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10、第十章
    ()    第10章

    第二天阮恬早早起起床,整理考试要用的东西。

    这时候盛雪她们都还没有起来。

    台灯亮着一盏朦胧的光,照着她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桌面,桌面上放着一袋苹果味软糖。

    阮恬看了片刻,还是打开吃尝了尝。

    qq软糖,软软的,酸酸的,甜甜的,滑溜溜的。有一股苹果的香味。

    她吃了一个又一个,没想到这种哄小孩的东西还挺好吃的。

    她又从另一个抽屉拿了胃药,才背上书包走人。

    以前母亲胃疼严重,阮恬都会按时给她准备好药。母亲就摸着她的头夸:“我家阮阮真乖。”

    阮恬大概,是一时好心泛滥了。

    毕竟他给的糖,还算好吃。

    等陈昱衡到教室的时候,老郑已经来了,他站起讲台上,带着他那个常喝水用的铝制水杯,说:“这是进入高三第一次考试,同学们不用紧张,这是检验你们水平的一次考试,也是你们查漏补缺的一次考试。我希望你们都能超常发挥……”

    看到陈昱衡进来,他瞥了他一眼说:“有些人呢,在考试期间最好给我保持乖巧,不要惹是生非。不要以为老师是傻子,老师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惜得说。前几天跟九班的人打架,大前天又在楼道上抽烟,还试图跳楼……我说的是谁大家心里有数啊……再给我犯事儿,我可饶不了你们。”

    班一致盯向刚进门的陈昱衡。

    他书包搭在一边肩膀上,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郑老师,你还不知道我么,我从不主动惹是生非。”

    老郑哼了声,陈昱衡惯是油嘴滑舌会说话,让你想气也气不起来。只是不把聪明用在正道上,对学习毫无兴趣。

    老郑没说什么,陈昱衡也就回位置上了,他放下书包往桌洞里塞,便摸到了一个东西。

    他的手一僵。

    昨天吃了药胃就不再疼,陈昱衡是压根儿没想继续吃药。

    陈昱衡靠在椅子上,目光复杂地看着阮恬的方向。

    说真的,他不知道这姑娘在想什么。她平时活得像在真空地带,好像周围的人怎么样,都与她无关。

    可她却还按时给他备了药?

    他垂下极长的睫毛,将那铝制薄片拿出来,轻轻在手里握了握,放进了书包里。

    由于马上考试,老郑也不废话,紧接着大手一挥,叫同学们都活动起来,准备布置考场。

    一组、二组的桌子搬到教室外面,再把教室里剩下的桌子单独排好。

    阮恬她们的桌子都被搬出了教室,安置在过道上,低头就能看见围在教学楼中央的操场。其余别的班级,也都陆陆续续地搬了出来。整个六楼的走廊人流攒动,各班都在搬桌椅,一时间热闹非凡。

    当陈昱衡他们一行人把桌子搬出来的时候,阮恬就听到了旁边十四班的女生发出压低的讨论声:“……那是陈昱衡吧!”“果然挺帅的!”“天啊,他好高。”

    陈昱衡正一边搬自己的桌子,一边和李涵他们说话。他的袖子半挽,露出肌肉匀称紧实的手臂,指骨微突,手指极长。

    因为弯腰,额前的黑发掉下来几络,略有些挡着眼睛。只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瘦削的下巴。

    他好像也听到了这边有女生在讨论他,抬头朝这边看了一眼。

    阮恬觉得自己隐隐听到了压低的尖叫声,她抬起头一看,几个十四班的女生也觉得自己夸张了,红着脸转过头去。

    相比来说,十五班的姑娘们则对此麻木得多,她们麻木地看了十四班的姑娘一眼,麻木地拿出书,麻木地开始看书。

    莫丽跟阮恬说:“每次考试都这样,还会有人假装路过来看他……”

    其实也不是说陈昱衡就这么的帅绝人寰了,而是他名气太大。实际上,阮恬觉得自己原来的班上,也有长得挺好看的男生,但根本不会引起围观。

    而陈昱衡他们在外面也并不安分,一直在说话,商量着下午考完去打篮球。

    阮恬早已有所准备,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对耳塞,拧得细细的塞进耳朵里,等它慢慢膨胀起来,几乎能降低一半多的噪音。就是看着书的时候,她总觉得有人在看她,似乎还就是陈昱衡那个方向。

    但当阮恬转过身去,陈昱衡并没有在看她,别人也没有。

    阮恬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周围的喧哗渐渐沉寂,浅淡的日光落在她摊开的书页上。漫溢的光明,洒落在教学楼上空。

    她正认真学习,发现自己面前凑过来一张同桌的大脸盘子。

    “小甜甜,”她双手合十,露出可怜的表情说,“重点啦,你答应过的。”

    阮恬无奈叹气,说:“把你的书和试卷集给我。”

    莫丽连忙捧出一堆早就准备好的材料。

    虽然不知道阮恬能压中多少,但好歹还是有个方向的。让她自己去看书,这次考试肯定又是一千八百名没跑。

    高三模拟考期间,整个学校都非常安静,高一高二上课下课,动静放得轻轻的。四中的考试管理很严格,作弊是绝不可能的事,发现点苗头就是记过处分,根本不跟你商量。其实都高三了,也没有什么作弊的必要。考什么成绩,高考的时候总会现原形的,何必在这时候作弊。这让阮恬好歹找回了一点在一中读书时的感觉。

    早上考语文,下午考数学。

    等考完时已经是接近黄昏的光景。

    今天的太阳特别好,火烧云烧了半边天,将操场,笔直的白桦树染成金黄色。吃饭回来的学生络绎不绝地从远处走来,阮恬正趴在栏杆上看的时候,看到莫丽兴冲冲地从远处跑来。

    “甜甜,请你吃红豆奶茶呀!”她放下手里的两个袋子,递一个到阮恬面前,已经插上了吸管。

    阮恬笑了,不用问她都知道是为什么。今天考的语文数学题,她压中不少。其实倒也不是她真这么厉害,而是第一次模拟考,考的题肯定是很典型的,试题集上就有的东西。

    她也不推辞,拿过来喝了一口问:“考得不错?”

    “你太厉害了。”莫丽惊叹,“数学题竟然有两个大题你压中原题!甜甜,不如咱们合作,搞高考押题如何……印了拿出去卖,肯定卖得好……”

    阮恬顿了顿道:“……小茉莉,你觉得我要是能压中高考题,还会站在这里吗?”

    莫丽呵呵一笑,虽然被自己的小同桌鄙视了,但仍然很高兴,跟阮恬一起趴在栏杆上看夕阳。

    两个人本来都是年轻女孩子,又刚好考完,心情比较放松。讨论着时下流行的东西,聊得还是很开心的。

    火烧云渐渐淡去,浓重的夕阳渐渐地收起。

    不远处教学楼被拉长出巨大的峦影,影子慢慢地移动,笼罩着竖立在广场上的红旗杆。从这里再往远去看去,校园外是一大片低矮的旧式楼房区,楼房墙体剥落,年迈的居民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在夕阳温热的余晖里。与更远一些,高耸入云的金融大厦,新落成的商业cbd,形成了强烈的对照。

    这个世界便是如此,既生机勃勃,而又年迈温柔。

    走道上不少人在跑着,追逐打闹,都是少年人,这个年纪正有用不完的旺盛精力。

    阮恬收回了目光,见大家都在陆陆续续地把课桌往回搬了,正想叫莫丽一起进去了。谁知道她刚转过身,突然有个人飞速冲过来,阮恬看到时已经来不及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冲过来,她啊的惊叫,手里的奶茶被撞得飞脱而出,她自己也被冲撞得坐在了地上。

    莫丽也被惊住,连忙跑过来扶她:“甜甜,你有没有事啊!”

    奶茶液淋在了她头发上,顺着脸往下流。莫丽连忙掏纸巾给她擦,只勉强擦干净一些。阮恬觉得脸上黏黏的,仍然很狼狈。

    阮恬扶着莫丽的手站起来,只觉得尾椎骨剧痛,抬头看去,发现是刚才撞到自己的男的被泼了满身奶茶,他长得又高又胖,他旁边还站着个长相美艳的女生,是刚才追逐他的人。

    那男的恼怒地擦了擦衣服上沾的红豆,正脸色不善地嚷着:“你特么走路没长眼睛啊!”

    莫丽听了当即不服气道:“明明是你们在走廊上打闹,撞到了人,你还含血喷人!”

    女的校服上也沾了奶茶液,她擦几下没擦干净,更是生气道:“谁叫你们站在这里喝奶茶的,我这衣服是刚买的!不能沾水你知不知道!”

    男性在女朋友面前总是爱逞能的,更何况他见阮恬还在那儿擦自己脸上的奶茶渍,没有半点歉意,他走阮恬面前说:“你给老子道歉,再重新给我女朋友买身衣服,我就不追究了!”

    阮恬咬了咬唇,明明是他们在这儿打闹,不看路冲撞到了她,她还没说什么,他们反倒叫嚣着道歉了!

    阮恬如果真的这么容易服软,开学也不会和陈昱衡吵了。她冷淡地道:“这位同学,刚是分明你们在楼道上跑,我们站在这儿喝奶茶。是你撞了我,我为什么要道歉。”

    “呵,你觉得自己挺能耐是不是,明明是你突然出现在路上!”这胖子平日大概被顺从惯了,没被人顶撞过。过来一把扯住阮恬的衣领,更不客气地说,“你特么是道歉还是不道歉啊!”

    “啊!”周围的人惊呼,事情就发生在十五班外,班内很多人也看到了,都走到门口来看,但看对方凶神恶煞的样子,知道阮恬这怕是惹到了人。那些人都只是站在门口,没人敢轻举妄动。

    从男生的肩背看过去,阮恬看到班上很多同学都聚集在教室门口,看着她这个方向。她回过头来。

    男生捏着她衣领的手很用力,不知道是被勒到,还是被他的指甲抓到,阮恬只觉得脖颈火辣辣地疼。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深刻地明白这句话,纵然她的心里翻腾着一股怒火,但她应该顺应地说出道歉的话,可她就是说不出来。

    她张了张嘴,但还是做不到。

    这时候陈昱衡正打球吃完饭回来。

    申光他们还在后面,他先吃完饭就先回来一步。

    打球后他洗了个头,少年的头发还湿漉漉的,五指往后一梳,露出英俊的五官。他刚走过来就看到十五班门口围了一群人,有个胖子正拎着阮恬的衣领,冲她嚷嚷:“你特么道不道歉!”

    阮恬脸色有些发白,但她咬唇一言不发。

    周围很多人围观,但都没有人说话。

    陈昱衡的眼睛迅速地冷酷了下去。

    那胖子作势正要动手,却听到围观人群外面传来个懒洋洋的声音:“这位同学,让让我啊。”

    周围人听声音耳熟,回头一看,来人不是陈大佬是谁!于是赶紧的,迅速给他闪出一条道来。陈昱衡走进来,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容。

    那胖子大概也是复读生,根本就不认识陈昱衡,也没觉得有人会多管闲事,人家让人让道的声音多有礼貌啊,以为他只是顺道要进教室。

    他正要继续说话:“我他妈告诉你……”的时候,却见陈昱衡走到他身边,表情骤然冷酷,突然一拳就砸了下来。

    “啊!”所有人都惊呼。

    这是阮恬第一次看到陈昱衡真正的出手。

    那拳头如疾风而去,重如千斤一般,阮恬只看那胖子被这一拳轰得撞在栏杆上,狼狈得动了好久爬起来。脸颊高高肿起,嘴角甚至溢出了鲜血!

    那一拳的力道究竟有多大!

    阮恬都惊呆了,陈昱衡……陈昱衡他真这么恐怖!

    他压根不是个普通学生吧!

    陈昱衡则甩了甩拳头,用冰冷的语气说:“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在这儿叫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