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37、第三十七章
    ()    第37章

    电梯叮的一声, 停在了十六楼。

    陈昱衡先跨出去, 就要往一边走, 却被阮恬拉住了衣袖。

    陈昱衡回头, 阮恬则指了指指示牌:“……是这边。”

    他低咳一声,跟在她身后:“喂,你真不必……”

    阮恬踩着柔软的地毯,已经找到了房间, 听到他一路都在别扭的拒绝,好像她是那个强迫他的恶人,他是个不肯就范的小姑娘一样。她站在门口,问他:“你会打扰我吗?”

    他一愣, 立刻摇头:“那当然不会……”

    “那就没有关系了。”她说,用房卡扫了把手, 蓝光一闪验证通过,她开门进去。

    酒店管理很不错,宽大的房间干净整洁, 黄色的壁灯柔和地亮着。白色落地窗纱,一旁是沙发椅、办公桌。

    时间不多, 况且这时候, 阮恬的睡意也泛了上来。她没有耽搁, 也没理会还站在那儿, 忸忸怩怩四处张望的陈昱衡,先去简单洗漱了。

    学校周围不算寸土寸金的地方,酒店套房就修得尤其大, 浴室安放了一个形状完美的椭圆形浴缸,很漂亮。可是阮恬现在太累,无暇注意这些。洗漱完后她趿拉着绵软的拖鞋,爬上了一张床,将被子拢到一堆,告诉陈昱衡:“我好了,你去吧。”

    她按灭了床头灯,可能是太累,很快睡下了。

    等陈昱衡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阮恬缩在被子里,只是隆起个小包,像是被子里藏了一只小动物。陈昱衡向她走过去,看到她靠着枕头睡得正香,呼吸绵软,脸颊红润。她没有丝毫的戒心,也没有任何的不安心。

    他忍不住靠着墙,看了她好一会儿。她是这么的乖巧啊,睡着的时候,比平时还要乖巧。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她,喜欢疯了,喜欢得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只属于他一个人。

    可能是灯光太亮,她往另一边侧身而去,衣领散开,露出雪白纤细的脖颈。她皮肤尤其好,光滑细腻如瓷,从脖颈延升进去一条若隐若现的曲线,让他看了心跳加速,身体里竟然窜起一阵燥热。

    他不能再看她了,陈昱衡别开头。离开她的床边,坐到了一旁的沙发长椅上,离她更远一些。

    跟心爱的人独处一室,几乎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得住这种诱惑。她还是太单纯了,如果他的意志力再稍微薄弱一点,或者她的诱惑再多一些,他真的不能保证。

    陈昱衡没有过去,但也无法睡着。拿出烟,又想起不能抽,烦躁地塞了回去。

    诱惑近在身旁,是他最想要的东西,现在甜美地睡着,没有丝毫戒心。他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明天要考试,她是这么的信任他。用尽意志力,才能克制自己丛生的邪念。

    他只能在黑夜里,慢慢度过剩下的一分一秒。

    耳机里响着一首歌《dower》,他听着闭上眼,渐渐地舒缓情绪。

    早上六点半,破晓的晨光在地平线亮起,很快跃升上楼顶,将光明洒向大地,套房盈满了温和的橘色的光芒。阮恬在这时候醒来,她有个奇特的能力,无论第一天睡得再晚,第二天都会准时醒来。尤其是在第二天还有事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阮恬从床上起来,才发现旁边的床铺一点没动。而陈昱衡却不见踪影。

    他去哪里了?

    紧接着,她才听到浴室里传来轻微的响动声,陈昱衡穿着拖鞋走出来,他似乎洗了个澡,头发湿漉漉的,正在用毛巾擦头发。看到她坐在床上,他脚步顿住说:“你醒了啊,我还说晚半小时叫你的。”

    他们走到学校只需要十分钟,现在时间还早。

    阮恬问他:“你,难道一晚上没睡?”他肯定不是那种叠被子的人,床铺都没动,肯定没睡。

    “睡了啊,那儿睡的。”陈昱衡指了指沙发椅,不提这事了,“好了,你快洗漱吧,我带你去吃早餐。这家酒店的自助早餐挺不错的,吃了就送你去考场。”

    阮恬也不再问他是否睡了这个问题,可能他,昨晚就是不困吧。

    她不耽搁,快速起床整理好,吃了早饭,跟陈昱衡一起去考场。

    今天走在学校的路上,阮恬享受了超高回头率。当然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她旁边这尊非要跟她一起走的陈大佬。

    其实在校门口,阮恬就已经谢拒他送自己去考场了,可是陈昱衡一定要把她送到考场外,他的光环效应太强,这一路都是注目礼,当事人自己毫无自觉,还用比平时脚步略快走在她前面,因为她要赶时间,所以他也要快快地送她去。他腿长,步子跨得大,阮恬得小跑才追得上。

    等到了考场外,许多学生也到了,正三三两两地走进去。

    “进去。”陈昱衡示意了一下她,斜靠在外墙上说,“我等你出来。”

    “不行。”阮恬摇摇头,不赞成,“你回去上课,不要等我。”自招生参加考试,可是高三生还是要正常上课的。他难道要逃课吗,那也太明目张胆了。

    他却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淡淡地看着她,一副她能把他怎么样的样子。

    就他们俩在这儿说几句话,周围已经有人注意了,隔着教室窗户看他们。

    阮恬甚至听到他们的议论声:“好像是十五班的陈昱衡……”

    “跟他说话的女生是谁,感觉长得挺好看的啊!没怎么见过……”

    她听到了那些议论,反正陈昱衡现在是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说的,其实她现在也不在意了。她轻叹,然后说:“你不是还要考北京的大学么。你这样的散漫的学习态度,很难考上大学啊。”

    陈昱衡听到这里,凝视她片刻,阮恬也不知道她的话是哪里打动了他,但他就是嘴角微勾,笑道:“你担心我的学习啊,行吧,那你要记得,自招考试过了给我辅导啊。”

    “嗯,你,还有李涵,他也说想辅导一下。”阮恬说,“到时候你们一起。”

    陈昱衡:“……?”

    等等,李涵?

    这什么鬼?

    不等他追问太多,阮恬已经进了考场。

    初试持续两天,结束最后一门的时候,阮恬觉得身心轻盈。考完之后她心里就有谱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因为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的练习,她是知道自己没问题的。

    初试成绩在考试后三天公布,她果然高分通过。

    清华自招施行的是降分录取,凭借初试结果,只要阮恬能上一本线,那就能稳进清华了。还会有一次面试复试,在清华校内举行,但那已经是高考后的事了,并且初试高分通过,复试几乎就是走个过场罢了。

    十五班的同学们都很为阮恬高兴,这次自招考试校有五十多人报名,初试通过了二十个,几乎是火箭班的人,阮恬总分第二,仅次于当初曾一起上课的林哲。自招招生考试只考数学、物理和化学,对于偏科极度严重的林哲来说,这恰好是他发挥的好时机。不过阮恬也只是低了他两分,一道填空题的差距。

    科学霸,阮恬实至名归!

    莫丽也非常为阮恬高兴,拉着她的手,认真地说:“甜甜啊,以后你就是清华的人了,要记得苟富贵,勿相忘。”

    阮恬笑了笑,这还早呢,莫丽也想得太远了。

    莫丽还一定要把自己手腕上那个墨玉镯子拨下来,送给阮恬。被阮恬拒绝。莫丽满脸失望:“干什么嘛,为啥不要,一个小礼物而已。”

    小茉莉对东西的价值衡量标准也有点失衡的样子。

    出成绩的下午,同宿舍的舍友薛晓也请阮恬喝奶茶,因为这一学期,阮恬都把卷子借给她用,阮恬过了自招,她也很为她高兴。盛雪专心于学习,温婉跟她们不是很亲近,越到后面,阮恬反而跟薛晓越合得来了。

    两人站在走廊上,下方就是操场,七里香茂盛生长,将整个走廊覆盖。此时正是花盛开的季节,雪白的轻云笼罩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弥漫。一阵风吹过,雪白的花细碎如雪落下,是最好的春盛光景。

    操场上的男生正在打篮球,薛晓回头说:“甜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阮恬点点头,示意她问。

    “就是申光那件事。”她顿了顿问,“要是你帮申光,真的影响到你的考试,你后不后悔?”

    薛晓是大致知道申光那件事的过程的,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申光从医院偷跑,阮恬出去找他,出了点事,差点耽误了阮恬第二天的初试。

    薛晓是最看不上申光那帮人的,毕竟她跟陈昱衡就有仇,所谓的……恨屋及乌。她觉得申光那帮混混,根本不配阮恬为他们做什么。

    阮恬摇头:“不后悔啊。”发生过的事,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薛晓把长腿搁在栏杆上,继续说:“我是说假如啊,毕竟你跟他交情也不算深。我听说你还帮他们复习高考呢,他事后要是还不领情,你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值得?或者有点圣母什么的。”

    阮恬笑了。薛晓说话就是这个风格,她也不在意。

    阮恬看着远方,想了很久,才说:“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他们帮了我,对我来说,这是一辈子的恩情,所以不会后悔。圣母就圣母吧,我无所谓。”她又想了想说,“我只是担心,他们现在不懂事,挥霍青春,到了老了来,会为此而后悔。”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这是一个永恒的道理。

    陈昱衡和李涵就算了,他们家世太好。可是申光,他现在的情况,未来还需要自己去开创。

    阮恬和薛晓在这儿说话,并没有注意到,申光正好从走廊下的站台走过。他和黄毅,准备逃了下节课去打球。

    黄毅听到声音,捅了申光一下:“上面好像是咱们阮学神啊……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申光也听到了,做了个嘘的动作,让黄毅别说话。他从薛晓问阮恬后不后悔开始,听完了阮恬跟薛晓说的整段话,直到最后一句:我只是担心,他们现在不懂事,到了老了来,会为此而后悔。

    申光心中涌上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感,想到住院的时候,阮恬照顾他的点点滴滴。很久之后,他突然勾了勾唇,对黄毅说:“不如别打球了,我们回去背单词吧。”

    黄毅惊讶地看着他良久,终于发自内心地问:“……你特么真的被打坏脑袋了吧?”

    “走吧走吧。”申光把他手里的球拿过来,黄毅想抢回来,但他哪里能跟申光比球技,申光手上几个躲闪,他连球都抢不到。申光大步往回走,说,“都要高考了,就不要再逃课了。你们这种逃课分子要不得。”

    黄毅哼了声,申光装什么大尾巴狼啊!肯定是想起哪个漫画番的更新还没看,或者是哪个真人秀更新了,要抓紧回去看,所以不打篮球了。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申光回到教室,还真的找了本英语书看了起来。

    黄毅大受刺激,决定他这段时间都不要理会申光了,免得他的精神也受影响。

    不一会儿,阮恬也回到了教室里,但是她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申光从书本中抬起头,盯着她看了许久。

    上次调了座位后,申光坐到了陈昱衡旁边。陈昱衡正用手机看数学题,阮恬前一晚给他发的真题解析,让他先看着准备。他看了一会儿觉得累,抬头揉了揉眉心。结果就发现申光盯着阮恬看,而且还看了很久。

    他眉头一皱,淡淡问道:“你看什么呢!”

    “看阮恬啊。”申光下意识说。他转过头面对陈昱衡,好像没注意到陈昱衡并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想了很久,叹了口气,犹豫了很久道,“昱哥,你以后跟阮恬在一起,可千万要对她好啊。可别对不起她……”

    陈昱衡:“……”

    申光这他妈什么话,是要撬他墙角的意思吗?

    陈大佬深觉心累,最近这些人,怎么感觉都要反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作者有话说比较多,大家别担心,不要钱,所以让我多bb一下吧)

    我们甜甜,超乖的,大概也是我最喜欢的笔下的女主了。她像三毛的《如果有来生》里的那一棵树,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我超喜欢。

    还有大佬听的那首歌the dru的《dower》很适合大佬的心境哦,大家要去找来听听。

    歌词:

    if you fall asleep dower

    如果你在河边睡着了

    baby i'll carry you, all the way ho

    我会把你带回家

    if you fall asleep dower

    如果你在河边睡着了

    baby i'll carry you, all the way ho

    我会把你带回家

    everybody's gotta love so one

    每个人都会拥有一个心爱的人

    but i just wanna love you dear

    可我仅仅爱你,亲爱的

    everybody's gotta feel sothing

    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一些什么

    but i just wah you,dear

    可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i know it's hard我清楚这很困难

    i know it's hard我知道,这很难

    i know it's hardbethis forever我知道,要永远做到真的很难

    if they stop loving you如果他们不爱你了

    i won't stop loving you我不会不爱你

    if they stop needing you如果他们不需要你了

    i'll still need you,dear我仍然一如既往地需要你,我亲爱的

    i know it's hard我知道这很困难

    i know it's hard我知道这很困难

    but i uand you, just takehand但我懂你,你只要牵着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