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7章
    饭后,两个人回到书房,虞陶给翟临深解答不会的题,又做了几道练习题,然后就洗澡上床了。

    也依旧是虞陶先睡着的。

    翟临深在确定虞陶已经睡着之后,将台灯重新打开,单手撑着脑袋,看着虞陶的睡脸,伸手戳了戳虞陶的脸。

    虞陶眉心皱了一下,并没有醒。

    翟临深微微扬起嘴角,今天虞陶弹吉他唱歌的样子真的迷到他了,一闭上眼全是虞陶的样子,让他实在没什么睡意。也正是因为这样清醒,所以他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虞陶了。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而是恋人的那种……

    但上回他跟虞陶说男朋友的问题,虞陶说不能早恋,所以让两个人关系更进一步这件事,他并没有什么把握。

    可话说回来,既然虞陶喜欢男生,他也喜欢男生,他又跟虞陶关系这么好,那如果虞陶想恋爱的话,他是不是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想到这儿,他倒是有点开心的。至少目前看来,虞陶不会跟别的野男人跑掉——Nice!

    他也得找个机会再试探一下,万一虞陶改主意了,他也能得到第一手消息,直捣黄龙!

    不知道看了多久,翟临深终于有了睡意,关上灯就慢慢睡了过去。

    家中的院子里,翟临深和虞陶并排坐在长椅上,都在看书。

    这时,虞陶突然倾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翟临深惊讶地看着虞陶,心里却也十分欣喜,还有些疑惑——这虞陶怎么突然就回应他了?

    只见虞陶亲过他之后,还尤显不够,站起身主动跨坐到他腿上。

    两个人的重点部分隔着裤子的布料贴在一起,随后虞陶便搂住他,开始主动蹭他,尤其重点部位,感觉特别特别明显……

    翟临深也被蹭出也火,感觉慢慢攀升起来。伸手轻扯住虞陶的头发,便吻了上去。而某处的感觉也越来越墙裂,最后翟临深只觉得一阵热流喷薄而出,整个人也醒了过来。

    天刚蒙蒙亮,还没到虞陶起床的时间。

    而虞陶在他旁边睡得很安稳,根本就没有靠过来。而他……

    翟临深都不用伸手去摸,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轻轻爆了句粗口,就轻手轻脚地下床洗澡去了——这可不能让虞陶看到,虽然这是男生正常的生理现象,但如果虞陶问他梦到什么了,他要怎么回答?!

    等翟临深洗完澡出来,虞陶也醒了。

    翟临深努力的嗅着空气中的味道,生怕暴露出什么来。不过好在并没有什么异样,虞陶也没察觉出什么不妥。

    “你怎么起这么早?”虞陶还带着三分睡前。

    “嗯,上个厕所就醒了。”翟临深找了个理由。

    虞陶点点头,便下床洗漱去了。

    翟临深也松了口气,一边换衣服,一边暗骂自己小兄弟不争气,就这点尺度,怎么就交代了呢?

    不过他也深信自己并没有早泄,毕竟春梦嘛,都是以这个为结尾的嘛,不方!

    翟临深依旧在小客厅,虞陶占了书房。翟仕义见翟临深又早起了,心下也觉得十分安慰,觉得二儿子也总算长大了。

    下午的时候,袁心蕊跟着父母来坐客。

    两家住得不远,所以逢年过节,两家都会走动一下。

    此时,虞陶正在翟于思的书房给他讲英语功课。翟于思听佣人说袁家人来了,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下楼的意思。

    而翟临深则在自己的书房做题,听完后也没有下楼的打算。

    看着书桌上花瓶里插着的鲜红的玫瑰,翟临深微微勾起嘴角。

    他们家有跟固定的鲜花社订花,每周会送一次过来,都是设计好的花束样式,每次送什么花倒是不固定的,要看当时的设计和有什么最新鲜的花运到。

    今天送来的是玫瑰。

    一般这些花是固定客厅、饭厅、小客厅和主卧各一束的。翟临深和翟临昭对这些东西没兴趣,翟于思还小,怕他不小心把花瓶碰倒了再扎到自己,所以他们是都没有的。可翟临深吃完饭看到送来的花,觉得在自己书房里添一点浪漫的元素也不错啊,说不定虞陶喜欢呢?

    至是原本应该放在小客厅的那束就摆进了他的书房,美其名曰:植物能让人心情舒畅,有利于学习。

    大概是猜到翟临深不会下楼,翟于思下去也没什么用,所以翟临昭便代他们这一辈下去招呼一下,毕竟他们三个都在家,一个都不下楼也不好看。翟临深和翟于思都能找个正式理由,毕竟对于学生来说,没什么比学习这个理由更正当了。

    翟临昭跟袁心蕊也没话可聊,袁心蕊无聊得很,又半天不见翟临深下楼——她今天可是特地穿了某牌子的定制款,就是想给翟临深看的!

    见自己母亲跟游美兮聊得高兴,父亲又在聊经济上的事,没有一样是她能聊得上的,便插话道:“临深在忙什么呢?都不下楼。”

    之前翟临昭下楼的时候,已经说了翟临深在学习,现在袁心蕊在这儿给他们装失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游美兮微笑道:“临深在楼上做题还要一会儿呢,最近他学习挺努力的,我和他爸爸也都挺高兴。等做完题应该就下来了。”

    在圈内混了这么多年,别的她不敢说,但女人什么心思,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何况是袁心蕊这样的小女孩。

    翟临深不喜欢袁心蕊,游美兮也知道,所以袁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听得懂也装糊涂。先不说翟临深对袁心蕊没意思,光就她来讲,也不喜欢袁心蕊这样的女孩子,心思太重,家中可能不睦。倒不如挑一个家世一般,但性格好,能劝得住翟临深的更好。

    “哦。”袁心蕊表面笑应着,但心里却不怎么高兴。

    她本来就不怎么看得起游美兮,毕竟是在娱乐圈混过的,能好到哪儿去?她也知道翟临深不喜欢游美兮,她只要跟翟临深站在同一阵线上,就不怕跟翟临深没话说。

    游美兮在心里摇摇头,家里大儿子和二儿子跟她不亲,她能理解,也不介意。只要她做好自己该做的,两个孩子也不会太难为她。

    而袁心蕊表现出来的态度,实在让她反感,她不知道袁家父母看起来都挺不错的,怎么女儿是这样的。

    翟于思写好作业后,打开,想找些动画看。

    虞陶看了看他,问:“你不下楼去跟客人打招呼吗?”

    翟于思摇摇头,“我不喜欢袁家的姐姐。”

    “怎么了?”虞陶其实并不记得袁心蕊了,所以只以为是不认识的人。

    “她可坏呢!不教我功课,还在背后说我笨!”翟于思已经打定注意不下去了。

    虞陶也觉得这样对待小孩子不太好,那既然翟于思不想下去,那就不去吧,反正翟家也没人来催。

    “我先去你二哥那看看他题做得怎么样了,你自己看动画吧。”虞陶道。

    翟于思点点头,不能因为自己耽误了二哥学习,“好的。要是晚上袁姐姐留在家里吃饭,我们就不下去了吧。让阿姨把饭端上来。”

    虞陶觉得这小伙伴还挺记仇的,不过这事他也说得不算,只要翟家父母没什么意见就可以了。

    回到翟临深的书房,翟临深还在做题,一脸很认真的样子。听到虞陶回来的动静,才抬起头。

    “还差多少?”虞陶笑问。

    “还有四道。”翟临深回道。

    “楼下的客人你不下去看看吗?”

    “不去。”翟临深丝毫没有犹豫,“就是那天咱们在超市遇到的那个女孩家,她也来了,我懒得应付她。”

    虞陶一听,居然是那个女孩,心下也觉得不去也好。

    “你家……跟那个女孩家关系很好?”

    “世交。”翟临深边做题边把袁家的事跟虞陶说了一下。

    最后总结道:“反正我对袁心蕊是没什么好感。”

    虞陶听到这儿就放心了,他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放心在哪儿,但就是觉得心情不错。

    走过去检查翟临深做的题,翟临深转头看着他——去应付袁家人,哪有跟虞陶在一起舒服?

    虞陶检查得很认真,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翟临深突然在想,这睫毛扫过手指会是什么感觉?

    于是翟临深伸手去拨虞陶的睫毛,虞陶本能是闭上眼睛。两个人不知不觉得地挨得很近,翟临深有些想亲虞陶,这个距离真的太暧昧了,但还是克制住了。

    虞陶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神清澈又无辜,好像是在问他干什么呢?

    翟临深微微勾起嘴角,他喜欢虞陶了,而虞陶并不知道。而现在两个人靠得这么近,虞陶还是一脸无辜。这样的暗恋似乎散发着苹果派的味道,熟透的苹果带着发酵的果酒般的味道,那样醉人。咬下去,一丝甜,一丝酸,就像他现在进退两难的犹豫。

    这样近一距离,虞陶也不是没感觉,脸颊也微微热了起来。在他看来,这也许只是翟临深不经意地靠近,但他心里的那颗种子已经悄悄萌芽。

    这种感觉,这种贴近的暧昧感,就像桌上装着水和玫瑰的花瓶,那样美,又那样有分量,压在他心上,沉甸甸的。也许有一天,这种重量感会消失,但这束玫瑰的样子却会永远留在他的记忆中——久开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