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35、第三十五章
    ()    第35章

    阮恬拼命地跑着, 仓促中手机从兜里滑落, 从一楼掉到了地下层。

    跑到一楼, 只要跑到一楼就能冲出去, 他们就不敢再抓她了!

    她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可她在接近一楼楼梯口的时候。身后的一个男人也追了上来,抓上了她的肩膀。阮恬立刻大喊:“救……”

    她却被男人瞬间钳制住,堵住了嘴。

    “把门关上!”这男人理科说。

    阮恬呜呜地再发不出声音,她也根本挣不脱这个人, 只闻到他身上汗味、酒味混杂的味道,非常难闻。她眼中微光一闪。再度拼命挣扎,在男人不得不用更大的劲儿控制她的时候,她右脚狠狠向后一踹。这男的发出痛叫, 手上立刻就松了。

    阮恬立刻朝二楼跑去。

    一楼已经被锁,而这种建筑的地下停车场, 肯定没什么车,朝地下跑容易暴露。二楼走廊、房间都非常多,她更好藏身, 至少要拖延时间到李涵他们赶来。

    所以当那三个人追上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阮恬的踪迹了。

    被阮恬踢的那个男人也缓过来了, 捂着裤裆脸色很难看:“……一定要抓住她!把其他几个人也喊过来, 我们挨个搜!”

    阮恬心跳如鼓, 躲在一间废弃办公室的角落里, 轻轻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外面凌乱的脚步声跑过去了。

    有人说:“刚看到申光了,跟一个挺厉害的男的在一起。毕竟还是上头发话了,也不敢伤到他, 畏手畏脚的,就没有抓到他!”

    被阮恬踢桃的那个人的声音回道:“那刚才那女的呢?”

    “没找到。”

    “这么多人找个女的找不到?”这人被气得要失智了。

    “这楼太多房间了,犄角旮旯的多。”被训的人也心浮气躁,“哪里这么好找!”

    只听外面那人重重地喘了口气,说:“她刚跑的是这个方向。你们把住尾门,我一间间搜。把这女的抓住,我看那女的长得不错!她又不是上头要保的人,咱们随便怎么处置都行。”

    那男的说的就是她这个方向!阮恬把自己缩成一团,尽量让自己的呼吸都没有声音。听到他们的话,心中涌起一阵阵惊慌,她只是来找一下申光,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群人。

    ……

    陈昱衡带着人赶到了金茂大厦。

    知道阮恬出事,他直接找五叔要了三十个人带过来。这帮人训练有素,在周围四散开,手里都拎着警棍。

    李涵看到陈昱衡,连忙走上来,脸色发白地说:“昱哥。”

    “到底怎么回事,阮恬怎么不见的?”陈昱衡皱眉问。李涵就低声说,“申光跑出院,我跟阮恬就过来找他,我当时不知道那些人在这里,就跟阮恬说分头找了。现在阮恬已经不见了,打她手机也打不通……”

    站在他旁边的申光说:“对不起昱哥……当时我以为,他们抓住了我爸……”

    “你父亲被抓,他们会只联系你吗?”陈昱衡冷冷道,“这么大的人,你就没长脑子吗?”

    对陈昱衡说的话,申光不敢再辩驳。这次的确是因为他,才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他现在才知道,陈昱衡早帮他摆平这件事了。那些人也根本没抓到他爸,是他自己上当了。

    “行了,现在不说这些,阮恬在哪儿不见的?”陈昱衡也不想现在跟申光计较,直接问道。

    “她去了b座。”李涵立刻说,“但就是不知道,她后来在哪里。”

    “那分开找!”陈昱衡也不跟他们废话了,将人都分散到周围几个楼,他自己也开始找起来。

    ……

    天色越来越暗,听着他们越走越近,还有手电筒的光晃来晃去。阮恬紧紧地掐着手心,心里越来越忐忑。

    隔壁好像是个ktv,歌声透过墙壁隐约能听得到。霓虹的灯光透过窗,五光十色地投在地上。这样的环境,无论她怎么喊,都不会有人听见的。

    他们找到她会怎么样?

    而且她不能一直藏身在这里,明天还有自招考试的初试。

    阮恬想了想,终于决定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不然,他们迟早也是会找到她的。

    阮恬站了起来,她的目光在屋中四处游走,先看到了窗户。这里是二楼,如果跳下去……应该摔不死人。但是伤筋动骨在所难免,伤得重也许还会去医院与申光为伍,耽误学习。

    跳还是不跳?

    听到他们的声音已经更近了。阮恬目光瞬间坚决,她打开了窗户,踩上了窗框。本来她还心存侥幸,希望下面是绿地,但很快希望落空,下面是无比坚硬的水泥地。她毕竟也只是个小姑娘,瞬间也惧怕得犹豫了一下。

    可是没有更多的时间给她想了,阮恬咬咬牙,一闭眼,准备跳下去。

    正在这时候,却传来开门声和脚步声。他们进来了!

    阮恬心中一急,立刻将另一只脚也提上来。但随即,她感觉到自己后背一紧,有人抓住了她的衣服:“小姑娘,何必这么想不开呢?”

    他们还是抓住她了!

    阮恬挣扎着,心里极是绝望:“你放手!”

    但却被人拉了下来。动作之间,她被拉扯得撞到了课桌上,胳膊瞬间乌青。

    抓她的就是刚才被她踢的那个男的,狞笑说:“小妹妹,长这么好看,别这么烈。我看你还是好好陪哥哥,道个歉,哥哥就不计较刚才的事了……”

    他的手已经摸上了阮恬的脸,那种粗糙、湿润,恶心的触感,让阮恬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很是后悔,也许她不该犹豫这么久,而是应该早点跳下去。那男的已经吩咐手下关上门,他的手撕扯阮恬的校服,她焦急着挣扎,可力气实在是小,她想咬他的手,却被掐住脸动都动不了,呜呜地连叫声都发不出来。眼泪禁不住流出来,她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绝望和害怕。

    突然,门嘭地一声被撞开。

    高强度的手电筒光照进来,很多人涌进了这间破旧的办公室,陈昱衡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男的压在阮恬身上,她哭得满脸是泪。

    随后阮恬听到一声怒极的吼叫:“我艹你妈——”

    压着阮恬的男的被一脚踹开。阮恬才看到陈昱衡来了,他的脸色难看至极,眼睛都充了血。随手操起旁边废旧的椅子,直接往那男的头上砸去。木椅在他头上碎裂,碎片四溅。

    那男的还没站起来,就被砸到了地上,额头顿时血流如注。

    他颤抖地往回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个人,于是大喊:“你们……你们愣着干嘛,打他!”

    有混混拿了根木棍就往陈昱衡头上砸去。陈昱衡冷笑,一把抓住木棍直接抽翻在地,反手将此人打到了箱子上。随后暴怒的陈昱衡瞬间干趴了四五个人,却只是额头上被伤了一棍。那些小混混顿时都不敢上前了。

    李涵他们并没有上前帮忙,这点人还不是陈昱衡的对手,不需要帮忙,得让他发泄一下自己的怒火。

    陈昱衡并没有就此罢手,他又立刻把刚才那男的拎了起来,直接拳头捏起就往他身上狠狠砸去。“你他妈很叼啊,打死你信不信!”他那拳头,重力之下牙齿都能打掉。几拳下去,这男的口鼻都有鲜血流出来,已经是不省人事了。陈昱衡还嫌不够,将他扔在地上拳打脚踢。那男的血越流越多,那些混混都愣愣地看着,心里一阵阵恐惧。他们这是招惹了谁!

    李涵见那血越流越多,心里发毛,赶紧冲上去拉住他。

    “昱哥,别再打了!他都这样了!陈昱衡,你他妈听到没有!”

    虽然李涵在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也很想把这些伤害阮恬的人碎尸万段。但不行,陈昱衡现在暴怒之下,不留手肯定会把那人打死的。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

    李涵怎么拉得住陈昱衡,直到他说:“你特么去看看阮恬啊!”

    陈昱衡的动作才一顿,仿佛才终于清醒,转过头看阮恬。

    她靠在墙边,外衣凌乱,里面衬衣的领口已经被撕开。表情茫然,畏缩地缩成一团,完没有出声,只有眼泪默默地流出。

    好像是被吓狠了。

    陈昱衡朝她走过来,弯腰俯身在她面前半跪下,柔和了表情。“阮恬……”他低声的、沙哑地说,“怎么了?是我来迟了,别哭,别哭啊。”

    他看她还是不说话,似乎有些发抖,无论他怎么哄,她就是不开口。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直接将她抱进了怀里。

    阮恬在他怀里,才真正的哭出来。这个不算熟悉的的怀抱,带着他身上淡淡的烟味,此刻就是世界最安的地方,能抵挡一切的灾难。在他破开一切,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仿佛心里有什么东西,终于彻底的消融了。

    她的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袖,哭得像孩子那样,毫不克制。

    李涵见状终于松了口气,叫跟着来的人把这些人围起来,都控制住。

    妈的,一会儿整死这帮人。

    申光看着这种情况更是自责,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草率才发生的。他甚至都不敢去看陈昱衡和阮恬。陈昱衡就是这时候暴怒呵斥他,他都要觉得好受一点,可是他没有,陈昱衡看都没有看他。

    陈昱衡没有说话,实际上他这时候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是任她抱着自己哭,任她发泄自己的情绪。

    直到阮恬终于不哭了,他将她抱起,先放在了外面的椅子上坐着。他看着她许久,又想了想,脱下身上宽大的外套,套在她身上,把拉链从底拉到头,柔声告诉她:“坐在这里,等我一下。”这里面的情况还需要处理。

    他的衣服有他身上的味道,柔软的衣物,可却像是一道盔甲,将她紧紧护住。

    这边的动静太大,可能是终于让人察觉了。ktv那边的后门打开了,里面的音乐泄露出来,吵闹宣沸。有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身后跟着好几个保安,披着件薄大衣外套,叼着烟,惊讶地看着陈昱衡说:“陈昱衡,你特么怎么在这儿,刚听到有人在这边打架,我还说是谁呢!我报警了。不碍事吧?”

    此人是跟陈昱衡一个圈长大的沈瑞。

    陈昱衡走过去说:“在这儿处理点事——你叫你保安,在那儿守着,别让人过来了。”

    沈瑞给保安使了个眼色示意去,随后往屋子里看了眼,就看到躺在地上那人的惨状……血都流到了地板上,这程度,那绝对是重伤了。“靠,他怎么惹到你了?”谁这么没眼色,敢招惹陈昱衡。他练武有十多年,下手非常狠,打死人也有可能,又有家中势力撑腰,简直是为所欲为。陈小公子的名声,这些人没听过?

    他看了看旁边坐着的,被裹在陈昱衡的衣服里的阮恬,纤细的姑娘,一张足以让人惊艳的小脸,只是脸色苍白,泪痕未干。一语不发,虽然听到了动静,却没有抬头看过他。恐怕就是陈昱衡发飙动怒的原因,他问:“这小姑娘是谁?”

    陈昱衡道:“你他妈问题怎么这么多。”

    沈瑞又走进去,见到屋子里围着七八个混混的那群人,惊讶:“你连你五叔的人都借过来了。”

    被围住的混混听到他的话,已是浑身发抖。

    陈昱衡,也就是陈家小公子,五叔——是人称的五爷。那是上头都要怕的人。

    他们为了上头的吩咐,不敢动申光,抓了个女的。却没想这女的,比申光还要重要千百倍,竟然让陈家小公子,带着五爷的人,直接把他们一锅端了!

    之前也不过就是打了个电话而已!

    这群人心里突然有所预感,今天就算活着出去,也别想在江城混了!

    跟着陈昱衡来的人并没有管沈瑞,而是走出来低声问陈昱衡:“陈少,这些人您打算怎么处理?”

    “能下手多狠就多狠。”陈昱衡淡淡说,“再打电话给五叔,以后这些人再出现在江城的地界上,见一次就废只手。”阮恬在旁,头一次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她知道他背景不简单,但看那些人毕恭毕敬,就知道只会比她想的更不简单。但这时候,她也不在意这个了。

    她听到门关了,里面传来惨叫声,她不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她真的不想,她累了。

    在陈昱衡的人结束殴打不久后,警车终于赶到了现场。

    呼啸地来了三四辆警车,把所有人都带回了警局,包括已经昏迷不醒的头目。

    阮恬作为受害者,被单独安排做了笔录,女警察温柔地问了她经过之后,给她倒了杯热水。握着热水,阮恬已经渐渐好起来了,她的心理调节能力很强,更何况,其实也只是受了惊吓,没有实质性的受到什么伤害。

    她出来坐在公共椅上,此刻才觉得自己身被温暖、光明所包围。一切的黑暗、慌张都已经离她远去了。

    此时已是深夜凌晨,警察对其他人的审问还没完,主犯重伤昏迷,早送医院抢救了,问不出什么,从犯都鼻青脸肿,畏畏缩缩地不怎么敢说话。而陈昱衡,他显然是情况最为复杂的,虽然是救了受害者,但也把主犯打成了重伤。事实情况是什么样还很难说清楚,必须要留待观察。李涵和申光则是不怎么想开口。

    倒是自我举荐,强烈要求,一定要跟过来当目击证人的沈瑞,一张嘴叭叭的说个不停。

    “老哥我不骗你,我这弟弟,从来根正苗红!……寻衅滋事?那不存在的,都是这群人犯事儿!”

    “把人打昏迷?那是你们不知道这帮人之前有多过分!而且我弟弟打的时候不多,主要是他自己脑袋磕到了椅子上。”

    警察在那儿查电脑:“不对,这有案底啊。”

    沈瑞一愣,继续说:“案底?不可能的,我弟弟怎么会有案底呢!”

    “我是说你有案底,三年前,你被人告过性骚扰。”查资料的警察支过头来,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有案底,跟当事人有关系,你不能做目击证人!”

    沈瑞听到这里,只能耸耸肩,一副‘你说什么都好’的表情。

    阮恬往后看去,陈昱衡单独在一个审讯室,沉默地坐着,她向他走过去。

    陈昱衡抬头看到她站在门口。

    灯光笼罩着她,她眉眼清丽,素净纤细。她正看着他,这一刻,陈昱衡好像从她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什么,但又好像星光一般,一闪即逝。她走了进来,坐在了他旁边。

    “你好些了吗?”陈昱衡先开口问她,“你手上的伤?”

    阮恬点头,其实也只是撞淤青而已,涂一点药膏就行,现在已经没事了。

    “你刚才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阮恬说。“真把他打死了,监狱就在向你招手了。不是为他说什么……而是你不值得。”

    “我就后悔刚才没打死他。”陈昱衡淡淡地说,他的神情闪过一丝暴戾。紧接着又无所谓地说,“别担心我了,人民警察不会冤枉无辜的,调查清楚了,他们就会放我走的。”

    他转过头,阮恬才看到他额头的伤。刚才人太多,她还没注意到,某个小混混无意打的那一棍,其实很重,他眼角淤青严重,还有擦伤的痕迹。

    这是因为她才有的伤,而且还伤在脸上。

    他之前,从来没有在脸上受伤过。

    阮恬心中突然有所触动,她伸出手,沿着他的侧脸摸向他的伤口边缘,说:“你受伤了。”

    她的指头软软的,手指触到了他脸上微热的皮肤,带起一阵酥麻的触感。

    陈昱衡突然间不敢动。

    明明强吻都强吻过了,可是这一刻,他心跳骤然快了起来。生怕会吓得她缩回去,所以才不敢动。像是养了许久,终于肯来亲近他的猫咪,猫咪高傲冷漠,而现在,终于愿意来亲近一下他了。决计不敢随便抱它。

    阮恬又迟疑地问,“有没有很痛?”

    她抬起眼眸对他对视的时候,阮恬才发现他的眼神早已变了。

    他看着她,紧紧地盯着她。屋内的空气好像都变热了起来。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流淌。

    阮恬突然有些不敢看,她撤回了手,垂下头。想了想从她的外套口袋里,翻出了一枚创可贴。

    阮恬看着这枚创可贴,还犹豫了一下。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有没有过期。

    陈昱衡已经看着她,开口说话了:“你要给我的贴吗?”

    阮恬心想,既然他都要求了,那就贴吧,创可贴过期应该也能用吧。

    阮恬点点头,小心撕开白色外包装,两侧的透明带。为了贴得更好,她自然是凑得近了一些。

    陈昱衡垂下眼就能看到她根根清晰卷翘的睫毛,红润的脸颊。她离自己太近,呼吸所带有的绵长和甜美,几乎能与他共享。

    他觉得喉咙里有些莫名的渴。

    作者有话要说:  又发晚了~

    今天是不知邦迪已过期大佬。

    另外,作者君开了个快穿预收,大家来收藏一波呀~

    快穿《要么苏要么死》

    文案:

    叶晚开始快穿了,起先系统跟她不熟,还撂狠话说:你给我要么苏要么死。

    叶晚:……

    不久之后,见了无数修罗场的系统:……之前是我担心太多了。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gie 1枚、nell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星辰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uer 25瓶、小笨蛋 15瓶、玉之璘 10瓶、茶茶酱 10瓶、鄀 10瓶、多情醒不得 6瓶、甜妞09 5瓶、洳枂 5瓶、lin 5瓶、20132686 5瓶、yinyinxu 5瓶、朵朵 4瓶、一只鹿 3瓶、nell 2瓶、好看的我都爱 2瓶、潇潇 2瓶、鸩羽千夜 1瓶、姜姜 1瓶、玉娇龙2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