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游击队2》官网   《同龄人》官方网站   五周年纪念专题

江姐在哭泣——自贡“江姐村”群体道德的沦丧,让人痛心疾首

2011-12-26 15:2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迟旭 网友评论 20 条 浏览次数 286

    “江姐村”,原名“永和村”,2007年当地政府将“永和村”改名为“江姐村”,是为了寄托人们对革命先烈的缅怀,对红岩精神的敬仰,当然也是为了发展当地旅游事业,那里为了拍摄电视剧《江姐》,搭建了座仿真的渣滓洞集中营。2011年10月 14 日至17 日,为弘扬红岩精神而拍摄的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摄制组,在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姐村”,没看到江姐的精神在那里继承,却遭遇了“刽子手”一般的粗暴对待。新时代,道德上的刽子手对人们心灵的摧残比肉体的屠杀更可怕,倒下了肉体可以有新的生命来替代,道德的沦丧则会真正毁了一个民族。

    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是一部表现公安战士如何把残害渣滓洞以江姐为首的烈士们的刽子手逐个追捕归案的故事,缅怀革命先烈,弘扬红岩精神。选在自贡江姐村拍摄四天四夜渣滓洞外景,本以为江姐故里民风正直,优良传统代代相传,但剧组到了当地才发现,事实与美好的想象大相径庭。我们看不到村民单纯热情的眼神,看不到他们对江姐精神的崇拜,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利用风景区资源做买卖的小商贩。虽然说这是一个商品社会,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应该只是唯利是图,更不应该用非法的手段谋取不应得的利益。
 
    中央提出搞精神文化建设,作为江姐村,一个红色文化的基地,更应该带头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并传达给每一个来到当地的旅游者或者工作者。江姐村算是四川自贡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如果利用好这个文化资源,完全可以带动起当地村民的精神文化素质,从而更加长远的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而不是不择手段的咬一口肥肉,继续这样下去,谁还敢去旅游,谁还敢去拍戏,经济建设从何谈起,村民只能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越来越贫困,在精神上也会越来越饥饿,导致更加不良的后果。而这些当地政府应该负起主要责任,精神文化的宣传导向与实际行为政策的无作为,使得江姐村一片散沙,某些村民完全无视剧组与拍摄基地负责部门签署的合同,以自己的利益为大,阻止拍摄、敲诈勒索、挟持人质、非法拘禁、哄抬物价、拦路要钱,有关部门却听之任之,110的电话打爆了也没有人来,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总要先弄清事实真相,有理有据的和平交流解决方式,而不是在任何凭据都没有的情况下用绑架的手段抢夺别人财产。而更令人痛心的是,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道德素质的问题,而是整个村子的风气,是一种道德的集体沦丧!这种风气将毁了江姐村的名誉,毁了一个精神文化的源泉。

    我们不想说这些村民的无知无畏,因为一个集体的文化素质绝对不是个人造成的,这种“江姐村刽子手”现象反映的是一个领导团队的无德无能,他们拿着百姓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想的却不是怎样用更正面的能力和精神去引导村民走上致富的道路,坐在一个重要的位置却起到对百姓负责,维护一方的作用,反而任由背弃道德的现象危害一方,这种行为不仅仅是渎职,更反映了深层次的领导层精神文化素质的低下,以及道德的缺失,江姐的在天之灵,看到她的家乡出现这种群体道德沦丧的现象,她会怎么想?我们似乎听到了烈士的哭声,这哭声,让我们所有的人痛心疾首!

附:告知公函及影印图片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公   函
     
关于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人员在江姐村
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的情况反映

四川省自贡市人民政府市长:
由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山东辉煌世纪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的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以下称该剧),因剧情需要,于2011年11月19日——23日在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姐村拍摄该剧。剧组在江姐村的几天拍摄,当地村民的所作所为让剧组吃尽了苦头。
1、该剧组在江姐村制景,首先由剧组与村委会签订了使用场景协议,双方约定具体与治保主任赵利结算并由其安排人员。期间,治保主任赵利带来的三位村民王尚武、余东明、朱润良(年龄最小47岁)在施工中因本人操作不当不慎脚伤,造成一位跟骨骨裂和两位跟骨轻伤。虽然该剧组积极送医院救治,但三位村民的家属将一辆轿车堵塞拍摄现场唯一通道,致使剧组无法正常拍摄和接送演员,围困该剧组人员、车辆长达8个小时。万般无奈下,该剧组与自贡市大安区大浦镇江姐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不平等协约,赔偿三位村民的医疗费等合计418796.5元。
2、该剧使用的群众演员也是由该村治保主任赵利找来的,酬金支付确定剧组与赵利结算。但拍摄最后一天该村群众演员闹事,致使剧组无法拍摄重场戏。其中一癫痫群众演员索要费用3万元,并将我两名剧组人员由医院非法劫持另一驻地。后经剧组主任出面协商,不得不缴纳6000元才放剧组人质。
3、当剧组被围困,江姐村村民委员会协调不成时,从10月23日上午9点直至下午5点半,我们多次拨打求救电话110求救,始终未见110出警。
我们认为:
1、该村村民委员会作为一级组织,处理此事不当,给该剧组造成重大损失。
2、自贡市公安局的110不出警,属于政府的严重不作为,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该村村民的挟持人质、扣押剧组人员等行为,情节严重,已经触犯刑法,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和敲诈勒索罪。
我们的要求:
1、江姐村村民委员会人员以及肇事者当面向该剧组受困人员赔礼道歉;
2、赔偿该剧组损失;
3、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
对以上要求,请贵单位接到本函后之日15个工作日给予回复。
鉴于自贡市政府领导下的各级政府在社会上有着良好的形象,因此我们希望贵政府督促各下级政府尽快与我们协商,以迅速有效地解决以上问题。如果贵政府在规定时间内拒绝回复,则本公司将诉诸法律或者互联网公开此事,以维护本公司、本剧组合法权益。

特此函告。

详情见附件。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

2011年11月11日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公   函
     
关于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人员在江姐村
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的情况反映

四川省自贡市人民政府:
由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山东辉煌世纪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的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以下称该剧),因剧情需要,于2011年11月19日——23日在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姐村拍摄该剧。剧组在江姐村的几天拍摄,当地村民的所作所为让剧组吃尽了苦头。
1、该剧组在江姐村制景,首先由剧组与村委会签订了使用场景协议,双方约定具体与治保主任赵利结算并由其安排人员。期间,治保主任赵利带来的三位村民王尚武、余东明、朱润良(年龄最小47岁)在施工中因本人操作不当不慎脚伤,造成一位跟骨骨裂和两位跟骨轻伤。虽然该剧组积极送医院救治,但三位村民的家属将一辆轿车堵塞拍摄现场唯一通道,致使剧组无法正常拍摄和接送演员,围困该剧组人员、车辆长达8个小时。万般无奈下,该剧组与自贡市大安区大浦镇江姐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不平等协约,赔偿三位村民的医疗费等合计418796.5元。
2、该剧使用的群众演员也是由该村治保主任赵利找来的,酬金支付确定剧组与赵利结算。但拍摄最后一天该村群众演员闹事,致使剧组无法拍摄重场戏。其中一癫痫群众演员索要费用3万元,并将我两名剧组人员由医院非法劫持另一驻地。后经剧组主任出面协商,不得不缴纳6000元才放剧组人质。
3、当剧组被围困,江姐村村民委员会协调不成时,从10月23日上午9点直至下午5点半,我们多次拨打求救电话110求救,始终未见110出警。
我们认为:
1、该村村民委员会作为一级组织,处理此事不当,给该剧组造成重大损失。
2、自贡市公安局的110不出警,属于政府的严重不作为,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该村村民的挟持人质、扣押剧组人员等行为,情节严重,已经触犯刑法,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和敲诈勒索罪。
我们的要求:
1、江姐村村民委员会人员以及肇事者当面向该剧组受困人员赔礼道歉;
2、赔偿该剧组损失;
3、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
对以上要求,请贵单位接到本函后之日15个工作日给予回复。
鉴于自贡市政府领导下的各级政府在社会上有着良好的形象,因此我们希望贵政府督促各下级政府尽快与我们协商,以迅速有效地解决以上问题。如果贵政府在规定时间内拒绝回复,则本公司将诉诸法律或者互联网公开此事,以维护本公司、本剧组合法权益。

特此函告。

详情见附件。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

2011年11月11日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公   函
     
关于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人员在江姐村
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的情况反映

自贡市大安区大山浦镇江姐村村民委员会:
由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山东辉煌世纪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的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以下称该剧),因剧情需要,于2011年11月19日——23日在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姐村拍摄该剧。剧组在江姐村的几天拍摄,当地村民的所作所为让剧组吃尽了苦头。
1、该剧组在江姐村制景,首先由剧组与村委会签订了使用场景协议,双方约定具体与治保主任赵利结算并由其安排人员。期间,治保主任赵利带来的三位村民王尚武、余东明、朱润良(年龄最小47岁)在施工中因本人操作不当不慎脚伤,造成一位跟骨骨裂和两位跟骨轻伤。虽然该剧组积极送医院救治,但三位村民的家属将一辆轿车堵塞拍摄现场唯一通道,致使剧组无法正常拍摄和接送演员,围困该剧组人员、车辆长达8个小时。万般无奈下,该剧组与自贡市大安区大浦镇江姐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不平等协约,赔偿三位村民的医疗费等合计418796.5元。
2、该剧使用的群众演员也是由该村治保主任赵利找来的,酬金支付确定剧组与赵利结算。但拍摄最后一天该村群众演员闹事,致使剧组无法拍摄重场戏。其中一癫痫群众演员索要费用3万元,并将我两名剧组人员由医院非法劫持另一驻地。后经剧组主任出面协商,不得不缴纳6000元才放剧组人质。
3、当剧组被围困,江姐村村民委员会协调不成时,从10月23日上午9点直至下午5点半,我们多次拨打求救电话110求救,始终未见110出警。
我们认为:
1、该村村民委员会作为一级组织,处理此事不当,给该剧组造成重大损失。
2、自贡市公安局的110不出警,属于政府的严重不作为,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该村村民的挟持人质、扣押剧组人员等行为,情节严重,已经触犯刑法,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和敲诈勒索罪。
我们的要求:
1、江姐村村民委员会人员以及肇事者当面向该剧组受困人员赔礼道歉;
2、赔偿该剧组损失;
3、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
对以上要求,请贵单位接到本函后之日15个工作日给予回复。
鉴于自贡市政府领导下的各级政府在社会上有着良好的形象,因此我们希望江姐村政府尽快与我们协商,以迅速有效地解决以上问题。如果贵政府在规定时间内拒绝回复,则本公司将诉诸法律或者互联网公开此事,以维护本公司、本剧组合法权益。

特此函告。

详情见附件。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

2011年11月11日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公   函
     
关于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人员在江姐村
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的情况反映

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政府:
由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山东辉煌世纪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的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以下称该剧),因剧情需要,于2011年11月19日——23日在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姐村拍摄该剧。剧组在江姐村的几天拍摄,当地村民的所作所为让剧组吃尽了苦头。
1、该剧组在江姐村制景,首先由剧组与村委会签订了使用场景协议,双方约定具体与治保主任赵利结算并由其安排人员。期间,治保主任赵利带来的三位村民王尚武、余东明、朱润良(年龄最小47岁)在施工中因本人操作不当不慎脚伤,造成一位跟骨骨裂和两位跟骨轻伤。虽然该剧组积极送医院救治,但三位村民的家属将一辆轿车堵塞拍摄现场唯一通道,致使剧组无法正常拍摄和接送演员,围困该剧组人员、车辆长达8个小时。万般无奈下,该剧组与自贡市大安区大浦镇江姐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不平等协约,赔偿三位村民的医疗费等合计418796.5元。
2、该剧使用的群众演员也是由该村治保主任赵利找来的,酬金支付确定剧组与赵利结算。但拍摄最后一天该村群众演员闹事,致使剧组无法拍摄重场戏。其中一癫痫群众演员索要费用3万元,并将我两名剧组人员由医院非法劫持另一驻地。后经剧组主任出面协商,不得不缴纳6000元才放剧组人质。
3、当剧组被围困,江姐村村民委员会协调不成时,从10月23日上午9点直至下午5点半,我们多次拨打求救电话110求救,始终未见110出警。
我们认为:
1、该村村民委员会作为一级组织,处理此事不当,给该剧组造成重大损失。
2、自贡市公安局的110不出警,属于政府的严重不作为,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该村村民的挟持人质、扣押剧组人员等行为,情节严重,已经触犯刑法,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和敲诈勒索罪。
我们的要求:
1、江姐村村民委员会人员以及肇事者当面向该剧组受困人员赔礼道歉;
2、赔偿该剧组损失;
3、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
对以上要求,请贵单位接到本函后之日15个工作日给予回复。
鉴于自贡市政府领导下的各级政府在社会上有着良好的形象,因此我们希望贵政府督促下级政府尽快与我们协商,以迅速有效地解决以上问题。如果贵政府在规定时间内拒绝回复,则本公司将诉诸法律或者互联网公开此事,以维护本公司、本剧组合法权益。

特此函告。

详情见附件。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

2011年11月11日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举 报 信
      关于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人员在江姐村
被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时110不出警的举报信
四川省公安厅督察处:
由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山东辉煌世纪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的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以下称该剧),因剧情需要,于2011年11月19日——23日在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江姐村拍摄该剧。剧组在江姐村的几天拍摄,当地村民的所作所为让剧组吃尽了苦头。
该剧组在江姐村制景,首先由剧组与村委会签订了使用场景协议,双方约定具体与治保主任赵利结算并由其安排人员。期间,治保主任赵利带来的三位村民王尚武、余东明、朱润良(年龄最小47岁)在施工中因本人操作不当不慎脚伤,造成一位跟骨骨裂和两位跟骨轻伤。虽然该剧组积极送医院救治,但三位村民的家属将一辆轿车堵塞拍摄现场唯一通道,致使剧组无法正常拍摄和接送演员,围困该剧组人员、车辆长达8个小时。万般无奈下,该剧组与自贡市大安区大浦镇江姐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不平等协约,赔偿三位村民的医疗费等合计418796.5元。
该剧使用的群众演员也是由该村治保主任赵利找来的,酬金支付确定剧组与赵利结算。但拍摄最后一天该村群众演员闹事,致使剧组无法拍摄重场戏。其中一癫痫群众演员索要费用3万元,并将我两名剧组人员由医院非法劫持另一驻地。后经剧组主任出面协商,不得不缴纳6000元才放剧组人质。
令人痛心的是:当剧组被围困,江姐村村民委员会协调不成时,从10月23日上午9点直至下午5点半,我们多次拨打求救电话110求救,始终未见110出警。
我们认为:
1、自贡市公安局的110不出警、不作为,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该村村民的挟持人质、扣押剧组人员等行为,情节严重,已经触犯刑法,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和敲诈勒索罪。
我们的要求:
1、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
2、追究110不出警的责任。
对以上要求,希望贵单位接到本函后之日尽早给予回复,按照国家公安部的要求,对110不出警的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并给与我们告知。
若110不出警的责任人和该事件的肇事者得不到应有的处理,我们将上报国家公安部督察局。
特此函告。
详情见附件。             
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
2011年11月28日
                                                             
 

一、江姐村村民围困电视剧《追捕渣滓洞刽子手》剧组事情经过:
1、2011年10月14日该剧组与自贡市大山铺镇江姐村签订使用场景计六天。
2、2011年10月17日该剧组美术制景部门进入制景,因制景量大工期紧与江姐村赵利主任汇报需用3至4名懂建筑技术的泥瓦工。
3、10月18日赵利主任领来了三名村民,王尚武、余东明、朱润良(最小年龄47岁),制景部门根据剧情要求让他们搭建一段围墙,下午3点左右搭建已近尾期,制景组长发现围墙与剧情要求有出路,给其三人纠正,三人在检查时,因方法不对致使围墙部分倒塌,三人为躲避,同时在1.7米的脚手架板跳下,造成三人不同程度的脚伤。事故发生后,剧组在第一时间里将其三人送往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救治,X拍片检查后主治大夫诊断,一名(47岁)脚后跟骨骨裂稍重,另两名较轻,因当时此院没有床位,一伤者儿子自行联系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4点左右由剧组人员携伤员及家属转入第一人民医院。
4、剧组人员将三名受伤人员及时送到第一人民医院,并及时为三人办理住院手续,每人交纳贰仟元住院押金,共计陆仟元。为照顾三名受伤人员,剧组立即找来一名护工周作仁帮助护理,并于当日交给周作仁叁佰元钱作为三名伤员生活费及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为让三名伤员能够得到及时治疗,剧组于10月20日又为其三人各交纳贰仟元押金,共计陆仟元。10月21日又为三人交纳(每人)壹仟元,共计叁仟元。因朱润良治疗费用增加,剧组于10月22日又为其交押金壹仟元。为了能及时照顾好三位受伤人员,剧组于10月19日、21日、23日又分三次交给护工周作仁伍佰元生活费,以保证三名伤员的生活不受影响。于10月19日、21日、22日交给护工周作仁壹仟肆佰肆拾元护工费,以便能给予三名受伤人员良好的护理。因此在10月18日下午至10月23日上午四天半时间里,共计为其交纳住院押金壹万陆仟元,生活费捌佰元,护工费壹仟肆佰肆拾元整 。
5、10月19日上午,医院通知要求为病人购买破伤风免疫球蛋白。剧组立即行动及时赶到自贡精华医院为其购买了该药。药费壹佰玖拾陆元,并于当日中午12点左右及时交给了护工周作仁手中。
事件发生之后,剧组人员积极协调,积极为患者治疗,积极安抚家属的情绪,并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
6、10月21日晚8:30分,3名伤者家属、江姐村张俊书记要求剧组人员隋伟商谈住院治疗费用问题和第一次手术费6万元之事。
家属直接要求要交医院6万元手术费并给他们三家部分营养费和生活费等,隋伟说6万元手术费要见到医生确定再说。为了安顿伤者家属,隋伟在见到医生之前,还是商定了如果有这么多手术费,是否将手术费及部分其它款项交付江姐村村支部张书记处托管,以便专款专用。伤者家属同意,张书记同意。
7、2011年10月22日上午9:30分,剧组人员隋伟、张凯去第一人民医院了解伤者情况,与主治大夫交谈中得知,三位伤者的病情由第四人民医院确诊一位跟骨骨裂、两名轻伤,现在均变成脚跟骨粉碎性骨折,需手术。剧组与伤者家属商量,拿第一人民医院的X相片及诊断病历找专家会诊或到重庆住院治疗。但伤者家属坚决拒绝剧组人员拿走三人X相片和诊断病历的要求,并提出剧组必须在当日下午2点双方协商一次性赔偿问题。
8、10月22日下午2点钟,三伤者家属、剧组人员隋伟、魏丹、迟旭,按时到达医院,准备商谈有关治疗费及其他费用问题。但是一见面,三伤者家属推翻了21日晚21点达成的医疗费交村书记托管之事,坚决要求剧组一次性赔付三伤者手术费治疗费,误工费等9项费用每人17万元,共计51万元。
剧组与伤者家属协商,剧组不能支付无根无据的过分无理要求,其家属坚持他们的意见,并说下午6点为期限,否则会阻止剧组拍摄。剧组隋伟说,你们所提的各项要求我们得核查后才能答复你们。经交涉,他们最后期限改为23日早6点。但23日零晨1点钟,病人家属早已将轿车横挡在拍摄场景的一条唯一小公路上,致使剧组接送演员车辆受阻达10几个小时,演员等人不得不在离场景较远地方下车,步行入景地。
9、10月23日上午8点,剧组负责人准备找江姐村领导汇报此事,其伤者家属的一轿车一直堵截在场景的唯一公路上,并说如不答应要求,剧组的所有车辆不会放走一辆,伤者家属不让剧组人员离开此地。万般无奈下,上午9点整剧组拨打110报警求救,围攻闹事越演越烈,致使演员表演无法进行,上午10点剧组在群众闹事的混乱中不得不收工。剧组又多次电话110报警,遗憾的是直至下午5点半我们剧组一天都没有看到110出警。致使造成剧组完工后长达近8小时的车辆、人员滞留场景处失去自由(上午10点—下午5:30分)。
10、情急之下,制片人英子给自贡市宣传部向华全部长打了电话,大约上午10点左右,自贡市广电总局吴局长、大安区李部长、大山铺镇李镇长、江姐村村长来到现场,将英子、隋伟接到江姐村委员会办公室商谈此事。吴局长、李部长协调走后,李镇长和村长在剧组和伤者家属左右斡旋(此时剧组和伤者家属未谋面),确定剧组一次性赔偿40万元,并立即打入江姐村委员会账户。我们说即便是赔偿,能否让我们看看伤者病历?李镇长和村长说,你可以慢慢等着看。言外之意要挟:你们剧组不交钱就等着吧,谁也走不了。由于23日是星期天,不同银行账户、对公账户不能立即收到剧组40万元,镇长和村长说,收不到款你们还是走不了,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为了让剧组人员赶紧撤离江姐村(已经受困7小时),剧组会计又跑到另一银行打款,这次打给的是江姐村倪主任个人账户。剧组会计打完款后已经5点多了,但倪主任因为没有收到银行短信告知,还是不让剧组撤离,我们这时的心情可想而知。又过一段时间,倪主任看到银行短信款收到的信息,才告知剧组的英子和隋伟说剧组车辆、人员可以离开。从上午九点到下午5点左右,共围困剧组人员达8小时之多。
签完不平等协议,外面下起了大雨,老天爷都掉泪鸣不平。
11、在谈判过程中,一名男性家属自称是伤者的儿子,另外两名女性称是伤者的妻子,男性家属言辞咄咄逼人,称他是自贡市道路交通XX工作人员,自称懂法律,并强迫剧组答应他所有的条件。另外两名女性家属则喜笑颜开,不时互相攀谈嬉笑,一点没有家属卧床的心急。男性家属称自己父亲做沼气工作利润很大,活多忙不过来,但又无法解释为什么活多,还要到剧组打工,赚剧组的收入?当我们问到这个问题时,他又说父亲正好赋闲在家,前后矛盾。
12、剧组最后一天的拍摄非常艰难,不乏当地群众扰乱现场,剧组被迫草草拍摄完最后的镜头。男性家属的车辆已经横停在唯一出口的小路中间,一夜未走,而他自己也不顾生病的父亲,一直在拍摄现场附近盯着。另外两名女性家属则在车子附近摆上桌子,喜笑颜开的打起了麻将。
以上陈述就是真实事情的全部过程。

二、群众演员风波事实真相:
1、10月18日演员副导演到达江姐村,与当地赵利村主任联系,关于群众演员费用一事,几经商量,晚上在村书记张俊等人在场的情况下,双方达成口头协议:1、群众演员费每天90元,工作时间范围12小时内,每超出1小时,补助5元/小时;2、群众演员随剧组的用餐时间进行就餐;3、剧组每天支付赵利150元带队费,管理由赵利本人带来的群众演员,剧组直接与赵利对接。
2、10月19日剧组使用赵利找来的群众演员30余名,使用期间除部分群众演员有情绪外,基本正常,在20日早六点结束时,剧组会计在当日下午支付赵利所有群众演员费用。
3、10月20日下午,使用赵利带来群众演员,在拍戏前向大家强调,此次拍戏时间较长,会在第二天早上,请大家配合。在使用时,不断有群众演员闹情绪,在此过程中,赵利根本无法控制在场的群众演员,使现场的拍摄时断时续。
4、10月22日,剧组在当地拍摄最后一天戏时,副导演对赵利找来的所有群众演员再次强调了拍摄时间、加班费、用餐等问题,并要求每个人在保证同意这些条件的基础上才能参加拍摄,由赵利带来的当地的38名男女村民都点头答应没有问题。可是在拍摄到23日早上时,就有个别村民在现场捣乱,鼓动参加拍摄的群众脱掉衣服,一度导致现场拍摄中断,当时在场的还有当地一所学校的学生扮演渣滓洞监狱的难友,这些村民的恶劣行为不仅造成剧组的拍摄延后,还给学生们留下了极坏的影响,没有人想到这就是我们的英雄江姐出生的地方。
5、更为气愤的是,这些村民在我们摄影机前大声喧闹,使得演员无法正常表演,以致剧组匆忙在上午十点结束拍摄。
6、在副导演送走主要演员和导演后,当地参加演出的村民出尔反尔,围攻副导演,要求发放2天的工资,随之,就有一名(据当地知情村民讲该人长期患有癫痫症)群众演员在他人的教唆下倒地,剧组的制片部门本着道义,立即拨打120电话叫来了急救车,并有2名剧组工作人员跟车送往医院。即使如此,当地的村民依然不依不饶,围攻恐吓副导演,甚至要动手,在此种情况下,制片主任不得不同意多支付由赵利带来的参加演出的村民2天工资。

三、其他不该发生的事:
1、癫痫病患者 曾体常 摔倒事实真相
10月22日晚饭后在江姐村渣滓洞场景拍摄夜戏,要求剧组全体人员和群众演员全部都是自己解决晚饭后到达现场。曾体常在自己没吃晚饭的情况下参加了剧组的群众演员工作(知情人告知的)。剧组于午夜1:30分 左右吃宵夜,由江姐村群演负责人赵利领取盒饭85份(当晚申报群演共69人),并配有荤素三个菜、米饭、馒头、稀饭,还特地做了姜汤驱寒。曾体常由于自己原因没有就餐,也没有向我们提起,后由于场面大、人员多,剧组在10月23日上午10:30分左右进行就餐,完毕后群众演员换好衣服,准备离场,拍摄期间也多次进行休息,并没有大的体力工作。此时曾体常不明原因自己摔倒,剧组在第一时间拨打120,在等待120来到期间,曾体常清醒过来要起来,但旁边立即有村民叫道:“三叔,不要起来,继续躺着。”为此已经恢复正常的曾体常一直躺到120救护车到现场进行检查输液治疗,并安排剧组人员张杰、罗直清2人陪送到自贡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医治,经脑ct等检查未见异常现象,只有头上碰了一个包,当时剧组主动承担了所有的医疗费用共计1325.1元。
医院检查期间,曾体常陪护人向剧组陪同人张杰、罗直清提出剧组给3万就算了,后又降到2万,后又给现场制片仲辉打电话说给1万就出院,不给就不出院,一直在医院耗下去,扬言要去剧组拍摄现场闹事。这说明曾体常一切正常,只是为了要钱。后面又提出要在医院与剧组人员见面,等剧组人员到达医院时又说是在大山铺的龙兴茶馆(期间早已把剧组张杰、罗直清劫持到龙兴茶馆并有7人看管)。剧组工作人员本是为照顾曾体常在医院陪护,他们没有权利把他们带到距离医院十几公里以外的地方,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剧组人员提出既然我们已经到了医院就先去看望病人,但曾体常亲属不让去看,非要到龙兴茶馆直接谈赔偿事宜。这也说明曾体常无需照顾,纯粹是为了讹钱。没有办法剧组人员只能去大山铺与他们见面。曾体常家属提出要给一万元钱马上出院,不给就继续熬下去,也不让剧组人员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剧组人员在他们的胁迫和当地村领导协商下,不得已给曾体常家人6000元钱后脱身。
在曾体常事件中我们共花费7325.1元,前后非法拘禁剧组两名人员达6小时。
2、更为恶劣的一件事是,当地负责打扫卫生的一名村民竟然带着女儿用三轮摩托车阻止剧组车辆进出。在剧中饰演小鹿的演员柳星宇(重庆)拍戏结束后,家长开车接走他时,该村民坚决不让,非要剧组支付200元买路钱,无奈下柳星宇家长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可是竟然被告知没人出警,无奈中剧组只能支付200元买路钱。
需要说明的是:打扫垃圾的钱,这些费用都是在拍摄前就和负责景地的部门协商好的,不需要某一个村民单独来要求。但始终未见当地政府负责人出面解决,放任村民刁难剧组,给江姐村造成极坏的影响。
3、由于拍摄战争场面,演员脸部化妆很多,想找一家有热水的人家洗洗,洗完之后,我们为了表示一下谢意,特意问了问,需要收多少钱,当时这家一个20多的女子就说2块钱,我们就按照她说的价格给了她2块钱。之后过了没多时,一个50左右的妇女追上来就咄咄逼人的质问,我家烧热水是要花很多钱的,你以为2块钱就打发了吗,没等人开口就先狂轰乱炸一番,因为剧组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不愿意为了这点钱再和无赖村民生气,就给了她十块钱打发她走了。
4、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江姐村主任赵利只有在帮着村民向剧组要2天工资时才出现,并向副导演要挟,如不支付就会被围攻等等,更可笑的是那位村民要200元买路钱,他来帮着向剧组说时竟然开口要250元,副导演当时就揭穿了他说:赵利你挣钱也不用这么明抢吧。
经过一系列事件,我们感叹道,我们此生都不会再来的江姐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自贡 江姐村 刽子手 追捕渣滓洞刽子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