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6、第六章
    ()    第6章

    周围好些人往阮恬和莫丽身上看。

    高三十五班,理科班的最后一个班级,放入了很多学校关系户。比较神秘,在外人眼里都是路子很野的小哥哥小姐姐。

    但面前这两个看起来……很正常嘛。

    哪里像十五班的人了!

    “那什么眼神。”莫丽愤愤不平地说,“咱们十五班还是有正常人的好吗!比如我们俩!”但紧接着,她又想了想问,“等等,甜甜,你算正常吗?”

    阮恬:“……”她轻柔地说,“你觉得我哪里不正常呢?”

    莫丽呵呵一笑:“没事没事,走,我请你吃火锅粉。”

    阮恬已经发现了,她的吊车尾同桌虽然胆小如鼠,其实是个很有钱的人。

    倒不是因为她请她吃章鱼小丸子和火锅粉……而是莫丽手上戴着个玉镯子,那镯子墨色深浅,是很好的墨玉镯子,市价应该要五六万。阮恬有个姨妈爱玉成痴,她也跟着耳濡目染懂一点。

    能把这么贵的玉镯子随便戴在手上,家境应该也很富裕。

    虽然莫丽同学应该很有钱,这顿火锅粉阮恬还是请了她。两个人吃了往回走,阮恬正好想去买一本参考资料,莫丽就带着她朝书屋走去。

    她们路经一条巷子的时候,阮恬突然看到了什么,拉了一下莫丽。

    莫丽正奇怪,阮恬却轻轻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她轻轻走到了墙边躲了起来。

    “你干……”莫丽还想说话,阮恬却指了指前方,示意她看。

    莫丽抬头看去。

    她们走过的这条巷子没什么人,前面绿植掩映,竟然有很多男生站在里面。

    而且有不少……正是十五班的人!

    莫丽瞪大了眼睛,阮恬轻轻道:“别出声,也别往回走,他们那方向看得到我们。”

    不是阮恬对这种破事儿感兴趣,而是她并不想掺杂进去,要是他们发现她们俩在,什么后果还难说。

    莫丽又紧张了起来,抓着阮恬的手抖啊抖。她发现自己漂亮柔弱的同桌小姐姐一点都不怕,冷静地看着前方……

    莫丽要哭了,果然不愧是敢和大佬吵架的小姐姐,临危不乱啊!

    而里面有个长得格外高壮,一身腱子肉,自以为很时尚地穿了个黑色马甲,看起来比申光还要凶的男生终于说话了:“……陈昱衡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别整天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离老子的地盘远点!”

    阮恬其实也没有那么冷静,她的心跳有点快,但这是临危的正常反应。代表她的肾上腺素正在疯狂分泌,假如这时候有人来抓她,她可能会像兔子一样嗖地蹿出去。

    而与此同时,她听到了那个熟悉的,略带磁性的声音说:“……呵,还会用成语?”

    这句不带什么攻击成分的话。却让对面的马甲哥露出宛如被泼了硫酸一样的表情,随即脸色涨红,暴怒:“你他妈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阮恬只看见陈昱衡高挑的背影。

    跟对面的马甲哥比,他显得玉树临风得太多。

    身形介于青年的结实和少年的劲瘦,外套随意搭在肩上。手的皮肤极白,手指修长而指骨突出,据说这种手都极其强横有力,打人特别疼。天生适合习武的那种骨架。

    阮恬甚至觉得,搞不好马甲哥就是嫉妒他长得帅,才在这里围堵他。

    她扫了眼双方人手,算了一下,马甲哥带了十多个人,而陈昱衡这边,差不多也就申光他们七八人。

    虽然马甲哥从人数到**,似乎都占优势。但是听陈昱衡的语气,阮恬莫名地觉得,他应该是成竹在胸的。

    莫丽抖抖地抓住阮恬的手,发现她的手竟凉凉的。她不由地看了阮恬一眼。

    小姐姐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镇定。

    她轻声说:“甜甜,怎么办……快上课了!”

    高三晚自习,七点开始上课。此刻夕阳已尽数落下,恐怕是离上课不远了。陈昱衡他们可以迟到,反正他们也无所谓,但是她们不行!

    阮恬回握了她的手一下,看到不远处,走过来一个高壮的男人。

    她突然心生一计,轻咳了两声,用与平时说话不同的音度大声说:“王老师,您怎么来了!”

    王强王老师是四中的教导主任,据说当过兵,看起来凶神恶煞,学生们都很怕他。如果抓到学生打群架,打一顿是不会少的,他可不会管你是谁!

    那帮人一愣,下意识地就朝走过来的男人看去。而阮恬随即趁此机会,拉着莫丽就从另一个拐角跑了,头也不回地狂奔。

    莫丽这姑娘看不出来,平时胆小如鼠,真的等到跑的时候竟然蹿得飞快。弱逼体质恬虽然反应很快,但体力不行,竟然很快被她甩在身后。

    跑到小吃街后,莫丽才停下来,她扶着栏杆说:“……甜甜你可别再跑这么快了,累死我了!”

    累得差点瘫地上的阮恬:……

    最后明明是你在前面跑得飞快好吗。

    莫丽同学的求生意志过于强烈了。

    阮恬也不再说话,摆了摆手。

    然后莫丽又说:“还有甜甜,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王老师来的?我都没看到!直到你说了我才反应过来。”

    阮恬还喘气得厉害,摇摇头说:“我是诈他们随便说的,那就是个路人……”

    她来四中才多久,只知道教导主任是王强,但见都没见过一次,哪里认得。

    莫丽眨了眨眼睛:“可那人真的是王老师呀!”

    阮恬:“……”过了半晌她才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王老师那标志性光头还有假!”莫丽说,“远远看着跟个劳教犯似的,可好认了!”

    阮恬无语了良久。她本来想顺便耍陈昱衡一把。

    没想到,那还真的是王强老师!造化弄人!那她岂不是无意中帮了陈昱衡一把?

    莫丽还感慨:“没想到甜甜你还不计前嫌,帮了陈昱衡。你要是不提醒,等王老师悄悄去抓到他们,回去肯定一顿打。王老师能当四中教导主任这么多年,那不是一般人啊……”

    阮恬:……

    快别说了,她要承受不住了。

    莫丽看阮恬扶着栏杆,还好奇问:“甜甜你脸色不好看啊,是刚才跑快了?”

    “回去上课吧。”阮恬出了口气,轻声说,“也该到上课时间了。”

    而巷子里,一看到王强的那颗光头,大家面面相觑,马甲哥哼了一声,虽然不甘,但也很快就散了。

    包括马甲哥一群人,大家对四中教导主任早有耳闻了,都是狠人啊,没必要跟王老师硬碰硬!否管你家里什么背景,人家王老师都不在意。

    远看像鸡蛋,近看像劳教犯的王老师很郁闷,他盯陈昱衡蛮长时间了,一直知道他表面正常背地嚣张,但没有证据,本以为这次能抓个现形的。没想到,竟然有同学突然开口,暴露了他的行踪!

    他非常郁闷的大吼:“陈昱衡,你小子给我回来!”

    陈昱衡已经带着申光一群人走远了。

    这时候回过头,他嘴角还咬着一根烟,笑着说:“王老师火气您这么大呢,谁惹您了?”

    烟火在已经暗沉下来的黄昏暗夜里,略微的闪烁。

    王强看了更气:“还敢吸烟,给老子灭了!”

    陈昱衡也不坚持,取下烟掐了,继续道:“得,我这儿掐了。您别气坏身子啊。”

    王强纵然气,但也的确没抓到他们的现形,只能气闷地看着他们离开。

    而走在回去的路上,申光道:“幸好有人提醒,不然咱们今晚要站教导处了。好像还是个女声啊,李涵,你知道是谁吗?”

    李涵摇头,他又没看到。

    申光有点遗憾:“要是知道了是哪个好心的小姐姐,也好谢谢人家啊。”

    他说到这里,陈昱衡却突然笑了。

    他这一笑让众人都有点紧张,申光看着他问:“昱哥,怎么的……您今天,没打着架,不爽快?”

    其实他们今天本来打算把这帮人收拾了的,这些人是九中的,跟他们冲突不少。就那些脆皮鸭,陈昱衡一挑四五个都没问题——跟他们这些凭身体素质打天下的不同,昱哥之所以被称为‘哥’,那是跟着家里的人实打实练过的。

    今天本来计划得好好的,腱子肉他们也如约来了。没想到最后王老师出现,打断了计划。

    他以为陈昱衡心里正不爽呢。

    没想到陈昱衡眼睛一眯,声音仿佛在嘴里含了会儿:“……我知道是谁。”

    虽然那时候黄昏已近,但他眼力极好。

    渐渐消逝的黄昏里,黑夜弥漫。

    小巷子里停着乱七八糟的自行车。洗发廊广告,红蓝卷曲的灯柱,压下来的卷帘门里透出一点暖黄的灯光。他看到了淡蓝色的校服裙,细软的短发,细得可以掐断的胳膊。

    少女的身影与小巷的背景交融,灵巧得宛如小鹿。回头的时候,发丝凌乱,呼吸急促,眼眸却还是平静的。

    仿佛一帧帧的电影画面,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不是今天骂他骂到哭得阮同学还是谁。

    申光立刻说:“啊,那究竟是谁?昱哥您说了,我看去给小姐姐买个奶茶啥的谢她……”

    陈昱衡却笑了:“谢?”

    阮恬才来四中几天,而王强这几天在出差,她是不可能见过王强的。

    所以她在喊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真是王强。

    她纯粹的,想耍他们。

    这乖乖学生模样,背后果然藏着爪子。她早上骂他的时候,还是若隐若现,但刚才竟然想趁机挠他。

    “啊,不谢吗?”申光现在是越来越摸不透陈昱衡的想法了,只能求助于看起来智商比他高一点的李涵。

    李涵则耸耸肩,他觉得自己是要比申光这个傻逼智商高点,但陈昱衡那脑子里想什么,他怎么知道。

    “谢什么。”陈昱衡说着,手插裤袋朝前走去了,“……我倒想看看她胆子多大。”

    申光根本听不懂,看着李涵。

    李涵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所以咱是小弟命呢,走吧!吃点饭去,给马甲那帮傻逼一闹,我真有点饿了……”

    申光道:“跟上昱哥,他今儿下午说了请客的!他最有钱,狗大户,不宰他宰谁!”

    两人跟上陈昱衡,准备宰大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