙母痛心不已。
 
第二十集 钓鱼计划
 
    郑祥、侯队长及军统女秘书罗丽娜,在酒桌上对孙玉田好言抚慰,孙玉田异常感激。孙家的老仆突然闯进酒店,告知孙母失踪,孙玉田愕然。

    失踪数日的孙母终于在通往枣庄的路上找到了,孙玉田疯狂地赶到现场,可孙母早已停止了呼吸。孙玉田痛不欲生,悔恨不已,他跪倒在母亲面前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

    军区的处分下来了,不但给刘洪记大过,还降了一级,由局长降为副局长。刘洪既委屈又气愤,一气之下打算辞去局长一职,遭到李正的严肃批评。刘洪独自来到铁道游击队烈士墓地,向牺牲的弟兄们倾诉衷肠。

    李正向刘洪、关义、鲁大姑等人传达陈毅的指示,为阻止国民党向东北增兵,绝对不能让津浦铁路通车。胡少康因津浦铁路迟迟不能修复,用两根金条收买关义。关义将胡少康的金条送给临城八区的邓华,帮她更换区中队的武器,邓华对此感激不尽。

    胡少康收买关义不成,便向徐州军统站站长杨栋(就是杨特派员)求援。杨栋密令郑祥杀一儆百,对破坏铁路的老百姓实施铁血手段。刘洪、李正对军统杀害百姓一事义愤填膺,决定用津浦铁路作诱饵,一举消灭郑祥。郑祥带着国民党特工进入铁道游击队埋伏圈,就在郑祥无路可走之时,松尾和小野驾驶火车头突然而至,将郑祥等人救走。

第二十一集 再会金山
 
    松尾的小女儿娟子是日本记者,借随队采访之机,来枣庄寻父亲的遗骨。当娟子从刘洪口中得知松尾并未战死的消息后,悄悄离开采访队伍,一个人留在枣庄,查询松尾的踪迹。此时,金山也在寻找松尾,他是向松尾讨要当年的一笔欠款。

   松尾患有家族性银屑病,深秋季节病情易复发,娟子知道父亲一定会到药店买药,便在枣庄的药店一一询问。她查到金山的东亚大药房,结识了金山。

    松尾派人到金山的药店买药,金山的药店是枣庄唯一能买到“蒽林和焦油制剂”的药店,这种药是治疗银屑病的特效药。为逼迫松尾出面还债,金山拒不卖药,并跟踪买药的人,但险些丧命。

    珍珍及手下的弟兄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再吃“两条线”,小坡请求刘洪收留珍珍和“筷子会”的弟兄,鲁大姑坚决反对。珍珍欲离开枣庄,小坡伤心不已。刘洪瞒着鲁大姑,决定将珍珍编入短枪队,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小坡欣喜若狂。

    鲁大姑再次因金条之事和关义产生争吵,她责令关义限期从邓华手中收回金条。
 
第二十二集 寻找松尾
 
    买药未果,松尾不得不出面。他以死威胁金山,金山害怕,表示欠款不再追要了,还说出娟子在枣庄寻父的消息。松尾在娟子租住的客栈房间与她会面,劝告女儿立刻离开中国,娟子不听,松尾将其推倒后消失在门外。

    王雅茗再次劝松尾带领手下归顺到自己麾下,松尾听后勃然大怒。

    珍珍终于找到铁牛,劝他脱离松尾,铁牛不相信松尾还活着,不听珍珍的劝告。珍珍带着铁牛来见彭亮,铁牛因多年前与彭亮在一次比武时受伤而耿耿于怀,也不相信彭亮的话。彭亮拿出那张足以证明松尾身份的《山东日报》,铁牛震惊,拂袖而去。

     铁牛爹德叔责骂铁牛玷污了祖宗,铁牛不让德叔管自己的事,德叔怒打铁牛。铁牛通过冯掌柜进入西大井秘密基地,松尾经过盘问后,把他留了下来。

    鲁大姑委托芳林嫂把自己亲手织的围脖转送给李正,芳林嫂担心李正不收谎称围脖是自己所织。李正欣然接受,但始终没有再把围脖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芳林嫂在街上遇到了寻找松尾的娟子,将其“抓获”并交给刘洪。刘洪从娟子口中得知松尾为买药找过金山,计划利用买药这条线索找到松尾。

    彭亮出面敲打金山,警告他走私进口药品将受到严厉处罚。金山带着礼物去贿赂彭亮,彭亮怒目训斥,将其赶出。
 
第二十三集 孤胆英雄
 
    市场稽查队进入金山的东亚药房搜查走私药品,彭亮出面替金山解围,金山感激不尽。彭亮带着金山去见刘洪,刘洪恩威并用,金山不得不答应刘洪配合铁道游击队寻找松尾。

    彭亮建议装扮郎中看病,打入松尾的基地。关义毛遂自荐,说自己少年时学过中医,可担当此任。松尾手下的人前来买药,松尾以药品缺货为由,向来人推荐中医治疗。奇痒难忍的松尾被迫答应。

    关义和王虎分别乔装成郎中和小徒,在金山的带领下来到一处民居等候。松尾的人将关义带走,把王虎和金山留在民居。王虎久等关义不归,立刻赶回铁路局报告刘洪和鲁大姑,大家顿时对关义的安危感到担忧。

    小野将关义秘密带到堡垒,许槐生装病试探关义,在确认无误后,松尾出面。松尾仍不放心,恫吓关义,说他是铁道游击队派来的人。关义故意装得害怕,埋怨金山将自己骗进了土匪窝,还执意要离开。松尾和许槐生见此状只得好言相劝。

    关义的药对松尾颇有疗效,他为松尾医开出药方后,指定到济世堂药店抓药。松尾担心其中有诈,嘱咐前去抓药的李大不要去济世堂。
 
第二十四集   摧毁敌巢
 
    李大未到济世堂,而是到了德仁堂抓药,埋伏在此的小坡抄下药方,并在与李大的枪战中将其击毙。刘洪得到小坡的报告,立刻意识到关义即将处于险境之中。

    松尾再次向关义询问药方,关义道出是“西番莲、柴胡、大戟”,药引子是“干井苔”。刘洪、李正、彭亮及鲁大姑仔细研究关义的药方,突然发现了药方暗语所交代出的地点——西大井柴家村,随即立刻带领铁道游击队前去抓捕松尾。

    迟迟不见李大归来的松尾感觉到了异常,并突然醒悟了关义药方中的暗语,立即命令全体警戒,并将正在与铁牛煎药的关义抓捕。得知真相的铁牛在危急时刻将松尾当作人质,救出关义。铁道游击队赶来后与日军展开激战,日军残余几乎全部被歼灭,小野毙命,铁牛壮烈牺牲。而许槐生在铁道游击队攻击西大井前,被杨栋召回军统徐州站,侥幸生还。

    松尾和龟田侥幸逃出,落魄中被早已在此等候的王雅茗相救。王虎带领游击队员在临时路卡发现了乘坐着老式轿车而来的王雅茗。看到王雅茗拿出省长亲笔签发的红色通行证后,王虎放行,躲在轿车里的松尾和龟田躲过一劫。
 
第二十五集   金山之死
 
    铁道游击队员在山中搜寻中发现了松尾和龟田丢弃的衣帽和一个“美丽牌”香烟盒,立刻报告刘洪。

    死里逃生的松尾潜回枣庄后,以帝国的名义审判金山。临死之时,一向胆小怕事的金山义愤填膺地斥责松尾这些战争狂人给日本带来的灾难。松尾恼羞成怒,命龟田杀了金山。

    鲁大姑强烈反对小坡与曾经吃“两条线”的珍珍谈恋爱,责令珍珍立刻离开枣庄,回自己的胶县老家。珍珍说她没有家,没有父母,是在胶县一户姓高的人家长大,高家的祖籍就在微山湖。珍珍的身世触动了鲁大姑,她问珍珍身上是不是有一只长命锁,珍珍说有,是她娘留给她的,但就是不让鲁大姑看。珍珍走后,鲁大姑在屋中失声痛哭,她认定珍珍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

    鲁大姑对珍珍的态度突然变得温柔和善,并要送她去上学,令珍珍百般不解。芳林嫂为帮助鲁大姑确认珍珍的身份,看了珍珍佩戴的那只写有“三”字的长命锁,随后将其告知鲁大姑。鲁大姑却坚决不承认与珍珍有任何关系,可芳林嫂坚持认定珍珍和鲁大姑肯定有关系,还推测珍珍寄养的郊县高家,没准和微山湖的高敬斋有关系,她决定回微山湖老家查个究竟。
 
第二十六集   明察暗访
 
    芳林嫂回微山湖的路上,遇到打听伪保长鲍文财的阿满。芳林嫂认为阿满的行为有点异常。回家后,她把阿满找伪保长一事告诉了刘洪。

    王雅茗来找刘洪,说是奉鲁南解放区之邀来枣庄帮助恢复经济,在国统区为解放区订购了一大批货物,急需车皮运往枣庄。刘洪因一时无法凑齐王雅茗所需车皮,与王雅茗发生了激烈争执。后在李正的疏通下,车皮一事才得以解决。

    阿满作为王雅茗的南北商行协理找刘洪办理车皮手续,刘洪突然发现阿满的长相正是芳林嫂在微山湖见过的人,由此对王雅茗及阿满的身份更加怀疑。刘洪派彭亮乔装前去鲍文财所在的鲍家庄调查。

    王雅茗以开明商人的身份帮助八区建设,这让区长邓华不胜感激。刘洪在到南北商行暗访的过程中竟发现了“美丽牌”香烟和高敬斋家的座钟,让刘洪认定王雅茗有敌特嫌疑,而李正对刘洪的怀疑却不以为然。

    彭亮回来报告,说在“红黑账”上有黑点的人最近都在悄悄和阿满来往。随后又在王雅茗运往枣庄的货物中发现了大批量的枪支弹药。刘洪立刻逮捕了王雅茗。审讯王雅茗时,王雅茗故意激怒刘洪,刘洪一气之下中计,打伤了王雅茗。
 
第二十七集   猎人陷阱
 
    邓华来到铁路局为王雅茗喊冤,说那些枪支弹药是王雅茗用来支持区中队的。刘洪和彭亮认为,临城八区根本要不了这么多枪支弹药,王雅茗是打着支持区中队的幌子组织地下武装,而李正和鲁大姑却坚决反对这种推测。鲁南区委来电话,要求放了王雅茗,说枪支是给解放区买的。

    王雅茗执意要求刘洪亲自道歉,否则绝不离开铁路局。刘洪则坚信王雅茗具有敌特嫌疑,拒绝向其道歉。王雅茗被扣押之事对铁路局产生了不良影响,李正只好让鲁大姑出面劝说王雅茗。

    鲁大姑恩威并用,王雅茗终于同意离开,但他表示一定将此事上报黎玉省长。为了挽回在解放区商界的消极影响,刘洪遭受停职检查和留党查看的处分。刘洪愤愤不平,与芳林嫂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而另一方,王雅茗、松尾、冯经理和鲍文财等人却在为斗败刘洪而举杯畅饮。

    芳林嫂四处寻找刘洪未果,焦急万分。刘洪却深夜来到李正家,说要只身去徐州找许槐生,彻底查清楚王雅茗的底细。李正开始坚决反对,刘洪一番分析,然后倾诉衷肠,说他绝不是为了个人恩怨,而是为了铁道游击队,为了解放区。李正终于点头,并将一份许槐生的档案材料交给刘洪,说这份材料对他一定会有帮助。

    刘洪来到徐州,打算先找中山旅社的地下党杨掌柜,哪曾想中山旅社已被特务查封。
 
第二十八集   二进徐州
 
    刘洪想起了从枣庄潜逃徐州的老梁头,第一次来徐州时,他曾打听过他的住处。

    老梁头对刘洪的到来感到惊慌失措,他误以为刘洪是来抓他回去的。刘洪打消了老梁头的顾虑,并交代了此行的目的,那就是让老梁头通过郑祥打探许槐生的住处。

    老梁头很快就打听到了许槐生的消息,并告诉刘洪许槐生常和一位济南来的柳琴女艺人在一起,那个女艺人叫南雅芳。

    是夜,刘洪跟随许槐生及南雅芳来到南雅芳寓所。突然闯进来的刘洪让许槐生和南雅芳大惊失色。刘洪命令南雅芳等人退进小客厅,而后向许槐生打听王雅茗的真实身份。许槐生推说自己不了解王雅茗,刘洪拿出李正给他的材料,那是一份当年因许槐生叛变而导致滕州小组全军覆没的材料。许槐生被迫交代出王雅茗与松尾勾结的实情,并答应提供王雅茗的身份证明,以此交换刘洪手中的材料……一群黑衣警察因接到南雅芳的报警电话而突然闯入,刘洪被堵在屋中一时无法脱身。

    刘洪失踪后,鲁大姑成为了代理局长。为了加强对铁道游击队的管理,鲁大姑在铁道游击队进行整顿,批评刘洪擅离职守的错误,批判孙玉田的投敌行为。关义、彭亮、小坡对鲁大姑的做法极为不满,公开反对鲁大姑将刘洪与投敌叛变的孙玉田相提并论。芳林嫂对鲁大姑的做法更为气愤,她对众人说,她相信老洪,老洪不会叛变,更不会死,他肯定能回来。
 
第二十九集 蛛丝马迹
 
    许槐生即将升任机要科科长一事引起了军统徐州站众人的不满,尤其是侯队长,他发誓要抓到许槐生的把柄。这天,按照与刘洪的约定,许槐生到东华酒楼雅间和刘洪见面,侯队长秘密跟踪而来。

    许槐生拿出一份档案交与刘洪,刘洪也把那份证据材料给了许槐生。岂料侯队长突然闯进,见到刘洪脸色大变,指责许槐生勾结“共匪”,一旁的刘洪将其一枪击毙。刘洪先打发走了许槐生,然后拿走了侯队长身上所有的证件。
回到老梁头住处,刘洪打开许槐生提供的材料,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那根本不是他所需要的材料。第二天,警察局开始调查侯队长枪杀案,军统站内对侯队长之死产生了各种猜疑。

    迟迟得不到刘洪消息的李正将刘洪前去徐州一事报告了军区王副政委,受到了严厉批评。王副政委告诉他,徐州中山旅社联络站由于联络员的变节早已转移,刘洪此时正身处险境,李正心急如焚。彭亮、小坡等铁道游击队员纷纷要求离开铁道游击队,寻找刘洪的下落,铁道游击队一时间人心浮动。

    正当刘洪告别老梁头欲返回枣庄时,郑祥却突然来访。郑祥告诉老梁头,许槐生以不正当的手段当上机要科科长,让老梁头不准再与其来往。躲在屋中的刘洪听到这一席话后,立刻改变主意,决定留在徐州,并要再见许槐生。
 
第三十集 独闯龙潭
 
    王雅茗捐赠的枪支零部件散乱无法组装,邓华来到贸易商行找王雅茗询问缘由,王雅茗推说是铁路局在封存枪支时零部件搞乱了。邓华听后气愤不已,随即找到鲁大姑,就枪支问题和以前的过节激烈争吵。而此时的王雅茗正在秘密部署枣庄暴动。

    刘洪来到南雅芳家,询问许槐生的下落,南雅芳说她与许槐生已经断绝关系。刘洪在南雅芳那里得到了一张军统站迎新年舞会的入场券。

    鲁大姑与彭亮经过查证,王雅茗的那批枪问题并不是铁路局所致,她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鲁大姑来到南北商行,拿出确凿证据质问王雅茗。王雅茗见推脱不过,竟向鲁大姑提起了一个令她顿惊失色的男人。鲁大姑立刻意识到,王雅茗的背后定隐藏着一个天大阴谋。

    王雅茗对刘洪的多日不归感到不妙,带领阿满及“快活里”的冯掌柜等人撤离枣庄。

    刘洪扮作国军军官混入军统徐州站舞会,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然而就在此时,竟意外遇到了叛变投敌的孙玉田。

第三十一集 柳暗花明
 
    刘洪潜入机要科,逼迫许槐生交出保险柜钥匙,从里面搜出了王雅茗的身份证明和一份关于枣庄暴动的绝密文件。

    孙玉田则不动声色地在暗中处处掩护刘洪。刘洪顺利取走了文件,许槐生则拼尽全力按响了警铃。军统徐州站立即乱作一团,杨栋命令全城戒严,搜捕刘洪。千钧一发之时,孙玉田暗中出手相救,助刘洪逃离了险境。

    老梁头帮助刘洪上了守车,许槐生带人追赶而来。刘洪施展自己的飞车本领,和军统特务们进行生死搏杀,最终历尽艰险将许槐生击毙。

    九死一生的刘洪深夜回到家中,又急又气的芳林嫂面对刘洪泪流满面,倾诉衷肠。另一方面,刘洪为安慰心急如焚的李正,谎称自己得到了杨掌柜的帮助,徐州之行很顺利。李正识破谎言,责令刘洪说出历尽艰辛的真相,二人的兄弟之情溢于言表。

    刘洪将王雅茗作为中统特务的证据在铁路局会议上公诸于众,鲁大姑为之震惊。刘洪带领铁道游击队员对王雅茗等人实施抓捕,此时的商行早已空无一人,冯经理经营的“快活里”也早已是人去楼空。而此时,王雅茗等人正在为此次的成功撤离而举杯庆贺。

    鲁大姑对刘洪深感愧疚,并责怪李正对她隐瞒刘洪失踪的真相。情绪低落的鲁大姑遇到珍珍,珍珍终于答应去临沂上学,这令鲁大姑略感安慰。
 
第三十二集 激战前夜
 
    鲁大姑含泪向刘洪道歉,刘洪不计前嫌并作了自我批评,二人关系得到了根本改变。鲁大姑安排珍珍前去临沂上学,珍珍的几个弟兄也可以一同前去学习,珍珍为此兴奋不已。

    面对敌人即将实施的枣庄暴动,刘洪被任命为平暴指挥部的副总指挥,鲁大姑虽任总指挥但言明要协助刘洪的工作。刘洪部署了平暴任务,全面清查枣庄的敌特。

    国共两党签署了停战协定,该协定将于元月十三日午夜正式生效。王雅茗接到上峰电报,要求其将原定于春节期间实施的枣庄暴动,提前到元月十三日进行。郑祥代表军统也前来规劝王雅茗提前实施暴动计划,并承诺军统特别行动队和徐州军方都会予以配合。

    王雅茗派阿满潜入枣庄市区,向城内的几个隐藏的支队传达提前行动的命令。芳林嫂发现了阿满,进行跟踪,被阿满等人所擒。在芳林嫂与阿满周旋之时,鲁大姑及时赶到救出了芳林嫂,逮捕了阿满。芳林嫂与鲁大姑就此和好如初。

    战斗前夕,阿满迟迟未归,一向胸有成竹的王雅茗顿时坐立不安。
 
第三十三集 关门打狗
 
    刘洪负责枣庄平暴,鲁大姑分工保卫临城。临城的制高点是临山,守住临山是保卫临城的关键。鲁大姑在临山布置战斗任务,邓华率区中队主动前来请缨参加战斗。

    郑祥、孙玉田带领的军统特别行动队,佯作支援枣庄的王雅茗,实则任务却是进攻临城。

    松尾要求带领一支突击队潜入枣庄城内血洗铁路局,遭到了王雅茗的反对。战斗打响后,报仇心切的松尾私自带领突击队孤军深入枣庄城内。

    刘洪、李正估计松尾得目标是铁路局指挥部,有意放松尾进城。松尾、龟田率队突击队在城内兜了几个弯,然后直奔铁路局。经过一番激战后。松尾带人进入铁路局院内,发现院内空无一人,方知上当。正欲撤退,刘洪、李正、彭亮带领铁道游击队将其包围。龟田被击毙,负伤的松尾被活捉。

    守在临城车站的鲁大姑因通往鲁南铁路局电话无人接听而深感不安,遂派增援部队前去枣庄,致使留守临山的兵力薄弱。得知此消息后,李正带领增援部队火速返回临山。

    临山战斗中,邓华中弹,牺牲前她请求鲁大姑不要再因为两根金条为难关义,鲁大姑不禁失声痛哭。

    八路军主力赶到枣庄,在城外对进攻枣庄的暴动武装进行了反包围。王雅茗见兵败如山倒,绝望中饮弹自杀。
 
第三十四集 兄弟归来
 
    临山主阵地伤亡惨重,李正率部队及时赶到增援。军统特别行动队和国民党正规军加大了攻势,战斗异常惨烈。几番拼杀后,临山主阵地只剩下李正和鲁大姑。面对死亡,鲁大姑说出了对李正的爱慕,李正欣然接受。

    孙玉田独自一人登上临山主阵地,看到那些昔日战友已经壮烈牺牲,不禁失声痛哭。他请求李正原谅他,并要求重新回到铁道游击队,李正答应了他的请求。孙玉田于是调转枪口,向敌人猛烈射击。

    停战协定生效,临山守住了,就在孙玉田忘情高呼“我们胜利了”的时候,草丛中军统特工射来的一颗子弹结束了孙玉田的生命。

    孙玉田被安葬在了铁道游击队烈士墓地,与其他“某某烈士之墓”不同的是,孙玉田的墓碑上刻写的是“孙玉田兄弟之墓”。站在孙玉田墓前,刘洪深感自责,说孙玉田的光荣是他给弄丢了。李正安慰他,以后对自己的兄弟要严一些,不要让他们再走弯路。

    松尾为逃避审判,在医院吞下一枚钉子企图自杀。娟子前来照顾松尾,劝说他不要再与中国人民为敌。松尾拒不改悔,娟子伤心不已。
 
第三十五集 母女相认
 
    李正与鲁大姑日渐情深,鲁大姑生日那天,她终于鼓起勇气,对李正说出了一段她至今难以忘怀的伤心往事:十八年前,鲁大姑被王雅茗的堂兄强暴并生下一个女儿,为了让女儿能够长大,她给女儿挂了一只长命锁,锁上刻了一个“三”字,“三”是大的意思……她的女儿就是珍珍。李正答应鲁大姑,共同照顾好他们的女儿。

    李正向刘洪透露,铁路局内部潜伏着一名代号“樱花”的日本特工,但具体身份尚未查明。“小东北”因肠胃病住进医院,用钢勺敲击墙壁发出莫尔斯电码,向隔壁的松尾传达了“大本营”要求其活下去的命令,松尾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的信心。

    李正将珍珍从学校叫回,告知珍珍鲁大姑就是她的亲生母亲,要她和鲁大姑母女相认。然而珍珍却拒绝了李正的要求,她哭着向李正讲述了自己童年的辛酸经历,李正也向她诉说了鲁大姑的不幸。最终,在刘洪、李正、芳林嫂的鼓励下,珍珍与鲁大姑得以母女相认。

    丙级战犯松尾将被押送到徐州第五军事法庭接受审判。一个月后,军统徐州站和李正、刘洪几乎同时接到了美国特使将来到鲁南地区视察的消息。此时,代号“樱花”的日本特工也浮出水面,他就是调度室的“小东北”。刘洪抓捕“小东北”晚了一步,“小东北”已经潜逃。恰在此时,松尾竟然也从徐州战犯管理所趁乱逃走,美国特使专列面临着巨大危险。
 
第三十六集 一网打尽
 
    临城火车站戒备森严,身为专列内卫负责人的郑祥从专列走出。刘洪见到郑祥,复仇的怒火几乎难以抑制,但为了大局,刘洪和李正强忍仇恨,跟从郑祥上了专列,来到特使和首长乘坐的包厢。刘洪、李正向山东军区一号首长报告,说逃脱的松尾和失踪的“小东北”很可能对这辆专列下手,请求在排除隐患前暂缓发车,此举竟引起了杨栋的不满。但美国特使善解人意,同意一小时后再发车。

    彭亮的摩托车队、铁道游击队的战士、芳林嫂和她的老姐妹们,都在铁路沿线仔细搜寻,要在一个小时内排除隐患。

    松尾和“小东北”劫持了国民党前行的寻路装甲车,穿上国军士兵军服的二人准备在铁路桥上炸毁特使专列。松尾了为了保证成功,到铁路桥前方的树林向天皇祈祷。回来的路上和芳林嫂的“妇女巡查队”相遇。芳林嫂认出了松尾,松尾掉头向树林跑去,芳林嫂紧追不舍。松尾开枪打伤了巡查队的一个姐妹,情急之下的芳林嫂将别在腰间的手榴弹扔了出去……

    闻声赶来的刘洪发现松尾已被炸得血肉模糊。松尾临死之际还不承认失败,说“大本营”会让铁道游击队吃尽苦头。

    刘洪在附近发现了“小东北”的装甲车,一场激战,“小东北”所驾驶的装甲车被彭亮炸毁,所有隐患似乎全部排除。

    刘洪忽然想到了松尾临死前说的“大本营”,于是飞身上了特使专列。经特使批准,和郑祥一起保卫特使的包厢。刘洪对身旁的郑祥冷嘲热讽,说他如果不是松尾说的“大本营”那也是“大本营”的一条狗。郑祥并不在意刘洪的嘲讽,相反他对“大本营”的消息格外重视。“大本营”推着餐车终于出现了,刘洪和郑祥同时发现了其中的异常,二人联手抓捕了日本高级特工“大本营”。刘洪对郑祥说,如果都像今天这样,以前的恩怨他可以都忘记。两人不禁敞开心扉,双手紧握。

    三个月后,内战爆发了,铁道游击队重新武装,奉命奔赴新的战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铁道游击队2  分集简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