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新甘”二十八侠新春大刷屏(下篇)

2015-02-25 15:1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向西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648

 

    本文22日曾刊发上篇,将云中鹤议为“恶侠”,引发区区寒舍同楼网友訾议。因为比邻而居,他们经常对三文的文章见仁见智訾来议去使区区受益匪浅。而这一次他们认为云中鹤应忝列“盗侠”使区区不敢苟同。盗侠之道在于盗有大道,盗跖答徒: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智也。分均,仁也。你看,盗贼也有“行为规范”。云中鹤恶言恶语恶行,盗而无行盗亦无道怎能以“盗侠”名之。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是名为道须慎而又慎,岂可随意而为之名。续上篇——
 
    吴庆,神医吴枫林之子。少不更事酷爱读书,《庄子》内、外、杂三十三篇倒背如流。虽则年少懵懂,斯文许静的内心里有着强烈的“侠气”,男子汉的豪迈狂放之态时不时也现上一现。吴庆者,书侠也。
 
    花二郎,此侠擅刀,乃剧中萧云峰金刀盟十三把刀之大当家是也,功夫十分了得。此人姓花心亦花,然他这回邂逅的偏是甘十九妹,教他心疼教他难耐教他躁动教他熔化,但凡沙场悍将见得十九焉能不心花怒放乃尔。花二郎非武二郎,花二郎因如杨二郎杨戬一般刚猛勇武一意孤行“听调不听宣”,乃扣“二郎”之美名耶。此侠强悍、彪悍,粗悍、凶悍,悍勇不顾,将悍兵顽。花二郎,悍侠也。
 
    苗远松,温文尔雅,学识渊博,谦谦恭敬而侠气难忤,为侠义提供了理性支撑和精神仰仗。然他却坚定地主张不滥用武力不杀生害命,以比武定胜负,以侠义论英雄。武当东宗掌门集儒家道义人格和墨家非攻主张于一身,两者浑然互补相辅相成。侠在苗掌门这里似侠非侠,非打非杀,已是一种意义,一种象征,一种境界,一种诗意的存在。苗远松,儒侠也。
 
    樊银江,鲁莽轻率,刚愎狭隘,蒙昧愚昧。昧者冥也,甲骨文里“昧”是一只眼睛让一座山遮住了的象形,所谓一叶障目。《楚辞•九章》“日昧昧其将暮。”左氏春秋有言:愚者昧于成事。樊银江,昧侠也。
 
    左明月,雄才大略,有经天纬地之才;多谋善断,怀神机妙算之思。不输卧龙凤雏,不逊刘基吴用,荀彧郭嘉不换,陆逊吕蒙比肩。知天知地知己知彼决胜千里,然其更是像极了子牙子房,激流勇退谓之知时,全身而返谓之知机,看透红尘谓之知命,神龙见首大隐江湖。左明月,睿侠也。
 
    苗戏月,骄亢之至,娇柔之至,刚烈之至,清洒之至。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夜上萧云峰,只身银心殿,以一身铮铮铁骨,一脉默默柔情,千呼万唤唤回粗悍夫婿,双双比翼连理海角天涯。有诗为证:铮铮铁骨柔侠情,柔侠情剑亦倾城。苗戏月,柔侠也。
 
    谢山,权谋之鹰犬,恶枭之爪牙,欲图窃位,树党自群。为一己之私驰奸走伪,屠戮无辜之众生。究其因,乃无耻也。“人而无耻,果何以为人哉?”羞恶之心,义之端也,无耻则无义,无义则奸邪,阴鸷奸邪,则无恶不作。“奸贼乃得志,遂使群心摇。”岳阳藏此奸,山门伏大难,自此埋下灭门之祸根。谢山者,奸侠也。
 
    叶满溪,本名叶源,以变声易容之邪技淫巧冒名顶替取悦轩主,并嫁祸于人为虎作伥。更可恨他一瞒16年不吐真相,不然人家完全可以有一个别样的美丽人生,凭籍过人的本领模样找一个好人家生一堆小阿罗,太平世界子孙满堂。难怪人家恨啊,不顾16年鞍前马后一剑穿心。该,活该,自家撮的,自撮自受。叶满溪,邪侠也。
 
    胡惜命,不失聪明,也算机警,惜乎懒惰,因懒而馋,因谗而贪,贪图享受,游手好闲。所以自私无义,唯利是图;此人内心凶险,色滑狡黠。靠耍弄小聪明依附于人,也因小聪明而受制于人。然机关算尽用尽聪明却误了性命,胡惜命,黠侠也。
 
    金润吉,著名歌手。此公未在屏幕里出现,但他的音乐形象却同“新甘”诸侠伴随我们从马年小年儿到羊年破五儿纵越两个年头,他当然也得称之为侠,音乐之侠。“仗剑江湖风雨路,英雄莫问有归途。玉人听箫声声咽,恩怨难平情难诉……”音域宽广、音质高亢、音色苍凉、音效悲壮,那简直如同一片天籁。籁,声也,出自《庄子•齐物论》,人籁是人声,地籁是自然声,而天籁则天外之声,诗曰“鼓角凌天籁,关山倚月轮。”那是天地间回荡的金声玉振。“花飘云散(花飘云散)各西东,任由烟波里放逐。”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金润吉,籁侠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