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花儿与少年

2013-05-18 12:31 来源: 添加人:贝克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372

去年,在沂南拍摄电视剧《花一样的女人》,晚上工作之余,喜欢看电视消磨时间。其中有一档节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央视《看见》栏目“心中的卧虎”------记者柴静对导演李安的一段采访。

    节目播出是1211月,李安凭借《少年派奇幻漂流》获奥斯卡奖是132月,可见这个节目做得多讨巧,不得不佩服记者柴静扑捉新闻热点的能力。

柴静非常优秀,主持水平也是有目共睹。她采访嘉宾前,功课做得很足,要阅读大量与嘉宾有关的一些材料:新闻报道、外界评论,要是有自传类作品那更是不能错过。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所以在节目中总是能够收放自如,镇定自若,游刃有余。

采访李安也不例外,抛出的问题个个一针见血,表面和风细雨,实则暗藏玄机。

更得佩服李安底蕴深厚,见多识广。无论对方抛出什么问题,------装萌的、充愣的;直白的,含蓄的;充满玄机的、温情脉脉的,李安自始至终都是淡定,柔声细语,眼里闪烁着明亮温和的光芒;就像一个太极高手,无论对方送过来什么招数,他都能借力打力,见招拆招,四两拨千斤予以化解掉。

现摘取其中的一个问题:

柴问:“在少年派这部电影中,你最终想对观众传达的是什么?”

李回答:“人在生长过程中纯真的丧失和对纯真的怀念。”

一语道破玄机。很简单,拍摄《少年派奇幻漂流》就是向观众传达一个朴素的人生价值观:人在成长过程中一定要坚守内心纯真的情怀。

  李安品貌端正,温文尔雅,深得中华文化熏陶,喜欢思考一些有关文化、精神、哲学方面问题,他的作品特点非常明显:空灵,飘逸,具有哲学韵味。

之所以能出现这种别具一格的效果,我认为原因有二:

一是他的作品,都非常注重“嵌入”一个无论中外、不管东西,人类共同遵循或者崇尚的“普世”价值观,就像是《少年派奇幻漂流》中的“要坚守纯真”一样。这个价值观就是其作品“精神内核”,就像是电脑的“CPU”、房屋的“顶梁柱”、伟大人物的“内在品质”。这也恰恰成就了他自己的作品风格,难怪奥斯卡“小金人”对他情有独钟。

二是李安深邃的思想和良好的自身修养也是生产这类作品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曾看到一个博客小文,说李安极具环保意识,在拍片时拒绝使用一次性用品,《少年奇幻漂流》海上漂流场景特设的水池,其材料就是以燃煤发电的副产品飞灰替代部份矿物掺料或水泥,目的就是减少废弃物及混凝土制作的耗能与耗水。

具有这般“情怀”的导演拍出好的作品那就不足为怪了。

96年开始,李安以《理性与感性》首获奥斯卡奖后,曾在国内掀起一股“大片”热,国内的几位知名大导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像鲁迅小说里面说的:“你们摸得,我就摸不得?”

可是,从《十面埋伏》到《金陵十三钗》;从《无极》到《夜宴》,还有一个《英雄》,场面宏大,人物传奇,都是高成本制作;对话语言、台词情节都是“好莱坞”式的。结果呢?

不尽人意。

参展奥斯卡,全军覆没,铩羽而归;在国内市场,老百姓好像也不买账,被调侃为“一流美术,二流摄影,三流导演”最后,能落得“叫座不叫好”就很不简单了。

道理很简单,之所以“别人摸得,我们摸不得”,就是我们这些“大片”有点过于注重表面东西,缺少深刻的思想,也就是没有那个精神的“核”,就像是摆在商店里的模特,虽然衣着华丽,但是没有生命力。拿这种东西角逐“小金人”,只能是南辕北辙,越走越远。

在电视剧领域,也存在这种现象。

前一阶段,一些抗日题材剧为追求利益最大化,不断调低道德底线,过度娱乐中华民族那一段浴血奋战,可歌可泣的历史。八路军战士徒手将敌人撕成了两半,鬼子血肉横飞,英雄凛然一笑。八路军女战士被一群日军侮辱后,腾空跃起,数箭连发,几十名鬼子兵接连毙命。绣花针、铁砂掌、鹰爪功、化骨绵掌、太极神功轮番出现,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被全国人民封为“抗日神剧”,被人民日报社论痛斥为“缺乏基本的公共理性和价值观介入。”

不过,正因如此,像《花一样的女人》这样依托真实历史背景,树立正面价值观,创作态度严肃的含有抗日题材内容的剧就更显得弥足珍贵。

    我有幸参加了《花》剧的拍摄,我认为该剧好就好在解决了“核”的问题。这个“核”就像是剧中人物所说:“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全体中国人,无论老少、无论男女”当然也包括花一样的女人团结一致,众志成城,浴血奋战得来的。在剧中,花样女人手里拿的也是绣花针,但是,这绣花针不是“神”剧中的“飞镖”,而是花女们用它来绣出一幅幅的美丽的花边,用花边赚来的钱,支援前线的抗日斗争。

   我相信,这部剧必会成为众多抗日题材剧中的典范,一定能实现社会价值,和市场效益双重丰收。

本文个人观点,有错误请批评指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