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8章
    自从虞陶忽悠翟临深早起去自习,翟临深慢慢好像也习惯了。不过虞陶是真的去自习,而他一般是抄作业,不抄的时候就看看英语,仅此而已。

    早起对翟临深来说是有点困难的,但虞陶坐在床边戳他,他不仅没有生出起床气,反而就那么醒了……早起了几天后,他也觉得神清气爽的,也就慢慢喜欢上了早起。

    早起自习是挺愉悦的,但物理老师的针对并没有停止。而班里同学的不满声也越来越大。

    老师温温柔柔的讲课,学生们心情也好,也愿意听。而如果老师每天一来就先发一通脾气,把同学赶出教室,其他同学的心情也会跟着受影响,时间久了,自然也对此门课程多少会有抵触心理。

    而娄老师见课堂气氛越来越低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几乎一堂课里有半堂都在发火,着实让人反感。

    为了检验一下学生们这一个假期到开学半个月来的成绩情况,学校在周四、周五两天进行了月考。

    周四考完,虞陶问翟临深发挥得怎么样。

    翟临深笑说发挥稳定。

    虞陶觉得这样说应该是有进步,也就没多问。

    周五考完,大家都放松下来。晚饭后,翟临深去打篮球,虞陶坐在一边的阶梯座位上等着。

    他不会打篮球,也不喜欢。刚考完试,他也不想回去看课业书,便坐在一边翻,等翟临深打完一起回去。

    翟临深投进一个球后,转头看了一眼虞陶的方向。然后“啧啧”了两声,心想:哥哥刚才那么帅都没看到,那破书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向津杰走了过来,小声道:“真讲,虞陶坐那儿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虞陶跟篮球场还真是格格不入,刚才他叫虞陶一起打,也被拒绝了。他是不太能理解,虞陶怎么会坐到这儿来,还是为了翟临深。

    “又没看你,你管呢。”翟临深嗤笑一声。连我都没看,能看你吗?!

    虞陶翻页时,抬头看了一眼翟临深那边。此时翟临深正好一个三分球投了出去。

    橙色的夕阳留在翟临深飞扬的发梢上,为黑色的头发染上了一抹亮色,额头的汗水透出活力的气息,修长的手指在投出球后微微握起。

    落地时,翟临深笔直的双腿舒文彥微屈,轻盈平稳。

    篮球入篮,翟临深露出笑意。

    虞陶看着翟临深,突然觉得脸上有点热。

    翟临深下意识地看向虞陶那边,发现虞陶居然在看他了。

    心里略有点小得意,球打得也更风骚了。

    接球,过人,跳起,投篮……翟临深心想着“让你见识一下哥的魅力”。结果球砸在篮筐边缘,反弹了下来,被对方抢了球,毫不费力地绕过脑子里还在叫嚣着“卧槽”的翟临深,和队友配合着过了一个人,然后一投,球进了。

    翟临深:“……”

    虞陶倒没觉得有什么,反正他也投不进去,没所谓的。

    翟临深嘴角抽了抽,转身道:“不打了。”便走向虞陶那边。

    “回去吧。”

    “好。”虞陶笑应着,将书收起来,背上书包。

    见虞陶并没在意,翟临深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生气。自己打的那么帅,当然,没投进也挺丢人,但虞陶却毫不在意!简直白浪了!生气!

    “周末你回家吗?”往寝室走的路上,虞陶问。

    “不回。”这对翟临深来说没什么好考虑的,“你呢?”

    “我现在跟家里人也不熟……”回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安全感。的确,他的父母每天都会发信息过来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但他依旧没有生出什么亲切感。他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凉薄,可现在的他也说不清楚,自然还是以自己的直观感受做决定最好。

    翟临深点点头。

    “那明天我们出去逛逛吧,顺便买点东西。”虞陶提议。

    “行,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整天吃学校的饭,翟临深也会觉得没新意,所以周末没事的话,也会出去吃一餐,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口。现在虞陶只愿意跟他在一起,他又是受了虞陶父母的拜托,反正一个人也是吃,两个人也是吃,带虞陶一起也挺好的。

    晚上的时候,虞陶的母亲打电话来问他周末要不要回家,她做虞陶喜欢的菜。

    虞陶对母亲的感觉虽还是陌生,但也很有礼貌地说自己跟翟临深约好了,想跟翟临深一起去吃饭,就不回家了。

    儿子能有个朋友,梅满芝自然是很高兴的,也希望虞陶能多交朋友,便痛快地应了。之后还给他转了些钱过来,让他明天出门主动点付帐,别让翟临深破费。

    周六一早,翟临深也没睡个懒觉,一早就被虞陶叫了起来。不过两个人并没有去自习室,只是在寝室看了会儿书,然后去食堂稍微吃了点早餐,就一起出门了。

    周末上午逛街的人还不算太多,两个人先去了虞陶要去的图书大厦。这是本市最大的书店,书籍种类全,还有折扣。所以尤其是学生们,格外喜欢到这里来买书。

    翟临深对买书毫无兴趣,但又怕虞陶走丢了,只能跟着他一起逛。

    卖辅导材料、模拟试卷的区域人特别多,大多都是学生,也有家长带学生一起来的。

    虞陶一点点挑着书,翟临深喝着柠檬茶推着车子走在他身后,虞陶看好了就丢进购物车里,动作行云流水。

    “临深?”一个女人在两个身后叫了翟临深。

    翟临深转过头一看,眉心跟着皱了起来。

    虞陶也闻言看了过去,是一个穿得很时尚的女人,看上去三十多不到四十的样子,很漂亮,气质也好,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男孩,看起来八九岁左右,正用大眼睛望着翟临深,似乎很想跟他亲近。

    这个女人虞陶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你……你来买书啊?”女人问道。

    翟临深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回话,似乎根本不想理这个女人。

    “二哥。”男孩乖乖叫了人,缓解了女人的尴尬。

    翟临深也没赏那个男孩半个眼神,似乎是想立刻走掉。

    女人像是习惯了这种情况,非常自然地看向走在翟临深前面的虞陶,“这位是?”

    翟临深想想说“与你无关”,就听虞陶礼貌地道:“您好阿姨,我是翟临深的同学。”

    “你好你好,临深给你添麻烦了吧?”女人语气温柔,就想在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没有没有,是我给他添麻烦才对。”虞陶不知道这个女人跟翟临深是什么关系,但对方给他的感觉还可以,至少对翟临深的态度有些哄着的意思。

    “哪里,希望你们能一直好好相处。”女人微笑道。

    “嗯,您放心吧。”虞陶应道。

    翟临深皱起眉,一把拉过虞陶,“买完了没?买完去结账,磨叽什么?”

    女人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神情也多了几分尴尬。但还是给自己打了圆场,“钱够用吗?不够跟家里说。”

    听她这话,虞陶觉得这女人可能跟翟临深的关系挺近的。

    翟临深没理她,拉着虞陶和购物车就去结帐了。

    虞陶看得出翟临深心情不是太好,所以也没提自己还想买几本这事,想着下周再来也可以,便跟着翟临深一起去结帐了。不过虞陶还是转头看了一眼女人那边,发现女人和那个男孩脸上都有一些失落,还在看着他们这边。

    出了书店,虞陶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翟临深脸色不怎么好地道:“我继母。”

    继母这个身份似乎天生就说明了与继子女之间的关系。当然,好的也大有人在,只不过要对外的说法和报道上,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往坏的那方面讲。

    虞陶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别不高兴了。如果你跟你的继母合不来也没关系,以后我跟你一起生活,我当你的家人。”

    翟临深愣了一下,心里突然觉得暖了许多。其实虞陶对他了解非常少,在这种情况下能让他觉得暖心,也是有心了。他也觉得如果有虞陶这样的家人也不错,虞陶能安抚自己,而自己也绝对不会亏待虞陶。

    可是……这往深里一想也不对,虞陶要当他的家人,那对他来说就是当他老婆啊!他是gy没错,但虞陶应该不是吧?再说,他虽然挺喜欢现在这个虞陶的,但并不是爱啊,所以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又怎么当家人?

    也可能等虞陶把忘记的事都想起来了,今天的话也就跟着忘记了。到时候他们又会变成互不往来,甚至会打架的状态。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会记得虞陶今天说的话,也会记得他的心跟着暖过。毕竟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好了,没事。”翟临深露出笑意,“走,吃午饭去。饿了没?”

    “有点。我们吃什么?”虞陶边跟着翟临深往前走边问。

    “龙虾。”翟临深道。

    “我好像还没吃过,小龙虾倒吃过。”虞陶也有些期待。

    “那就快走吧,去晚了可能要等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