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9章
    这家餐厅最有名的是龙虾焗饭和龙虾卷。虽不是专门经营龙虾料理的店,但龙虾新鲜,还是大龙虾,做出来的东西味道自然是不会差了。

    虞陶吃得很开心,龙虾卷的面包烤得外酥内软,却并不油腻,味道很香,抛开夹在里面的大龙虾肉和配料,也是非常好吃的。龙虾焗饭里也是用了一整只龙虾肉,味道格外鲜甜。

    “我喜欢这个面包。”虞陶笑眯眯地道。

    “那一会儿走的时候打包几个回去。”这家的面包也是可以单独卖的。

    跟虞陶一起吃饭,总能让翟临深觉得心情很好。一来是看虞陶吃饭他也很有食欲,二来是虞陶遇到喜欢的食物就会很开心,这种直接的表现也会感染到他,尤其是在他推荐的情况下,会非常有成就感。刚才见到继母的那点不爽的心情也跟着散了。

    翟临深的家里其实是有些复杂的。除了一个弟弟外,他还有一个大他八岁的哥哥翟临昭,而他跟他大哥也不是同母所生。

    翟临昭的母亲是病逝的,过世前让翟父一定要照顾好翟临昭。作为父亲,翟父虽然忙碌,但也会尽量空出时间来照顾孩子。当时也没有再娶的打算,想着把翟临昭好好养大就好。

    但一次翟父到国外出差,把翟临昭交给一直照顾翟临昭的保姆,结果那次翟父提前回来,就看到躺在床上发着高烧,根本没有人管的翟临昭。而那个保姆却跟几个要好的姐妹约着打麻将去了。

    后来翟父才知道,这个保姆从来没有好好照顾过翟临昭,翟临昭年纪小的时候也讲不明白,等大一些了又不想让父亲操心,毕竟父亲的工作已经非常忙了,所以一直也没说。

    这下翟父炸了,不仅追究了保姆的责任,也开始想着给翟临昭找个心地善良继母,能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

    于是在多方介绍下,认识了翟临深的母亲,两个很快结了婚。

    翟临深的母亲对翟临昭非常好,视如己出,当时翟临昭年纪尚小,与她也慢慢培养出了感情,两个人就像亲母子一样。

    怀上翟临深,其实是个意外,但翟临昭非常想有个小弟弟,于是翟临深便生了下来。

    翟临深与翟临昭是从小培养出来的感情,加上翟临深的母亲不偏不倚,对两个兄弟处处都是一样的,所以两兄弟的感情也非常不错。

    但在翟临深八岁那年,翟临深的母亲出轨了。并且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翟父只能同意离婚。

    其实翟父也知道,这几年他公司经营的越来越好,他自己也越来越忙,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翟临深的母亲是个好女人,对孩子温柔备至,照顾细致,但他却没有做好一个丈夫应该给予的陪伴,所以翟临深的母亲出轨,他虽愤怒,却也能理解。

    翟临深的母亲没有要他的抚养权,翟父给了她一笔补偿金后,她就跟着那个男人离开了。

    这么多年过来,翟临深都没有再见到自己的母亲,他也没有去联络的想法,现在这样是最好的。

    而他现在的继母游美兮之前是个挺有名的明星。翟父也是怕再重复翟临昭之前的情况,所以才又娶一个位回来照顾两个孩子。毕竟当时翟临深年纪还小,而翟临昭学业又紧,都是需要照顾的时候。

    而游美兮嫁进翟家后,就退出了娱乐圈。

    她进门的时候,翟临昭已经很大了,不可能再像小时候那样跟一个陌生女人生出母子亲情来。而翟临深在母亲出轨后,就变得非常抵触女性,自然对游美兮也没什么好感,巴不得她有多远离自己多远。

    后来游美兮生了他弟弟,起名翟于思,并没有用“临”字,翟父也是为了让两个已经长大记事的儿子安心,才将名字区别开来了。

    而因为跟游美兮不亲近,看到翟于思跟游美兮非常相似的脸,翟临深就觉得厌烦。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母亲离开后,很多人开始传他并不是翟父的儿子。听得多了,翟临深也不禁开始怀疑,这种怀疑让他与家人渐渐疏远,包括自己日渐忙碌的大哥,所以看到肯定是父亲亲生的翟于思,心情也会格外不爽。

    饭后,虞陶跟着翟临深去逛街买衣服。这才是翟临深今天出门的重点。

    翟临深有自己专门喜欢逛的家几店,不一定都是高档牌子,也有些很评价好穿的。

    翟临深每挑到一件衣服,就问虞陶,“怎么样?”

    虞陶便点头道:“好看。”

    他不是敷衍翟临深,是真的觉得好看,也由此发觉翟临深的眼光真的不错。

    翟临深买了两件外套,两条牛仔裤,又挑了几套休闲款的衣服,平时上课可以穿。博明并没有要求穿校服,所以学生的穿着还是很随意的,但也不能太夸张,被教导主任看到,肯定要请家长。

    在逛到一家平价服装店时,翟临深去了睡衣区那边。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买着衣服突然就想起了虞陶那一身根本不适合又土气的睡衣,就逛了进来。

    这边睡衣的款式特别多,颜色也丰富,纯棉的面料摸着就很舒适。

    “挑一件。”翟临深对虞陶道。

    “你喜欢什么颜色?”虞陶以为翟临深要买睡衣,问道。

    “给你买,挑你喜欢的。”

    虞陶赶紧摆手,“不用的,我有睡衣。”

    翟临深翻着衣服的图案,“你那件太难看了,看得我难受,换一件。”

    虞陶孩子气地噘个嘴,“舒服就行了。”

    “舒服的衣服多了,好看也很重要。”翟临深挑了件白色带红蓝空心心形的往虞陶身上比划,“我天天跟你待一个屋,你穿好看点我看着也高兴。”

    “哦。”虞陶知道翟临深还挺好穿的,但没想到对别人还有要求。

    翟临深又挑了个蓝色带兔子图案的,上面都是公兔子,倒也不觉得女气。纯棉的料子天再凉一点也能穿,款式也宽松,看着就很舒服。

    “就这样两件吧。”说着,翟临深选了虞陶能穿的号,去结帐了。

    虞陶原本是想自己出钱的,但翟临深先他一步付了,倒让虞陶有些不好意思,想着回去多买点零食给翟临深吧。

    新睡衣洗了一水,周日晚上虞陶穿上了兔子的那件。

    翟临深看得满意,心里也多了几分得以——自己的眼光,真是没谁了!

    一个周末,老师们将月考的卷子都批了出来。

    六班的成绩比上学期期末有所下滑,拖后腿的依旧是理综的物理部分。

    倒是虞陶的成绩,稳定中还有所上升,依旧是年级第一,落了第二名七十多分。

    看到他这个成绩,屈老师和其他课任老师都放心了。只有物理老师觉得自己被打了脸——她觉得明明其他老师跟她想的是一样的,为什么他们都能装得跟没事人一样,为虞陶高兴,只有她里外不是人?!

    越想越气,加上这次的物理成绩,她带的班考得都不好,简直让她抬不起头来。这群学生也是够,她教得这么用心,成绩却这么难看,简直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干什么,心都不在学习上。

    上午第三节  物理课,娄老师拿着试卷进了六班。

    进门后,将卷往讲台上一摔,一脸怒气地说道:“是不是我给你们的作业太少了,你们给我考这么个成绩,还要不要脸了?!”

    同学们的表情十分冷淡,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这样,也烦她这样。

    “翟临深!你看看你考的什么东西?你是猪脑子吗?什么都记不住?!”娄老师指着翟临深。

    翟临深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这个成绩对他来说是稳定的。

    不过想到虞陶看到他成绩时的样子,他也不禁有些闷气。虞陶居然还笑说他笨,被他捏了几下脸,才老实了。

    比起娄老师在前面发飙,他倒是有点在意虞陶的态度。这回虞陶倒没有那看不起他的意思,只是有些可惜,反倒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

    翟临深站起身,冷笑道:“我学习不好,考得不好,我认。但你教得差,同学们都听不懂,你还在那自以为是的指责别人没学好,谁给你的自信?”

    “你听不懂就怪老师讲得不好?!看到你我真是连讲课的心情都没有了,给我滚出去站着!”

    翟临深已经习惯了,起身就往外走。

    虞陶瞥了老师一眼,也站起身跟着翟临深一起出去。

    “虞陶,你给我坐下!”虞陶这个成绩,要是让他在外面站着,别人肯定会觉得是她的不对。

    “您讲课太没意思了,我不想听。”虞陶完全不给面子。

    娄老师气得嘴唇都哆嗦了,不过还是勉强拉回一丝理智,想着让他们站五分钟就回来,这样应该不会被别人看到。

    “好好听课,跟着我出来干什么?”因为娄老师的关系,其实虞陶已经耽误不少物理课了,现在娄老师看在虞陶成绩的份上,看起来不准备再为难虞陶了,但没想到虞陶竟然跟他一起出来了。

    “你不在教室,我没安全感。”虞陶并不是骗翟临深的,从他失忆开始,只有翟临深在他身边,他才觉得安心,所以才会忽悠翟临深跟他一起去上早自习。

    翟临深轻笑,他不喜欢别人黏着他,但虞陶黏着他的感觉……还不错。

    两个人站了没两分钟,苗校长带着教育局的副局长往校长室走,上楼梯正好看到空空的走廊里,虞陶和翟临深正在罚站。

    副局长停下脚步,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去不少高中突击视察过,都没出现高三学生在走廊罚站的情况。

    陪同的苗校长和教导主任常老师是认得他们俩的,也都跟着皱起眉。

    “这高三了在外面站着不让听课是怎么回事?”副局长直接向那边走过去。

    “诶,副局……”苗校长像本想阻止,但又没这个胆。

    翟临深注意到了校长那边,也听清了校长对对方的称呼。他等的就是教育局的人来视察这个机会。所以只要娄老师让他到外面站着,他都欣然接受。反正教育局领导过来是常事,他总能抓到机会的。不过没想到机会来得倒挺快。

    “这两位同学,怎么站在走廊上?”副局长和蔼地问道。

    “我考试让考好,被罚站了。”翟临深道。

    副局长皱起眉,没考好虽然不值得高兴,但也不是什么了大不起的事,下次努力就行了,毕竟这才高三上学期呢。

    “那你呢?也是学习不好?”副局长看向虞陶。

    翟临深帮虞陶答道:“他是年级第一,因为帮我说话,经常被娄老师罚站。”

    “嗯?”副局长皱起眉。

    苗校长和常主任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娄老师能到博明来教书,也是托了关系的,加上教学质量还可以,所以博明也就接收了。娄老师对学生发脾气这事他们也早有耳闻,苗校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心想着教学质量过关就行了。

    但万万没想到,居然罚站学生被副局长撞了个正着!要只是翟临深,那他圆两句也就揭过去了。但年级第一的虞陶因为维护了翟临深也被罚站,这就太说不过去了。

    除非娄老师有什么非罚不可的理由,要不然,他就只能给娄老师点一首《凉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