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5章
    虞陶和向津杰的书本放在虞陶的桌子抽屉里,  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  班里同学也很意外。

    这是什么操作?就算进小偷了,  也不至于偷书本的吧?再说,虞陶的座位也不是多显眼,为什么别人的都没丢,  偏偏是虞陶座位里的东西丢了?这么看,对方应该是有意针对虞陶或者向津杰的,当然,  针对虞陶的可能性大一些,  毕竟向津杰把书放到虞陶那里,只是临时的事件。除非是班里人干的,  否则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班长已经去通知屈老师了,虞陶坐在椅子上发呆,  这事对他来说有点离奇。思来想去,他也没得罪谁吧?好吧,  就算他失忆前有得罪人,也不至于现在才想起来报复吧?

    其实他的东西不多,他习惯把所有的书和练习册都背着,  所以座位里放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不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空位给向津杰放书。可是向津杰丢的可不是不重要的东西啊,还有教科书都在里面。

    翟临深已经在旁边撸胳膊挽袖子了,准备把那个人揪出来,给他一顿父爱的教育。

    向津杰也超级火大,他的习题本,  上补习班发的练习册都丢了,这他妈的是真的跟他过不去吧?!

    屈老师很快来了,在了解完情况后,道:“我一会儿去安保科那边查一下监控。向津杰,你上课的时候先看你同桌的书吧。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向教导处给你申请一套新的。”

    屈老师心里也很气,但也得不装得淡定一点,以免给这些孩子火上浇油。之前的科本上,肯定都会标注不少知识点。这拿新书回来,又不得不问同学借了重抄,也可能有些地方是向津杰记了而别人没记的,也是麻烦。

    事以至此,在没查到嫌疑人的情况下,也是有火没处发,只能憋着。

    屈老师正要往外走,就见教导主任走了进来。

    “屈老师在这儿正好。”常主任一脸严肃,“向津杰呢?”

    “在这呢。”向津杰举手。

    常主任把手里的一个塑料袋丢到桌子上,怒道:“你怎么回事?不爱学习就算了,怎么好撕书呢?”

    “啊?”向津杰一愣,赶紧去翻那个塑料袋。

    里面正是他的书,有物理、化学、生物还有英语。都撕成大片大片的,显然没办法拼回去了。

    向津杰看向屈老师。

    屈老师也过来翻了一下,在教科书被撕坏的扉页上,看到了向津杰的名字。

    “常主任,是这样的。”屈老师帮忙解释道:“今天虞陶一进教室,就发现自己座位里的书本和卷子全都没有了。昨天向津杰的桌子抽屉洒了水,一时半会儿干不了,书本这些东西就暂时放到了虞陶那儿。所以向津杰的东西也全部不见了。我正准备去调下一监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事?”这显然不在常主任的预料之中。

    “嗯,我也觉得奇怪呢。您就把这些东西拿过来了。”屈老师道。

    常主任知道,屈老师没必要跟她撒谎,心里也有些忿忿,到底是谁,居然把学生的书给撕了,“我是今天早上在垃圾箱那边检查卫生,负责打扫那边的同学把这些给我的。说是在垃圾箱里看到的。”

    虞陶在袋子里面一点点翻。

    常主任看到后,问:“虞陶,你翻什么呢?”

    虞陶有些闷气地道:“主任,我的卷子也在里面,我想把它们捡出来拼好。”

    不只是向津杰的书被撕了,还有虞陶的卷子。此时,常主任最后的那点怀疑向津杰自导自演的想法也消失了。虞陶不可能帮向津杰演戏,毕竟虞陶一个学霸,肯定会珍惜每一张卷子的。而向津杰和翟临深是好朋友,这点他们都知道。现在翟临深跟虞陶走得近,学习也进步了许多,显然两个人关系也是很好的。向津杰应该不会冒着让翟临深不高兴的险,去撕虞陶的卷子的。

    常主任叹了口气,“不好拼,算了吧,一会儿问老师再要一张,看有没有多余的,实在不行复印一下其他同学的卷子吧。”

    虞陶没说话,继续挑自己的卷子。

    常主任对屈老师道:“走,我跟你一起去看监控。”

    “好。”屈老师点点头,对其他同学道:“你们都自习吧,班长看着点纪律。”

    屈老师和常主任离开后,大家回到各自的座位老实自习。

    翟临深安慰着虞陶,“别生气了。”

    “没生气,就是觉得有点烦躁。”虞陶抿了抿嘴唇。

    “没事,回头让津杰拿一套新书,我帮他抄知识点就行了。”虽然他现在打架的欲望依旧很强烈,但并不想让虞陶不开心。而他之所以主动提出帮着抄,是因为这样他也可以再巩固一遍知识点。

    “你说那个人是针对我还是针对向津杰?”虞陶一开始就觉得不太对,怎么可能专挑他这儿呢?如果放在座位里的书是自己的,那他肯定会气炸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能理解向津杰的感受。

    “可能只是一个巧合的恶作剧呢。”这话翟临深自己都不太信,但没办法,他不想让虞陶有太多负担。

    虞陶不说话了,也没心思看书,抱着书发呆。

    大课间,虞陶和向津杰被叫到常主任的办公室,屈老师也在。翟临深则站在门口听动静。

    “是这样,我和屈老师看完监控,发现这袋子东西是二班的卓许洲丢进垃圾箱的。我也问过他了,他说是在走廊里捡到的,以为是垃圾,就随手扔掉了。”常主任说道。

    卓许洲也是学霸,长年稳居第二,所以常主任对他印象不错,也愿意相信他。

    学校只有教学楼外的公共场所、楼内楼梯拐角和大门口有监控,走廊上是没有的,所以卓许洲说是在走廊捡的,也没办法证明不是。

    “主任,昨天东西是几点被丢进垃圾桶的?”虞陶问。

    “五点三十七。”这个监控上时间有显示。

    虞陶直言道:“主任、屈老师,咱们学校是四点半放学,值日的最晚四点五十也走了。那个时间,教学楼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卓许洲五点半多还没走,为什么?如果他是忘记东西回来拿,那正常。如果他一直待在学校里,连饭都不吃了,是不是就不太正常了?所以为了洗脱嫌疑,我希望能调取学校正门的监控看看。”

    “再说,那袋子挺透明的,应该能看到里面是书页。就算没看到,捡到东西不应该先看看确定是什么再说吗?他这样直接丢了,也太奇怪了吧?哪个班的垃圾是会放走廊的?”

    虞陶的分析并不是没有道理,一般五点钟,常主任会寻楼,让还没离开的同学赶紧去吃饭,教室在放学后是不允许留自习的。所以如果卓许洲直接逗留到这么晚,的确很奇怪。而且常主任确定自己昨天寻楼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卓许洲。

    再者,当时袋子一拿给她,她就发现里面是书页了,卓许洲不应该看不出来吧?就算没看出来,也应该像虞陶说的,看看是什么东西再说,毕竟跟班里的垃圾还不太一样,而且的确没有班级会把垃圾袋放走廊上。

    “行吧,一会儿我去调监控。”愿意相信归愿意,在有疑问的情况下,还是要用事实说话。

    原本向津杰也没怀疑什么,但听虞陶的分析感觉非常有道理,一时火气又冒了出来。

    卓许洲因为万年老二,又在二班,学号又是二号,所以大家私下都偷偷叫他卓老二。

    卓许洲家境好,人也傲,所以跟班里的同学也不是那么合得来。而且班里的同学都觉得他这个人有点神经质,人家本来没说他,只是说话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他就觉得是在说他。如果班里同学彼此玩笑说对方“二”,他就会瞪人家。

    以前的虞陶看不上向津杰和翟临深,但也不会主动出言讥讽,挑事的都是他们。而卓许洲是那种学渣在他身边路过,他都要躲的人,似乎生怕被传染。

    想到卓许洲,向津杰就气不打出一来,不管是不是,反正是让他不爽了。

    于是,向津杰就非常心机地将卓许洲捡书丢掉的事,跟年级著名的大嘴巴说了一下。

    这下可热闹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几乎全校都知道了。

    也是因为这事传播得快,所以有同学举报,说看到卓许洲悄悄进了六班教室,还抱了一堆书和卷子出来。也有人看到卓许洲进教室拿了一个塑料袋,正是装书的那个,因为是绿色的袋子,所以特征还算比较明显。

    而常主任也的确没在大门的监控里看到卓许洲出来又回去的监控,班里也有同学证实他们值日完离开,卓许洲也没有走。

    于是卓许洲被叫到了教导处谈话。

    课间休息的时候,迟玲凑了过来,“你们的书肯定是卓许洲毁的。”

    “怎么说?”虞陶问,现在教导处还没有给结果,他也不能肯定。

    而他根本不认识卓许洲,不是因为他失忆了。而是之前就没人见过他俩有来往,这是他后来问了同学确认的。

    “卓许洲喜欢贾珊珊。”迟玲道。不是她来八卦,是贾珊珊不好意思自己说,才拜托她来说的。

    “啊?”这个虞陶可真是没听说,而且贾珊珊好像也没跟卓许洲有来往,至少他是没看到。

    “不过贾珊珊已经拒绝他了,也没有什么来往,但听说,他还对贾珊珊念念不忘。”

    “他爱忘不忘,关虞陶什么事?”翟临深觉得卓许洲就是个精神病。

    迟玲一副“你还是太年轻”的样子,道:“贾珊珊之前不是喜欢虞陶吗?虽然虞陶拒绝了她,但贾珊珊也没有因此喜欢卓许洲啊。而且贾珊珊喜欢虞陶也不是什么秘密,保不准就传到卓许洲耳朵里了。再说,咱们几个最近都一起吃午饭,卓许洲肯定看到,再一吃醋,可不是想办法报复吗?只不过这次向津杰点背而已。”

    虞陶觉得这就是无妄之灾,不过卓许洲求而不得就做出这种事,也太变态了吧?!

    上课铃响了,迟玲回到自己的座位。

    翟临深在下面捏了捏虞陶的手,道:“这事我来解决,你别操心了。”

    “嗯。”虞陶点点头,他也不想跟一个变态对垒,还是交给翟临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