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红岩下的追捕》用图像还原真实11.27大惨案

2014-11-27 14:4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滕洋 网友评论 2 条 浏览次数 4475

     今天,是11.27大惨案纪念日。65年前的今天,特务对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的革命者进行了血腥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11.27大屠杀惨案。

 
    历史需要铭记,英雄需要缅怀。昨日,烈士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换来了新中国的建立和人民的解放;今日,一部在重庆拍摄,弘扬《红岩》精神的主旋律正剧《红岩下的追捕》在荧屏收视称雄……《红岩下的追捕》制片方正是心系对先烈的感恩和敬仰,以有声的影像形式对地下英灵进行着无言的诉说和告慰…… 
 
    今天,小编就用《红岩下的追捕》中的剧照与历史上的真实资料,带您一起回顾这段历史、告慰英灵。
 
 首先杀戮杨虎城将军一家
 
 
杨进兴、徐贵林将杨虎城及杨虎城儿子带走
 
 
杨进兴与徐贵林密谋
 
 
杨虎城将军儿子杨拯中被残忍杀害
 
 
杨进兴、徐贵林等刽子手的凶狠嘴脸
 
 
杨虎城将军被徐贵林残忍杀害
 
 
徐贵林杀害杨虎城
 
 
杨虎城儿子被杀害
 
 
杨虎城及儿子弥留之际难舍难分……
  
    1949年10月,是“黎明前黑暗的日子”,当时经过三大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等重大战役,势如破竹攻克国民党大量占领地,当时蒋介石“划江而治”梦想破产后,蒋家王朝认为他们的失败是对共产党手软的结果,于是在重庆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进行疯狂屠杀。厉华说,敌人大屠杀的屠刀首先刺向杨虎城将军。9月6日晚上11点多钟,刚抵达歌乐山松林坡戴公祠的杨虎城将军及儿子、女儿和宋绮云夫妇及儿子“小萝卜头”,在这里先后遭到特务们的利刀屠杀。
  
    《大公报(重庆版)》在1949年12月12日的第三版刊载了《杨虎城将军死事惨烈 父子遗体昨同时发现》。文中说:双十二事件领导者之一的杨虎城将军,被蒋匪介石逮捕囚禁达十二年之久。杨将军和他的幼子两个月前,终于在磁器口被蒋介石特务杀害,这一事实昨天已经证实了。
 
 
   江姐不留遗憾而去
 
 
江姐被带走
  
    10月28日,陈然、王朴等10名难友被押到大坪刑场枪杀,在囚车上,王朴高喊道:“父老乡亲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了!重庆就要解放了!蒋家王朝就要垮台了!”
  
    11月14日,一群武装特务以转移为名,把江姐等30人押赴歌乐山电台岚垭杀害。临刑前,同赴难的李青林突然问道:“江姐,想云儿了吗?”江姐点点头,说,“想,这时候真想看他一眼,照片就在我身上,可惜,手被烤着,没法拿。”“那就算了。”李青林说道。“是呀,不看就不看吧,反正就要解放了,他们肯定能过上好日子,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江姐反过来安慰着李青林。解放10小时前32人牺牲
  
    厉华介绍,重庆11月30日解放,在11月29日下午4时,共有32人被枪杀在松林坡,敌特连尸体都来不及埋上便仓皇逃窜。在殉难的烈士中,有一位年仅21岁的女青年叫黄细亚。她先后在《西南晚风报》和保育幼稚园工作。重庆解放前夕,她协助地下党做国民党部队策反工作,于1949年9月13日被捕。黄细亚在被捕前送给同学一首《一个微笑》,诗中表明了她的人生志向:“以自己的火,去点燃别人的火。用你笔的斧头,去砍掉人类的痛苦。”
 
    大屠杀共有321人遇难
 
 
杨进兴及刽子手们用火焰喷射器大屠杀
  
    厉华说,从1949年9月6日至11月29日,军统集中营对“政治犯”进行集体大屠杀,尤以11月27日最为惨烈。根据相关研究报告对抗战后期至重庆解放前夕系列大屠杀殉难者统计:目前有案可查的死难者总数是321人,其中经审查已定为烈士者共计285人,加上5个父母牺牲的小孩,共是290人,叛徒及未定性者共计31人。
  
    在321人中,死于1949年“11·27”大屠杀者共计207人,其中烈士185人。在285位死难烈士中,现已查明,共产党员共计161人,约占总数的57%;民盟盟员共计25人,其他民主党派和群众团体成员各有数人不等。
 
 
    夜幕中被集体枪杀
 
 
狱友们推墙
 
 
狱友逃跑
 
 
狱友纷纷中弹
  
    据傅伯雍说,“11·27”大屠杀发生时,渣滓洞那天白天没有什么异常。晚饭后,盛国玉听住在楼上的男同志说,特务办公室都换上了大灯泡,还有火光,好像在烧材料,猜测敌人可能要撤退。
  
    晚间下起雨,天很冷。渣滓洞女牢里的姐妹们唱了一会儿儿歌,扭了一阵秧歌,便早早睡下。睡了没多久,听到特务喊提人,一个小时内就提了两批。难友们都起来了,睡意全无。
  
    深夜一两点,特务们突然走进一间间牢房:“起来,起来,办移交了,各人把衣物都带上。”所有人都被集中在楼下的8间牢房内。
  
    盛国玉和姐妹们被关进8号牢房,旁边7间牢房关着男同志。
  
    脚步声突然响起,一群端着美式冲锋枪的特务转眼间冲进了渣滓洞内院。他们迅速站好,把枪口对准牢房门。
  
    那一声哨声,傅伯雍一辈子也难以忘记。哨声响后,枪就响了。
  
    据傅伯雍回忆:“打枪时,张学云就站在门口,他一把抓住门洞伸进来的枪管,想要夺枪。但是弹匣太长,卡着进不来。敌人把他打死了。就倒在我的身上。”
  
    战友胡作霖扑向牢门,用身体挡住敌人的机枪眼。何雪松高喊:“你们这些强盗也活不了多久了!”
  
    张学云倒下时,鲜血喷洒在傅伯雍身上,因此保护了傅伯雍,敌人补枪时,以为他已经死了。
  
    傅伯雍冲出牢门,想往左手边的缺口墙跑。他知道,夏天发水,那里的墙曾被冲倒过。特务犯懒就让犯人们自己修,大家偷着往料里掺了好多沙子、石块、树根,垒起没多久就倒了。
  
    此时,已有幸存者正攀着墙上缺口往外爬。尚未完全撤走的特务发现了火光中人影晃动,“跑了,跑了……”刽子手一边喊一边对着缺口墙的方向扫射,又有一些人中弹倒下。
  
    傅伯雍见状,连忙躲进了大米储藏室,撬起地板,钻进水沟,一直躲到天亮。他冲出焚烧渣滓洞牢房的火网,翻过歌乐山南麓,来到巴县西里永兴场白泥塘,在老同学李治荣家的侧屋里度过了难熬的分分秒秒。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