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7章
    虞陶的脸一直红着,路上也一句话都不跟翟临深讲。翟临深不知道虞陶是真纯情,还是失忆以后变纯情了。虽然他更倾向于后者,但这样的虞陶给他的感觉真挺不错的,让他总想逗逗他,可又怕把虞陶逗生气了还是哄。

    他这种连女孩子都不哄的人,居然开始哄虞陶的,简直像是神经搭错了一样。

    虞陶还有些不好意思。怎么说呢?他们这个年纪的确是对“性”好奇的年纪。不过他并不好奇,也没有什么想法,可听别人提起来,依旧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好像也没有人跟他谈论这些,所以翟临深突然这么直白地说,他会觉得特别害羞。

    翟临深转头看到他白皙漂亮的脖颈,特别想捏两把,但又感觉不太合适。但还是手贱地戳了一下。

    虞陶一缩,拿好看的眼睛瞪着他。

    “还生气呢?”

    “没生气。”虞陶虽然别扭,但并没生气,男生之间为这种事生气,说出去太丢人了。

    “那怎么不理我?哥哥这是在教你食色性也。”翟临深觉得他这可是最正常的指导了。他们这个年纪,虽然学业为主,但谁还不知道点那些事呢?

    “没有,就是没想到说什么。”虞陶找了个借口。

    翟临深一笑,“以后哥哥多带你去见识见识。”

    “怎么见识?”虞陶一脸天真。

    翟临深顿时语塞,给虞陶看小黄书?还是带虞陶看小电影?好像都不合适。可话说回来,即便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这些是应该懂的,但带虞陶看,他总觉得自己是在荼毒虞陶。

    “我还没想好,不急,不急。”翟临深尴尬地笑道。

    虞陶对些真没什么兴趣,也就没有再多问。倒是之前的不好意思缓和了许多。

    原本两个人以为物理课上的事也就那么过去了。但没想到娄老师似乎就是盯上了他俩。总找他俩的茬,不是在教室里站着,就是在走廊上站着。显然就是不想让他们上课。

    翟临深倒是没所谓,反正他也听不懂。但有点心疼跟他一起被针对的虞陶。心里盘算着去举报娄老师。

    讲真,他不打女人,所以不可能堵着娄老师套个麻袋揍一顿。跟学校讲吧,学校为了名誉,这事自然会大事化小,娄老师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脸色。既然互看两相厌,又何必再待在一个教室里呢?

    班里的学习委员迟玲有点看不下去了,下了课想去跟屈老师说说。其实现在同学们私下聊天,也觉得娄老师太恶心了。明明最开始就是自己不对,现在却开始变本加厉地折腾学生。现在是虞陶和翟临深,谁知道以娄老师这尿性,以后会不会轮到他们?他们如果不为自己争取权益,不为同学出头,以后六班也不会有好。

    翟临深倒是没着急。他原本怕耽误虞陶学习,但后来发现虞陶做物理作业一点问题也没有,也略微放了点心。

    而在迟玲和班长准备去找老师时,翟临深把他们拦了下来,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后,请他们帮了个忙。两上人见翟临深有主意,而且对六班的同学都有好处,也都点头同意了。

    这天放学,翟临深和虞陶像往常一样去吃饭,向津杰这个小尾巴也在。

    自从虞陶为翟临深出了头,向津杰对虞陶的好感就像坐了火箭一样直线上飙。虞陶一开始是有点嫌弃向津杰怎么总跟翟临深在一起,但后来想想,翟临深和向津杰是好朋友,一起吃饭本来就是应该的。倒是他,是后来插在他们中间的。

    加上向津杰对他态度很好,虞陶并没有感受到什么恶意,所以慢慢也就接受向津杰这个同学了。

    走了一半,翟临深的手机响起来。

    是袁心蕊打来的。袁家跟翟家是世交,他们这一辈,袁家只有袁心蕊一个孩子,所以格外宠爱,也希望她能跟翟家的孩子成长好朋友。而现在,袁心蕊的母亲跟翟临深的继母关系也非常好,所以袁心蕊不时会到翟家来玩。

    袁心蕊跟翟临深同岁,也就跟翟临深也走得更近一些。不过对翟临深来讲,袁心蕊只是世交家的孩子,再无其他了。

    “喂?”翟临深接了电话。

    “你在做什么?”袁心蕊笑盈盈地问道。

    “准备去吃饭。”翟临深心不在焉地回道。

    “那半个小时后,我们在你学校门口见好不好?”袁心蕊声音里带着几分娇气。

    “我约了同学有事。”翟临深编谎话都不眨眼,讲真,他应付不来女生,也不愿意跟女性多接触。这跟他的经历有关,当然,也跟他的性向有关。

    “就一会儿就好,我给你送蛋糕。我家司机下午送过来的,我妈妈让我给你送一块过去,是家里自己做的,味道很好的。”袁心蕊道。

    翟临深皱了皱眉。

    袁心蕊的学校离博明不远,坐车也就两站地。不属于住宿制,所以袁心蕊每天都是会回家的。

    那袁心蕊的母亲下午送蛋糕去学校,就有点太假了。而且他跟袁心蕊的母亲也没有太多接触,一年可能都见不上一面,袁心蕊的母亲为什么要让袁心蕊给他送一份?

    其实翟临深不是不知道袁心蕊对他有好感,他的父亲也没有表示,甚至有点放任的意思。但他对袁心蕊毫无感觉,也不想多接触,基本上就保持个礼貌而已。但也不好弄得太难看,不然袁心蕊跟她母亲抱怨,她母亲再跟他继母说,他继母再告诉他父亲,最后糟心的还是他。

    “不用了,我不喜欢甜的。谢谢你母亲的好意。”翟临深觉得自己的回答很得体了。

    “我都准备出发了,我不管,反正我会去的。你要不出来,我就在校门口喊你的名字,直到你出来。”袁心蕊也不准备再给翟临深拒绝的机会,说了句“一会儿见”,就直接挂了电话。

    虞陶看着皱眉的翟临深,问:“怎么了?”

    翟临深头疼的捏了捏眉心,“没事,去吃饭吧。”

    饭吃得差不多了,翟临深再次接到袁心蕊的电话,说她已经在校门口了。

    博明的校门要有学生证才能进,所以袁心蕊只能在外面等着。

    无论他对袁心蕊多么没有意思,人既然过来了,让一个女生等在校外,是不合适的。何况他真不怀疑袁心蕊会在外面叫他的名字。

    “有人来给我送东西。你们吃完直接回寝室吧,给我带份面包就行。”翟临深起身道。

    虞陶点点头,也没多想。

    向津杰笑道:“放心吧,我肯定安全把虞陶送回寝室。”

    校门外,袁心蕊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裙,手里提了个好看的盒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家里做的东西。她也不是自己来的,跟她一起的还有两个女同学,三个人在校外说着话。

    翟临深走过来时,其中一个女生看到了,眼睛亮亮地指了指翟临深这边。

    袁心蕊转头看到翟临深,露出一个略显娇羞的笑容,向前走了几步。

    “给你。”袁心蕊把盒子递到翟临深身前。

    “谢谢。”翟临深道:“以后让阿姨不要再送了,我不太吃这些。”

    “嗯。”似乎见到翟临深,袁心蕊就满足了,“那个,你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吧?”

    “我已经吃过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翟临深打发道。

    “不急,要不我们在附近逛逛吧?我请你喝奶茶。”

    “不了,我还有晚自习。”翟临深表情严肃,“以后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别过来了,你也高三了,好好学习吧。”

    “我学习成绩可以的,不用整天死磕书。”袁心蕊像是根本没听出来翟临深话外的意思,“这不是挺长时间没见了吗?我也想见见你。”

    翟临深想了片刻,道:“我们两家虽是世交,但关系并没有好到这个地步。你的心思我大概明白,但也只能说声抱歉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说多了就没意思了。”

    既然没感觉,还是说清楚比较好,之前没直说,是考虑到袁心蕊的自尊,现在迂回对方当没听懂,那就只能直言了,也免得以后惹麻烦。

    袁心蕊脸上的笑意僵了起来,颇有些尴尬地道:“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翟临深点点头,“那就当我多心自恋了,抱歉。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说完,翟临深就转头进了校门。

    抛开性向这方面不说,翟临深也不喜欢袁心蕊。即便是交女生朋友,他更喜欢那种性格大大咧咧、活泼可爱,没什么心眼的那种。而袁心蕊不是。

    袁心蕊善妒,又自以为是。初三参加长辈组织的带孩子的聚会时,他亲耳听到袁心蕊跟几个女孩儿说其中一个穿得漂亮的女孩儿坏话,而且是很恶意的那种。说人家穿着漂亮裙子也不像公主,说人家这样是来撩骚的,说人家不要脸勾搭他。

    其实他跟那女孩儿根本没说什么话,就是自己拿果汁的时候,恰好对方也来拿,他就先让了一下而已。

    而这前后也有不少事让他觉得袁心蕊看不得别人比她漂亮,比她吸引人,所以总四处说别人坏话。还喜欢展示自己的东西,攀比心很重,特别做作。让他更不能理解的是,居然还有人会响应她,跟她站在同一立场上,简直神经病。

    所以他对袁心蕊这样的女生越发的有多远躲多远。

    他也特别烦袁心蕊动不动就像今天这样,不管他同不同意,执意到学校来找他。所以他觉得还是把话明说得好,有时候作为男生的忍让和迁就也是要有个度的,不然别人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回来啦?拿的什么呀?”虞陶洗完手出来,就看到翟临深进了门。

    “别人送的蛋糕。”翟临深将东西放桌上一放,也去洗手了,随便问:“你喜欢吃甜的吗?”

    “喜欢啊。”

    “那你吃吧。”

    “不好吧?别人送你的。”虞陶有些不好意思。

    翟临深随口道:“我的就是你的,喜欢就吃,客气什么?吃不了就给津杰送两块,别放到明天坏了。”

    说完这话,翟临深也微微愣了一下,什么“我的就是你的”,这话也太暧昧了。

    不过虞陶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说了声“谢谢,我不客气了”,就打开盒子,将塑料叉子拿出来,开始享用蛋糕。

    翟临深看他吃得笑眯眯的样子,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弧度——跟虞陶说话真舒服,虞陶单纯,又真心待他,所以不会在这些暧昧的话上计较,也不需要他多解释什么。

    这样就很好,让他觉得很轻松,也有了跟虞陶一起吃蛋糕的冲动。好吧,向津杰那份,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