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8章
    翟家留了袁家吃晚饭,而晚饭也不能如翟于思所想端到楼上来吃,所以阿姨来喊他们,他们就只得下去吃饭。

    翟临深深深觉得爱情会改变一个人的脾气,如果是以前,他懒得见袁心蕊,总有一万种方法发着脾气不下去,他父亲和游美兮还得给他兜着。而现在他不想在虞陶面前留下半分不好的印象,所以只能耐着性子装个人。

    “临深。”见翟临深下来,袁心蕊甜甜地叫了一声。但在看到他身后的虞陶时,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消了大半。

    翟临深没理她,只能袁家父母打了招呼。

    “这位是?”袁父看向虞陶,问。

    翟仕义笑道:“是临深的同学,叫虞陶。这个小假期待在这儿给临深辅导功课。”

    现在能利用假期给同学辅导功课的孩子还真不多了,高三了,谁的时间都宝贵。

    袁父赞赏地笑道:“那真是不错了。”

    今天的晚饭准备得格外丰盛,翟于思主动坐到虞陶身边,扬着脸冲虞陶笑。

    虞陶失笑。

    翟临深倒有些不爽——这小子有没有点眼色?

    没有多客气,大家随意地吃饭聊天。

    翟于思给虞陶安利他喜欢的动画片,推荐虞陶有时间可以去看看。

    翟临深则专心给虞陶夹菜,不参与讨论,也没给一直看他的袁心蕊半个眼神。

    虞陶也注意到了袁心蕊的目光,心下也有些不爽——吃饭就好好吃饭,盯着翟临深看什么?再看翟临深也不会喜欢你的!哼!

    虞陶正吃着鸡翅,就听袁心蕊凉凉地来了一句,“你叫虞陶是吧?”

    虞陶抬眼看着她,觉得她明知故问。

    “不知道你家里是做什么的?”袁心蕊扬着下巴,很是高傲。

    虞陶回道:“我爸爸是语文老师,妈妈是烹饪老师。”

    这个他已经跟翟临深家里人说过了,翟家人都觉得挺好,老师嘛,教出来的孩子肯定不会差的,也难怪虞陶学习这么好。

    “嗤……”袁心蕊阴阳怪气地笑了一声,“我还以为多大的家世呢,能跟临深成为朋友。”

    随后又看向翟临深,“这交朋友呢还是要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好,彼此才能帮得上忙,对以后发展也有好处。”

    袁心蕊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漂亮又内敛,但在在场的大人眼里,简直不能再直白,而且相当可笑。

    袁家父母尴尬地笑着,又不好在外人面前斥责女儿。

    袁母在桌子下面轻踢了袁心蕊一下,让她说话注意些。

    袁父则厚着脸皮打圆场,“孩子小,不懂事,别跟她一般见识。”

    袁父这样说,大家也不好不给面子。就算翟临深想发火,也得考虑不能让虞陶觉得他连女生都骂。

    翟仕义也不喜欢袁心蕊那番话,他并不在意翟临深交的朋友家世如何,只要跟翟临深和得来,能带着翟临深积极向上就可以了。但看在袁父的面子上,他也不得不出来打个圆场,“没事,没事。虞陶挺好的,我和美兮也都喜欢。临深能交到这么个朋友,我们也就放心了。”

    这事原本到这儿就可以过去了,大家继续聊其他话题就可以了。

    但没想到,袁心蕊完全没给这个面子,一脸看不上虞陶地道:“叔叔,话不是这么说的。临深多交给跟他身价一样的朋友,以后创业也好,到您的公司工作也好,有什么事,这些朋友都能照拂一二,都是帮得上临深的。这样的朋友才是有必要交的。而那些帮不上忙的,身价跟翟家也不相趁的,实在是不合适跟临深做朋友。以后帮不了临深不说,还得让临深帮衬着,这可都是临深的负担。”

    袁母是知道袁心蕊的心思的,也知道袁心蕊的性子,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是抱着纵容的态度,反正那些人也不敢对袁心蕊怎么样。

    但袁心蕊在翟家说出这番话,实在是像在她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就像是在告诉所有人她教女无方。而且以翟家的人脉关系,还真不是袁家能得罪得起的。翟家安居现状,也只是不想发展其他项目罢了,若真发展起来,袁家可就真高攀不起了。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袁母拍了袁心蕊一下,看似生气了,但力道控制得非常好,不至于真打疼袁心蕊。

    然而,袁心蕊并没有领母亲的情,“本来就是嘛。”

    翟临深觉得能忍的他也忍了,该给的面子也给了,对方不想要,他也不用装好人了。这都欺负到虞陶头上,他再不站出来,就太不像话了。

    “照你这个逻辑,虞陶现在就不应该帮我。毕竟现在我对他也没什么价值,他还得浪费自己的时间教我学习。”翟临深一脸嘲讽地看着袁心蕊,“交身价相当的朋友?呵呵,谁知道哪天谁家就破产了呢?朋友贵在交心,贵在交了高兴,以后我能帮上虞陶是最好,帮不上我会觉得自己丢人,没能力,连朋友都帮不到。而不是在那算计朋友能帮我多少,而我毫不付出。”

    “话说回来,我交什么朋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但愿你交的‘朋友’以后都能帮到你,而不是每天只会跟你一起敌视其他漂亮女孩。”

    饭桌上的气氛一直变得非常尴尬。

    翟于思反射弧可能长一些,完全没有感觉到这种尴尬,帮腔道:“我喜欢虞陶哥哥,虞陶哥哥也是我的好朋友。他对我好,我就喜欢他,跟他有没有钱没有关系!”

    说完,还给虞陶夹了一大筷子菜,表示着自己的喜欢。

    游美兮轻咳了一声,掩住笑意,打圆场道:“哎呀,孩子们的事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就好。来来来,吃饭,吃饭。”

    尴尬尤在,但袁家父母还是给了面子,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吃饭,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先说话不中听的。

    袁心蕊红了眼睛,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同时也特别痛恨虞陶和翟于思,恨不得将碗里的热汤泼到两人脸上。但这种一看就能让人抓住把柄,又不好解释的事,她是不会干的,要干也得等没人的时候。

    大概是太尴尬了,袁家人吃完饭就走了。

    翟仕义和游美兮也没说什么,就像什么一都没有发生一样,也没有说翟于思和翟临深。

    小长假一转眼就走到了七号。博明高中部的学生要在七号下午返校。翟临昭没什么事,就开车送两个人去了学校。

    几天不见,同学们彼此都有点想念,所以寝室楼里热热闹闹的,都是在聊这几天都做了什么。

    虞陶作为一个变得友爱同学的学霸,自然有不少同学会主动跟他打招呼。

    而翟临深作为一个校霸,虽说近来没惹什么事,但余威尚在,所以并没有人主动跟他说话。倒是跟在他身后的翟临昭,吸引了不少同学的注意力。

    翟临昭长得比翟临深还帅,加上成熟稳重的个人魅力,不仅女生愿意多看几眼,就连男生也会看一下。

    翟临深和虞陶都带了不少衣服过来,天气越来越凉,他们也要适时是添衣服。虞陶的衣服是四号那天回家的时候带的,翟临昭跟着过来,也是要把翟临深现在穿不上的衣服带回去。

    经过几天的的相处,虞陶觉得翟临昭人不错。就是平时话很少,表情说不上严肃,但也不是亲切那一卦的。如果没有相处,可能会觉得这个人很难接触。但接触多了则会发现翟临昭是个非常绅士的人。这种绅士不光是态度和礼貌上的,还有体贴程度。

    所以虞陶对翟临昭的印象很不错。

    “大哥,你先随便坐吧。”虞陶微笑道:“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就行了。”

    翟临深是肯定不会这么招呼自家大哥的,所以这事就落在虞陶身上了。

    翟临昭打眼一看,就能分出那个桌子是翟临深的。便拖出翟临深的椅子坐下了。

    翟临深也没说什么,兀自将衣服挂进衣柜里,然后将不穿的塞进包里。

    虞陶倒不急着收拾衣服,而是先打了水,准备把桌子和地面都擦一下。这几天没住这儿,多少会落一层浮灰。

    翟临深哪舍得让虞陶干,忙道:“放那吧,一会儿我弄,你别动手了。”

    “没事,马上就好了。”寝室本来也没有多大,收拾完可能十分钟都不用。

    翟临昭看自己的弟弟居然主动要求干活,也是觉得挺稀奇。

    翟临深将装衣服的包放桌子上一放,拿过虞陶手里的拖布开始拖地,嘴上嫌弃道:“你就老实给我坐着吧,别碰翻了什么还得收拾。”

    虞陶笑了笑,也没放心里去,拿着干净的抹布擦桌子。

    翟临深原本连桌子也不想让虞陶擦,但大哥在这儿,他也不好把虞陶压椅子上逗到虞陶不好意思起来,所以只能随他去了。

    寝室门被敲了几声,翟临深去开门,来的是虞陶的母亲。

    “你们回寝室啦?我还怕自己来早了。”梅满芝笑道。

    “阿姨,您怎么来了?”翟临深赶紧把人让进门。

    虞陶看到梅满芝,也有些意外,但还是乖乖叫了“妈妈”。

    梅满芝看到坐在桌前的翟临昭,“这位是?”

    虞陶主动介绍道:“这是翟临深的大哥,翟临昭。”

    翟临昭站起身,向梅满芝伸出手,“阿姨,您好。”

    “你好你好。”梅满芝赶忙跟翟临昭握手,“我们家陶陶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了。”

    “您客气了,没有的事。临深能跟开始学习,都是虞陶的功劳,我们家感谢虞陶还来不及。是临深给虞陶添麻烦了才是。”

    “临深对陶陶好,陶陶能帮他也是陶陶该做的。”这可是虞陶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而且经过两次相处,他们也觉得翟临深人不错,所以也帮着虞陶珍惜着这个来之不易的朋友。

    “哪有什么是应该的,是虞陶心好。我一会儿带临深和虞陶去吃饭,您要没事的话,一起吧。”这是出门前就说好的。

    梅满芝摆摆手,说:“不了不了,你们去吧。梅迩还在家等我回去给她做饭呢。”

    翟临昭不知道这个“梅迩”是谁。

    虞陶解释说是自己的妹妹。

    “那这样,我开车载您回去,接上妹妹一起吃饭吧。”翟临昭提议。

    梅满芝不想这么麻烦翟临昭,再说,家里的菜她都准备好了,就等回去下锅了。

    “别麻烦了,我已经答应梅迩回去给她做她喜欢的大虾了。”梅满芝笑道:“我过来是给陶陶和临深送点心的,一会儿就回去了。”

    说完,梅满芝将随身的包放到桌上,从里面一样样拿出她花了一天工夫做出来的各种点心,并对翟临昭道:“你也拿回去些吃,我带得多,够他们吃了。”

    “好。”翟临昭也没客气。这些中式小点心个头不大,但非常精致,一看就是专业的,让人特别有食欲。

    翟临深是在虞家吃过的,真的味道非常好。因为也没剩几个,所以并没有让翟临深带回家,毕竟这种东西,新鲜的带回去是礼貌,吃剩下的带回去就不好看了。

    梅满芝也是看翟临深喜欢,所以才特别做了,今天给送了过来。

    翟临深也没客气,拿了一个蛋黄酥先吃起来,“您做的这点心,味道真是没得说。”

    梅满芝哈哈一笑,“喜欢就多吃点,再想吃什么,随时让陶陶跟我说。”

    翟临深也不见外,便应了。

    梅满芝又稍微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虞陶和翟临深继续打扫寝室,而翟临昭已经坐在那里吃了两个蛋黄酥和两个抹茶酥了,心里还想着,这要是有壶茶,那就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