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0章
    周一大课间,屈老师来说了校庆的事。

    博明作为一个私立学校,对自身品牌理念的宣传是十分重视的。所以每年校庆也都举行的非常隆重。每个班都要出一个节目,质量不论,形式不论,重点是让学生参与进来,对学校有认同感和归属感。

    屈老师负责传达,组织的任务自然是要落到文艺委员头上的。

    只见文委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似乎明天见她就是愁白了头的模样了。

    但就算再难,任务落到她头上了,她就得负责起来。

    于是午休时间,大家在上课前都回了是教室,文委站在前面,一脸凝重地问:“大家也知道,马上就是校庆了,照列每个班都要出节目。班里有没有主动报名的?”

    只见大家都在装没听见,没有一个人举手的。

    文艺脸上就更尴尬的,人家别的班都是抢着报名还要筛选的,就算没有那么多,也至于有两三个愿意上的,可他们班呢?

    虞陶不太明白什么情况,往年的校庆他也没参加,特别不赶巧,他都是感冒了。毕竟是在学校的大礼堂里举行校庆,人多空气流通相对不好,很可能传人别的同学,所以虞陶难受请假不去,班主任也就同意了。所以这两届校庆什么情况,虞陶并不清楚。

    偏过头,虞陶小声问翟临深,“为什么没有人报名?”

    翟临深回道:“咱们班会才艺的本来就少,加上学校礼堂那个音效,伴奏都能给你放跑调了,还得硬着头皮唱,多尴尬。”他还没说的是,历届传统,男生在后台换衣服,就被会女生拍半裸照。外传倒是不会,但几个女生会在一起讨论比较,把这个女色的时代的缩影表现得淋漓尽致。

    “学校礼堂效果这么差呢?”好歹是收了那么贵的学费的。

    翟临深倒觉得挺正常,“那个礼堂除了校庆,也没什么用处。音响设施不到位也是正常。”

    博明的开学典礼是在操场,新年联欢会是各班自己组织的。只有校庆是集体活动,还是小、初、高分开的,实在没必要在礼堂花太多的经费。只要能用就行了。

    这种情况对文艺来说是意料之中,她只能退一步道:“这样吧,大家回去再想想,想好了明天告诉我。如果真没有人报名,咱们就只能抽签了。”

    虞陶问翟临深,“咱们班之前是怎么参加的?”

    对于这事,虞陶倒是没什么印象也,他也从来不参与,这种活动他一般就当耳边风。

    高一大家不是一个班,情况他不太了解,但高二的时候还是知道的,“靠抓号。文艺把所有人的学号写下来放到袋子里,然后抓人去跳舞。去年咱们班还拿到了最佳搞笑奖。”

    “啊?”

    翟临深笑道:“五个男生在上面跳孔雀舞……”这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虞陶有些无语,“谁出的主意?”

    “不是主意的问题。唱歌肯定不行,弄不好更丢人。说相声小品什么的,一个个尬得不行,根本不好笑。魔术这种技术性活就不用说了。最后只能选跳舞,而咱们班唯一会跳舞的女生现在能记住的只有小学的时候跳的孔雀舞了,所以也只能拿这个教。”翟临深对那段男版孔雀舞也是印象深刻,简直不是一般的辣眼睛。

    虞陶轻笑,一般这种女生擅长的舞蹈让男生来跳的确是难为他们了,又不是科班出身,应该也没有什么舞蹈功底,他虽然没去看,他也觉得可能是全场尴尬症犯的最集中的一次。

    放学后,轮到翟临深和虞陶他们这一组值日。

    翟临深根本不会让虞陶做扫地擦地这样的活,于是就让虞陶去擦黑板擦讲台。

    文委还在为节目的事发愁,她这个班干部,其实每年也没有多少需要发挥的地方,去年校庆已经让她丢大人了,那几个男生后来看她也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所以这一次她得多用点心,哪怕什么奖都不拿,也不能再拿什么搞笑奖了。

    其实按理来说她是可以上的,但从她入校开始,每一年的校庆都是主持人之一,主持人是不能报节目的,所以她也很无奈。

    虞陶擦讲台时,盯着文委看了一会儿,他也看得出文委很愁,不然像现在这种应该冲去食堂抢饭的时候,文委也不可能坐在班里。

    翟临深扫完地,就拎着水桶去打水准备拖地。

    虞陶走到文委那边,“别愁了,先去吃饭吧。”

    虞陶失忆后变亲切了,同学们也愿意跟他说话聊天,文委也不例外,“哎,怎么能不愁呢?这么点小事我都办不好,白费屈老师对我的信任了。”

    文委责任感这么强,虞陶觉得这个人还挺不错的,便道:“要不我上吧。”

    “啊?”文委一脸诧异是看着虞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虞陶笑了笑,说:“如果你的借到吉他的话,我可以上。”

    “真的吗?!”文委一脸激动地想抓住虞陶的手,但考虑到对方是个男生,手伸到一半又收回来了,“不就是吉他吗?你放心,妥妥的!”

    “那行,先给我保密吧,别跟翟临深说。”

    文委忙点头,“放心,放心。”她猜估计是翟临深知道学校那个破音响效果,不愿意让虞陶上。

    虞陶笑了笑,继续去擦讲台了。其实他是有私心的,他想表现一下,让翟临深被自己吸引,这样翟临深会不会喜欢他一点呢?

    次日,文委也没有再提校庆的事。大家觉得文委应该是解决了,心里也有点庆幸——幸好文委有良心,没拉他们充壮丁。

    在紧张忙碌的学习中,校庆如期而至。

    校庆一共举行三天,从小学到高中依次开始。

    一上午的课结束后,同学们到食堂吃饭,然后在操场集合,排队去了礼堂。

    虞陶被屈老师叫走了,翟临深也没来得及问什么,只能让虞陶跟屈老师去。

    礼堂里,向津杰坐在翟临深旁边打着哈欠,“这么尴尬的相声他们是怎么讲出来的……”

    虽说应该尊重同学的努力成果,但真的一点都不好笑。不仅是他,全场都没笑声,你敢信?

    翟临深一直在想着虞陶被屈老师叫去干嘛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也没心思看台上的节目。

    相声结束后,台上摆上了椅子和高低两个麦。

    应该是唱歌的。

    翟临深也没在意,撑着脸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主持人说了啥,他也没听。

    向津杰一下坐直了上身,然后对着翟临深就是对阵拍。

    翟临深眉头一挑,打我?找死啊?

    刚要发作,就看向津杰指了指台上。同时,台下也发出一阵惊呼。

    翟临深抬头一看,居然是虞陶。

    今天的虞陶稍微化了点妆,比平时更好看了。

    翟临深完全没想到虞陶会上台唱歌,虞陶也没跟他说。

    翟临深突然有点不高兴——虞陶居然要给那么多人唱歌了!原本只给他唱的!

    班里的同学也很惊讶,没想到最近代表班级表演的居然是虞陶。

    虞陶倒是没太紧张,只想着要好好表现,让翟临深看到。

    抱着吉他坐到椅子上,随意地拨了一下琴弦,台下安静下来。

    虞陶唱了一首《童话镇》。

    因为是自弹自唱,所以自然没有伴奏走音的担忧。

    虞陶的声音特别,唱歌特别好听,而且感情充沛。加上长得又好看,不少女生已经开始悄悄打听和讨论了。

    翟临深看着周围的女生一脸笑意地讨论着想认识虞陶,他心里特别特别不爽,而台上像是在发光一样的虞陶又让他心跳加速,生出一种难耐的情绪。空气里似乎散发出了玫瑰花的味道,那样应景,那样让人冲动。

    一首歌结束后,台下发出从未有过的热烈掌声和尖叫声。

    虞陶起身向台下鞠躬,然后想找翟临深的方向,但并看不清楚,只好转身往后台走。他不知道翟临深会是什么反应,他希望自己能吸引到翟临深,同时也希望翟临深不要因为他没提前说而生气。

    翟临深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了,他想跟虞陶在一起,非常想!想让虞陶以后的关注焦点依然在他身上,无论别人多喜欢虞陶,虞陶都只喜欢他!

    翟临深站起身,不故向津杰的询问,从后面走出礼堂,然后绕进了后台。

    后台人员混乱,也没人在意谁来了或者谁提前离开了。

    翟临深找到虞陶时,虞陶正被几个女生围着。

    翟临深眉头一皱,冷声道:“围在这儿干什么,有红包啊?”

    虞陶转头看到翟临深,眼睛一下就亮了,但随后又有些不安地向后退了半步。

    “躲什么躲?还有事没?”翟临深故作很凶地问道,其实他只是想吓退那些女生。

    虞陶摇摇头。

    翟临深二话没后,抓起虞陶的手,就把人带走了。

    围着虞陶的女生们也不敢说什么,毕竟那是翟临深啊,一言不合就打人的!

    走出礼堂,翟临深拉着虞陶跑了起来。直接跑回了寝室。

    将寝室门一锁,翟临深转身将虞陶抵在门上。

    虞陶身体一僵,随后心如擂鼓。

    两个人离得很近,似乎呼吸都能扫过彼此的鼻尖。好一会儿,翟临深握住虞陶的手,道:“虞陶,我喜欢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虞陶惊诧地看着翟临深,他原本只是想吸引一下翟临深,没想到换来的居然是告白。

    他也是喜欢翟临深的,哪有不答的道理,忙点了点头,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翟临深也没想到居然会这么顺利,那是不是说虞陶也有点喜欢他呢?不然怎么会答应地这么痛快?!

    当然,这不是急切需要问的事,翟临深笑着抱住虞陶,心也跟着踏实下来,同时也是心情飞扬——虞陶终于算是他男朋友了!这简直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最开心的时刻。

    没好太冒进,翟临深在虞陶脸上亲了一下,“那咱们就算在一起了,你就算恢复记忆也不能后悔啊。”

    “嗯。”虞陶主动回抱翟临深,红着脸道:“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