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22、第二十二章
    ()    第22章

    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地回到了教室。

    阮恬在自己的座位上做题, 可是一道题她读了好几遍, 都不知道题的含义, 她握笔的手仍然在微微发抖。

    她低咒一声, 知道自己还是没从刚才的慌乱中清醒过来。

    不一会儿,陈昱衡他们一行人就回来了,他走在前面,从前门进来, 途径她的座位。他在低声和申光说话,语调听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他身上穿的那件夹克外套的衣角,从她的耳边掠过。仍然带着一点淡淡的烟味。

    阮恬强作镇定面无表情,只当根本没看到他进来, 继续在试题书上写字。

    不一会儿莫丽也进来了,阮恬避开, 让她进了座位。

    莫丽小声问她:“甜甜。你刚走得这么急,是哪里不舒服吗?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

    阮恬摇了摇头,很久才说:“现在已经没事了。”

    莫丽也没有在意这个, 而是略带兴奋地继续说:“诶,刚你是先走了不知道。隔壁桌有个女的, 来要咱们陈大佬电话号码来着, 还长得挺漂亮呢……”

    阮恬嗯了声。

    “你就不关心大佬有没有给?”小茉莉见阮恬不是很感兴趣, 扁了下嘴。她想讲八卦的心很想要得到满足。

    阮恬就随之问了她:“好吧, 那给没给?”

    “我也想知道,可那时候陈大佬不在,也没人敢把他的电话给出去。”莫丽继续说。“申光想把自己的号码给人家, 人家不要,笑死了。”

    阮恬轻扯了下嘴角,算是给莫丽面子。

    “不知道陈大佬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莫丽说,“虽然他脾气不好,但学校里想当他女朋友的女生还是一大把,毕竟他长得帅,而且当了他女朋友,学校里都可以横着走了。”

    阮恬过了很久才道:“嗯。”

    莫丽拉住阮恬的手,有些疑惑,“小甜甜,你今天究竟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呢。”

    阮恬勉强笑了笑,安慰莫丽:“真没什么,你坐好吧,快上课了。”

    阮恬垂下眼,心里劝自己,这件事应该……没什么吧。

    他应该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以后离他远一点,应该就可以了。

    对,这样就没什么了。

    但紧接着,阮恬就感觉到自己放在衣服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四中对手机的管理并不一刀切,准许带手机,但在上课时间段必须关机。

    她拿出手机,就看到接收到了一条短消息:你生气了?

    发件人是陈昱衡。

    没等她又什么反应,第二条短信接踵而至:对不起啊。

    阮恬回头一看,陈昱衡原本是坐在外面的,可现在他把位置挪到了里面,正靠着墙,垂着眼眸,专心致志地发短信。随即她的手机又震动了,跳出一条消息:第一节课下课,在楼梯口等我,送你个东西。

    阮恬并没打算回他,也不想再跟他有交集,立刻按下了关机键。

    晚课第一节课是英语课,老师评讲上次月考的试卷。白炽灯在头顶亮着,下午过得太耗费精神,这时候很多人都昏昏欲睡,阮恬的同桌小茉莉甚至已经睡着了,阮恬喊了她两次都没醒,只能拿出自动铅笔,按出笔芯,对着她的胳膊来了一下。

    莫丽嘶了一声,很快坐正了。揉着自己的手肘,小声抱怨:“甜甜你谋杀同桌啊……”

    “你让我不得不出此下策。”阮恬示意了一下前方,轻声说,“老师要生气了。”

    莫丽抬头一看,她们的英语老师是个男的,姓辜,微胖,长了一对小眼睛。果然正看着她的方向,手里捏的一小截粉笔头已经准备就绪了。就凭这些老师十多年教育经验所练就的粉笔头神功,命中她是绝对没问题的。

    “莫丽同学,睡醒了啊。”英语老师温柔地说,“是不是我讲课声音太大,吵到你睡觉了?”

    “老师您说笑,没有没有。”莫丽赶紧坐正,其余被杀鸡警的猴也纷纷打起精神。

    英语老师又说:“都进入高三了,你们班这些人,学习态度也太散漫了!上课犯困,你们知道人家一班是怎么做的吗。准备一瓶加清凉油的喷雾,困了就给自己来一下,保准不困!回头我跟你们郑老师商量一下,给你买批发一件清凉油来用用。”

    “老师真不用了,饶了我们吧。”十五班的人纷纷告饶。

    辜老师虽然只是十五班的英语老师,但也是实验班二班的班主任,老郑还有点鸡汤主义,教育上讲究爱的感化。但辜老师就不一样了,他进行的是地狱高考模式,教室里贴的标语是“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他们班的人,每天早上七点就必须到教室,晚上十一点才能离开,据说课间都在抓紧时间背单词。

    阮恬有时候从二班经过,看到他们班学生都面色发白,眼神发飘,活像半夜遇到艳鬼被吸走了阳气。换莫丽同学的话来说:他们看上去都好肾虚啊。

    “老师跟你们说真的,你们以为我是在害你们。”辜老师说,“一会儿下课我去跟你们郑老师聊聊,都高三了,你们这个学习态度是不行的!有句俗话是什么,文章千古好,富贵一世荣……”

    辜老师苦口婆心地教育了他们很久,直到下课铃响起时,他还吐沫飞溅意犹未尽。

    等到他终于宣布下课后,学生们才三三两两走下位置,但阮恬没有起身。她低垂下眼,给自己的曲线函数题画辅助线。

    她一整节课都没有出去,随后上课铃响了,再度开始上课。

    上课铃响了两次,下课铃也响了两次。直到第三节课,班上的一个男生从外面走进来,走到她面前说:“阮同学,郑老师叫你过去一下。”

    阮恬一怔:“是什么事?”

    “好像是助学金的事吧。”男同学知道得并不真切。

    老郑最近的确在帮她申请助学金,阮恬没多想,道了声谢谢朝外走。

    阮恬到了办公室,还真是老郑找她,老郑告诉她,助学金需要街道办事处提供证明,和户口本的复印件,让她趁着国庆回家准备好。阮恬应了老郑,才从办公室出来。

    夜风微凉,吹拂她的面颊。四中的教学楼是三面环绕型,走廊贯通了三栋楼,一眼望过去,所有的教室都灯火明亮。

    回教室的路上,要经过一个黑暗的楼梯拐角,由于阮恬正出神地看着对面的教学楼,走得比较缓慢,没有注意到身侧的情况。

    直到她突然被人拉住胳膊,拉进了黑暗的角落里。

    对方的动作非常快,在阮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住了她!

    阮恬下意识地尖叫,却被这人按住了她的嘴唇。“是我。”声音低磁,是陈昱衡的声音。

    阮恬心想,就是知道是你我才要叫好吗!

    她挣扎,并且用眼睛瞪着陈昱衡。从外面漏进来的些许光线,照着陈昱衡的侧脸和高挺的鼻梁,柔和的嘴唇。极长的睫毛垂下,眼中倒映着熠熠生辉的灯火。少年的呼吸总是带着一些热度的,扑在她的脸上。

    她挣扎不开,终于还是没了力气。

    见她安静下来,陈昱衡放开她的嘴唇,却仍然一手按着她的手腕,不放开她。

    “我叫你,为什么不出来?”他看着她问。

    阮恬沉默了一下,她现在非常的不想面对陈昱衡。看到他她就想起刚才的场景。她看似老成,其实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从小到大连初吻都没有过,当然只想逃跑。

    她又挣扎了一下,发现他纵然只是单手扣着她,可仍然完无法挣脱。

    她的力气在女生里都是个弱逼,更何况是在陈昱衡面前,更是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而且她也不敢太大声,万一引来围观人群,看到跟她发生纠缠的竟然是陈昱衡,流言会怎么传阮恬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要出来。”她淡淡问。

    陈昱衡却看着她生疏的样子,比一开始还要拒人千里之外,他嘴角一勾轻柔说:“喂,别生气了,我刚才是喝多了,又受了点刺激,真不是故意的。”

    “我还特地给你买了个礼物道歉呢,你看。”他继续说,一只手从裤袋里掏啊掏,拿出一只软橡皮做的小娃娃,是那种手机挂件的样子,一个拇指大,在她面前晃啊晃。

    阮恬一看,认出是最近很火的那个电影里面,丑极了的那个萝卜胡巴。

    这种动画在电影里看还好。但做成娃娃,怎么看怎么丑。

    这什么品位……

    当然,阮恬并不是嫌弃他送的娃娃丑而不要,而是单纯地觉得他有病。他这是要干什么,想一笑泯恩仇吗?

    但她已经发现了他是个纯粹的混蛋,以前帮他的那些事,都是她眼瞎了,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接触。

    “你无聊!”阮恬挣扎,想离开这个境地。

    可是他的手便如铁钳般,怎么都无法挣脱!

    她用目光怒视他。

    陈昱衡却好像抓着她的不是他,语气懒洋洋地说:“别这样啊阮恬,就算我我刚有点冲动,但这不都道歉了吗。不算过分。”

    阮恬轻轻地一扯嘴角,说:“你过不过分,以后要警察来说。”

    陈昱衡又被她逗笑了,而这次阮恬终于成功挣脱了他的手。

    她立刻抓紧机会要离开,可他又站到了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想从旁边闪出去,但陈昱衡好似早察觉到了她的想法,伸手撑住墙壁,将整个通道都堵住了。

    阮恬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她咬了咬唇,不服输地想从他手臂下钻过去。可他手臂一矮又将她拦住。结实的胳膊横在她面前,并且他低声说:“阮恬,你觉得我挡这儿,你真的能过去吗?”

    “陈昱衡,你……!”她不想问那句很无聊的台词‘你到底干什么’,但她实在是找不到一句话可以表现她现在的郁闷,和一些不为人察觉的慌乱。所以她只是说,“你还想让我踩你吗?”

    “别这么凶啊,我只是有句话想问问你。”陈昱衡却看着她的眼睛,虽然笑着,却语带认真地说,“你之前有没有男朋友?”

    她根本不理他。

    于是他低下一些头,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一点,手珠微凉的药香。

    他当她的沉默是默认,又说:“既然没有,那我做你的男朋友怎么样?据说,我好像还挺受欢迎的。”

    他还是说出来了,让她连装聋作哑,当那件事没发生都不行。“无聊!”她算着马上就要上课了,有点气急败坏地推了他一下,“陈昱衡,你给我让开!”

    入手他的胸膛非常结实,他并没有被她推动。而是侧过身靠着墙,支起一只脚踩在对面墙上,手拿出烟盒倒出一根烟,点燃了。

    楼道白天时常人来人往,并不是很干净,月光将这里照出一种奇异的柔和。也许阮恬应该感谢现在是晚上,晚上课间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否则要是让别人看到这一幕,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烟的那一点火倏地亮起,明灭闪烁。他吸了口烟,烟雾弥漫。

    他穿的那件灰色外套仍然敞开,里面是一件黑色t恤。t恤上印着一只鸟,一只怪模怪样的鸟。

    那只鸟有着很大的嘴巴,低垂着头,看起来很忧郁。

    陈昱衡看向她,她沐浴着月色,没有扎半长的头发,而是放下来垂落在肩上,她拥有极其细软的发质,据说这样发质的人,性格也是柔软至极的。可她并不是,她长着小尖牙,是会咬人的小恶魔。可又有让人看不透的部分,宛如迷雾叠嶂,层层叠叠。

    他能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她是真的有吞噬一般的欲-望,之前从未有过。

    他说:“阮恬,你拒绝不了我的。”

    但紧接着他顿了顿,他又笑起来,说了句:“我跟你开玩笑呢,现在我好好追你,成吗?”

    阮恬咬了咬唇,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疯了!她只觉得真是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一只送胡巴的土味帅气大佬~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写男主穿着一件印着怪鸟的t恤,哈哈哈,有时候人的感觉真奇怪。大家去我的微博看这只鸟!!

    本章依旧抽留言送两百个红包哦,另外今天有点晚了,上章的红包明天一起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