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4章
    周六,  翟临深拉着虞陶出门买衣服,  并且承诺吃完午饭就回来学习,  绝对不耽误。

    虞陶想想最近渐冷的天气,翟临深也的确应该添几件外衣了,于是就同意一起去了。

    翟临深喜欢逛的商场跟虞陶不同,  虞陶也不太习惯在这种商场里逛,随便一件衣服就要四位数起,对他来讲太贵了。而且也不是说所有的质量都那么好,  有的就是卖牌子的。所以相比起来,  他更喜欢去一般的商场转转,一千左右就能买一件过冬的羽绒服了,  还能穿好多年,经济实惠。

    当然,  在网上买更便宜,不过学校又不让邮寄,  买了也是寄回家去,也挺麻烦的。

    翟临深知道自己的消费方式跟虞陶不一样,这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  只是成长环境不一样而已。而他能做的就是在他习惯逛的地方花最少的钱买一件虞陶喜欢又能接受的衣服。

    在一家店里,  翟临深看好一件军绿色的棉服,看上去就十分暖和。

    “这件,拿他能穿的码。”翟临深指了指虞陶,对店员道。

    店员应了一声,很快找出了衣服。

    虞陶看着他,  小声道:“我不要。”

    翟临深笑了笑,说:“没事,就试试。”

    店员已经将衣服打开拿到了虞陶面前,虞陶也不好不动,就试了一下这件外套。

    外套属于宽大款的,不至于像big  size那样看着就不合身,感觉就像被宽大的怀抱包围住,暖和又不缺乏时尚感。

    虞陶照了照镜子,的确挺好看的,穿着也暖和,但价钱也好看啊。

    翟临深看了看虞陶,又对店员道:“找件我能穿的。”

    “好的。”店员将翟临深能穿的拿过来。

    翟临深穿上后,站到虞陶身边——很好,很配。

    翟临深跟虞陶穿起来的感觉完全不同,虞陶是可爱又暖和的感觉,而翟临深是时尚又有范儿的。

    翟临深将衣服脱下来,又接过虞陶脱下来的衣服,一并交给店员,“包起来吧。”

    虞陶一听,扯了翟临深一下,“你买就行了,我不要的。”

    翟临深笑道:“是我爸让我给你买的,感谢你辅导我学习。不信我给你看手机,看我爸是不是这么说的。”

    虞陶没要求看手机,听到是翟叔叔的意思,他虽有点不好意思接受,但也没太排斥。他很清楚,翟叔叔既然说了,就不会反悔。他也清楚,这是因为翟临深成绩提升,人家想谢他。他不要,翟临深首先就不能同意,而他也只能更努力地教翟临深,让他成绩提升更多才行。

    再者,翟临深也买了,那是不是就算情侣装了?想到这儿,他就有点舍不得不要了。但心里也暗骂自己不要脸,这么贵的衣服也好意思要。

    因为正好赶上店庆折扣,所以实际价格比标价便宜了不少,翟仕义给的钱也够了。翟临深还用自己之前剩下的零用钱给虞陶买了围巾和手套,让虞陶这个冬天能过得更暖和一点。

    出了店门,翟临深牵住虞陶的手,准备去下面的超市买些零食再去吃午饭。

    这种地方也遇不上什么学校里的同学,他也不怕被别人看到,所以想牵就牵喽。

    虞陶握着翟临深的手,心里也特别踏实,“咱们这样穿,会被别人看出情侣装吧?”

    虽有些担忧,但更多的是确幸。

    “那些大家经常逛的店一到打折大家都去抢,撞衫的可能性也挺大,也不能硬说他们穿情侣装吧?再说,看出来就看出来呗,咱们就是啊。”翟临深觉得没所谓,他就是要跟虞陶穿一样的,怎样?

    虞陶抿着嘴笑了,也不好意思让翟临深看出来他那么高兴。跟翟临深穿一样的衣服,他会觉得那件衣服更暖了。

    而在两人身后,袁心蕊死死地盯着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

    上了高三,周末的时候回家的同学就越来越少了,以至于食堂和图书馆自习室也不见宽敞。

    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回寝室后,两个人在自习室泡了一下午,傍晚时分到食堂吃饭。

    向津杰这个时间补习班应该刚下课,一般都是在外面吃饭回校的,所以也不需要等他。

    由于留校的同学越来越多,所以食堂的伙食上也相应做了量上的调整,保证每个同学都能吃饱。

    打了三菜一汤和米饭,两个人找了个位子坐下。

    翟临深边吃饭边看英语,虞陶则在看物理。谁都没有多说话,但靠在一起的小腿让两个人知道彼此就在身边。

    “哇,这么用功的吗?”贾珊珊端着盘子坐过来,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

    虞陶转头看到她,微笑道:“怎么就你自己?”

    告白失败之后,贾珊珊也没往心里去,每天照常问虞陶问题,也不多言,更不会找机会接近,就像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一样跟虞陶相处。所以虞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对贾珊珊也是客客气气的。

    而午饭的时候,除了向津杰这个确定电灯泡,又多了贾珊珊和迟玲两个小蜡烛。

    贾珊珊和迟玲是同寝,关系自然好一些。

    而贾珊珊也没有什么过份的举动,所以翟临深也不像之前那么防她了。但她每一次出现,翟临深都会很有危机感,平时能背十个单词,现在能背二十个!

    贾珊珊笑道:“迟玲回家去了,明天早上回来。”

    虞陶点点头,就班里的女生来讲,他跟贾珊珊和迟玲走得还算比较近的。因为贾珊珊也没再表现出什么,所以虞陶也没有自恋地把她当成喜欢自己的人。

    “晚上你们还去自习室吗?”贾珊珊问。

    “去。”比起在寝室学习,自习室对他们来说显然跟有效率,毕竟在寝室,总想亲亲。

    “那一起吧,我下午一个人在寝室学得无聊。”

    “好。”虞陶应道。

    翟临深也没反对,反正他能亲到虞陶,贾珊珊不能,所以还是他赢了!

    吃着饭,虞陶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他看,而且目光不善。转过头看了一圈,却又没有什么发现。

    “怎么了?”翟临深问。

    “没事。”虞陶笑了笑,觉得可能是自己多心了。但他一转回来,又感觉到了那种目光。

    周一上课,每一科的老师都对期中考试的试卷时行了讲解,同时也都对翟临深进行了表扬,让大家向翟临深学习,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翟临深听得嘴角直抽,他不过是稍微提升了一点,大部分都还没摸到及格线呢,这怎么弄得好像他得了年级第一似的?有毒吧?

    可不管翟临深怎么想,在老师看来,这样的提升就是应该表扬的,只有表扬才能提高学生的积极性,所以他们在这方面从不吝啬。

    放学的时候,大家在收拾书包,有同学打闹撞到了向津杰的桌子,抽屉里打开的一罐可乐被碰倒,把向津杰的抽屉淹了。

    木制的抽屉浸了可乐,变得又湿又黏。打闹得同学吓得赶紧拿抹布给他擦,生怕被打。

    向津杰很火大,桌子淹了就算了,他的书本啊!

    暂时故不上打人,向津杰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掏出来。

    屈老师过来看了一下情况,皱了皱眉,对打闹的同学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两个同学边收拾边道歉,这抽屉在晾干之前是不能用了。

    屈老师帮着检查了一下,最下面都是些卷子,泡了可乐倒也不打紧,书本上也淋了些,好在没大片浸湿。

    屈老师道:“你们两个,买几个本子陪给向津杰,再陪他一罐可乐。”

    “是。”两个人应道,这也是的确应该陪的,他们并没有异议。

    屈老师出面了,向津杰只好压着火,也不太好不给老师面子。何况今天屈老师也表扬他学习努力,又有进步,他还处在享受期呢。

    “这桌子看起来一时半会也晾不干,现在教务处应该准备下班了。这样,明天早上,你把桌子搬教务处换了吧。”屈老师道。

    桌椅上的损坏,学校是无条件给换的。

    “好。”向津杰应道。

    这些书没地方放,于是向津杰就把它们搬到了虞陶那边,让他先帮忙放一下。博明高中有规定,放学后,桌上不可以有任何书和杂物,也是为了培养学生们的生活整洁性。

    虞陶的抽屉也有空位,就把向津杰的东西都放了进去。

    食堂里,向津杰啃着排骨感慨道:“我发现我现在已经是佛系少年了,我今天居然没揍那两个货。”

    虞陶失笑,没有接话。

    向津杰叹了口气,“表扬使人堕落啊。”

    翟临深将去了骨头的排骨肉放到虞陶碗里,“这不挺好吗?今天这架要打了,明天你也不能消火,课也上不好了。”

    “这倒是。”向津杰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可能会往文艺男青年的方向发展。

    但第二天到了教室,向津杰就发现自己这个佛系少年是当不下去了,他和虞陶放在抽屉里的书本全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