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2章
    两个人交往后的第一次约会,  去书店就太不浪漫了,  即使虞陶喜欢。逛街之类也没有什么特别要逛的地方,  可能会很无聊。去游乐场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本市的大型游乐场很远,来回路上坐车就得三个多小时,  而且如果玩得太乏,一天休息缓不过来,倒影响正常作息了。

    所以相比之下,  漫展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他也没有去过,  说不定还挺有意思的,去一次也不错。

    听到“约会”两个字,  虞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然后点点头,  道:“约。”

    翟临深哈哈一笑,“约什么?”

    “约……约会……”虞陶脸红了。

    翟临深凑近了些,  低声道:“说全就对了嘛,不然还以为约炮呢。”

    虞陶低头吃饭,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明天就可以跟翟临深约会了,  这一天过的真的美妙得不可思议。

    晚上,两个人写完两张卷子,虞陶给翟临深讲了几道题,便拿了本书上床靠着,准备看一会儿睡了。

    翟临深也没继续学习,  而是起身坐到了虞陶的床边。

    虞陶也没了看书的心思,跟翟临深对视着。

    他觉得翟临深真的帅,怎么都看不够。

    翟临深抓住他的手,慢慢凑了上去。

    这回,吻上了虞陶的嘴唇。

    虞陶的嘴唇有点凉,但很软。翟临深像上瘾一般地不断探索、深入。让这个吻变得那样缠绵、诱人。

    虞陶的舌头也很软,翟临深越吻越投入,感觉自己的吻技有了质的飞跃。这样下去不用一个月,他觉得他们就可以用舌头打蝴蝶结了。

    虞陶也很贪恋翟临深的气息,主动抱住翟临深,吻技也有些生涩,但很听话地配合着翟临深。

    翟临深的吻很暖,把他的心都要暖化了。虽然一开始两个人都有些尝试和探索的生涩在里面,但后来就都沉溺其中,被本能和占有欲驱使着,默契地纠缠在一起。

    等翟临深放开虞陶的时候,虞陶已经滑躺在了床上,张着被吻得红艳艳的嘴唇喘息着。

    翟临深伏在他上方,一只手肘撑在床了,另一只手梳理着虞陶的头发。

    他们这个年纪,正是容易激动的时候,翟临深也有了感觉。但他心里始终有一个原则——他要等自己成年,更要等虞陶成年。

    因为母亲的事,他对自己难得确定的另一半格外尊重和珍惜。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做出任何不负责人的事。他确定自己不会辜负虞陶,但那也不表示他就可以占虞陶的便宜。

    虞陶还小,又那么好,值得他用最大的温柔和宠爱对待。

    又低头亲了虞陶一下,翟临深笑道:“别看书了,早点睡吧。明天咱们出去吃早饭,然后去漫展。”

    “好。”虞陶应着。其实他哪睡得着啊,心跳那么快,脸也红,整个人激动得不行,一时半会根本睡不着。

    次日,两个人依旧准时起床,喝完蜂蜜水后,就坐在桌前学习。

    翟临深看着虞陶,然后起身凑过去亲了虞陶一下,“早安吻,不能忘。”

    他今天没有虞陶起得早,所以原本想把虞陶吻醒的计划就这么落空了。

    虞陶笑了,抿了抿嘴唇,继续看书。

    翟临深也收回心思,认真学习——他还要跟虞陶考进一个学校呢!不能松懈!

    看了一个小时的书,两个人便换了衣服出门了。

    翟临深在校门口打了车,去了市中心一家知名的老字号早餐店。

    这家店的早餐以包子和粥为主,也会有油条的豆腐脑等。虽然简单,但味道非常好,平常日子上班族会在外卖口大排长队,买完路上吃。而周末都会选择进店吃,所以要稍微早点过去,怕排不上座还要等。

    两人进店的时候,店里已经几乎坐满了。可能是早上的有关系,大家说话的欲望不是那么强,所以即便人多,也并不吵闹。

    这家店虞陶没来过,翟临深倒是来过挺多次的,尤其是小学那会儿,基乎每个周末都来。

    翟临深非常熟练地点了包子、绿豆粥和一份爽口的小菜。

    东西上得很快。

    “慢点吃,包子里汤多,小心烫着。”翟临深提醒虞陶。

    “嗯。”虞陶应着,夹了个包子。

    这里的包子是小笼屉蒸的,上桌时连着笼屉一起,一屉两个,发面的,拳头大小,看着不多,但很实惠,也很容易饱。

    虞陶慢慢吃着,味道非常好。

    “吃七分饱就行了,这里的煎饼果子味道也不错,一会儿走的时候吃们买一个切半,边走边吃。”翟临深道。因为这家店的味道好,所以所有好吃的,翟临深都想让虞陶尝尝。

    而这家店的煎饼果子分大小两种,大份的完全可以两个人吃。

    “好。”刚才进门的时候,虞陶就看到了外卖窗口那边有人在排队,里面正在做煎饼果子,面用的是真的煎饼面,一看就觉得很有食欲。

    “临深?”翟临深喝着粥,就听到有人叫他。

    一转头,就看到了袁心蕊。

    翟临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虞陶看到袁心蕊,也不怎么高兴。

    “好巧啊。”袁心蕊笑着走过来,一副根本没看到虞陶的样子。一个眼神都没给。

    她不理虞陶,虞陶自然也不会跟她打招呼。

    “我爸妈在那边,过去一起吃吧。”袁心蕊这个邀请显然是只对翟临深的。

    “不了。”翟临深讨厌袁心蕊,甚至连跟袁家人打招呼的想法都没有。

    “去嘛,我爸妈在说工作上的事,我也插不上话,很无聊的。”袁心蕊语气有些撒娇。

    翟临深心道:我跟你也没话聊。

    “我跟虞陶也有很多话要说,不打扰你们一家吃饭了。”翟临深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已经很委婉了。

    “那就让虞陶一起过去吧。”袁心蕊道。

    翟临深在心里冷哼了一下,这种施舍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太给你脸了是吧?

    “不用了,虞陶跟你父母也不熟,过去怕吃不好。”翟临深冷着脸道。

    袁心蕊不怎么高兴地看了虞陶一眼,“我爸妈又不吃人,有什么吃不好的。”

    “呵呵,你回去吧,别让家里人等了。”说完,翟临深也不再看她,给虞陶夹了个包子,让他继续吃。

    袁心蕊见说不动翟临深,又觉得虞陶不识相,哼了一声,就走了。

    翟临深“嘁”了一声,对虞陶道:“不用理她,继续吃。”

    “嗯。”虞陶笑了笑,他也能感觉到袁心蕊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袁心蕊,所以翟临深的态度还是让他挺满意的。

    而走远了一些的袁心蕊又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发现翟临正用纸巾低虞陶擦嘴。这种举动也未免太亲密了些,一般只有家里人和恋人之间才会这样,两个男生……

    袁心蕊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脸色又难看了不少。

    吃完饭,两个人一人捧了半个煎饼果子,去了附近的咖啡店。现在离漫展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儿坐一会儿,漫展的场馆离这边也很近,步行的话也就十分钟。

    从早餐到咖啡店,翟临深觉得这一早的行程还是很完美的——如果虞陶愿意跟他手握在一起说情话,那就更好了。

    可惜,翟临深拿着两杯咖啡回来后,虞陶就从包里拿出两本习题册,一本给翟临深,一本自己看。

    翟临深无语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习题册,认命地拿过虞陶放在桌子上的笔,开始写——行吧,现在学习是为了更好的将来。你等哥考上大学的,不把你榨干跟你姓!

    翟临昭今天有工作,一早就要到公司去。他的公司就在这家咖啡店旁边,就顺路来买杯咖啡。今天他的秘书、助理都休息,去公司也是自己煮咖啡,还不如买现成的。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大老板的架子,非得指使别人,自己顺路过来,也是常态了。

    而在等咖啡的时候,他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翟临深和虞陶。而且翟临深还在写东西,看那个大本子像是练习册之类的东西。

    这种惊讶不亚于十一的时候看到翟临深早起学习。

    他不确定翟临深是不是真在做题,所以拿上咖啡后走了过去。

    见有人靠近,翟临深抬头看了一眼,居然是自家大哥。

    虞陶也抬起头,看到翟临昭后,笑道:“大哥?早上好。”

    “早。你们怎么这么早跑这来了?”这里离博明还有点远的。他也趁机看了一下翟临深在写的东西,果然是习题,心里也有些高兴。

    翟临深跟翟临昭没那么多话,虞陶也知道他们兄弟两个显得很生疏的相处,主动回道:“临深带我来吃早饭,一会儿我们去博览中心的漫展转一转。”

    翟临昭并不是一味要求弟弟学习的人,而且他弟弟现在也很努力了,适当的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

    “钱够用吗?”翟临昭问。

    “够了。”翟临深回道。

    翟临昭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把里的现金都拿了出来,直接放到桌上,“拿去用吧,不够再跟我说。行了,你们看书吧,我走了。”

    他转账怕翟临深不收,所以直接给现金更好些。

    翟临深点点头,他不想要翟临昭的钱,但在咖啡店里拉扯也不太好。而且刚才虞陶叫他“临深”,听得他也没心思管那些了。

    虞陶戳了戳翟临深,用眼神指了指翟临昭。

    翟临深小声道:“谢谢哥。”

    翟临昭笑了,说了句“不客气”,就离开了。

    虞陶看着这小一千,微笑道:“大哥对你其实挺好的。”

    “嗯……”翟临深将钱收起来。

    “既然不存在什么不是亲生的问题了,你也别跟大哥那么有距离了。”

    翟临深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从小就跟翟临昭在一起,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疏远,也是因为太重视哥哥的缘故,不想给哥哥添堵。现在既然跟父亲把事情确定了,他的确不必再这样了。

    自从有了虞陶,他跟家里的关系也好了不少,当然,除了继母和弟弟。但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虞陶啊,说不定就是他的福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