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6章
    看了一上午书。午饭后,虞陶给翟临深讲了不懂的地方,然后让他开始做最基础的练习题。

    翟临深不笨,学得还挺快的。只不过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虞陶也不想打击翟临深的积极性和自信心。现在他们所做的题都不是单一公式可以解的,只有g  些选择题是可以单一公式解。所以虞陶让翟临深做的都是针对每一节的练习题。这样一来对翟临深来说不是太难,二来也能巩固到今天所学的知识点。

    虞陶有针对每一课的课外联系册,便给他翟临深,让他找张白纸慢慢做。他自己则下了楼,不想打扰到翟临深,只等晚一点看看翟临深做得怎么样了,再针对性地进行指导就行了。

    下了楼,虞陶就看到翟于思趴在茶几前写作业。客厅的采光很好,把翟于思都照得暖暖的。

    翟于思并没有跟父母一起出门,也没有上楼来打扰他们,看起来是个挺安静的孩子,就连中午吃饭都没什么动静。

    翟临昭上午也出门去了,他们也是吃午饭的时候才知道的。

    做饭的阿姨见虞陶下来,微笑问:“想吃什么吗?”

    虞陶不太习惯指使人干活,但翟家跟他家不一样,他也只能入家随俗了。

    “我想喝水。”虞陶说。

    “家里有果汁、碳酸饮料、茶……你想喝什么?”

    “白水就好。”

    “好。”阿姨点点头,进厨房倒水去了。

    虞陶坐到沙发上,翟于思抬头看了看他,叫了声“哥哥”。

    由于看到翟于思总让他想起自家妹妹,所以也愿意跟他说说话。

    “这是学校布置的作业吗?”虞陶看了一眼明显是小学生字体的作业本,上面毛毛躁躁的,一看就是用橡皮擦过很多回的。

    “嗯……”翟于思抓抓头发。

    “会做吗?”虞陶问。看本子擦成这样,就算会做也不是那么熟练的。

    翟于思倒是诚实,摇摇头道:“不会……”

    阿姨将水拿端给虞陶。

    虞陶喝了几口,轻笑问:“上课没认真听讲?”

    “听了,没听懂。”

    反正他左右没事,便道:“哪里不会,我教你。”

    “真的吗?”他不敢问爸爸妈妈,怕他们觉得他不乖。更不敢问大哥和二哥,这两个人理不理他都不一定。

    “嗯。”虞陶点点头。

    翟于思赶紧把自己的课本拿出来,开始问虞陶。

    小学的知识对虞陶来说并不难,教翟于思也特别有耐心。没多会儿,翟于思就明白了,然后让虞陶看着他做题,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不少。

    做完数学,翟于思准备明天再做其他科,反正还有好几天假呢。

    “二哥在干什么?”翟于思收好课本。

    虞陶对他态度亲切,他也极少能跟哥哥们相处,所以有个哥哥愿意跟他说话,他还是很高兴的。班里的同学在提起自己哥哥的时候,都很有多话讲,但他虽然有两个哥哥,却没什么可说的。他很喜欢两个哥哥,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二哥对他爱搭不理,大哥跟他也不亲近,现在他有点明白了,毕竟学校也有同学有后妈,听说关系都不是太好,所以他也渐渐明白了其中的区别。

    不过他妈妈总说只要他乖乖的,哥哥们就会喜欢他的,所以他也一直好好表现,希望哥哥们能跟他亲近一点。

    “在做题呢。”虞陶道。

    “听爸爸说二哥成绩很不好的。”翟于思说。他是每天都回家住的,所以经常听爸爸唠叨二哥的成绩,说二哥不像大哥让他省心。

    “嗯。不过现在刚高三,抓紧时间学习的话还是没问题的。”虞陶觉得还是应该在翟于思前面给翟临深树立形象的。

    翟于思点点头。他还不知道高中的知识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难不难,反正虞陶说没问题,那他也就觉得没问题了。

    “你们学校课业紧吗?”虞陶并没有问翟于思哪个学校,反正说他了也不一定知道,毕竟市内的小学不像初中、高中这么有名。而且以翟家的身家,翟于思十有八九上的是私立。

    “还行吧,反正作业在学校都能做完。”回到家,他爸妈也不会逼他看书,他大部分时间还是比较放松的。

    “学校氛围好吗?有好朋友吗?”虞陶笑问。

    “有好朋友,同学样也都挺好的。不过,我们班有个女霸王!”说到这个,翟于思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了。

    “女霸王?”虞陶觉得挺有趣,一般在班里霸道惹事的不都是男孩子吗?就像翟临深那样。

    “嗯!”翟于思皱了皱鼻子,“超级凶。看上去个子小小的,也挺可爱的,但会跟男生打架,还把男生打哭了。”

    “这么厉害?”虞陶挺意外的,女孩子能把男孩子打哭,那是得多厉害啊。再说,像翟于思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已经不太会轻易哭了。

    翟于思点点头,“她还是我同桌,我每天都想换同桌!”

    虞陶失笑出声,“你没跟老师提吗?”

    “提了,老师说没看到她欺负我,让我友爱同学。”

    “那他欺负你了吗?”

    “这倒没有,就是抄我作业。”说到这儿,翟于思有点委屈,“我写错了,她也抄错了,就瞪我。”

    虞陶语气温和地道:“如果真不想跟她同桌,就让你妈妈去找老师谈谈。学习上还要继续努力,不一定非要考一百分,但老师教的要学会。”

    “嗯,我知道了。”翟于思乖乖点头,觉得跟虞陶相处特别舒服,也喜欢跟他说话。

    翟临深做完题下楼找虞陶,就见虞陶跟翟于思聊得欢。

    ——跟这个小不点有什么要聊的?!

    翟临深有些不爽,但也不想让虞陶觉得他不可理喻,便只冷着脸下了楼,并没有说什么。

    见翟临深下来了,翟于思笑意收敛了些,叫了声“二哥”。

    翟临深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

    “都做完了?”虞陶打破了气氛的尴尬。

    “嗯,不知道对不对,有几道不会,晚点你教我一下。”对着虞陶,翟临深的语气明显就软了许多。

    “好。”虞陶点点头。

    晚饭做好了,翟仕义和游美兮也回来了。

    翟于思迎了过去,“爸爸、妈妈,你们回来啦。”

    “嗯,”翟仕义摸了摸他的头发。

    翟临深则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表示,还是虞陶跟两人打了招呼。

    游美兮笑问翟于思今天都做什么了?

    翟于思回道:“写作业了。虞陶哥哥有教我功课。”

    “哦?”游美兮看向虞陶,微笑道:“麻烦你了,于思成绩一直一般,问他会不会他也都说会,我其实挺不放心的。你能教教他,我也就放心了。”

    翟临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就会说漂亮话,补课不要钱的?!都没说给学费,不知道学霸的时间多值钱是吧?

    然而翟临深完全没想到自己也是没付费的……

    “您客气了,不是什么麻烦的事,而且他也一教就会,没费什么工夫。”

    翟仕义笑道:“临深麻烦你,于思也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麻烦。”虞陶应道。

    翟仕义让阿姨晚上做点核桃牛奶,给虞陶补补脑。

    翟仕义和游美兮上楼换了件衣服后,晚饭就上桌了。

    翟临昭还有事,晚上不回来吃了。

    桌上有这个季节非常肥美的皮皮虾和大闸蟹,都是空运来的,十分新鲜。

    虞陶不太擅于剥皮皮虾,总被刮到。

    翟临深看动作笨拙的虞陶,一脸嫌弃地将他手里的皮皮虾拿过来帮他剥,嘴上说着:“笨手笨脚的,吃粉蒸排骨去,我给你剥。”

    “哦。”虞陶也没觉得这方面被鄙视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夹了一块蒸的软烂入味的排骨吃着。

    翟临深将剥好的皮皮虾丢到虞陶的碗里,然后拿了一个接着剥。

    翟仕义和游美兮都没觉得有什么,两个人关系好嘛,这都是自然的。

    而虞陶则专心地吃着饭,翟家的饭很好吃,肉菜吃着也不油腻,配着饭能吃一大碗。

    翟临深剥皮皮虾的速度很快,多会儿,虞陶的盘子里已经有六七只了。

    虞陶夹了两只给坐在他另一边的翟于思。

    翟于思也不是太会剥这个,原本是等着母亲吃完给他剥两个的,但没想到自己居然吃到了二哥剥的。

    “谢谢哥哥,谢谢二哥。”就算知道这些是剥给虞陶的,但自己能分到,二哥也没有说什么,他还是很高兴的。

    其实并不是翟临深不想说什么,而是虽然不爽,但又不想让虞陶觉得他小气,连剥好的皮皮虾都不原意给弟弟吃。更不想他一发火,饭桌上气氛变冷了,虞陶吃不好饭。所以想想,就随他去了。反正他就当虞陶吃得多,多剥几个就是了,也不费什么劲儿。

    翟仕义和游美兮对视了一眼,也都露出笑意。

    无论是翟临深觉得无所谓也好,不想在虞陶面前发脾气也好,都让这顿饭吃得格外和谐。现在看来,翟临深还是愿意在虞陶面前收敛一些的,这当然是好事,他们也希望翟临深能多交虞陶这样的朋友,这样他们的家庭气氛才能变得和睦,也才是一个家该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