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4、第四章
    ()    第4章

    陈昱衡转过身,也非常惊讶的样子。

    面前领读的少女雪白皮肤,身量纤细,气质很是少见的禁欲,是昨天那个刚来的女生。

    昨天下午也看到她一次,在吃章鱼小丸子。

    他似乎觉得很好玩,就问她:“怎么着,我要去哪儿,是得跟你汇报吗?”

    阮恬皱了皱眉说:“早读课等同于正式上课,你不能随意离开。”

    陈昱衡更觉得荒谬,他凝视着她那张欺霜赛雪的脸,笑道:“新同学,你觉得自己算老几?”

    跟昨天的态度不同,他现在皮笑肉不笑,这种样子其实有点吓人。

    但阮恬虽然在身体上是个弱妹子,在精神上,她向跆拳道黑带靠拢。

    阮恬直视他,平静地说:“我不算老几,但我是语文课代表。如果你一定要出去,麻烦告诉我你要去哪里,以免老师问起。”

    外面有年级的纪律巡查组在,一会儿来看到有同学不在,肯定要问。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她了。

    她也不想管,但必须要问清楚。

    可是陈昱衡今天恰巧心情不佳,不想理会她,也并不解释自己要去哪儿,径直就要往外走!

    阮恬心里也涌动着怒意,觉得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她上前一步想拉住他:“你站住!”

    陈昱衡那时候也有点不高兴,皱眉,手一振挥开她:“你他妈这是——”

    正好这时候,第一排的同学放了杯开水在窗沿上纳凉。他往回扯的力度过大,一个没注意,啪的一下就把那同学的水杯挥过来了。

    嘭的一声,水杯撞在阮恬身上,泼了她一身,随后咕噜噜地滚到了地上!

    阮恬冷不丁地被泼了一声的水,那水是滚烫的。压抑已久的愤怒终于忍不住了,眼睛一红道:“你干什么!”

    陈昱衡也有点惊住了,他本来就只是有点动火,但又没想把小姑娘怎么着,怎么就把热水带来泼她身上去了!

    下面的同学们也被这发展惊呆了。

    其实阮恬今天情绪并不稳定,因为她妈妈又进医院了,但她不能回去看。

    她本来今天就暴躁,然后陈昱衡撞在了枪口上,不仅泼了她一身热水,还说了句‘你他妈——’后面说什么,阮恬没听到。在她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的脑子已经自动消音了。整个人顿时就暴躁了。

    他敢骂我妈!

    他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她红着眼睛大声骂他:“凭什么骂人家的妈!你就没妈吗,乱骂个鬼啊!”

    她的眼睛已经通红,她又长得白,整个人像兔子一样。

    衣服还湿透了,这种白衬衣本来就容易透,一湿了几乎都能隐约看到内衣。

    陈昱衡低咒一声。

    他目光从阮恬身上移开,盯着她的脸。努力回想,他什么时候骂她的妈了?

    哦,想起来了,他是说了句‘你他妈——’,但这不是个常用语吗?

    实际上,班都惊呆了,下面响起了压低的讨论声。陈昱衡虽然平时看上去正常,但好歹也是个不良分子,班上的对他是非常客气,不敢招惹的。

    “窝草,阮同学竟然敢骂大佬……”

    “赶紧去找班主任——”

    “快快,阮同学现在很危险!”

    “班长你赶紧溜出去,走前门,赶紧的!”

    阮恬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她也豁出去了,指着他继续骂:“早自习上课迟到早退,觉得自己很酷很有个性?我告诉你,你这不光不尊重你自己,还是浪费大家的时间!不尊重别人的人,永远都是个loser!”

    “成天觉得自己了不起,目中无人,在学生之间称王称霸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抓几个罪犯啊!觉得自己很厉害,你出社会就是个犯罪分子!”

    “拥有这么多东西,是你颓废成人渣的理由?你——你们这样的人,你凭什么——”说到最后,阮恬的眼眶突然就红了,“你凭什么——”

    她的情绪终于彻底崩溃了。

    她知道,不是因为陈昱衡,他就是个导火索。

    她想知道母亲怎么样,可她却不能去看她。她连自己的母亲都帮不了!

    陈昱衡的表情变得非常错愕。因为他看明明骂自己骂得很开心的新同学,突然间就浑身发抖,眼泪似乎下一刻就要夺眶而出了,可是她死死地憋着,倔强极了。

    这干什么呢,他被她狂骂一通都没怎么样。

    她怎么就要哭了……

    而且还是这种要哭不哭的模样,弄得好像他欺负她了一样。

    他又没打她!

    正在这时,门嘭地一声被打开了。班主任老郑沐浴着一身清晨的圣光,宛如神兵天降,推门而入大吼一声:“干什么呢!”

    陈昱衡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但是他并没有动手。

    而阮同学胸口起伏,气得眼眶通红,一副随时会动手的模样。

    老郑也瞪大了眼睛,这……究竟怎么回事!

    他的乖乖学生怎么突然成了暴走萝莉,陈昱衡竟然站着挨骂!

    这时候,班长宋平秋终于赶到了,累得够呛。

    他刚才溜去找老郑,老郑一听这事跑得比兔子还快,他追都追不上。

    老郑的目光在阮恬和陈昱衡身上转了一圈,沉声说:“陈昱衡,你给我出来一下。”

    陈昱衡看着面前湿漉漉的阮恬,嘴唇动了动,倒也没说什么,跟着老郑出去了。

    班寂静良久,简直是死寂。

    牛逼啊阮同学!

    这么骂陈昱衡,她……她还活得到毕业吗?

    阮恬知道自己冲动了。她本来就情绪失控。又再三被他挑衅。就终于忍不住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候下课铃已经响了,早读课下课。她也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班级上的气氛渐渐恢复,但仍然有低低的议论声,碍于陈昱衡那儿还不少人在,没人敢大声说话。

    莫丽见她的样子,先递给她一包纸巾,给阮恬擦眼泪。

    刚才她在下面就看到了,其实阮恬都哭了。

    阮恬轻声道了谢谢接过来。

    莫丽抓住阮恬的手,说:“甜甜,你刚才竟然那么骂陈昱衡!你……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我知道。”阮恬轻声说。

    正是因为知道,一开始她还是有理智的。到后面……

    算了反正都骂开了,无所谓了。

    莫丽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别看他看起来正常,其实是个暴力份子。咱们班闵森,就是上一个语文课代表,说是出车祸,其实他是惹到陈昱衡。被他给废了……你想,他能把人打到住院,是不是个暴力狂……”

    莫丽说着,叮嘱道:“你记得,以后放学别乱跑,也别跟他接触。尽量就食堂宿舍教室三点一线,保命要紧……你也是语文课代表,我怕你赴闵森的后尘啊……”

    阮恬沉默了一会儿,心情还没有平复。

    她拿校服外套来穿上。刚泼了一身的热水,这时候风一吹,就觉得有点冷了。只能先穿个校服外套,也没有办法回去换。

    她打开了一本试题集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只是盯着卷子,好久都没有做进去题。

    教室办公区。

    老郑先进了办公室,紧接着陈昱衡进来了,别的老师也马上抬起头,看着他。

    陈昱衡长得帅,又非常能惹事,几乎所有老师都认识他。

    老郑了解了经过后,面目严肃地盯着他说:“你说说你啊,闵森那事才过多久,你咋又活分起来了。人家阮恬一个好好的柔弱姑娘,就是领个早读,你招她干什么!”

    陈昱衡听了气笑:“老师,是我招她吗?”

    他迟到、早退,是他的不对。

    但被他这么对待的人多了去了,就阮恬还敢叫住他,跟他吵,看她那样子,就差动手了。明明知道他脾气不好,是个校霸,还敢这么骂他。

    明明就是她招他。

    “得,别管谁招谁了。”老郑说,“反正阮同学是个好姑娘,去年考砸了,才到我们这里来复读,挺听不容易的。你宽容点,别报复了。君子当大度。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你不这么惹人家,人家也不骂你。”

    陈昱衡似乎沉默了一下,不知道他想了什么。嗯了声算是答应了。

    老郑又教训了几句,觉得差不多起到教育的作用了,就挥手放他回去。

    隔壁的生物女老师看他走出去,就问他说:“老郑,咋回事,你们班陈昱衡又犯事儿了?”

    老郑喝着自己的枸杞养生茶,感慨地说,“十五班难带,难啊!”

    他觉得带完这个班,自己要少活三年。

    他得好好喝他的枸杞茶养生才行啊。

    陈昱衡从办公室回来后,从后门回到自己的桌位。

    他刚一坐下,身上就凝聚了班人的视线。不抬头都感觉得到。

    他抬头看去,那些人又都纷纷地收回了视线。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斜上方,少女穿上了校服,细肩单薄,一直没有抬头。

    旁边的李涵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昱衡。”旁边李涵说,“你看你的手。”

    陈昱衡回过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

    他今天穿得线衫虽然是长袖,但刚才袖子是被挽起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左手臂上竟然留下了几道鲜红的抓痕,已经破皮了。

    看来刚才她抓得非常用力。

    不过吵得太激烈了,陈昱衡都没注意到疼。

    旁边申光说:“昱哥,这女的也太嚣张了,要不教训一下……”

    陈昱衡就侧过头,笑了笑说:“申光。”

    “嗯?”

    “外面一直传你打女人,我本来还不信的……”

    “哪有打女人!”申光立刻脸红说,“我教训也不一定要打嘛。”

    就算混混也是有规矩的,打女人就是最为让人不齿的,当然了,女的太找死另当别论。但阮恬刚才吧,究竟找不找死,还看陈昱衡怎么想。

    李涵的叹气说:“申光,昱衡刚都没说什么,这就是放过了,你别提了。”

    他是看出来了,一开始陈昱衡是生气了。但听到最后,看到女同学哭了,其实他又……又好像不气了。

    挺奇怪的。

    不过那女同学,好像还在哭的样子。

    但她不是大声哭,也不说话。总觉得可能不是因为陈昱衡。

    他正想起,却看陈昱衡突然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