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1章
    抱了好一会儿,  两个人才放开彼此。

    翟临深勾着虞陶的手指,  依旧跟他靠得很近,  开始秋后算账,“怎么参加校庆也不提前跟我说?”

    虞陶有些不好意思,但既然翟临深已经是他的男朋友了,  那说了也没什么吧?

    “我……我就是想吸引你,才参加校庆的。”虞陶小声道。

    “哦?”翟临深眉峰一挑,心底也迸发出喜悦,  “吸引?”

    虞陶想了想,  又改口道:“勾……勾引……”

    翟临深高兴得不得了,低头又亲了虞陶一下,  “要是勾引不上呢?”

    虞陶耳朵也跟着红了起来,低着头道:“那……那就再想别的办法。”

    翟临深笑意更浓了,  “看来我应该等你跟我告白才对。”那样他就可以提各种要求了!

    虞陶抬头看向翟临深,眼睛里有一点慌张,  “你……你不好反悔的。”

    翟临深轻笑出声,勾着他手指的手用力了些,“傻不傻?我怎么会反悔呢?”

    虞陶安心了,  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翟临深晃了晃他的手,  “说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我不知道……”虞陶偷偷摩挲了一下翟临深的手指,“就是发现的时候,已经很喜欢了。”

    “那什么时候发现的?”翟临深追问。

    “住你家的时候……”

    翟临深满意地揉了揉虞陶的头发——也许他们彼此喜欢上的时间是差不多的。

    虞陶抬眼看了看翟临深,问:“那你呢?”

    翟临深没什么不好意思,  笑道:“其实我也说不上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但你给我弹吉他唱歌的时候,是我第一次想追你。但后来克制住了,你不是说不早恋吗?”

    虞陶小声道:“分人的。”

    翟临深恨不得让虞陶揉进身体里,“好吧。今天看你在台上唱歌,我就忍不住了。其实之前牵你的手,也是有意的占便宜。”

    “我也占你便宜了。”那次他也很高兴的。

    翟临深向前逼近了几分,与虞陶的鼻尖抵在一起,逗他道:“这都是小儿科,以后要占大便宜。”

    “嗯……”虞陶几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心里热热的。

    自己说什么虞陶就应什么,翟临深简直不能更满足,再次将虞陶抱住,翟临深感受着怀里的踏实——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真是不能更美好!

    这时,虞陶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屈老师打来的,估计是没见到虞陶打电话来问了。

    翟临深见虞陶一副不知道怎么应付的样子,拿过手机,接了电话。

    “屈老师,我是翟临深。”

    “怎么是你接的?虞陶呢?”屈老师对翟临深并没有什么偏见,所以翟临深接了虞陶的电话,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需要紧张的。

    翟临深信手捻来的编道:“哦,虞陶脸上有些过敏了,可能是化妆品造成的,我带他回来洗脸,正好我这儿有药膏,一会儿给他擦一些。”

    “严重吗?”屈老师有点担心。他一个直男,自然不太明白化妆品过敏这种事,也不清楚其实彩妆过敏率是极低的。

    “还可以,发现得快,就是有些红,也挺烫的。应该抹点药就没事了。”翟临深编得非常淡定。

    虞陶站在他身前,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屈老师听到。

    “那就好,不行的话就去医院看看,别耽误了。”屈老师道。

    “您放心,我会看着他的。”翟临深说着,手也不老实地摸上了虞陶的耳朵。

    虞陶又痒又麻,抓住了翟临深的手,不让他乱摸。

    翟临深又非常淡定地跟屈老师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

    将手机放到一边,翟临深搂住虞陶的腰,把他带近了一些,笑道:“哥摸摸你怎么了?这么小气的吗?”

    虞陶抿了抿嘴角,“我痒……”

    翟临深嘴角一勾,俯身在他耳朵上亲了一下,“这样呢?”

    虞陶红着脸不说话了。

    翟临深轻笑一声,张嘴含住嘴角的耳垂,不重不轻地吮住。

    虞陶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跟着颤了,偏过头想躲,但人被翟临深搂着,也躲不开。

    这种又热又麻的感觉让虞陶不自觉地轻哼了一声,整个人都软了。

    翟临深放开虞陶的耳朵,笑着抱紧他。空气里似乎散发着棉花糖的焦香,甜腻的让人觉得幸福。窗外夕阳渐落,而他们却被一束阳光照亮,太阳旁边是棉花糖做的云——又暖又甜。

    两个人在寝室腻歪了好一阵,看时间差不多了,才出门去食堂。

    礼堂那边也散了,向津杰给翟临深打电话问他人呢。翟临深心情很好地回了句食堂见,就挂了电话。

    两个人从寝室出发,跟从礼堂走的不是一条路,所以一路都没有什么人。

    翟临深很想牵虞陶的手,但考虑再三还是没这样做。

    想到虞陶以前的事,翟临深觉得他们的关系还是不要曝光得好。他是不怕什么,但他不能不顾及虞陶。也许虞陶不怕,他也不会像虞陶之前的那个男朋友那么孬,但正是因为爱,所以不忍心虞陶受到一点点伤害。

    所以什么时候要光明正大,什么时候要谨慎一二,他都是有考量的。

    他们到的时候,向津杰已经打好饭找位置坐下了,还给他们占了两个座。

    “你去坐着,我打饭。”翟临深笑道。

    虞陶原本想说他自己可以的,但转念一想,他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自然可以享受一下这种待遇。这种隐性的秀恩爱并不是女生的专属,男人有时候更享受这种过程。

    “我想吃鸡排。”虞陶提要求。

    “行,去坐着吧。”翟临深笑应了,去拿了两个餐盘,然后去打饭。

    向津杰扒着饭看向坐下的虞陶,说道:“你的歌唱得真不错,临深唱歌也好,你们俩应该一起上的。”

    在为哥们的追妻之路上添油加柴,向津杰是当仁不让的。多好的机会,你说要这是唱着唱着看对眼了,那不就完美了吗?!

    “当时没想到,看文委在那儿挺苦恼的,就心想着帮个忙。”虞陶是不会跟别人说他上台是为了吸引翟临深的。

    “这忙帮得好啊,解救了咱们班这么多同学。”向津杰真心道。刚才往食堂走的路上,也有不少女同学跟他打听虞陶。其实平时这些女生是不会跟他说这么多话的,毕竟他也是能动手绝不动口的类型。这回托了虞陶的福,他倒是成了香饽饽了。果然,在美色面前,拳头都打不退热情。

    “来,给你加鸡腿。”翟临深放下盘子,将其中一只鸡腿夹给了向津杰。

    “怎么的?有喜事?”向津杰看向他。

    一般有什么高兴的事,翟临深都会给他加鸡腿,时间久了就成了他们两个之间的约定成俗了。

    翟临深一笑,也没说什么,坐到了虞陶对面。

    向津杰不明所以,啃着鸡腿在思考到底有什么事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的。

    翟临深和虞陶安静地吃着饭,而桌底下,两个人的小腿已经伸到前面挨在一起了。

    “你俩怎么不说话?”向津杰见他们有些过于安静了。

    “说什么?”翟临深随意的问。

    “都行啊,不然多闷啊?”向津杰说着突然想到,“对了,虞陶,你没被占便宜吧?”

    “什么?”虞陶没明白。

    翟临深这才想起来还没问这事呢,光顾着高兴了,“你在后台换衣服没?”

    “没啊。”虞陶回道:“我在学校厕所换好过去的,屈老师说这样比较方便。”

    翟临深点点头,觉得屈老师一定也是懂道的,在护着虞陶呢。

    “那应该没事。”向津杰也放心了。自己未来的大嫂让别人拍了裸照可不好。

    “怎么了?”虞陶不太明白。

    翟临深轻笑道:“咱们学校的传统,每年校庆,男生在后台换衣服,女生就要拍照片。”

    虞陶:“……”他是不怕这个,但这是什么破传统,有毒吧?!

    翟临深给虞陶夹了一筷子虾仁,“好好吃饭。”

    “哦。”虞陶把虾仁吃进去,口感真是非常好。

    向津杰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翟临深偶尔也会给虞陶夹菜的。

    向津杰先吃完,准备去买两只玉米回去吃,就先起身去送盘子。挪开椅子,不经意地一低头,就看到翟临深和虞陶靠在一起的小腿。如果只是单纯地挨到一起,他也不会多想。但现在的情况是虞陶双腿并拢伸了出去,翟临深则分开腿将虞陶的腿夹在中间。

    震惊之余,向津杰看向翟临深。

    翟临深微微笑了一下。

    向津杰一下就明白了——不愧是深哥,追大嫂的速度就是比别人快!点赞!

    抱着还有余惊的小心脏,向津杰装作若无其事是离开了。

    虞陶喝着汤,就听到旁边桌也是他们班的女生在说这周末有漫展,在讨论一起去的事。

    虞陶还没有去过漫展,听说是很热闹的。

    正想着要不要叫翟临深跟他一起去,他也好长长见识,文委就走了过来。

    “虞陶,今天辛苦你了,真是超棒的。”文委兴奋地道。

    “没什么。”其实这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且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且效果出奇的好。

    文委拿出两张票,“来,明天漫展的票,去看看放松一下吧。”

    虞陶没想到文委居然给他送来票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怎么好让你破费?”

    “不只是我啦,是咱们班班委们集资给你买的,感谢你主动上台啊。大家分分也没多少钱,都是心意,你就别推辞了。”文委一脸真挚地道。

    虞陶想了想,既然是同学们的好意,是不应该退回去的,“那好,谢谢你们了,我会去的。”

    “别客气,好好玩哈。”文委说完,就离开了。

    翟临深拿过两张票看了一下,觉得班委们还挺有心,知道别只买一张,搭伴去才有意思。

    晃了晃手里的票,翟临深笑道:“小哥哥,约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