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1章
    周四放学后,同学们一窝蜂地冲出学校,去自己喜欢的超市抢购零食。

    翟临深也有自己常去逛的超市,在市中心,里面大部分都是进口食品,价格稍微高一些,但味道基本不会踩雷。向津杰也喜欢去那边逛。所以翟临深带着虞陶,跟向津杰打了个车,一起去了市中心。

    三个人先找了一家餐厅解决晚饭。饭后,翟临深给虞陶买了血糯米的奶茶,这才去了超市——他现在给虞陶花钱都有些习惯了,虽然在虞陶偶尔挑食的时候会嫌弃几句,但给虞陶花钱他一点也没觉得不值,甚至看虞陶吃得高兴,他也开心。有时候想想,可能是虞陶让他体会到了当哥哥的感觉,所以给虞陶买什么他都觉得可以。

    “话梅要吗?”翟临深推着车子走在虞陶后面。

    “不要,要吃菠萝干。”虞陶道。他并不会心安理得地占翟临深便宜,一般翟临深给他买东西,他也会给翟临深买,只不过次数比翟临深少一点。今天跟翟临深出来买东西,他也准备AA制,回去给翟临深转账。

    “话梅开胃。”翟临深道。

    虞陶想了想,“那要没核的。”

    翟临深挑了个没核的丢进推车。

    “巧克力要吗?”翟临深问。

    “不要。”虞陶溜溜达达地喝着奶茶。

    “牛肉干?”

    “不要。”

    “可乐?”

    “要的!”

    也不管虞陶回答要还是不要,翟临深都买了一份。

    逛到寿司区的时候,翟临深道:“挑一份,带回去当宵夜。”

    这个时间寿司都开始打折了,基本上二三十快能买到两至三份。

    “临深?”一个熟悉的女声自两人身后响起。

    翟临深转头一看,果然是袁心蕊。

    袁心蕊面露惊喜,笑道:“好巧啊,你也来买东西?”说话间,眼睛来回打量了虞陶两遍。

    “嗯。”翟临深淡淡地点点头,并不想跟他多说什么。

    袁心蕊倒是主动提起话头,“你这是来买秋游的东西吗?”

    “嗯。”

    “我们还是运动会,明天开。真羡慕你们能去秋游,比开运动会有意思多了。”袁心蕊笑道。

    “也还好,去多了就没意思了。”

    袁心蕊看向虞陶,问:“这位是?”

    “我朋友。”翟临深道,也没有细解释。

    虞陶挑好了寿司,也看向了袁心蕊。袁心蕊挺漂亮,但并不是虞陶愿意接触的女孩的样子。袁心蕊的漂亮带着高傲和一些攻击性,看起来并不好相处。虞陶更喜欢跟可爱型的女生说话。

    “你好,我叫袁心蕊。是临深的朋友。”袁心蕊微笑道。

    虞陶点点头,也说了自己的名字,别的并没多提。

    这时,翟临深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翟临深说完,就走远了些。

    虞陶跟袁心蕊也没什么好说的,推着车正要离开,就被袁心蕊拦住了去路。

    “之前没听临深提过你,他之前只和向津杰走的近,你应该是他新交的朋友吧?”袁心蕊的语气带着几分优越感,一副非常了解翟临深的样子。

    “嗯。”虞陶应道。

    “那我问你个事呗?”袁心蕊笑道,也没虞陶同不同意她问,就直接问道:“那个,临深有女朋友没?”

    虞陶心想:这关你什么事?

    但以免让翟临深夹在中间尴尬,便淡淡地道:“没有。”

    “那他有喜欢的人了吗?”袁心蕊似乎并没发现虞陶根本不想回答他,自顾地又问。

    虞陶皱了皱眉,“不知道。”

    “你们不是朋友吗?怎么会不知道?”

    “我又没有读心术,谁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人。”虞陶满脸地不高兴,将奶茶放到车里,心里也有点别扭。

    袁心蕊想了想,又问:“那他有没有走得比较近的女生?”

    虞陶烦了,气哼哼地道:“有没有人跟你说,女孩子这么八卦不好?!”

    袁心蕊被他问愣了,随后则是一阵羞恼,正想开口教训虞陶两句,翟临深就回来了。

    袁心蕊立刻换上一脸委屈,似乎在无声地控诉虞陶对她不友好。

    不过翟临深并有理会袁心蕊,只对虞陶道:“那边有酸奶,去拿几盒吧。”

    其实在虞陶说他没有读心术的时候,他就已经回来了,只是站在架子后面没有出来。所以在听到虞陶说女孩不好那么八卦的时候,也不禁轻笑了一声,觉得虞陶可爱得很。虽然人看着单纯了些,但怼人的本事倒是一点也没弱。

    “临深……”袁心蕊软言叫了翟临深一声。

    翟临深一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一脸淡然地道:“你慢慢挑,我们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袁心蕊说再见,就推上车子带着虞陶走向了另一边。

    翟临深发现虞陶的情绪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高了,不禁在猜是不是他接电话的时候,袁心蕊说了什么他没听到的话。

    虞陶一直沉默,翟临深问他要不要这要不要那的,他都点头,也不发表更多的意见。

    翟临深将他带到没有人逛和调料区,停下了来,问:“你怎么了?不高兴了?”

    “没有……”虞陶闷闷地道。

    翟临深轻笑,“骗谁呢?不跟我说实话?”

    虞陶摇摇头。

    翟临深觉得自己的耐心也是没谁了,他堂堂一个校霸,这段时间都快往“三好”学生的方向奔了,脾气好、耐心好、语气好。面子里子都没顾上,虞陶居然还不跟他说实话。

    翟临深面带严肃,“你要不说,我可就不再问你了,明天秋游也不跟你一起了。”

    虞陶抬头看向他,眼神有几分慌乱。

    翟临深觉得虞陶还真挺好骗的,不过还是继续严肃道:“说吧,怎么了?”

    虞陶吸了吸鼻子,“那个,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啊?”这是什么情况?他干什么了就有喜欢的人了?

    “你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虞陶小声道。

    翟临深眉毛一挑,来了兴致,“为什么?咱们这个年纪有个喜欢的人才正常吧?”

    虞陶吭哧了半响,才道:“你要是喜欢别人,就不会跟我这么好了。”

    翟临深心软了一下,逗他道:“我们早晚都会有喜欢的人,也早晚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好了。”

    至少等虞陶想起来以前的事,估计他们的关系就要崩了。

    虞陶一脸不高兴。

    翟临深勾起嘴角,“除非……”

    虞陶抬眼看他,“除非什么?”

    “除非你是我男朋友啊。”翟临深坏笑道。

    虞陶瞬间红了脸,低着头结结巴巴地道:“不好早恋的……”

    翟临深哈哈大笑,什么玩意儿,还不好早恋?太逗了吧?!

    虞陶更不好意思了,“那个……那你别有喜欢的人好不好?”

    翟临深已经不忍心再逗他了,“行了,不是说不能早恋吗?再说,我也没有喜欢的人。放心吧。”

    “嗯,”虞陶浅笑着点点头,心情也好了不少。

    周五一早,大家在操场集合后,上了每个班专坐的大巴。

    屈老师要求同桌两个坐一起,这样比较好清点人数。

    车子发动后,翟临深拿出零食给虞陶。

    车内吵吵闹闹的,大家都很放松,彼此聊天,开着玩笑,气氛非常好。

    虞陶吃着零食,问翟临深,“你十一放假回家吗?”

    “不然呢?”翟临深觉得虞陶是多此一问。十一学校也放假,寝室都锁了,也不可以待在学校。而且昨天在超市的时候,他大哥也已经打电话来问过他了。

    “哦……”虞陶有些纠结。

    “怎么了?”翟临深问。

    “我不想回家……”虞陶昨天睡觉的时候才想到十一恐怕要回家的事,“我跟我爸妈……也不是很熟……”

    这话如果别人说出来,可能会觉得这孩子没良心。但虞陶作为一个失忆的人,这算是情理之中的。

    “那怎么办?”翟临深觉得也是,硬让虞陶回家,跟把虞陶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没什么区别。

    “不知道。”虞陶一时也没什么注意。

    翟临深陷入了深思,耳边回响虞陶吃零食的“咔嚓”声。

    森林公园就在市内,坐着大巴过去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到地方后,大家陆续下车,然后排队检票进了公园。

    一上午,大家排着队在公司里逛了一大圈,顺便进了花草博物馆参观,还去木栈道那边赏了菊。

    可以说充实中带着无聊。不过对于能出来玩的学生们来说倒是挺好的,就算景色欣赏不来,也能一起说说话,时间过得也快。

    “好了,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时间,下午四点在公园大门口集合回学校。大家要注意安全,不要到危险的地方。也要注意环境卫生,垃圾丢到垃圾桶里去。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

    “知道啦!”大家痛快的应了。

    “好,解散。”

    屈老师话音一落,大家就一哄而散。

    “我们先去吃午饭吧。”虞陶提议。

    “好。”翟临深点点头。

    向津杰自然也是跟他们一起的。

    三个人找了一处树荫下的长椅,便坐下开始吃午饭。

    其实吃了一路零食,他们也不饿,不过东西都买了,该吃还是要吃的。

    翟临深刚拆开一个面包准备递给虞陶,就有一个扎着马尾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

    “翟临深,我是一班的陆瑶,这个便当给你吃。”说完,将便当往翟临深手里一塞,就跑远了。

    远处还有几个女生在等她,可能是同班同学来看热闹的。陆瑶跑过去过,女生们便笑闹着走远了。

    向津杰笑着撞了翟临深一眼,“行啊,秋游都有便当收。咱们学校暗恋你的女生不少,但这么主动的倒是没几个。”

    这便当还是热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加热的,翟临深也没心思研究,也没有想吃的意思。

    虞陶看着翟临深手上的便当,心情有那么一点不爽——为什么别人要给他哥送吃的!他们明明有买的!还买了很多!不开心!有点嫉妒!

    不爽之下,虞陶抢过翟临深手里的便当,“我想吃,你吃面包吧!”

    翟临深看虞陶在解便当外面的碎花布巾,也不爽了——他给虞陶买了那么多好吃的,凭什么虞陶要吃别人送来的便当?!

    “不许吃。”翟临深把便抢回来,把面包塞给虞陶,“我又不认识那个女的,谁知道这便当有没有毒?吃面包,比便当好吃。”

    说罢,翟临深将便当给了向津杰,“你吃吧。”

    向津杰抱着便当,一脸便秘的样子——可能有毒的便当就给他吃?万一这饭里有毒,毒里有屎怎么办?!这还真是亲哥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