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19、第十九章
    ()    第19章

    阮恬说:“余老师, 谢谢您的盛情邀请。可是我还是打算留在十五班, 不走了。”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清晰, 和缓地从她嘴巴里说出来。

    老郑虽然很希望阮恬留下, 但突然听到她这么说,仍然有些惊讶。

    包括余老师,也惊讶得不行:“你……阮同学,你可要考虑好啊, 一班和十五班,教学质量终究是不一样的!”

    “嗯,我知道。”阮恬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十五班的同学们很友好,我喜欢这里。我向老师保证, 无论在哪里,我都会认真学习, 不会有区别的。谢谢老师的邀请。”

    “可是……”余主任不死心,仍然要劝。

    老郑却喜上眉梢地说:“余主任,阮恬自己愿意留下来, 您也别强迫她啊!那学习成绩好的人,她不受限于环境的, 既然她喜欢十五班, 让她留下不是更好吗?人家都没有留在一中读书, 这不也是人家的意愿么!”

    余主任憋了半天, 觉得强扭的瓜毕竟不甜,终于说出句:“既然你执意留在十五班,我也不好说什么……那这样吧, 我还是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考虑清楚。如果反悔就再来找我。”

    他怕是小姑娘太冲动,就这么莽撞地决定了自己的一生。

    而其实他不知道,阮恬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其实已经下了决定。

    当然,老师给的台阶,还是必须要接住的。

    阮恬笑了笑说:“谢谢老师,我会的。”

    余主任轻轻叹了口气,想了想也不再加以劝阻,就这么走了。

    “你愿意留下就好,我之前还以为,你会选择去一班!”老郑喜上眉梢,又拍了拍阮恬的肩膀,“来,甜甜,你进来!”

    毕竟在此之前,阮恬给他的感觉,就是很冷静不冲动的人,一个标准的乖乖学生,又怎么会喜欢十五班这种环境呢。

    她跟在老郑身后进了教室,发现同学们都看着她。

    阮恬刚才说话的声音很轻,他们并没有听到。所以那目光包含着疑惑,期待,甚至是失落。

    有人开口问:“阮恬,你要……要转去一班吗?”

    他们毕竟是十五班,是校最差的一个班级,班风、成绩,什么都很差。还有一帮不良少年在,这帮不良少年甚至给阮恬造成过麻烦。怎么看这个地方都不适合她,她如果要走,那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阮恬看着他们许久,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不走。”

    班凝静了一秒,突然很多女生们发出一阵欢呼,当然男生们始终还是克制的。

    阮恬都被吓到了。

    她之前都不知道,原来她们是如此不想她离开的。她的嘴角也不由得高高扬起。

    虽然也有她自己的考量,但是这一刻,她还是切实地跟着一起高兴的。

    她回到座位上,莫丽也是松了口气,有些激动地凑过来。

    “小甜甜,太好了,你不走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莫丽说。“尤其是你给我划重点的时候。”

    阮恬说:“小茉莉,激动归激动,别搞蕾丝倾向……”

    “谁搞蕾丝倾向了!”莫丽瞪了她一眼。好好的温情气氛,被阮恬给破坏了。

    阮恬笑了,她终归还是高兴的。

    老郑见班上吵闹个没完,当然更多的是借此机会在悄悄讲话的。他站在讲台上拍桌子:“同学们安静!现在要说正事了,这是高中第一次测试,听我给你们分析一下各科考试成绩情况,大家要针对地做专项提高。都高三了,别再这么散漫了!”

    老郑恢复了往日的絮叨。

    而后方的陈昱衡,终于放松了下去。舒展身体靠着椅子,嘴角带笑地看着有些混乱的班级。

    黑夜渐渐笼罩大地,教室里的灯却愈亮。

    只是阮恬终究还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因为这事,母亲给她打电话了。

    宿舍的姑娘们正在大谈护肤保养的问题,阮恬看到是母亲的号码,就避去了阳台接。

    她喂了一声,母亲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有点严肃地道:“甜甜,你们学校老师今儿跟我打电话,说给了你进入一班的机会,但是你拒绝了?”

    阮恬嗯了一下。她说,“妈妈您放心,我是好好想过的。”

    “什么好好想过!”阮母仍然不同意,“你小时候也这么说,如果不是我逼着你去报考尖子班,你混在普通班,能有今天的成绩吗?甜甜,不是妈妈要管你,而是这件事,你做得不理智呀!妈妈今天接到电话,担心一天了,又怕吵着你学习,这么晚才敢打给你……”

    母亲对她的学业管理向来严格。

    阮恬握着电话停顿了一秒。她又说:“但是妈妈,您听我说。我是真的思考过,我今年是复读,知识点什么的我都是知道的,甚至原来上课的笔记,我也是一字不漏地保留着,老师的教学质量并不会影响我。妈妈,我并不是一个容易被环境影响的人。再者,其实您知道,尖子班也有很多是非,我原来在一中的经历,您也看到了……”

    其实阮恬是真的考虑过的,她就这样贸然进入一个陌生的尖子班,很难融入班级,毕竟大家都有很强烈的排异意识。现在她已经差不多了解十五班了,十五班并不可怕,甚至还有几分温馨,她当然愿意选择留下。

    阮母轻轻叹气,算是承认了女儿的观点。

    的确,以前过年的时候,亲戚聚众在家里打麻将。吵得不得了,阮恬还能呆在一旁,安静地看自己的英文。

    她还能同时准确地帮她算出,她该赢多少钱,或者输多少钱。

    “罢了,妈妈不强求你,知道你这几年不容易。”阮母叹了口气,自从生病后,很多事情她也看得比过去开了,如果放在以前,她可能是逼也要逼阮恬去把班级换了。

    生活的变迁很多事情,会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她终于说,“我只是希望能看到你考一个理想的大学,妈妈就心满意足了。”

    “嗯。”阮恬微扬嘴角笑了,“那我等国庆放假回来看您。”

    江城教育抓得很紧,周六补课,除了节日,就只在周末放一天,阮恬家住得有点远,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说完这件事之后,阮恬还叮嘱了母亲好一会儿,让她注意身体,她会好好学习的。

    母亲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阮母对她的教育,其实是宽严并济的,着重培养女儿的个性。所以阮恬也最看重母亲。

    她走进寝室,发现盛雪盯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以为她在看她,就伸手,在她脸前晃了两下:“你怎么了?”

    盛雪才回过神来,嗯了声说:“没、没什么!”

    阮恬虽然觉得有点异常,但她也没多问。

    盛雪一个人想了很久后转过头,跟薛晓说话:“晓晓,上次你说,陈昱衡甩了你朋友?”

    薛晓正面无表情,咔嚓咔嚓地吃薯片看电影,乐事大波浪烤肉味。

    她是那种无论怎么狂吃,都纤瘦动人的体质。这让她能非常放肆地吃这些高热量零食。

    阮恬长不胖,纯粹是因为她不爱吃面食和甜食,算某种意义的饮食控制。跟薛晓这种天赋级选手不能比。

    “是啊,他这个人其实是个渣男。”薛晓说,“我朋友可是三中的校花,倒追了他一年,他勉强同意交往了,结果第三天就把我朋友分了。理由是,她嗑瓜子的声音太大,吵到他了……”

    阮恬嘴角一抽。

    听上去,很像是陈昱衡会说出来的话。

    “那……”盛雪停顿很久,又问了句,“他现在应该没有女朋友吧?”

    “应该没有吧。”薛晓随口说,“他不会主动追谁,分手得还非常快。而且其实别看他帅,很出名的样子,敢追他的女生并不多。”

    那盛雪心里有数了,她又问:“晓晓,你有你朋友的照片吗,我能不能看看?”

    这次薛晓终于愣住了,寝室里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盛雪。

    薛晓眉头微皱,问她:“盛雪,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就是看看。”盛雪央求,双手合十,“晓晓你最好了,给我看看嘛!”

    薛晓嘴唇微动,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滑了滑,选了张照片发了过去。

    温婉想开口,可张了张嘴似乎想到什么,又闭上了。

    阮恬情商并不低,看得出盛雪是什么心思。可是她跟盛雪也算不上多熟,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盛雪不说,她也不好多问。

    直到第二天,上完一节语文课。蒋老师指定要做一套卷子,在同学们的哀嚎声中,阮恬跟着蒋老师回他的办公室去抱试卷,在回来的楼梯角,竟然看到两个熟悉的人影站在那儿。

    是陈昱衡和盛雪。

    太阳正好,和风轻逸,微斜的阳光透过外面金黄色的银杏树,将树影和散碎的光亮投在地上,随着风摇晃,摆动一地的细碎光影。

    操场上传来学生打球的时候,微微的喧哗声。

    陈昱衡斜靠着墙,一语不发。

    天光自外面照进来,他眉目疏朗,不笑的时候表情就自带一种冷漠疏离感。

    盛雪一个一向开朗大方的姑娘,这时候却绞着手指,半天没说话。

    阮恬台阶刚走到一半,碰到这一幕,她收回去也不是,不收回去也不是。

    陈昱衡收了姿势说:“你拦住我,究竟要说什么。”

    由于面对的是陈昱衡,盛雪也难免紧张,她急忙抬头说:“就是那个……我、”她鼓足勇气,终于说,“我喜欢你,我是认真的喜欢你,我们、我们能不能……”

    阮恬听到这里咯噔一声,心中无奈,为什么这些姑娘表白都喜欢挑楼道,不知道课代表都很容易路过这条走廊吗。

    上次那个给她巧克力,拜托她递情书给陈昱衡的姑娘也是如此。

    阮恬本来准备退的,谁知道,这时候陈昱衡抬起头,看到了她。

    那就没办法了,这时候退回去更尴尬。

    阮恬想了想,还是从旁边走过去吧,楼道毕竟这么宽,也不打扰他们。

    于是她抱着卷子,礼貌地对他笑了笑。云淡风轻,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二人继续的样子,从旁边经过了。

    一般情况下,对跟自己告白的女生,陈昱衡也不会太过分。表面说一句我回去考虑考虑,然后永远考虑不出一个结果,然后就这么算了。

    可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的心情突然变得非常烦躁。

    “如果你只是要说这句话的话,那没必要说了,我对你没有兴趣。”陈昱衡冷淡地道。

    盛雪张大了眼,脸色瞬时煞白。

    她没想到,陈昱衡竟然会这么直接了当的拒绝!

    其实盛雪也是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才会来告白的。她也看过薛晓那个三中所谓校花的照片,觉得长得也就那样,既然她都能追到陈昱衡,为什么她不行!

    可是他竟然这么无情!

    “借过啊。”陈昱衡已经越过她,朝班级里走去了。

    只留盛雪在原地,瞪着他的背影,眼眶变红,眼泪积蓄在眼眶里,久久地不掉下来。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陈昱衡真的是个极品渣男!

    怎么能对女孩子说这种话!

    陈昱衡回到教室坐下,申光那群人正戴着耳机玩吃鸡,也没注意他已经回来了。

    他看向阮恬。

    阮姑娘也认真地戴着耳机……在听英语,她英语听力不是特别好,如今正在苦练。她听听力就像在听歌,脚还一翘一翘的,颇为悠然自得的样子。

    刚才那一幕,看来没有对她的心灵造成任何的影响。

    当然,有什么影响。告白的不是她,被告白的也不是她。凭阮恬的性格,这事她转头就得忘了。

    陈昱衡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

    片刻后,阮恬的手机响了一声,她好好地正听着听力,却被打断了。

    阮恬眉头微皱,打开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就打了一行字:我没吃早饭,给我买盒牛奶过来。

    发件人:陈昱衡。

    陈昱衡?

    上次之后,他强行把他的号码存储到她手机上,说过了,有要求她必须要满足。

    这就是他的要求?

    阮恬拿着手机,回头看陈昱衡。

    他正看着她,晃了晃手机,好像是在示意她赶紧去。

    阮恬不是很理解,他这么多小弟呢,干嘛非得叫她去,没见她正忙着吗。

    算了,谁让她欠他的呢。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现在是第二大节课下课,按理会有二十分钟的课间休息,应该还来得及吧。

    阮恬放下笔下楼,去学校小超市给他买牛奶。

    小超市开在教学楼和操场之间,两间店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吃食。阮恬走到冷柜面前看,牛奶、酸奶、复原乳、酸酸乳,这么多奶,他爱吃什么?

    于是阮恬又拿出手机,发短信问他:“你喝什么牌子?”

    很快,陈昱衡回她:“你决定。”

    阮恬面无表情,打字:“伊利qq星儿童钙果奶可以吗?”

    教室里,陈昱衡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看到了她发来的短信。

    陈昱衡噗嗤一声,搞得刚杀了个人头的李涵凑过来问他:“哟,昱哥,看到什么乐呵事了。”

    “玩儿你的。”陈昱衡挥手赶开他,继续回阮恬。

    很快,阮恬的手机又收到一条消息:“阮同学,正常点,老子是个成年人。”

    阮恬继续回:“你也知道你是成年人,就别让我决定了。”

    这次阮恬发过去之后,手机沉寂了片刻,然后震动了:“特仑苏就行。”

    阮恬终于松了口气,他指定就行,不然一会儿买回去不满意,让她多跑咋整。她可是很懒的,上上下下可是六层楼呢。

    买了特仑苏,阮恬看了下,又买了一袋麦蔓越莓吐司。学校超市会有很多学生来买早饭,因此每天都会准备新鲜面包,那些塑封面包阮恬还不敢买。他们这些人是很挑剔的,估计不愿意吃那种添加剂重得东西。

    她拎着牛奶面包,上了三楼。径直走到陈昱衡面前。

    他正抱肩,往后靠着他的椅子,等着她给他买牛奶来。他们这些坐最后一排的,都不愿意好好坐凳子,前面两只椅子腿悬空,后面两只杵地,脚踩在课桌横杠上维持平衡。阮恬一直都在等着看他什么时候失手,连人带凳的摔一下。

    看到她一路走过来,陈昱衡挑眉问:“花这么久,你迷路了啊?”

    阮恬没有说话。

    她从包装袋里先拿了他指定的特仑苏出来,然后再拿了一袋麦吐司。“你胃不好,不能空腹喝牛奶,给你买了袋面包。别太感谢我。”

    陈昱衡看她拿出面包,笑容渐收,罕见地沉默了一下。

    阮恬已经跑回她的位置去了。

    陈昱衡握着那点奶,带着她手指的温度,一点点的。他盯着阮恬很久,那瞬间,他的目光简直有种说不出的,兽性。

    旁边的李涵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李涵吓坏了,终于轻声问了句:“昱哥,你真的……?”

    “闭嘴。”陈昱衡说着,随后闭上眼睛。

    他发现,他好像真的有点,不太控制得住自己了。

    原本不是这样的,可他发现她竟然能牵动自己心中压制已久的怪物。

    那是一头,不见光的,怪物。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感谢姑娘们支持~~仍然为表感谢,这两章所有五字以上评论都发红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