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17、第十七章
    ()    第17章

    此时楼下,大家都拥着老郑和陈昱衡欢呼。

    得知陈昱衡不会被开除,大家都很高兴,毕竟也算是大家齐心协力,取得了胜利。

    老郑说:“虽然大部分都是我的功劳,但也有你们的功劳,谁想的在楼下喊口号?”

    班长宋平秋笑笑说:“那是阮同学出的主意,说与其咱们等在那里,不如做一点实质性的举动。虽然用处不大,但学校应该怕我们因此闹事,也能给您助力。”

    老郑当时也疑惑这事是谁的主意,但没想到是阮恬!他笑着拍了拍阮恬的肩膀:“好样的,巾帼不让须眉啊!”

    被老郑这么拍两下,阮恬肩膀一痛,觉得自己差点被拍散架。

    她咬咬牙,强撑着笑了笑。

    闹现在,十五班的人都还没有吃晚饭。

    老郑听说后,竟大手一挥,请他们集体在校外吃麻辣烫。

    此时天已黑,店里热闹非凡,同学们以饮料代酒在灌老郑,说得很开心。阮恬和莫丽两个人守在个鸳鸯锅旁边,摇晃着手里的豆奶,看着不远处男生们的热闹。

    女生们多半还是含蓄的,男生们,尤其是申光那一伙,纠缠老郑要他喝酒。老郑连连躲闪:“灌我酒,你们这帮兔崽子要翻天啊!”他奋起反抗,但是寡不敌众被按在椅子上,还是强行喝了一瓶啤酒。

    老郑酒量不是很好,喝下去很快就上头了,一张老脸通红,幸好他晚上没课。

    阮恬盯着这热闹的场景,好像被这热闹所感染,她的眼神也水润明亮。

    莫丽吃得双颊通红,辣得受不了。吸溜着小声说:“甜甜,我刚听申光他们说,陈昱衡的事,好像最后是他打了个电话摆平的。不知道他给谁打的电话,光头强都法外开恩了……”

    阮恬眼皮轻动,哦了一声,继续喝了口豆奶。

    “对了,还是申光说的。”莫丽同学又继续说,“说在打的时候,陈昱衡其实差点废了赵志一只眼睛。不过老郑及时出现,就阻止了。”

    阮恬这下觉得不可能了:“你听申光吹吧!”

    致人伤残这可不是小事,陈昱衡怎么可能会做。男生吹牛什么都说得出来。

    莫丽也犹豫起来,毕竟这事听起来是很假的样子。

    今天一次性就逃了两节课,老郑心中那股火气过去,理智也回来了。

    他带着一群高三生闹事,是他的不负责啊。因此撸了串鸭心后,他站起来说:“第三节课,大家照常回去上课啊!我会叫班长点名的,一个都不准缺席!”

    席间传来一阵嘘声,大家玩得比较野,都没尽兴呢。

    但再不想回去也得回去,吃完之后,大家也就陆陆续续地整理离席了。

    老郑见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便喝完最后一口啤酒,站起来去买单,结果一掏口袋,发现自己没带钱包。

    “一共一千六,您刷卡还是支付宝。”前台笑着问他。

    老郑憋了口气,他一个中老年人,支付宝这种玩意儿向来不信任,就扔了几十块在里面,酒水都不够付。

    “我来吧。”陈昱衡从他背后走过来,打开手机二维码伸过去。“郑老师您要我付就直说,搞这些招子干什么。我是这么抠门的人吗?”

    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老郑懒得理他,说:“你付了赶紧回来上课啊,不准迟到!”

    他走到门口才想起,应该要个发-票的,见阮恬正走出来,就跟阮恬说:“你先别走,去要个发-票。”

    阮恬一愣,莫丽还在门口等她呢!

    可一见,老郑已经走过去招呼莫丽赶紧回去了,都要上课了,还在这里耽搁什么。

    阮恬只能对莫丽摆了摆手,让她跟老郑先走,自己则返回了店内。

    她一进去,就看到陈大佬还斜倚着柜台付账。

    他似乎嚼着口香糖,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信息,黑发如碎羽,极长的睫毛,男孩子好看得完得用俊美来形容。

    经过这次的事,阮恬觉得自己跟陈昱衡也算熟了,走过去问前台要了发-票,就顺便问他:“申光他们不在?”

    陈昱衡抬起头,盯着她看了一眼,说:“遇到付账,那帮人跑得比孙子还快。”

    他收起了手机,但是也没走,就这么在旁边等着阮恬拿发-票。

    阮恬压力略大,他等她干什么?她就是随便搭一句话,又不是要跟他一起回去。

    但紧接着,前台拿了发-票过来,阮恬接了,无可避免的和陈大佬一起出了门。

    真的要等她一起走啊。

    阮恬心理压力颇大,主要是不知道说什么。而且陈大佬又不找话题,他就是这么不紧不慢地走在她身边,脚步永远只差那么半步。阮恬只觉得他太高,有点挡光。他修长的身体被路灯照着,拖出一个长长的影子,将她笼罩。

    两人进了学校,走入了林荫道,还保持这种沉默。然后阮恬终于开口了:“今天的事,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和赵志起冲突。”

    陈昱衡挑眉,说:“谢我啊。”

    阮恬认真点头,她公私分明的。过去虽然两个人有恩怨,但这件事,还是他帮了她呀。

    “你不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怎么谢。”陈大佬慢腾腾地说。

    实际行动,干什么,认他做大哥……

    阮恬眨了眨眼睛。因为才从麻辣烫店里出来,她双颊难免的带着一丝红晕,她又白,脸颊便如水蜜桃一般吹弹可破。一看就让人心生食欲。她终于问了句:“好吧,怎么谢?”

    陈昱衡就轻轻地笑了笑:“以身相许啊。”

    阮恬先是一愣,根本没料到陈昱衡说出这种话来,接着满脸无语,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呢!”

    流氓,什么德行!还寻她开心!

    早知道就不谢了,谢他个鬼!

    “开个玩笑而已。”陈昱衡说,紧接着向她伸出手,他的手修长干净,骨节微突。手腕上戴着个黑绳绑的银饰,像一个降魔杵的形状。他说:“你手机给我。”

    干什么,还想要她手机!

    阮恬很防备,但是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她还是掏出来给了他。

    他拿着滑了滑,有点惊讶地挑眉:“你不用微信?现在卖菜的老太太都会用微信吧。”

    阮恬更不高兴,她就是不喜欢这些怎么了。影响她学习。

    “你还给我!”她想抢回来,可手机在陈昱衡手里,她怎么抢得回来。

    陈昱衡一个举高,她就跳啊跳都够不着。她想抓着他的袖子把手机扯下来,陈昱衡任她抓,还微笑着说:“喂,一会儿过路的人看到,我可不负责啊。”

    阮恬才发现两人已经离得太近,而她正扯着他的衣袖,都能闻到他身上一种淡淡的烟味儿,还有男孩子特有的微热气息。

    她瞬间后退了一步,面色如寒冰:“那你快还我!”

    陈昱衡也不再逗她,拿着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掐了,再还给她。“这是我的手机号,以后我要是有什么要求,我会告诉你的,你可要随时满足哦。”

    阮恬眉头皱起,不是吧……

    就是帮她打了一拳而已,要求这么过分。

    她按开一看,陈昱衡已经替她保存了他的号码,备注写的就是他的名字。

    陈昱衡。

    感觉很奇怪。有种两人突然被拉近的感觉。

    她皱了皱眉,还是没说什么。

    算着第三节课快上课了,阮恬就加快脚步,走进了教学楼。

    陈昱衡却站在她后面,看了她的身影好一会儿。随后才慢慢走进教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