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19章
    既然是从学校出发去吃晚饭,自然不能不带上向津杰。

    向津杰跟翟临昭也见过,倒也不生份,就乐呵地跟着一起去了。

    翟临昭要了个包间,席间话也不多,多是向津杰在逼逼叨。

    “你们假期作业都做完了吗?”向津杰问:“我大题基本全不会,一会儿回去借我抄抄呗?”

    “行啊。”翟临深点头,这些题他不仅做了,还都明白了,想想还有点小骄傲呢!

    “你做了?”其实向津杰那话更多的是问虞陶的,没想到居然是翟临深回的他。

    翟临深能自己把作业写完,这是多大的奇迹啊。

    “虞陶这个假期住在我家。”翟临深微笑道。

    “啊?”向津杰十分意外。这个假期,他就休息了一天,然后就被补习班占满了,所以也没能约翟临深出来玩。

    翟临深耸耸肩,一副“我嘚瑟但是我不说”的样子。

    向津杰显然并没有get到翟临深这个点,只恍然道:“难怪你作业写完了。”

    翟临深:“……”

    翟临昭轻笑,翟临深这样让他觉得有点幼稚,但谁的青春没幼稚过呢?

    有作业可抄,向津杰就不再关注这个了。转向看向翟临昭,笑问:“大哥,你说我考计算机专业,以后能不能进你的公司啊?”

    翟临昭剥着螃蟹,看了向津杰一眼,“想走后门?”

    翟临昭开了一家游戏公司,短短几年,成绩斐然。他也是从大一开始就投身这一行了,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工作室,后来大学毕业了,工作室已经满足不了岗位和项目的需求了,所以换了一个写字楼,也由工作室变成了公司制。

    公司人员大部分是大学计算机系的同学,也为学校学生解决了一部分就业问题。而他们开发的这些项目又有政府的资金扶持,所以一切都非常顺利。也成了他们这一代的佼佼者。

    而像翟临深他们这个年纪,也是爱玩的时候,一听游戏公司,自然觉得全是玩的,还能赚钱,所以对翟临昭这样的人格外佩服,也向往到这样的公司工作。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游戏公司的工作也很枯燥,只有玩家才会觉得的有趣。

    向津杰也不害臊,笑道:“大哥给个机会?”

    翟临昭知道向津杰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但摄影技术不错,也就是说审美和构图设计是在线的,他们公司也需要这样的人,所以倘若向津杰想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你先给我考个像样的大学吧。”他们公司最低学历是本科,向津杰要是考不上,那就算招进来了,压力大不说,跟其他同事没有共同语言,对日后的发展也是弊大于利的。

    “行,我肯定努力!”向津杰信誓旦旦地道:“如果我考上了计算机系,大哥先让我去实习呗?”

    翟临昭点点头,“行,你考上了来找我。”

    “好嘞。”向津杰乐颠颠地应道。

    翟临深给虞陶剥着螃蟹,将蟹肉用工具弄出来,全装在蟹壳里,然后浇了点姜醋汁,放进虞陶的盘子里。

    他觉得向津杰干几天就得跑路,所以也是听听就罢了,没发表意见。

    虞陶已经习惯了翟临深给他剥螃蟹,拿过来慢慢吃着。

    翟临昭看着他俩,眼睛略暗了一下,但并没表现出来,只问道:“虞陶想考什么专业?”

    虞陶舀起蟹肉,笑道:“还没想好,不过想读个轻松一点的专业。”

    翟临昭点点头,又看向翟临深,“你呢?”

    翟临深嘴角抽了抽,“我先考得上再说吧。”

    翟临昭觉得很有道理,虽然他觉得翟临深和虞陶之间有点不对,但这个时期还是不能太激进。而且就成绩来讲,两个人肯定不能在一个学校,到时候就算有什么也变没什么了。

    而翟临深忙着跟虞陶夹菜,虞陶忙着吃,谁也没发现翟临昭的想法。

    饭后,翟临昭就开车回去了,而翟临深他们吃得多,想走走消食,反正坐地铁回去也快。

    向津杰家里打电话来,他边走边说电话,还挺专心。

    翟临深和虞陶走在前面,在过一个车辆比较多的十字路口时,翟临深伸手牵住了虞陶的手。

    对,他就是故意的。别的他做不了,牵个手总行吧?!

    手被牵住,虞陶心快跳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是喜欢男生的,所以有个男生牵他的手,比女生更让他觉得害羞。他不知道翟临深为什么这样,又不敢问,怕翟临深知道他喜欢男生,就不跟他做朋友了,所以只能沉默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翟临深故作淡定地道:“车多,我牵着你安全。”

    但心里却炸开了花——虞陶的手又细又暖,真好摸!

    等向津杰挂了电话,就远远地看到了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顿时一震。

    翟临深的性向他是知道的,但他认识翟临深这么多久,也没见翟临深交个男朋友。所以翟临深和虞陶这样,让他有一种第一次确定翟临深的确喜欢男孩子的感觉。

    说实话,惊吓是大于愉快的。毕竟这不是被世俗所接受的关系。

    为了不让虞陶起疑,过了车道,翟临深就松了手。

    虞陶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觉,只能握紧被翟临深牵过的手,像是要抓住那慢慢流失的体温和触感一样。

    回寝室前,三个人去了学校的超市买了些吃的。

    向津杰趁翟临深不在虞陶旁边的时候走过去,说找个机会让翟临深去找他,他有话跟翟临深说。

    回到寝室,虞陶先洗澡。翟临深便借给向津杰送卷子抄的理由,去了向津杰寝室。

    向津杰把卷子放桌上一放,就把翟临深拉了出来。两个人站走廊的角落里,就像地下工作者。

    “你和虞陶怎么回事?”向津杰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

    “什么怎么回事?”人没追上,其实翟临深并不想多提。

    “别瞒我了,我看到你牵他的手过马路了。”向津杰虽然在某些方面很迟钝,但也有洞察力出众的地方,“你什么时候跟人牵过手啊?你说,除了打架,别人能离你那么近?咱们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才近一些的吧?”

    翟临深轻笑,觉得向津杰也不是真傻,也懒得瞒了,毕竟兄弟也是关心他。

    “我喜欢虞陶。”翟临深直言。

    向津杰也没觉得意外。

    “但他不太好追。”翟临深笑道。

    向津杰觉得自己有点操心,“虞陶是直男吧?”

    翟临深并不想透露虞陶的性向,便不置可否地沉默了。如果虞陶愿意说,那也应该出虞陶自己说。

    向津杰把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叹了口气道:“要掰弯一个直男不容易啊。”

    翟临深蹭了蹭鼻子,说道:“嗯,是挺难的。没所谓了,就是想对他好一点。”

    向津杰点点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跟我说。”这份兄弟义气还是要有的,何况,这可是翟临深的初恋,他不帮着还是个人吗?

    “嗯。”翟临深应着,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需要向津杰帮忙的,不过向津杰的心意他领了。

    “对了。”向津杰突然想到个主意,“咱们觉得要校庆了,每个班不是都要出节目吗?要不你报个名吧。上台发散一下魅力,说不定虞陶就被你吸引了吗?”

    校庆?

    翟临深白了向津杰一眼,“你他妈在逗我?”谁都知道他们学校校庆的精神病传统,他才不去。

    “不是啊,不然你还能怎么吸引虞陶?靠成绩吗?”

    “我发现你吐槽技能点满了啊。”

    “没有没有,这不是帮你想办法嘛?”

    “心领了,你赶去抄卷子吧。明天记得给我带教室去啊。”说完,翟临深就转身往回走了。

    向津杰琢磨了一下,一定是自己的主意不够好。等他回去再想想,一定帮深哥把嫂子追到手!

    时间还早,虞陶和翟临深坐在桌前看书。

    翟临深看得挺专心,倒是虞陶,总时不时地看翟临深的手,还想着翟临深牵他手的样子。

    他不确定翟临深是不是喜欢男的,他这样的人毕竟还是少数,他也不想失去翟临深这个朋友,所以有些话他不敢问,也不敢说。

    作为一个失忆的人,其实他非常没有安全感。而跟翟临深在一起,却让他十分踏实。翟临深偶尔一些体贴的举动也让他心里麻酥酥的,很喜欢,也有些高兴。

    他想,他是喜欢翟临深的。这并不是感激,毕竟翟临深有时候还是挺嫌弃他的,就是一种踏实感,让他觉得只要跟翟临深在一起,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可以做好。

    一抬头看到虞陶在发呆,翟临深笑了,这倒是难得了,“在想什么呢?”

    虞陶回过神来,忙道:“没……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

    “那就早点休息。”翟临深看了一下时间,其实还可以再看半个小时的书。

    “嗯……”既然说累了,就得装到底啊,不上床上躺着是不是很不好?

    于是虞陶便顺便拿了本书,上了床。

    翟临深仔细看着虞陶的背影,笑意更浓了些——这细腰长腿的,真是越看越好看!要是屁股能再多点肉就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