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5章
    一首歌唱完后,翟临深定定地看着虞陶,耳朵有点发烫,心想:怎么这么快就唱完了?再唱首别的吧!

    不过嘴上还是很淡定地道:“唱得不错。”

    虞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将吉他放到一边,“挺长时间没弹了,都有点生疏了。”

    翟临深心里咆哮着:为什么要放下吉他,赶紧再来一首吧!

    然而虞陶并没有听到他的心声,只摸着吉他道:“你这吉他音色真好。”

    “还行吧。”翟临深假装并不在意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吉他的?”

    “小学的时候。我读的那个小学很注意培养学生的业余特长。所以每天下午上完第二节  课后,就是特长班时间,每个同学必须报一个特长班。我小时候就有开始学钢琴,再学个乐器对我来说可能是最没有压力的,像书法、画画这种的我也学不来,所以就报了吉他班。”

    “还会钢琴呢?”翟临深笑道,他家也有一台钢琴,在小客厅里,原本是买回来给他的,因为他当时学吉他,他爸觉得学钢琴更好,可惜他一次也没弹过,根本不会,现在翟于思偶尔弹弹,原本游美兮想着要是翟于思喜欢,学学也不错。但很可惜,钢琴老师说翟于思的先天条件并不适合弹钢琴,要是平时玩玩也就罢了,专业去学不适合。

    “我在你家也没看到钢琴和吉他啊。”翟临深道。

    “钢琴后来我不弹了,梅迩去学了,所以琴就搬她屋里了。”他家没那么多地方放钢琴,好在卧室还算宽敞,放个钢琴也可以,“吉他……”

    虞陶皱着眉想了想,“我忘了它哪儿去了。”

    翟临深估计这吉他可能没给虞陶带来什么好回忆,所以才被忘记了,也不想让他回想,便道:“忘了就忘了,这把给你弹。”

    “现在也没什么时间弹了,到你家玩的时候弹一会儿就好。”虞陶喜欢乐器,但并不狂热。

    “嗯。”翟临深心下也有了打算,等虞陶考上大学了,他会送虞陶一把好吉他作为礼物的。

    当然,如果他能跟虞陶考到同一个学校就更好了,最好还能同寝,这样就能天天听虞陶唱歌了。

    “你想当歌手吗?”翟临深问。

    他觉得虞陶完全有这种潜力,声音也有特点。他家本就是做这一行了,虞陶如果想的话,完全可以签到他们家的公司。而且有他在,一定能护着虞陶周全,资源他也可以帮虞陶抢。别人不服?那就憋着!

    “没想过。”虞陶微笑道:“我不太擅于应付那些喜欢套话的人,只要想唱的时候唱几首就行了。”

    “也好。”翟临深觉得只要虞陶高兴就好,如果哪天虞陶想了,他随时可以安排。

    不过,翟临深突然在想,如果虞陶想当歌手,他安排是能安排,但很多东西他其实是说得不算的,还得跟父亲谈条件,估计也不能按他的想法完全根据虞陶的利益来定制合同。万一虞陶在公司受了委屈怎么办?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他自己当老板捧虞陶比较好,自主创业不是不行,但没办法第一时间给虞陶最好的资源,毕竟公司发展也需要一个过程。最好的办法就是他接手家里的娱乐公司,这样虞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他想让虞陶干什么虞陶就得给他干什么。那他要想继承公司,至少得大学毕业,学个相关的专业,不然别管不好半路倒闭了,那就丢人了。

    这八字没一撇的事,翟临深已经想得有鼻子有眼了。不过也有个好处,就是他定坚定了要好好学习的心。

    虞陶看着他,“你现在心情好一点了吗?”

    “嗯?”翟临深从畅想中回过神来。

    “刚才吃早饭的时候看你不是太高兴的样子。”虞陶小声道:“也可能是我看错了。”

    翟临深真没想到虞陶竟然能看出他的那点不愉快,实在每次跟家里人接触,他都不是太开心,因为他总不免想到自己可能真是的家里最多余的那个。

    “所以唱歌是哄我高兴?”翟临深并没想到这层,不过心情也真的变好了。

    虞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

    翟临深笑了,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感谢他的话他不想说,有些东西记在心里就好了。

    不过鉴于这种情况可能时常发生,为了让虞陶理解他,翟临深把家里的情况跟虞陶说了一下。

    “哦,我说你的继母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虞陶恍然道。

    翟临深:“……这个是重点吗?”

    虞陶傻傻地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在想,我把我爸爸妈妈忘了,是不是也是有什么难言的事。我觉得你爸爸对他还不错,你的继母看起来也没有要招惹你的意思,我也不能说她不好。其实亲生与否,你既然有疑问,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呢?”

    他看得出来翟临深不太愿意提母亲出轨的事,所以他也没有多问。

    “我觉得我爸不会跟我说实话。”这么多年都养下来的,承认自己为别人养了儿子,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带了绿帽子还装作没事吗?

    “是不是又能怎么样呢?很多时候养恩是大于生恩的。就算你不是叔叔亲生的,叔叔养了你这么多年,以后他年纪大了,你就不赡养他了吗?”

    “那是不会,还是要养的。”

    “这不就得了吗?叔叔这些年也没有亏待你吧?”

    翟临深想了想,的确是没有。

    “你不喜欢你继母、弟弟什么的,倒也正常。毕竟异母、异父这种的,能相处好的还是少。但叔叔既然对你很好,那就别想那么多了。你们做了十多年的父子了,这份亲情是断不了的。”

    翟临深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这时,书房的门被敲了两声。

    “进来。”翟临深道。

    翟仕义推门走了进来,“看你愿意学习了,我觉得挺好。不过你课落下的应该不少,要不要给你找个家教补课?或者去外面的辅导班?”

    这事一开始他也没想到,只觉得二儿子喜欢学习了,他挺高兴。但经大儿子一提醒,他才想起来这个事。

    “暂时先不用。”翟临深说。至少网上的课程他还听得懂。

    翟仕义点点头,“那行,有需要随时跟我说。一会儿我和你游姨去朋友家,中午不回来吃饭,你好好招待虞陶。”

    “嗯,知道了。”翟临深淡淡地应着。

    翟仕义又对虞陶道:“就当自己家,中午想吃什么就叫阿姨做。”

    “好。”虞陶点点头。

    见儿子也没什么想跟自己说的,翟仕义便准备离开了,但刚转身,就被虞陶叫住了。

    “怎么了?”翟仕义问。

    虞陶看了看翟临深,对翟仕义道:“叔叔,翟临深是您亲生的吗?”

    “啊?”翟仕义诧异地看着他。

    翟临深也一脸震惊——这个小呆瓜怎么就这么直接问了?!

    虞陶觉得既然翟临深不好意思问,那就他来问。把事情解决了,才有利于翟临深专心学习。

    “翟临深担心他不是您亲生的。”虞陶解释道。

    “什么玩意?”翟仕义抬手在翟临深头脑勺上拍了一下,“你不是老子亲生的,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还是以为老子有给别人养儿子的爱好?”

    听父亲这么说,翟临深不但没生气,反而觉得踏实了。

    骂完,翟仕义也反应了过来,“是不是有人在你耳边说闲话了?谁?你跟我说!”

    “没……没谁……”翟临深低声道。

    其实这些风言风语他都是在各种聚会上听到的,人家也不一定是想说给他听,只不过他听到过好几回。但你要让他具体指出个人来,他一时还真拽不出几个。

    翟仕义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不早来问我?你虽然长得像你妈妈多一点,但耳朵、手,都跟我长得一样。你要不是我亲儿子,就你这臭脾气,成绩又烂,一天冷言冷语的,你以为我会忍你?”

    “以后再有谁在跟你说这些,或者在背后议论,你就直接上去揍他。你不是挺会打架的吗?打残了药费老子给你出。别一天天净想些没用的东西。我要再听你疑惑这个,我抽你信不信?”

    翟临深难得装起了鹌鹑,虽然父亲的语气不好,也很火大的样子,但他真的感受到了父亲的关心。

    翟仕义“啧”了一声,“如果不是虞陶跟我直说,我还不知道你一天天在琢磨个什么。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说完,翟仕义就离开了。

    虞陶笑看着他,“你看,直接问不就好了?”

    翟临深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抬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才轻声道:“谢谢。”

    虞陶笑意更深了些,抱起吉他,“我再给你唱一首,给你个点歌的机会。”

    翟临深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点什么都行?”

    虞陶点点头。

    “那就《青媚狐》吧。”

    “那是什么?”虞陶并没听过。

    翟临深一想,换了一首:“那唱《小蛮腰》吧。”

    虞陶依旧一脸茫然。

    翟临深嘴角一抽,“《威风堂堂》总会吧?”

    虞陶摇摇头。

    翟临深:“……”

    拿过手机,翟临深打开音乐软件,将三首歌找出来,插上耳机给虞陶听。

    只见虞陶的脸慢慢红了起来,最后连脖子都红了。

    翟临深满意了——虞陶的声音唱这种歌,肯定特别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