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章
    “陶陶?”虞母梅满芝叫了虞陶一声。

    虞陶眨了眨眼睛看着梅满芝,又些疑惑。他不记得这个人是谁了,不过这个人好像认识他。

    屈老师上前一步,将虞陶的情况跟他父母说了一下。

    梅满芝看了虞陶好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有些欣喜,又有些心疼的微笑,“陶陶,不记得妈妈了吗?”

    虞陶摇摇头,问:“你拿什么证明你是我妈?”

    失去一部分记忆后,虞陶觉得自己特别没有安全感,好像全世界都会骗他。但跟翟临深在一起,倒让他觉得有点安心。也说不上原因,可能是因为一睁眼就看到这个人的缘故吧。

    梅满芝觉得自己有挺多东西可以证明的,但又好像证据都不足。

    屈老师走近虞陶,道“虞陶,他们的确是你的父母。”

    屈老师认人的本事很强,只要见过的,都能对号入座。虞陶的父母都来跟他开过家长会,所以屈老师还是认得的。

    “哦。”虞陶应着,却并没有从翟临深身后出来。

    翟临深有些疑惑,虽说没有证据,不过虞陶连父母都不认了,还一副不想接近的样子,那是不是说明虞陶的父母跟虞陶的心理阴影是有关系的?现在的虞陶好像特别敏感,就像小动物一样,所以不靠近似乎也是一种本能。不过看虞陶的父母都不是那种凶恶的人,看虞陶的眼神也满是关心,似乎又不会像他猜测的那般。

    “陶陶,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虞父虞数也上前一步。

    这回虞陶干脆头也不露了,“没有不舒服。”

    虞数也没有再上前,只温言道:“地上凉,去床上躺着吧。”

    虞陶光着的脚相互蹭了蹭,的确挺凉的。不过他并没有听话上床。

    翟临深觉得虞陶的父母的确是关心虞陶的,不过表达上好像比较内敛,也不知道一直这样,还是这种情况下有些不知所措。

    虞数和梅满芝站在原地,眼神善意打量起了被虞陶当作靠山的翟临深。

    “这位同学是?”虚数问。

    屈老师知道翟临深那脾气,也知道就算翟临深不是故意的,毕竟也是他的球导致虞陶从楼梯上摔下来了,作父母的肯定不能不追究。为防止自己的学生跟家长打起来,屈老师主动接了话。

    “这位是翟临深,也是我的学生。今天是他打篮球时没注意,不小心让球砸到了虞陶,导致虞陶从楼梯上掉下来的。”说话间,屈老师已经挡在了翟临深身前,似乎是怕家长怒而打了自己的学生。

    屈老师这种保护的姿态翟临深略有些惊诧,也略有些感动。毕竟他这种校霸加学渣,没少给屈老师添麻烦。

    屈老师年纪不大,今年刚才三十,是个挺帅气的数学老师。按理来说这样一个性格不错、为同学着想、思想前卫的老师应该很容易跟翟临深这种刺头打着一片,至少彼此理解一下应该没问题。但其实翟临深跟他真没有什么接触,屈老师也有几次想找翟临深谈谈,但都被翟临深糊弄过去了,所以翟临深对这位屈老师的印象就是帅气、开朗,上课讲了什么完全不知道。

    梅满芝和虞数并没有发火,反倒语气柔和地道:“真是不好意思,肯定是陶陶没站稳,让你跟着他跑医院,连下午的课都耽误了。”

    虞数这态度反而让翟临深有些不好意思了,也收敛了脾气,说道:“是我不对,扔球力道重了。医药费我会全付的。”

    “不用不用。”梅满芝忙摆手,“我看陶陶这样,就跟你亲近。他这样去学校我们也不放心,不过课程耽误的话,对他也是有影响,所以得还请你多照顾他一些,别让他因为失忆没法好好在学校学习生活。”

    在虞数和梅满芝看来,虞陶怎么说都是个男孩子,个子也不矮,怎么也不会被一个球砸下楼梯的。

    梅满芝这种温柔又信任的语气,让翟临深一时不知道怎么拒绝了。再加上虞陶扯着他衣服的手又紧了许多,让他突然觉得被信任似乎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好,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虞陶。”

    说完这话,翟临深就想给自己一巴掌。真是半点经不起表扬,还傻逼逼地揽了个大麻烦上身。还真是忘了虞陶当时打你有多狠了是吧?忘了虞陶专门哪疼打哪了是吧?

    想起跟虞陶打架,翟临深就想骂虞陶,他打人都是往身上打,外人看不出来。但虞陶真的是全往脸上打,露胳膊打胳膊,露腿踹腿,打完还要骂他心机屌,真是好气!

    “那我们先去医生那儿问问情况。”虞数说罢,就带着妻子出去了。

    屈老师犹豫了几秒,也跟了出去。

    “好了,没人了,赶紧上床躺着去。”翟临深冲虞陶道。

    虞陶重新回到床上,盖着被子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你说……我要是一辈子都想不起来怎么办?”

    “那就想不起来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是心理阴影,想不起来岂不是更好?这么想来,他似乎还做了件好事。

    虞陶有些忧愁,“说不定会忘记什么重要的事。”

    “既然能忘,那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翟临深觉得这一刻,自己仿佛是一个哲学家,贼鸡儿有深度。

    “好像也是。”

    “你以前性格就是这样的吗?”翟临深问。人在失忆的情况下性格大变,那应该是他本来就是这种性格,而那个孤僻的、暴力的,应该是后天变化来的,翟临深猜这个变化可能跟那个心理阴影有关。

    “什么?”虞陶不太明白。

    “没什么。”翟临深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多余,虞陶肯定已经不记得之前那个不合群的样子了。

    屈老师回来的时候,脸色有点难看,看虞陶的眼神也有些心疼。

    翟临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有多问。

    虞数脸色倒是挺正常,坐到床边轻声跟虞陶说话。

    虞陶还是不愿意接近虞数,但虞数问他,他会答。

    梅满芝倒是没回来,不知道去哪儿了。

    “既然医生说陶陶没什么事,他又不愿意跟我们回家,那就让他回学校吧。就麻烦屈老师和翟同学了。”

    屈老师微笑道:“不麻烦,您放心吧。”

    不多会儿,梅满芝也回来了,翟临深见她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想来也是心疼虞陶了。

    办理完手续,屈老师带着翟临深和虞陶回了学校。

    博明学校分为小学部、初中部和高中部,是这所私立性质的学校,但升学率和教学水平非常高,属于市重点之一,也是很多孩子向往的学校。

    因为是私立学校,所以除了正常中考录取之外,在本校上初中的学生会有一定的高中录取优惠,每年会有一百个名额给高考成绩不是太理想的学生,只不过学费会非常高。

    虞陶原本考的是市六中,也是重点学校。因为高考成绩出众,就被博明的老师挖了过来,给的条件非常优渥——免学费、住宿费、杂费,全额奖学金,每月有五百块生活补助。

    这五百块足够虞陶在学校食堂吃饭了,毕竟学校食堂属于象征性收费。

    而翟临深能进博明高中,则完全是因为他在博明读的小学和初中,家里又肯花大额的学费,让他混进了博明的优惠政策中,这才能在这里继续就读。不过博明并没有大学,所以上大学对学渣翟临深来讲,就有些困难了。

    博明高中部采用的是住宿制,没有特殊情况的学生,必须全部住校。这也是为了节省学生上下学的时间,能有更多时间用来学习。学校要有什么事通知,也比较方便。

    “你是跟邹兴一个寝室吧?”屈老师问翟临深。

    “是。”

    “让邹兴跟虞陶换下寝室,让虞陶跟你住吧。正好趁周末换完,也不影响学习。”

    博明的寝室随时可以调换,一个寝室住两个人,也挺清净。

    翟临深觉得邹兴要是知道不跟他一个寝室了,估计鼻涕泡都能笑出来。

    刚开学,课还没那么紧,也没有老师占自习课。屈老师把邹兴叫了出来,让他晚上换寝室。

    果然如翟临深所料,放学后,邹兴饭都不吃了,直接奔回了寝室开始收拾东西,对虞陶也是感恩戴德的,似乎虞陶真的救他于水火了。

    虞陶要休息,所以搬东西这活都由翟临深干了。

    翟临深心道:我这好脾气也是没谁了,虞陶,你欠着哥哥的,以后可得给我还!

    等翟临深把东西全搬过来,虞陶已经没心没肺地在翟临深床上睡着了。

    翟临深:“……”

    翟临深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更何况虞陶还是个男的,于是走过去推了虞陶一把,“起来,自己铺桌去。”

    “哦……”虞陶揉揉眼睛坐了起来,醒了一会儿觉,才慢吞吞地下地,去整理自己的床铺。

    虞陶虽然忘记了一些事,但自理能力还是在的,就是动作有点慢。

    翟临深强迫症似的把自己的床铺平,回头看到虞陶慢吞吞的动作,皱眉道:“怎么这么笨,铺个床都这么慢。”

    说罢,走了过去把虞陶拉开,开始给他铺桌。

    寝室的两张单人床是靠两边墙放的,床尾各有一个衣柜,书桌并排摆在中间,上面分别放有两盏台灯。不过两个人的桌子很容易分辨,有书的跟干净得像没人用过的。前者肯定是虞陶的,后者就是学渣翟临深的。

    屋内有独立的洗手间,带着一个小浴室,寝室门边有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暖壶之类的杂物,翟临深的衣柜边还有一台饮水机,水桶应该是刚换过的,还很满。

    这个饮水机不是每个寝室都有的,是需要花钱买的。家庭好一点的,同寝的两个人一人出一半在学校买一台。水没了可能到换水站登记,会有专门的人把水送上来换好,不需要学生去抬,水钱当然是另付的。而条件一般或者觉得不需要的,学校也有热水提供,可以拿暖壶去打,也不影响什么。

    虞陶有些渴了,便拎上水壶准备出门。

    “去哪儿?”翟临深铺好床,就见虞陶要出去。

    “打水。”

    翟临深眉毛一挑,“饮水机里不是有吗?”

    虞陶现在这副傻样,翟临深都觉得他打个水能把自己烫着。

    “这饮水机是你和邹兴买的吗?”如果是这样,邹兴现在搬走了,他要用的话怎么也应该把钱给邹兴才合适。

    “不是,我自己买的。”翟临深没个笑模样,觉得虞陶磨叽得有点烦。

    “那我把钱给你,以后我们一起用。”

    “哪那么多废话?一口水还供不起你啊?”翟临深站起身,在虞陶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桌子上找到水杯,给他接了一杯。

    “谢谢。”虞陶接过水,慢慢喝着。

    翟临深瞥了他两眼,“一会儿请我吃饭,抵你的水钱。”

    虞陶点点头,一点异议都没有。

    翟临深看他喝得认真,似乎这水特别甘甜,突然也想尝尝。

    于是自己接了一杯,尝了一口——并没有多好喝啊!也就那样!

    难道刚才给虞陶接的那杯比较好喝?

    想着,翟临深就伸手把虞陶的杯子抢了过来,完全没嫌弃地喝了一口——嗯,好像是好喝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