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是一颗甜牙齿 > 23、第二十三章
    ()    第23章

    国庆节假至, 阮恬回了家里。

    父亲去菜场买菜, 阮恬坐在沙发上陪着母亲。

    因为几年病痛的折磨, 阮母的发中已经有了银丝, 人也很瘦。她一边给女儿织围巾,问她:“四中怎么样,你在十五班,同学们还友善吗?”

    阮母对女儿的班级还是很担忧。

    当初阮恬落榜, 她是劝女儿继续读一中的,补课费出就出好了。可是阮恬不愿,她坚决地去了四中。幸而四中也是好学校,阮母才松了口让她去。

    阮恬只是说:“都还好, 老师人也很好。”

    电视里放着最新的连续剧,厨房的锅里炖着猪蹄, 香味飘逸得满屋子都是。微斜的阳光透过半旧的蓝色玻璃窗,光影昏黄。阮恬与母亲一起坐在沙发上说些家常话,就是她最喜欢的恬淡日子。

    “这个花样真好看。”阮恬拿着母亲织好的部分细看。

    阮母有一双灵巧的手, 阮恬从小到大的很多鞋子,衣裳, 都是母亲亲手做的。这年代已经少有人用这种手工的方式, 织出来的围巾花样极漂亮, 摸着又软和。

    “妈妈做的怎么会不好看。”阮母笑着说, “这还是我特地去买的羊毛线,你在外面买的围巾,哪里能买到真羊毛。行了, 去看看猪蹄火候怎么样了。”

    阮恬应声站起来,正好这时候门铃却响了。阮恬去开门,是邻居蔡阿姨来看母亲。

    她们这里的居民都是相熟的,阮父原来是在一个电解铝厂做工程师,后来城市改造,节能减排,电解铝厂就搬去更偏的地方了。但厂里原来的员工,都分得了这里的住房,所以大家彼此都认识。

    蔡阿姨一见她就夸了一通,阮恬接过她手里的水果,将她迎进来。

    “你们家甜甜长得真是越来越好看了。”蔡阿姨笑着跟母亲说。“昨儿个老许还跟我说,等你家闺女上大学了,能不能给他侄儿介绍。”

    “她还要专心读书呢。老许就成天跟你胡扯。”阮母也笑着说。

    “我也说了他一通。”蔡阿姨对阮恬说,“甜甜现在这个时候啊,读书才是要紧的。”

    阮恬也笑了笑:“阿姨您坐,我去给您倒茶。”阮恬去了厨房,听着外面母亲和蔡阿姨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在聊小区要改建的事。她弯腰拿热水壶的时候,手机响了。

    阮恬提着热水壶也没法接电话,她倒好热水,一手还拿着茶叶盒,才接起电话。

    “喂?”她说,“你是哪位?”

    手机那头却静了一秒。随后阮恬才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低沉道:“是我,看都不看号码你就接的?”

    阮恬拿下手机一看,果然是陈昱衡,一时急忙,她没看号码。

    看到了就不会接了。

    由于是在家里,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语气略显冷淡了下来,道:“你有什么事?”

    “你这么久接电话,在做什么呢?”陈昱衡电话那头问。

    阮恬正想说,这关你什么事的时候,他那边却隐约响起了一个声音:“喂,陈少,这盘你上不上啊。”

    “打电话呢,玩儿你们的。”陈昱衡那边说一声,他应该是在个很嘈杂的地方,阮恬听着有点吵。但那边的人似乎不肯放过他,“我这盘正好要赢,你别借口躲啊!快回来,给什么小情人打电话这么重要!……”

    那边似乎更加吵了,陈昱衡好像正要跟她说什么,阮恬却在听到小情人三个字时,挂断了电话。

    他那边很快就又打过来,阮恬挂了。

    然后电话又响起,阮恬再挂。

    这么一番下来,都引起了阮母的怀疑,停下了跟蔡阿姨的谈话,支过头看她:“甜甜,谁打电话呢?”

    阮恬只是说:“一个同学。”

    阮母就皱皱眉:“同学给你打电话为什么要挂,这样不礼貌的。你赶紧打回过去问问,万一人家有急事呢。”

    阮恬嘴上说:“好。”手指却飞快地把陈昱衡加入了黑名单。

    阮母正忙着跟蔡阿姨聊天,没管女儿这茬。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围在餐桌边,阮母才重提此事:“刚你同学打电话找你什么事呢,这么着急。”

    阮恬从小就有个本领,那就是能面不改色地说谎:“同学约我逛街而已,我拒绝了。”

    “别拒绝啊。”阮母说,“别人家都担心自家孩子太爱玩,妈妈就是担心你不够爱玩。你体质这么差,还不是因为不爱运动。同学约你逛街你就去,不要老是呆在家里做题。阮工,一会儿你给女儿些钱,让她明天去逛街。”

    阮父是传统型男性,对女儿的管教一律交给妻子,点头答应。

    阮恬哭笑不得,觉得她这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吃过饭,阮恬陪母亲去小区里转了会儿,不过阮母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舒服,就先回来了。

    已是夜幕降临。她回了房间里做习题,觉得灯有些暗,把台灯再拧亮了一个度。

    突然,她的手机又响起来。

    阮恬拿过手机,这次留心看了下来电显示,是一个本地的陌生号码。

    不大确定是谁,阮恬先没接,把手机开成了震动,扔在了一旁。

    手机锲而不舍地震了一会儿,自己暗了下去,阮恬以为不会再打来了。紧接着它自己又精神一振,再次震动起来。

    阮恬终于才拿起来接起:“喂?”

    那边过了好久,才传来陈昱衡的声音:“……还是我。”

    阮恬有些无言,他却懒洋洋道:“给你打了一下午,你都在通话中,把我拉黑名单了吧。”

    事实胜于雄辩,陈大佬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她的确拉了他的黑名单。于是阮恬只能道:“陈昱衡,我真的很忙,没时间陪你瞎闹。”

    他那边说:“什么叫瞎闹,只是问你明天有没有空,出来玩。我们在万景那边打台球。”好像是怕她误会,他紧接着又加了句,“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挺正规的,就是那什么,斯诺克。”

    她那边久久没有回答。

    这次他那边倒是不吵,反而还听得到一些轻微的风声,好像是在河边。他也不说话,就静待她的回答。

    阮恬终于叹了口气说:“我没空。”

    过了好一会儿,他那边才开口,“行吧。”他也不强求的样子,“那算了,开学见。”

    电话一挂,这次就不再有电话响起了。

    阮母第二天,一定要阮恬出门走走,不能再留在家里了。

    阮恬有些无奈,幸好莫丽今天一早约了她去逛街,也总算是有个去处。

    恰逢国庆,到处的商场都在大减价,阮恬陪着莫丽她们逛了一天的街。

    小女生们正是爱美的年纪,在店里试了许多衣服。阮恬充当的角色就是形象鉴定师以及拎包者。

    一起逛街的还有班上的两个女生,一个是坐她们前排的周欣星,她穿了件白色长袖裙出来,一边照镜子一边问阮恬:“小甜甜,你觉得这裙子我穿好看吗?”

    阮恬点头说:“好看。”

    周欣星有点泄气,在她身边坐下来:“我穿什么你都说好看,甜甜,你不试吗?”

    阮恬笑着摇头:“你们试就行。”

    她没有买衣服的需要,她觉得没有拥有的衣服,跟她已经拥有的衣服没什么不同。

    不过阮恬也佩服她们,一帮女生足足逛到华灯初上,才捶着小腿喊累,说找个地方吃晚饭。而她们在试衣服的时候,阮恬都是坐着等的那个,现在反倒是不累了。帮她们多拎了几个衣服袋子,一起去广场楼下的开封菜吃饭,点菜拿号也是她一应负责了,另外三个女生已经累瘫在座位上,动都不想动弹。

    几个女生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聊天,国庆节的商业区,到处是行人如织,此时天色微暗,不少地方都已亮起霓虹,五光十色的灯映照着暗淡的天空,分外漂亮。

    阮恬正出神地看着景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周欣星说:“诶,你们看!”

    她指着外面:“那里!是不是我们班的陈大佬?”

    几个人才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是家高级会所,大堂修成一幢漂亮的白色大楼,喷泉被灯光映照,招牌上印着烫金的郁金香。楼下停着几辆车,有几人正从车里出来。

    走在中间的青年身形修长,穿着件黑色的外套,喷泉的灯光太亮,照着他俊挺的侧脸。他身后还跟着个长得极漂亮的美女,明明天气已颇冷,却穿着件白色纱短裙,似乎试图去挽陈昱衡的胳膊。但陈昱衡走得太快,她根本就挽不到。

    “还真是陈大佬,他来这里干什么?”另一个女生很是好奇,“那女的跟他是什么关系,看起来挺暧昧的样子啊。。”

    “不知道,好像不是咱们学校的,其他几个男的也不是申光他们。”有八卦发生,莫丽自然是很热衷的,立刻凑了上去,扒在窗户上看。

    不远处陈昱衡站在大堂外,似乎叫那些人先进去,他靠着墙掏出了手机,莫丽就说:“……咦,陈大佬好像在打电话?”

    阮恬瞬间表情一僵,因为她感觉到自己兜侧的手机震动了。

    幸好没有开铃声,阮恬伸手进去悄悄掐了。

    不远处的陈昱衡见没接通,又再试了一次。

    阮恬自然是继续掐了。他那边不再强求,手机就收回去,跟他们一起进去了。

    女生们见没有八卦可看了,纷纷坐了回来。

    周欣星喝了口热奶茶说:“话说咱们陈大佬是什么背景,大家知道不?”

    另一个女生说:“好像他家里背景有点复杂,不是经商的。”

    “我也是听说的啊,不一定真。”周欣星神神秘秘地道,“我听十二班的一个人说,陈昱衡他爸那边……好像名下有一家信贷公司,你们知道信贷公司吗?”

    莫丽迟疑:“你说陈昱衡他爸做高利贷?那可是犯法的啊。”

    “民间信贷也不算是高利贷吧!”周欣星说,“不过这种公司,没路子真的开不动。他们家真挺有钱的,陈大佬就是低调,十二班的人还告诉我,他爸的公司一直资助咱们市的足球队。”

    十五班有很多人家庭条件都不错,但这当中也分档次。大部分也只是家境优渥罢了。

    “管他什么背景呢。”莫丽说,“反正陈大佬人挺好就行,跟咱们相处也挺好的。同学缘分也就这么一年了,以后他们那个世界的人,我们也接触不到了。”

    “不过还是咱们阮恬最猛。”周欣星说,“我还记得她一开学来就惹陈昱衡来着。”

    阮恬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她们老是提起她这段往事。

    阮恬旁边坐着的女生凝神片刻,突然说:“我好像听到谁的手机在震动啊,你们听听,是不是谁的手机响了。”

    几个女生都找了找,并没有电话。紧接着莫丽说:“小甜甜,是不是你的手机啊?”

    阮恬知道是自己的手机响,她只是不想拿出来,想等它自己不响的。可手机却一直响个不停。现在已经不得不拿出来了,她只能说:“谢谢,我看看吧。”

    阮恬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了好些个未接来电,除了陈昱衡的……竟然还有母亲的!

    而且母亲给她打的未接来电竟然有四个,是她刚才没有听到吗?

    阮恬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起来。

    店里有些嘈杂,她拨出号码,立刻起身朝门外走。

    外头车水马龙,冷空气迎面扑来,阮恬冻得一个机灵。随着电话那头没接的时间越来越长,阮恬的心情就越来越忐忑。

    其他几个人好像也意识到有些不对,赶紧提着东西跟着出来。

    那边终于接通了,阮恬亟不可待地喊了一声:“妈妈!”

    那边却传来蔡阿姨有些急促的声音:“是甜甜吧!刚我发现你妈妈,痛倒在楼道上了,就给你打电话,但你一直没接。你爸今天出门了,又正好没带手机!你快过来吧,我已经打了120急救了!”

    阮恬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一瞬间她几乎失去了反应能力。

    痛倒,母亲怎么又会痛倒,难道是她的病又复发了?

    不,她别一开始就想到最坏情况,她需要先看到母亲再说。

    阮恬深吸一口气说:“实在是谢谢您,麻烦您告诉我是哪家医院的急救,我马上赶过去。”

    蔡阿姨告诉了她医院,阮恬立刻试图拦出租车。

    可正逢节日,又正好是出行高峰,她根本无法成功地拦到车。所有的出租车都载客了,繁华的世界来来往往,没有车为她停留。

    几个姑娘已经知道是阮恬妈妈出了点事,也赶紧替她叫网约车。可网约车点单排队也很严重。

    陈昱衡此时正站在会所二楼,他刚挂了电话。

    仍然打不通。

    昨天给她打电话,就被她拉黑了。难道第二个号她也拉黑了?

    陈昱衡心情比较烦躁,点了根烟靠着墙抽,玩儿也没什么心情。几个哥们儿在旁边打斯诺克,台球碰出清晰的响声,有人问他:“陈少你电话打好没啊,这杆给你打!”

    他这才嗯了声:“行了别叫唤了,老子来打。”他正准备走过去,眼睛一撇,却突然看到楼下,几个眼熟的女生聚集在一起。

    是他们班上的几个女生,他大概有些印象,还有…阮恬!

    陈昱衡眼睛一眯。

    阮恬今天穿了件白色羊角扣的大衣,柔软的半长发垂落肩头,表情非常焦急、无助,雪白的脸,可鼻尖、脸颊都有些红,她想拦出租车,但这个路段的出租都是刚从cbd载了人出来的,她们根本拦不到车。

    陈昱衡站定了看她。来往车辆不少,世界热闹匆忙,但没有一辆为她停下的。

    一向冷静,就连被赵志欺负的时候,都是极其镇定的她,这时候却显得非常慌乱,几乎都要被逼得哭出来一样。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烟就夹在指间,烟雾丝丝缕缕升腾而起。

    “喂昱衡,你这究竟打不打啊!出来玩可别扫兴啊。”这次叫他的是个穿衬衣的男青年,他的衬衣领口,扣子解开两颗,头发后梳,长相一般无奇,身上却有种慵懒的气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就是!”穿白纱短裙的美女换了这个男青年的胳膊挽着,说话掐着声音,显得格外细,“陈少今天真没意思!”

    陈昱衡却凝起了眉,他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

    他掐了烟,跟那男的说:“沈瑞,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你们先玩着。”

    今天这个局,本来是这男的做东,陈昱衡贸然离去,肯定要跟对方说一声。

    “诶,你这是要干嘛去啊!”叫沈瑞的人在他背后说,“一会儿不是你请喝酒么,你是不是要给老子遁了!”

    但陈昱衡也没回他了,他拿了一旁自己的外套,侍者恭敬地替他开了电梯。

    楼下仍然是车来车往。莫丽也是真心为阮恬急,加价二十为她叫车,才总算有人接单,可也在一点五公里外,现在路段这么堵,开进来也要十分钟了。

    周欣星看了眼说:“还是取消吧,这司机赶来太晚了!”

    莫丽道:“可总算是有人接单啊……”

    阮恬正站在街道边,仔细搜索着过往的出租车,希望能有空车出现。可一直都没有,她又担心母亲,心中就越发焦急。

    忍不住心里冒出很多胡思乱想的念头,念头越多,她心就越乱。

    母亲会不会真的出什么意外了?

    阮恬的心思越来越混乱的时候,面前突然开来一辆车。

    这车开得很快,她一惊后立刻往后避开,谁知这车一个急刹,车尾甩过一个漂亮的弧度,停在了她们面前。

    车是一辆宝蓝色的保时捷,钢琴漆亮得几乎可以照见人影。车窗降了下来,露出一张熟悉的俊帅的脸,他戴着手表的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搁在车窗上,淡淡地跟她说:“要去哪儿,你上车。”

    其余几个女生,均惊讶地瞪大眼,竟然是陈大佬!

    作者有话要说:  大佬持续性助人为乐!

    本章依旧从留言中抽两百个发红包哦~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有烦恼超开心 2枚、猫儿肥 1枚、嘟嘟 1枚、无奈的包子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温翎秀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甜饼 28瓶、肆酒 10瓶、小六六六六六 10瓶、23031379 10瓶、九日 10瓶、天寰 6瓶、o(╯□╰)o欣 2瓶、今天我要改名!!! 2瓶、看星星的人 1瓶、ngna 1瓶、金凌的舅妈 1瓶、保持微笑_ 1瓶、chary 1瓶、林研 1瓶、一只鹿 1瓶、不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