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5章
    周日下午,向津杰带着抄完的卷子来了翟临深的寝室。

    进门看到虞陶,吓了一跳。忙用眼神询问翟临深——是什么情况?

    换寝的事,屈老师是单独把邹兴叫出去说的,所以别人并不清楚。翟临深也没跟向津杰提。

    如果向津杰昨天过来,早就能发现了。奈何高三了,向津杰就算学习成绩长年稳居班级倒第二,家里还是希望他能努力一把,争取考个三本大学。所以给他报了辅导班,每周六和周日上午上课。为防止他逃课,向父每天接送他上下辅导班,让向津杰想逃也没这个胆子。

    “屈老师给换的。”翟临深直接道。

    虞陶冲向津杰点点头,就进了洗手间。

    向津杰赶忙把翟临深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问道:“卧槽,你和他一个寝室能行吗?你怎么没向屈老师抗议呢?这万一一言不合打起来了,再背个处分,你大学还想不想上了?”

    先不说这个周末的辅导班上得怎么样,就辅导班指导员的洗脑能力,那真是没谁了。就连他这个想到学习头都疼的人,也觉得考上大学非常重要。

    “再说,真打起来吃亏的还不是你吗?虞陶这种学霸,高考肯定能为学校争光的,学校肯定向着他,到时候说不定责任就你一个人背了。怎么着?你还真想让叔叔把你送出国读书啊?也不是说出国不好,英文怎么办?从头学还不是你受罪吗?”

    “不成,我去找屈老师,让他把虞陶换走!”

    向津杰说着就要往外走,被翟临深一把拉住了。

    “没事,我心里有数。”翟临深道:“他现在挺好相处的。”

    “啊?”向津杰显然不明白,虞陶好相处?他深哥不会也被洗脑了吧?

    翟临深小声道:“他周五从楼梯上摔下来,撞到了头,选择性失忆了。”

    向津杰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现在就跟他小孩子一样,没事的。”翟临深原本不想现在就跟向津杰说这个,估计屈老师会有安排。但兄弟关心他,他觉得也应该提前跟向津杰说一声,以免向津杰虎了吧叽的真去找屈老师评理了。

    “怎么会这样?”向津杰觉得不可思议,这种事他就在电视剧里看过。

    翟临深也没准备提心理阴影的问题,“不清楚,不过以后可能会想起来,到时候再说吧。”

    向津杰突然觉得虞陶有点同情虞陶了,“那个,很严重吗?”

    “说不上来,就是谁也不认得了,性格也和以前不太一样。不过自理方面没问题。”这已经算是万幸了吧。

    向津杰点点头,“没傻了就好,行吧,要有什么事就喊我一声。”

    “嗯。”向津杰和翟临深只隔了一个寝室而已。原本他们两个想换到同一个寝室的,但教导主任已经命令禁止了,两个学渣在一起不能相互督促、学习进步就算了,万一整天讨论着跟谁打架比较好什么的,就麻烦了。

    “对了,还有件事。”翟临深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以后叫我名字吧,别叫‘深哥’了。”

    “为什么啊?”他都叫了多少年了,早习惯了,“你难道要抛弃兄弟我?”

    翟临深白了他一眼,找了个理由,“年纪大了,怕被叫老了。”

    如果是大人,听到翟临深说“年纪大了”,估计会觉得扯淡呢,但作为同龄人,向津杰就特别能理解。

    “明白,明白。我也觉得,这几天我都想弄点菊花茶来养生了。”向津杰笑道。

    虞陶一出来,就看到笑得傻呵呵的向津杰。

    虽然知道虞陶现在不记得人了,但他对虞陶多少还是有点阴影的,便匆忙道:“那什么,我就先回去了啊。”

    “等等。”翟临深把他带来的卷子递给他,“拿回去吧,我都抄完了。”

    向津杰疑惑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应该是抄了虞陶的。看来有个学习好的室友还是挺好的,至少不用自己在苦大愁深地写作业,也不用到处借着抄了。

    向津杰走后,虞陶一直盯着翟临深。

    翟临深轻笑道:“行了,别看了。已经不让他叫哥了。”

    虞陶笑了,他作业已经写完了,今天也和翟临深一起泡了一上午自习室,下午他也想放松一下,便提议:“我们来打游戏吧!”

    翟临深顿时觉得自己生无可恋,不过面上不显,道:“好,就打两把,然后我看会儿书。”

    看书真是个好东西,能让他少操不少心。

    “好。”虞陶痛快地应了。

    周末结束后,一早,学生们在学校准时打响的起床铃中睡意朦胧地醒了过来。

    而此时,翟临深已经跟着虞陶在自习室里泡了半个多小时了。

    屈老师一早过来找教学资料,就通过自习室一则的大透明玻璃看到了两个人。这也让他着实惊讶了一把,不禁看了看窗外——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天根本没亮?

    但现实告诉他,一切正常。

    翟临深能开始学习,他自然是很高兴的,但希望不要是三分钟热度。现在努力一把,还是来得及的。

    早饭后,两人去了教室早自习。

    屈老师走了进来,“大家先停一停,我有事跟大家说一下。”

    同学们闻言放下手里的书和笔。

    “虞陶同学因为周五从楼梯上摔下来,选择性失忆了。”

    同学们哗然,虞陶被送去医院的事他们都知道,也知道是翟临深扔了球,但没想到居然失忆了。

    “安静一下。”屈老师继续道:“别的都没什么问题,就是他不记得人了。所以大家下课要没有什么事,都去跟虞陶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因为虞陶的父母没有追究,所以这事就揭过去了。大家以后打球、跑步的时候都注意一点,别再出这种事了。”

    同学们没说什么,但心里都有些纠结。虞陶向来不合群,话也不愿意跟他们说,总是独来独往的,他们都觉得即便相处了一年,虞陶可能都不记得他们的名字。而去做自我介绍,总觉得像是去自讨没趣。

    “另外,翟临深,你帮虞陶换一下座位,让他跟你同桌。向津杰,你换到虞陶现在的座位去。”屈老师道。

    他知道虞陶不近视,坐在后排也没问题。让虞陶跟翟临深同桌,也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事,希望虞陶能带动翟临深学习。因为翟临深成绩差,不爱听课,个子又高,所以一直是坐在最后一排的。让翟临深跟虞陶的同桌换座位,恐怕学生会有意见,所以只得让虞陶换了。

    同学们一脸惊恐地看着翟临深——让翟临深给虞陶搬桌子?屈老师脑壳被门挤了吧?翟临深不把虞陶的桌子从窗户扔出去就不错了!

    只见翟临深站起身走到虞陶那边,虞陶的同桌吓得向后缩了一下,似乎生怕打起来被牵连。

    虞陶抬眼看着他,似乎有些高兴。

    翟临深面无表情地道:“先拿着书包过去坐。我给我搬桌子。”

    “嗯。”虞陶拿着书包去了后排。

    向津杰过来帮忙,没多会儿,两个人的位置就都换好了。

    “行了,继续自习吧。”屈老师说完,就离开了教室。

    他还要去跟任课老师说一声,因为虞陶因为失忆在课业上有困难,也好及时辅导。

    办公室里,老师们一听到这个情况,都十分诧异,也有些心疼的可惜。

    “这闹得什么事,都高三了,要是高考被这样耽误了,简直浪费了虞陶这个聪明孩子了。”

    “是啊,身体没什么事吧?实在不行就复读一年,虞陶要考不上重本太可惜了。”

    “我看啊,人没事就行。学校不是有保送名额吗?虞陶有资格的。”

    “的确可以拼一下保送,屈老师帮虞陶争取一下吧。”

    ……

    老师们都很关心虞陶,只的物理老师脸色难看,沉默不语。

    两节课过后是大课间,博明的大课间不做操,是要求同学们都要操场上活动一下。一般大家活动个七八分钟,然后去买点零食吃吃。不吃零食的一般会回教室看书,不放过任何可以学习的时间。

    虞陶吃着翟临深给他买的烤香肠进了教室,走过过道时,看到两个同学在研究一道数学题,似乎并没有头绪。

    虞陶停下来看了一下题,两个同学见有人站在桌边,抬起头,就看到眨着眼睛吃香肠的虞陶——这样的虞陶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看起来也不那么冷淡了。

    其中一个同学壮了壮胆子,问:“那个,虞陶,这题你会做吗?”

    虞陶说了两个公式,简单口述了带入。两个同学似乎并没有听懂。

    虞陶将香肠递给问他的同学帮他拿着,然后拿起笔在草算纸上写起了步骤。

    “明白了吗?”放下笔,虞陶接回香肠。

    虞陶步骤清楚,逻辑清晰,公式也写了出来,两个人也看明白了。

    “明白了,谢谢。”

    “没事。”虞陶拿回香肠将它吃完,竹签丢到垃圾桶里,回到自己的座位。

    虞陶给同学讲题,其他同学也看到了,一个个特别惊讶。要知道,以前他们宁可自己憋,也不会找虞陶的。因为虞陶根本不会理他们。

    但失忆后的虞陶居然主动给同学讲题了!这个忆失的好,失得太好了!

    不过大家不知道这是偶然情况还是以后虞陶都会这样。

    坐在虞陶前面的宁扉拿着自己的练习册转向虞陶,小心翼翼地问:“虞陶,能教我这道题怎么做吗?”

    “我看看。”虞陶伸出手。

    宁扉双手将题册奉上。

    虞陶看完后,开始给他讲题,并在纸了做了步骤。

    有了这个开头,大家知道虞陶是真的会给大家讲题了,于是纷纷拿着题去找他。

    翟临深去了个厕所回来,就看到虞陶桌边围满了人,他可能都挤不进去——

    什么情况?他就几分钟没在虞陶身边,就造这老些人围着,当虞陶是锦鲤啊?围着能考上一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