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新甘”二十八侠新春大刷屏

2015-02-22 16:5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向西 网友评论 2 条 浏览次数 1529
   
    大型电视武侠剧《新甘十九妹》从羊年小年之后在湖北影视频道隆重首播,跨年播出,万众瞩目,街谈巷议,满河争说,江汉大地可谓出口即侠,满目皆侠。一部传统武侠剧的复兴之作,又是在一宿双岁、五更二年的敏感时段播出,“只眼须凭自主张,纷纷艺苑漫雌黄”再正常不过了。趁眼前还在热播之中(今晚收官),区区如我也按主要角色的大体出场顺序,略加评点。
 
    冼冰,此公一生崇善修德,儒雅宽容,但年轻时不谙世少主见,犯下三件过失:悔婚、轻信、结怨,由此带来一场杀戮。但他老来面对浩劫当机立断传位准确,不失清醒。冼冰在剧情之中驰马崇山峻岭,江湖百里纵横,冼掌门,驰侠也。
 
    尹剑平,此侠颇有乃师之风,宽容低调,少年老成,善解人意,满腔热情。为先师一言之托,置生死安危于度外,救江湖生灵于途中,弃私仇以不顾,舍性命为众生。因其师侠号有驰,故单号一骁,意指剑术高超剑法多变,南朝宋王僧达诗:“少年好驰侠,旅宦游关源。”尹剑平,骁侠也。
 
    甘十九妹,貌若天仙,武艺超群。足智多谋,温文清雅,带有与生俱来的一丝淡淡哀愁。中国古语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此女文,一曲能够安天下;武,一剑足以取乾坤。况其冰雪气质,号令众相随;疾恶如仇,怒海断养恩。甘十九妹,是谓仙侠。
 
    水红芍,当了丹凤轩主的阿罗女子,其情似火,秉性爆烈。为一己婚姻,为半面伤痕,“辛苦遭逢起一经,又使意气斗苍穹。”害人害己害天下江湖,太任性了。古人云“为气任侠”、“使气任侠”。王安石诗:“平日五陵多任侠,可能推刃报王孙。”水红芍,任侠也。
 
    冯修唐(十九妹之父)。为查真相,寻亲女,申正义,报血仇,忍辱负重隐姓埋名整整一十六个春秋,最后凭一身侠义挺身救女身负重伤气绝身亡。有诗为证:“最难义侠求沧海,如此河山对夕阳。锄非两字分明记,复仇九世重齐襄。”冯修堂,义侠也。
 
    吴老太,十六年前与丈夫神医吴枫林在洞庭湖上悬壶济世,誉满杏林。不料祸从天降,就在水红芍求药潇湘草之一刻,吴神医中杏花微雨针仆地身亡,吴老太为夫平仇携幼子隐居翠溪创出128式草堂剑法传世。吴老太,剑侠也。
 
    李铁心,岳阳门冼冰麾下四大掌门之首,英勇无畏不怕牺牲刚猛节烈有操有守,为人用则不疑,大英雄也。司马迁: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前朝有诗:忠贞节侠殊堪羡,任尔摧残胆凌空。水浒寨中屯节侠,梁山泊里唱大风。李掌门,节侠也。
 
    李劲风,也算一条汉子,有血性有气节,然大敌当前刚猛有余而少智慧,鲁莽有加却无理性,御敌,心无良策;内讧,直撞横冲。鲁莽了,鲁的令人束手无策,莽的让人扼腕揪心。李劲风,莽侠也。
 
    阮行,一身功夫,耿耿忠诚。能够受到轩主信任随山门大弟子平仇中原,必非常之人。所谓“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人家一不骑马二不乘轿,一竿当万兵,非但成了事,而且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阮行阮竹竿,游侠也。
 
    米如烟,七修老六,以区区拙见此公乃武林兄弟中最为远见卓识者也,当初大家都听他的而今屁事儿都没有,唉。他为了对付水红芍,苦心准备十六年,遣散弟子假意买醉。一杯热,一盏冷,葫芦斗酒龙虎猛。没想到甘十九妹智高一筹,米六如烟功亏一篑。米老六,醉侠也。
 
    尉迟兰心,无忧无虑,快人快语。长于豪门之家,生性活泼;父母明珠掌上,疼爱有加。她伉直好义,凌厉果敢,敢惹事儿敢主事儿敢担事儿,敢爱敢恨敢反抗。伉者抗也,《战国策》“天下莫之能伉。”《士节》“养及亲者,身伉其难。”尉迟兰心,天下伉侠。
 
    晏春雷,黄麻客传人。此人武功盖世,性情豪爽,仗剑天涯,抱打不平,他受江湖前辈之托来搭救双鹤堂。惜乎此人天不假年生不逢时,最后出师未捷杀身成仁。凭他在于十九比武争雄之时一句豪言:“意气用事乃匹夫之勇,非大侠之风者也。”嘿,晏春雷,豪侠也。
 
    樊钟秀,杀人如麻,挥金如土,横蛮而野心勃勃,阴谋而心怀叵测。人疾之如仇敌,恶之如鸱枭。鸱枭,就是夜猫子,多活动夜间,飞行无声无息叫声令人恐怖。《诗经》:鸱枭鸱枭,既取我子,无毁我室。樊钟秀,枭侠也。
 
    云中鹤,建功惜身见利忘义,首鼠两端见色起意,为人冷漠凶暴隔膜。《屏内议侠》云:卒不得其纤毫之情,是亦恶侠。云中鹤,恶侠也。
 
    温玄素,幽人住素园,温润敛素颜。惟先养玄素,我心已素闲。温玄素,素侠也。
 
    蓝采瑛,兰心之养母,冯修堂之师妹。此人之奇,奇在观人之视角。她俯视看兰心,仰慕敬修堂。古云“仰视心恭、俯视心慈、平视心直、侧视心侠。”她在见到樊钟秀时确是侧目而视,视若寇仇。蓝采瑛,心侠也。
 
    金珠,掌门之心腹,轩主之爱徒,自视也甚高,自命也不凡。争锋心切舍我其谁,其言咄咄其势汹汹,势必疾言厉色以势凌人。《后汉书》:李贤注:“锋侠者,言如其锋之利耳。”金珠不愧轩主爱徒,近朱(金珠)者赤,锋侠也。
 
    银珠,勇敢无畏,忠诚守信,唯轩主之语是听,以掌门之命是从,“既奉君子,至死不渝”。银珠事轩主竭其心、竭其力、竭其勇、竭其命,至死不渝奋不顾身无私无畏,是谓信侠。(此为上篇,下期续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