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4章
    翟临深的房间很大,有独立的洗手间和浴室,还有一个小门是通往隔壁书房的。这种设计对爱学习的人来说非常方便,而对不爱学习的人来说,那个小门就是个摆设。

    “你要写作业看书什么的,都可以去书房。”他的书房设计的还不错,只不过书柜满满,他一本也没看过,桌子漂亮,他也就小学的时候在那写过作业,之后就只在那上网了。后来他甚至觉得弄那么个地方还不如给他改个衣帽间,还实用。

    “好。”虞陶应着,人却站在翟临深的素描画像前。

    这副素描可以看出那时翟临深没有现在大,落款的年份也证实了这一点,应该是初二的时候画的。不过依然很帅气,只是酷酷的没个笑脸,感觉还没有现在好接近。

    “很帅。”虞陶笑眯眯地转过头来跟翟临深道。

    翟临深眉毛一挑,“画里帅还是本人帅?”

    “画里帅,本人更好看。”虞陶毫不吝啬地评价道。

    谁说虞陶呆,不会夸人来着?这不是挺会说话吗?

    “算你有眼光。”翟临深笑道:“不早了,你先去洗澡吧,我给你找新毛巾。”

    “好。”虞陶应道,然后在自己随身的包里翻出睡衣。翟临深给他买的睡衣穿着真的很舒服,所以即便翟临深说家里有新睡衣可以给他穿,他还是带了过来。

    两个人分别洗好澡后,就上了床准备睡觉。

    翟临深的床睡下两个人完全没问题,虞陶睡前习惯看会儿书,这会儿正倚在床头翻英语。

    翟临深则在哪儿看手机,成绩好坏,立见高低。

    “都放假了,明天睡到自然醒吧。”最近天天早起,翟临深已经习惯了。不过既然是假期,那区分假期与平日的最关键点自然是能不能睡到自然醒。

    “你随意,我要是醒了就去书房看书。”虞陶道。他的生物钟在那儿,估计也不会起太晚。

    翟临深没有意见在点点头,看了一眼时间,快十一点了,“睡吧。”

    “好。”虞陶将英语书放到床头柜上,放下枕头摆好,便滑进了被窝里,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翟临深一手枕在头下,倒没有什么睡意,黑暗中眼睛格外亮。

    虞数今天说的话不断地在翟临深脑子回放。以前,他的确很烦虞陶,如果不是虞陶失忆,他这辈子都不会跟虞陶成为朋友。而在得知了虞陶的事后,他开始真心相交虞陶这个朋友。不是同情,不是因为他们是同类,而是因为他能理解虞陶,能明白虞陶的愧疚和难受,如果是他,可能也会跟虞陶一样。

    所以既然他想跟虞陶好好交朋友,想护着虞陶,那势必就要跟虞陶考到一个学校去。可看看他的成绩,再看看虞陶的,真是蛋都要碎了。

    可如果不跟虞陶考一个学校,他又实在不放心。大学是个小社会,这个时期对未来规划很重要,所以即便他是个学渣,也得上大学,哪怕是花钱出国去读。他不希望虞陶在大学里再被这样的事给毁了,一个朋友都交不到,那对虞陶未来是个致命的打击。虞陶学习这么好,不应该被毁掉。

    所以他必须跟在虞陶身边,就算被歧视,虞陶还有他,断然不至于影响未来的。

    而他也不可能让虞陶将就他读个破学校,所以只能他努力一把,往上赶了!

    这是翟临深第一次对自己未来的人生有了规划和目标。这种感觉很新鲜,也不赖,让他觉得踏实,又有些激动和向往。

    次日五点半,虞陶照常醒了。

    虽说是在陌生的地方,但虞陶这一觉睡得很好,床和被子都很舒服,还有翟临深在身边,他一点也不觉得不适。

    虞陶轻手轻脚地下床,准备去洗漱。这时,翟临深定的手机闹钟响了起来,把虞陶吓一跳。

    翟临深将闹钟一关,翻了个身,要接着睡的样子。虞陶也没出声,去了洗手间。

    等虞陶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坐在床上还在醒觉的翟临深。

    “闹钟没关吗?困的话就继续睡吧。”虞陶轻声道。

    翟临深摇摇头,下床去洗漱——他昨天十二点多才睡,闹钟是特地定的,就是为了能起来看书。既然有了决定,自然就要付诸行动。

    洗漱完出来,翟临深也清醒了,一边换家居服一边道:“有没有什么能听高中课程的网站?我想抓一抓学习。”

    虞陶也没觉得意外,毕竟这段时间来翟临深一直跟他早起去自习,虽然成绩不理想,但只要翟临深愿意,还是能补回来的。

    “有,手机就能看。”

    翟临深把自己的手机解锁后丢给虞陶,“帮我弄一下。”

    虞陶给他下pp,翟临深侧翻出自己的教材,准备好好听讲。

    pp下好后,虞陶教了他在哪儿找课程。

    “这些老师讲得都不错,你要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虞陶道。

    “行,知道了。”翟临深抱着书和手机,“先跟我下楼喝杯水,然后你去书房看书,我去小客厅。”

    “一起在书房没事的。”虞陶觉得不好自己占了书房,把翟临深赶走。

    翟临深找了个借口道:“书房里有台,我看着就想玩,还不如去客厅待着。”其实他只是不想打扰虞陶早上最容易记忆的时间,

    虞陶一听,也觉得翟临深还是别进书房了,“那行,看不懂的地方就画出来,下午我给你讲。”

    “好。”

    家里的阿姨六点一刻出来做早饭,在往厨房走的时候,就听到小客厅有声音。她原本以为是翟临昭早起办公,想进去问问要不要给他先泡一杯蜂蜜水,可万万没想到,小客厅里的居然是翟临深。

    见有人进来,翟临深手里的笔停了一下,抬起头。

    “哟,二少爷起来了?”阿姨见他这是在学习,心里也高兴,忙问:“早上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

    这位做饭的阿姨从翟临深的母亲嫁过来,就开始在翟家做饭了,也算是从小看着翟临深长大了,对他的关心自然多一些。几个负责打扫的佣人都觉得翟临深冷冷的不好相处,但她并不这么认为,翟临深并不是天生就这样的,是那些糟烂事让他变成这样的。翟临深本性是好的,以后也会好的。

    “都行。”翟临深说。

    “那虞少爷呢?”她不知道虞陶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既然是翟临深带回来的,她也自当叫一声少爷。

    翟临深想了想,问:“家里有松饼粉吗?”

    “有。”

    “那做点松饼吧,再煎个蛋和培根,我和虞陶一起吃。”

    “好,一个小时后开饭行吗?”

    “可以。”

    翟家没有固定的吃饭时间,一般就是醒了下楼吃就好。

    阿姨离开后,翟临深继续听网课。这网课讲的真不错,而且只挑重点讲,很容易懂。只不过没有练习题,所以只能他私下自己做题。

    翟临深基础差,要补的东西很多。不过好在他现在能耐下性子,倒也不怕。

    翟仕义下楼的时候,就看到翟临深跟虞陶一起在餐桌前吃饭——这可稀奇了,他二儿子什么时候早起过?

    虞陶先看到了翟仕义,“叔叔,早上好。”

    “早上好。”翟仕义笑着应到,虞陶的乖巧真是处处合他心意。

    翟临深没有跟家里人问早的习惯,再说他跟他爸爸关系也没多好,就低着头继续吃自己的了。

    “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翟仕义拉开翟临深旁边的椅子坐下。

    阿姨从厨房把给翟仕义准备的蜂蜜水端出来,笑道:“先生,二少爷今天起得比我都早,还在小客厅里学习来着。”

    “哦?”翟仕义有些惊讶。

    翟临深心下不爽,他学习怎么了?至于这么惊讶吗?又至于特地跟他爸说吗?

    虞陶觉得做得好的就应该表扬,于是帮翟临深邀功,“翟临深现在每天都起得很早,然后跟我一起去图书馆的自习室自习。”

    翟仕义更惊讶了,看着翟临深颇为关心地问道:“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不高兴的跟我说。”

    翟临深更不爽了,“没有不高兴,就是虞陶拉着我去学习,我就去了。”

    这下翟仕义更觉得翟临深交对朋友了,笑道:“挺好,挺好。以后多跟着虞陶学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尽管跟我说。”

    “嗯。”翟临深也没太往心里去,反正他学习也不是为了家里。

    两人吃完后,家里其他人也起来了,两个人便回了书房。翟仕义则把翟临深开始学习的事说得全家人都知道了,简直就像翟临深得了什么大奖似的。

    刚吃完饭,两个人准备消化一会儿再看书。虞陶指了指书房墙上挂着的吉他,“你会弹吗?”

    “以前会,现在有点忘了。”当时也只是耍帅用的,没正经弹过几个曲子。

    “可以拿下来看看吗?”虞陶笑问。

    “当然。”这不是什么特别贵的吉他,再说,就算贵,他也舍得给虞陶玩。

    将吉他取下来拿给虞陶,虞陶轻轻拨几下弦,随后坐下来,边弹边唱了一首《小幸运》。

    翟临深呆了,他不知道虞陶居然会弹吉他,而且唱歌还这么好听!

    虞陶说话的时候并听不出来,但唱歌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一种磁性,辨识度非常高,而且非常好听。

    看着虞陶垂眸轻唱,似乎完全沉浸其中,翟临深的心突然多跳了几下——这样的虞陶真的太好看了,也太有吸引力了。

    因为家里是开娱乐公司的,所以翟临深看到的艺人并不在少数,但他从来没有过多地关注过谁。而虞陶,不是什么知名歌手,却让他移不开眼睛,希望虞陶一直唱下去,唱给他一个人听。

    这样的虞陶,让他有点喜欢,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