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3章
    虞家准备的晚饭非常丰盛,一家人加上翟临深围坐在桌前,气氛非常融洽。

    虞数和梅满芝并不是习惯说场面话的人,只是不停地给虞陶和翟临深夹菜,表示着自己的喜爱和欢迎。

    虞数自己倒了小半盅酒,喝了一点后,话也变得多了起来,“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陶陶了,真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们也是没办法,陶陶要有什么惹你生气的地方,你别跟他计较。”

    这话听在翟临深耳朵里,就像岳父在跟女婿说话一样。

    “没有。虞陶帮了我不少,是我应该谢他才对。”其实这段时间也说不上了俩谁帮谁,但跟虞陶相处的这段时间,他也真的很开心,很轻松。

    “我们家陶陶啊,各方面都好。以前性格也温柔,后来经过了一些事,就有些冷淡了。这也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好,没有及时开导他。”虞数叹着气,眼里也满是心疼。

    翟临深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也知道,在桌上问,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准备私下找机会在问。

    “嗯,虞陶之前的确很少与人来往。失忆了倒是好多了,跟班里的同学也都能讲上话了,同学们有什么不懂的题也会来问虞陶。”翟临深道。

    “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陶陶别的方面是差一点,但学习还是很努力的。”说起儿子的成绩,虞数也是很骄傲的。当然,比起成绩,他更高兴虞陶能够像原来那样,活泼、合群,现在是挺不错的,但就怕恢复记忆后,就又回到原来了。

    梅迩给虞陶剥了虾,“哥哥,吃!”

    虞陶笑着给她夹了鸡翅,“你也多吃点,长得高。”

    “嗯!”

    虞数有些感慨地对翟临深道:“我们家陶陶啊,小时候特别乖,跟他妹妹不一样。梅迩就是个小人精,拍马屁的功夫很强。陶陶就比较呆了,就是见到人都不会夸对方漂亮那种。”

    翟临深浅笑道:“那说明虞陶真不觉得对方漂亮。”

    “嗨,这东西有时候就是种礼貌嘛。你看梅迩,就算看到楼下晒太阳的老太太,都能夸人家长得慈祥。”虞数笑道。无论自己家孩子什么样,但凡说起,他都是一脸骄傲。

    “话怎么那么多。”梅满芝给虞数夹了一筷子菜,对翟临深道:“他喝点酒就话多,平时他教书上课的时候,我都不让他喝。这不放假了嘛,让他小尝一点,没想到还是这么多话。你吃你的,不用理他。”

    翟临深觉得这样边吃边说话没什么不好的,“没事的阿姨,听听虞陶小时候的事也挺有意思。叔叔是在哪个学校教书?”

    梅满芝笑道:“在十六中,教语文的。”

    十六中是比较好的初中之一,虞家现在住的地方离十六中也不远,估计应该是考虑上班近,才在这边买的房子。

    “虞陶也是十六中毕业的吗?”如果按学区来划的话应该是的。

    “嗯。”虞数点点头,却也没有多提学校里的事。

    翟临深也没有多问,转移了话题道:“那阿姨是做什么的?”

    梅满芝笑道:“我是面点师,在厨师学校教学生,也在几家餐厅做面点顾问,每季换菜单的时候去帮他们试菜指导。”

    “难怪,这花卷是您蒸的吧?”翟临深笑问。

    “是啊。”

    “味道真的好。”翟临深不是恭维,的确就是好吃。

    梅满芝乐道:“喜欢就多吃点,我蒸了不少,等你回去我给你装点。”

    “好,谢谢阿姨。”翟临深也没客气。

    一顿饭吃完,虞数去厨房洗碗,梅满芝拉着虞陶说话,梅迩缠着哥哥去了虞陶的房间。

    翟临深便趁机钻进了厨房。

    “你怎么进来了?想吃什么?叔叔给你洗水果吧?”虞数笑道。

    “您别忙了叔叔,我吃得挺饱的,吃不下了。阿姨拉着虞陶去说话了,我就进来了。”

    “这真是的,怎么好把你一个人丢外面。”虞数觉得就算没拿翟临深当外人,也不能把人晾着吧。

    翟临深赶紧摆摆手,“没事的叔叔,正好我想跟您说说话。”

    虞数一听,笑道:“行啊,那你站远点,别把水溅身上了。”

    “没事。”翟临深站近了些,整理了一下用词,才开口道:“您今天在饭桌上说虞陶因为一些事才变得不爱与人交往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虞数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人也有些颓了。

    翟临深接着道:“叔叔,这段时间我跟虞陶相处得很好,他想跟他一直做朋友,同样的,也希望能帮到他。万一他在学校里想起什么来,情绪不对什么的,我心里也能有个数,能开解他一下。”

    虞数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有担心过,万一虞陶想起什么来,再比之前更严重了,那担心的还是他跟妻子。不过,这事要怎么开口,他也实在犹豫。

    半晌之后,才开口问:“临深啊,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啊?”翟临深不知道话题怎么转这上面来了,还是说自己对虞陶关心太过,被虞数看出是同性恋了?不过不管什么情况,翟临深还是道:“这没什么,现在社会风气越来越开放,虽然同性婚姻并没有得到法律层面上的认可,但同性恋并不少见,也有很多过得很好白头到老的。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

    虞数看着翟临深,似乎想从他眼里看出这是礼貌还是真的这么认为。

    翟临深笑了笑,问:“叔叔,您怎么看?”

    “之前很惊讶,但现在已经接受了。”虞数依旧看着翟临深。

    翟临深微笑道:“那既然叔叔您不歧视,那我就跟您说实话吧。我就是同性恋。”

    虞数诧异地差点把洗好的盘子丢回水池里。

    “您不会不让我跟虞陶做朋友了吧?”翟临深一脸坦然。反正早晚要说的,他也不觉得自己的性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之所以没跟家里出柜,不是他怕,而是跟家里关系不好。

    “怎么会?”虞数赶紧摆手,随后像松了一口气似地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跟你直说了。虞陶喜欢男孩子。”

    翟临深的惊诧并不比虞数少,但为了不让刚建立好的气氛尴尬起来,还是笑道:“原来虞陶也是?那可巧了。这样正好,我还担忧怎么跟虞陶说我的性向呢。”

    翟临深轻松的语气显然让虞数也放松下来,“陶陶初二的时候喜欢过一个男孩,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但没多久,就被那个男生的父母知道了,然后闹到了学校里,我才知道陶陶居然喜欢男生。”

    “其实我当时应该生气的,但那个男生的父母闹得全校皆知,甚至闹到了校长办公室,就说陶陶勾引他儿子,要求开除陶陶。我当时很火大,也顾不上陶陶这边,只想着把这事解决了,让他别们再打扰陶陶。”

    “而那个男生默认了是陶陶勾引得他,所以当时矛头全指向了陶陶。虽然这事不足以成为开除学生的理由,但在学校这种环境里,为了避嫌,或者纯粹就是恶心同性恋,学生们开始排挤陶陶,甚至会打陶陶,骂他恶心。”

    “有一段时间,陶陶状态非常不好。而那个男生的父母得理不饶人,不断地来学校闹,持续了大概半年多。后来陶陶就变得不爱笑了,也不爱说话,更不跟任何人接触,以前的朋友也疏远了,所以一直也没再交到朋友。”

    “而这件事过去之后,他喜欢男生的事我和他妈也就默默接受了,也是不忍心再难为他。其实我和他妈妈都知道,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他,也没有跟那个男生的父母吵,所以显得好像真的是陶陶勾引的对方,我们理亏一样。所以我跟他妈妈一直很愧疚。而我是陶陶学校的老师,陶陶可能是觉得因为他让我丢脸了,所以也不太愿意面对我。”

    “以前陶陶成绩其实只能算是中上,并没拔尖。那件事之后,他就一门心思地把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其实也是,没有朋友,没有人愿意理他,所有活动都没有他的事,他除了学习还能干什么呢?”

    说着这些,虞数眼里也泛起了泪光。

    “你可能会觉得陶陶失忆了。为什么我和他妈妈却显得挺高兴。”虞数苦笑了一下,“其实是因为陶陶变回了原来那样,把之前那些糟心的事都忘了,所以我和他妈妈觉得挺好的。我们那个陶陶又回来了。我和他妈妈现在也不求别的,只要陶陶能开开心心的就行了。”

    听完这些,翟临深心里五味杂陈,他真没想到虞陶的性格是因为这件事造成的。同时也突然理解了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虞陶从乖孩子变成打起架来下狠手,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虞陶那么小就经历了那么多事,他也不禁有些心疼虞陶。

    “叔叔,您放心吧。我跟虞陶做朋友,以后一定好好照顾他,不让别人欺负他。”翟临深一脸严肃地说道。

    虞数点点头,颇为欣慰地道:“好,那我们家陶陶就拜托你了。”

    有一个同类的朋友,对虞陶来说应该是最好的。

    为了不让虞陶看出什么,翟临深跟虞数说完话后,就回客厅了。

    等梅满芝跟虞陶聊完,两个人便准备回翟家去了。临走时,梅满芝还给他们装了一袋子花卷。

    翟临深问了他们哪天还在家,他再带虞陶回来吃饭。

    虞数和梅满芝都很高兴,跟他定了个时间。

    梅迩原本见哥哥要走了,有点不开心,也不舍得,但听过过两天哥哥还回来吃饭,她又高兴了。乖乖地挥挥手,送两个人离开。

    出了小区,翟临深接到大哥的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他开车去接。

    翟临深说他们已经出来了,一会儿打车回去。

    “去超市买点零食再回去,我家没有你喜欢的零食。”翟临深说道。

    如果仔细听,会发现他的语气比之前还要温柔。

    “我不吃也可以的。”虞陶不想翟家人担心,想着早点回去也好。

    “没个喜欢吃的在家待着多闷啊?”翟临深道:“也不走远,就附近找个超市转转。”

    “好。”虞陶同意了。

    等两个人买完东西回到翟家,已经快九点了。

    翟家的别墅内灯火通明,就像在庆祝什么喜事一样。

    虞陶一进门,就吸引了家里所有人的注意。

    让翟临深没想到的是,他的大忙人爸爸居然也回来了。

    “这就是虞陶吧?”翟仕义站起身,笑着走过来。

    翟临深跟家里人关系的确不怎么样,但也不想因为自己冷淡,让家里气氛太差,以免虞陶住在这儿压抑。

    “这是我爸爸。”翟临深跟虞陶介绍道。

    虞陶乖乖在道:“叔叔好,打扰了。”

    翟仕义笑道:“不打扰不打扰,就当自己家,有什么需要就跟你阿姨说。”

    翟临深除了向津杰,从来没带过其他朋友回家。向津杰那小子跟翟临深半斤八两,都是不爱学习的,他虽说不是不待见,但对翟临深的学习肯定是没什么帮助的。可虞陶就不同了,听大儿子说人家是学霸,能跟自家混小子当朋友,也不知道翟临深是撞了什么大运。他也不求翟临深功成名就,反正他的公司以后是给翟临深的,只要翟临深正经考上个大学就行了,三本也很好。

    “你好,虞陶,我们之前见过。”游美兮笑着上前一步,给人感觉特别好亲近,不像有些漂亮的女人带有一定的攻击性。

    “阿姨好。”虞陶微笑道。就算是继母,在虞陶没看到她对翟临深做坏事之前,还是不会对她抱有偏见的。

    “哥哥好。”之前在书店见到的男孩站在游美兮身边跟他问好。

    看到他,虞陶就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从零食袋子里拿了两袋零食递给他,“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跟你哥哥逛超市的时候他给你挑的。”

    当然,这不可能是翟临深挑的,但虞陶只是想借机帮翟临深卖个好,也好让他妈妈不要难为翟临深。

    翟临深不爽地看着虞陶,这明明是给虞陶买的,怎么成了他特别为这个小不点挑的了?

    翟于思和游美兮倒是一脸惊喜。

    翟于思开心地道:“谢谢哥哥,谢谢二哥,我喜欢。”

    翟临深没理他,向虞陶介绍了站在一边的男人,“这是我大哥,翟临昭。”

    “大哥好。”

    翟临昭点点头,“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虞陶是睡客房,还是跟你住一起?”

    翟临深立刻道:“跟我住吧,有什么事都方便。”

    翟临昭点点头,“那我先上楼了。”

    说完,就先上楼去了。

    虞陶想估计翟临昭也和翟临深一样,跟家里不太合,所以见过他就上楼去了。

    游美兮笑道:“你们也上楼休息吧,于思也差不多该睡了。”

    翟临深没理他,直接往楼上走去。

    虞陶礼貌地跟他们说了“晚安”,才跟翟临深上了楼。他突然体会到了一种身在大家族的无可奈何,翟临深的家对他来说已经像里的房子了,没想到,家里关系也这么复杂。看来以后他要再对翟临深好一些,弥补翟临深的亲情匮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