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章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大好的中午,翟临深的心情却不怎么明媚,甚至觉得老天在玩他……

    没有靠背的圆凳坐得他有点累,再看到旁边病床上躺着的虞陶,真是千万句话哽在喉咙里,不知道先飙哪一句好!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三天。午饭过后,翟临深跟几个同学在小篮球场打篮球。作为一个学渣,考试每科能上两位数都是奇迹,学习跟他形同陌路,但运动散玩却是他的至爱。尤其是到了高三,能自由活动的时间本来就少,所以对于中午能玩一下,翟临深还是很高兴的。

    而作为一个校霸,翟临深的脾气也是特别差,一言不合就动手,能动手的绝不跟你多逼逼,所以在他打得正好高兴的时候,对方队员蓄意冲撞他,导致他丢了球。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他那爆脾气一来,就将回到手里的球狠狠向旁边掷去,准备跟对方好好谈谈人生,用父爱教对方做人。

    就在他正要拽上对方衣领的时候,就听到一边女生们的尖叫。转头一看,就见虞陶被他掷出去的篮球打中,从外楼梯上摔了下来,脑袋磕在台阶上,半天没见人起来。

    翟临深在心里骂了一声,打着谁不好,非打着虞陶,这人冤家起来还不得跟自己拼命?这破学校也是的,收那么多学费,居然不能给篮球场围个围栏,真是操蛋!

    “虞陶晕过去了!”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

    翟临深一听,也向那边走去。

    这时他们的班主任正好从食堂那边回来,看到虞陶躺在地上,赶紧跑了过去。发现虞陶已经昏迷后,从在场同学七嘴八舌地描述中,大概猜出了情况,赶紧背起虞陶,叫上翟临深这个掷球者,就奔出校门打车去了医院。

    翟临深觉得自己有点无辜,他也不是故意的。不然他就算把球砸班主任头上,也不会砸虞陶这个不好惹的主儿的。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说虞陶并没有什么大碍,等醒了看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回去了。

    班主任松了口气,打电话联系虞陶的父母。

    翟临深守在病房里,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检查的费用可都是他出的,他是不缺钱,但给虞陶花钱,他就觉得很不爽。

    虞陶是学校有名的学霸,经常是年级第一,偶尔发挥失常,也没掉出过前三。不过这个学霸跟大家普遍意义上认识的学霸都不同。

    虞陶孤僻、冷淡、脾气差,还会打架。完全不是那种有爱同学,善良随和的人,也没有朋友。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除非上课老师提问,不然在班里都不说话。

    可就算缺点众多,但虞陶学习好,还特别努力,所以老师们都很喜欢他,似乎这对虞陶来说就够了。

    翟临深和虞陶是同班同学,学校抱着不歧视、不差别对待的态度,并没有实行优劣分班,只是正常分了文理科,然后随机排班。

    高二分班后,两个人已经做了一年同学,正常沟通完全没有,架倒打过两回。

    翟临深想着,虞陶没有什么事的话,一会儿班主任回来,他差不多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他走慢一点,再去溜达一会儿,回学校下午的课也上完了,正好回去吃饭,岂不是美滋滋。

    虞陶的眼皮动了动,翟临深一愣,并没有出声,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虞陶眼睛慢慢睁开,眨了几下,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翟临深,问:“你是谁啊?这是哪儿?”

    “哈?”翟临深嘴角抽了抽。妈的,打架的时候把我胳膊都打骨裂了,现在给我装不认识?你傻还是我傻?!

    虞陶又眨了眨眼睛,捂着头坐了起来,看起来有些难受。

    班主任屈老师开门走了进来,见虞陶醒了,也露出了安心地笑意,“醒了?哪里不舒服?”

    虞陶看着屈老师,疑惑地歪了歪头,问:“你是谁?”

    “啊?”屈老师被问懵了。

    翟临深也终于发现了虞陶不是在玩儿他,装不认识他也就罢了,毕竟两个人的关系从来没好过。但总不至于连班主任都不认吧?从所周知,屈老师对虞陶还是很不错的,虞陶偶尔也能跟屈老师说几句话。

    还是屈老师反应快,立刻跑去了叫了医生。

    虞陶傻乎乎地看着火急火燎跑出去的男人,又转回来看向翟临深。

    翟临深这才发现虞陶的眼神好像和之前有些不同了。在他的印象里,虞陶的眼神一直是冷淡的、不屑的、生人勿近的,让他一看就特别来气。但现在,虞陶的眼神清澈、干净、充满了无辜的善意,让他想发火都发不出来。

    嘴唇动了动,翟临深思索了半天,问道:“你还好吗?”

    虞陶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抱怨地道:“我头好疼……”

    这种软软糯糯的声音像羽毛一样搔过翟临深的心尖,让他心里痒了一下。不娘气,很好听,就像小孩子说话似的。

    “那你还记得你是谁吗?”翟临深问。

    虞陶皱眉看着他,“我是虞陶啊。”

    “那你多大了?在哪儿上学?”

    “我十七啊,在博明高中上学。”

    翟临深见他答得都对,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你记得吗?”

    虞陶一愣,想了一阵,然后眼泪汪汪地看着翟临深,“我……我不记得了。怎么办……”

    翟临深看他这样,也不像装的,人再怎么装,也不至于语气、眼神和给他的感觉都完全颠覆了。现在的虞陶看起来特别单纯,也特别好骗,不过不知为什么,翟临深并不想骗虞陶,大概是他良心发现?

    “我怎么了?怎么办?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虞陶突然大哭起来。

    翟临深吓了一跳,他从小到大,对别人的眼泪是最没办法的。一般情况下就是有多远躲多远,但现在,他有些不忍心走。

    “没事,会想起来的。”翟临深也不会安慰人,所以这话听起来无用又乏味。

    虞陶吸了吸鼻子,哭唧唧地问:“那你是谁?”

    翟临深叹了口气,“我叫翟临深,是你的同班同学。”

    “哦。”虞陶用沾着眼泪的手抓住翟临深的衣服,似乎生怕自己刚认识的人走掉。

    翟临深有些嫌弃地看着虞陶抓着他衣服的手,心想:不会有鼻涕吧?

    医生匆匆赶了过来,给虞陶做了一系列检查,又询问了情况。最后得出结论——虞陶磕到头后,选择性失忆了。

    “失忆自己还有选择的?”作为一个对医学知识基本没了解的人,翟临深对自己的孤陋寡闻毫不掩饰,还发挥了不懂就问的精神。

    屈老师深深觉得如果翟临深能在课堂上也这样该多好!

    “这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失忆有的是受了刺激,有的是头部受了碰撞之后。一般选择性失忆,忘记的都是他最不愿意回忆的事,也就是说他对那些事有很强的心里阴影,可能表面看不出来,可一旦到达一定程度,在受到外部刺激后,就会触发这种心理防御。”医生说道。

    “不过他身体没什么问题,轻度脑震荡问题不大,脑袋里也没有血块,所以也不需要太担心。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想起来了。”

    屈老师皱起眉,心里也有些自责,自己从高一起就是虞陶的班主任。虞陶虽然孤僻、不爱说话,但其他方面都没什么问题,甚至做得特别好。所以他一直以为这是虞陶性格使然,但没想到可能是存在着心理问题。

    虞陶已经高三了,正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段之一,万万不能出什么问题。

    “他的父母什么时候到?”医生问。

    “快了,已经在往医院赶了。”屈老师道。

    医生点点头,“等他们到了,让我们到办公室找我,我再细跟他们谈谈这孩子的问题。”

    “好,辛苦你了医生。”

    “别客气,应该的。”

    虞陶缩在床上,眼睛里还带着水汽,就像茫然不安的小兔子。

    虞陶长得好,大眼睛,高鼻梁,嘴唇红红的,皮肤也白,不像这个年纪半大不大的男生,上下不靠,最是难看的时候。、

    屈老师走到床边,语气非常柔和,也非常有耐心地对虞陶道:“虞陶,我是你的班主任,姓屈,叫屈故,你可以叫我屈老师。”

    “屈老师……”虞陶叫了一声。

    屈老师微笑点点头,“别担心,一会儿你父母就过来了。”

    “嗯……”虞陶小小声地应了一下。

    翟临深看着他,真的没办法想像当初打架如同猛虎出山似的虞陶,现在却变成这样了。

    翟临深悄悄捏了一下自己的腿——哎哟!真他妈的疼!肯定不是做梦!

    屈老师坐到床边,絮絮叨叨地跟虞陶说着话。

    翟临深一句也没听进去,医生那意思,虞陶是有阴影,才会触发选择性失忆。他真想像不到到底什么事能让虞陶有这么大的阴影。不过话说回来,谁还没有一点阴影呢?谁长这么大容易?怎么就那么脆弱呢?

    病房的门猛然被推开,虞陶的父母赶到了。

    屈老师站起身,刚想跟虞陶的父母说明的下情况。就见虞陶像兔子一样跳下了床,然后躲到了翟临深身后。

    虞陶的父母一时无语凝噎。

    翟临深刚想问他干什么呢这是,就见虞陶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对着父母道:“你们是谁呀?!为什么突然闯进来?我跟你们讲,这是我哥哥,很凶的,跟哈士奇一样,你们不能欺负我!”

    翟·哈士奇·临深:“……”

    虞陶的父母愣了一下,随后对视了好一阵都没有说话。

    翟临深转头去看躲在他身后的虞陶,虞陶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跟他对视着,翟临深心跟着快跳了一拍——

    你这是在诱惑谁呢?!你哥我不吃这套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