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6章
    在证据面前,  卓许洲最终承认了自己撕书的行为。说是与虞陶有点私人恩怨,  一时气不过,  才冲动行事。没想到,连累了向津杰。他当时没也注意书是谁的,就直接撕了。

    常主任问他到底有什么恩怨,  卓许洲就不再回答了。

    常主任很生气,心想孩子之间能有什么大恩怨,至于这样?

    不过考虑到卓许洲的成绩,  又不好给他处分。毕竟如果没有这件事,  保送名额卓许洲还是有一争之力的。而且卓许洲说自己只是一时冲动,虽然行为很让人不齿,  但并没有造成人身伤害,只是物品损失和精神损失而已。

    所以经过领导们的一致讨论,  决定暂时不给卓许洲处分,若再有下次,  一并重罚。另外,卓许洲要赔偿向津杰的书本卷子,并且负责将知识点全部抄录到书上。

    这种从轻的处罚对虞陶他们来说,  完全是意料之中,  毕竟人家可是万年老二,学校怎么也要看在成绩的份了,网开一面的。

    得知结果后,向津杰果断拒绝了让卓许洲帮他抄知识点的赔偿,他可信不过卓许洲,  可别再恶意给他抄错了。而且翟临深说可以帮他抄,他才不要用那个心机屌呢!

    晚上在自习室自习到一半,翟临深借口出去买饮料,和向津杰一起把卓许洲揍了一顿。作为校霸,他自然知道在哪儿揍人不会被监控拍到。

    看着趴在地上直喘气的卓许洲,翟临深居高临下地冷哼了一声,“你自己的那点逼事弄不明白,就找虞陶麻烦。你他妈真以为学习好了不起啊?你要是再为这些狗屁事找虞陶麻烦,下次就给你祖父的教育。”

    向津杰拍了拍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呸了一声,“老二,你以后最好给我绕着六班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翟临深也没再理会卓许洲,虞陶还在自习室等着他呢。

    两个人离开后,卓许洲慢慢爬起来,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眼里尽是阴狠。

    翟临深若无其事的拿着两盒牛奶回了自习室。

    虞陶接过牛奶,什么也没说。他知道翟临深去打架了,只看翟临深泛红的指节就知道。打架固然不好,但看翟临深没什么事,他也就放心了。

    被打这事,卓许洲也没声张。他还是在乎保送名额的,就算可能用不上,但有这个名额,他也能轻松一些。更重要的是,这是面子问题,有了名额,就表示他比其他人强,而且是强得多,所以他不能失去这个名额。

    如果把被打的事说出去了,那翟临深和向津杰肯定会被处分,可翟临深和向津杰也是事出有因。如果为此罚了他们,那他这事肯定也要再次被提起来,学校为了公平起见,就不得不追究他。所以这么赔本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而且话说回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走着瞧好了!

    翟临昭打电话来,说家里准备了虞陶喜欢吃的,让他们周末回家吃饭。

    于是周五放学,两个人背着满书包的书回了翟家。

    “虞陶哥哥,你来啦?!”听到动静,翟于思跑了出来。

    “嗯。”虞陶笑应着,然后跟翟家人问好。

    “快进来,先个手就能吃饭了。”游美兮笑道。

    翟临深依旧没有理她。

    虞陶应了一声,没让游美兮太尴尬。

    饭桌上,翟临深不停地给虞陶夹菜。虞陶也会匀一些虾和排骨,给特地坐到他身边的翟于思。

    “你这次考得不错,有什么想要的没?”翟仕义笑问。他向来不是个吝啬的父亲,但因为之前翟临深表现太差,所以零用钱方面,他也是控制得很紧。

    翟临深不在意地道:“不是给我零用钱了吗?”

    “那是让你给虞陶买东西的。”翟仕义把翟临深喜欢的烧茄子挪到翟临深那边。

    虞陶有点不好意思,“谢谢叔叔。”

    “千万别客气,就临深这成绩,给他找老师补课都不止这个钱。”翟仕义笑道,随后对翟临深道:“慢慢想吧,想好了告诉我。”

    “嗯。”翟临深随便应了一声,继续吃饭。

    “虞陶哥哥,晚上可不可以给我讲题?”翟于思扬着脸,一脸期待地看着虞陶。他觉得虞陶讲得比老师还明白。

    翟临深冷了脸——你哪位啊?凭什么占用我和我陶陶的时间?!自己一边儿待着去!

    但还没等翟临深开口,虞陶就微笑道:“晚上学习效率不高。这样,我明天上午给你讲,好吗?”

    翟于思高兴地点点头,“好!”

    翟临深嘴巴动了动,到底是没说什么。

    吃完饭,两个人端着水果回了房间。

    翟临深拉着虞陶坐到沙发上,捏了捏他的脸,“理他干什么?”

    虞陶笑了笑,握住翟临深的手,“他跟梅迩同年,看到他,总会想起梅迩。你可能觉得我不够理解你的心情,但就我看来,翟于思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也特别想跟你亲近。换个角度讲,如果你小时候,大哥像你不理翟于思一样不理你,你也会难过吧?”

    翟临深愣了一下,的确是,如果没有大哥,他的童年也不会这么快乐,也不会在母亲出轨离开之后,那么快就接受且缓回心情了。

    仔细一想,自己的母亲对大哥来说也是继母,他的处境其实跟当初的大哥是一样的。而大哥善待了他,他却不愿意善待翟于思。

    之所以这样,除了对游美兮亲近不起来之外,也有因为当初被议论的原因。毕竟翟于思可是父亲亲生的,而他当时并不确定,所以才更不愿意接近。

    自己这样,不知道大哥会怎么想。大哥肯定是能理解他的,但对于他的作法,也许能明白却不见得支持。不过话说回来,大哥对翟于思也跟当初对他完全不一样,不知道是为什么。大哥怎么看也应该比他成熟,疏远翟于思,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的。

    “行吧,你高兴就好。”翟临深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跟翟于思亲近一些,但虞陶如果愿意走得近,他也不会反对。

    虞陶插了一颗草莓味给翟临深。

    翟临深非常受用,叼着草莓的一端让虞陶咬,被虞陶用手捂住,翟临深就直接吃进了嘴里。

    在家还没有在寝室方便,所以两个人也比较注意。翟临深暂时没有出柜的打算,因为现在的他还没有跟家里闹翻的资本,别到时候拖累了虞陶。

    晚些时候,翟临深下楼去热牛奶,就看到翟于思趴在饭桌上写作业。

    翟于思有个毛病,如果没有陪他在书房,他就要到外面来写作业和学习。

    见他下楼,翟于思小声叫了“二哥”。

    翟临深想到虞陶的话,深吸了口气,问:“喝牛奶吗?”

    翟于思惊了,他二哥居然理他了!

    “喝的!”

    翟临深没说什么,进厨房热牛奶去了。

    翟于思也没有继续写作业,而是转身看着翟临深,目光一直没离开过。

    微波炉“叮”地一声,牛奶热好了。翟临深把牛奶倒了三杯,将其中一杯放到饭桌上,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好,我马上就睡了。”翟于思乖乖道。

    翟临深也没再说什么,端着另外两杯上了楼。

    翟于思抱着杯子傻笑着,现在这样,真好啊。

    次日下午,袁母带着袁心蕊来做客了。

    翟临昭有工作,不在家。翟于思出于礼貌,跟袁母打了声招呼就上楼去了。

    游美兮是个聪明的,也没提翟临深在家的事,更没有让人上楼叫,只笑道:“怎么过来也没提前打电话,我好让厨房准备你们喜欢的菜啊。”

    袁母坐下笑道:“哎,就是挺长时间没过来,来看看你。正好蕊蕊在家也待得闷,就带她出来透透气。”

    游美兮让阿姨上茶和点心,“心蕊现在也很忙吧?高三了,坚持一年就好了。”

    袁心蕊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袁母笑道:“谁说不是呢。怎么?就你在家?”

    游美兮道:“都忙,就我一个闲人,招待不周啊。”

    她这话说的巧,没说家里没别人,而且翟临深的确在忙,所以这话也挑不出错来。

    袁母也没在意,跟游美兮聊起了美容的事。

    另一边,翟于思上楼第一时间就去了翟临深的房间,跟他们说袁心蕊来了。

    虞陶也没在意,把翟于思叫进来,给他拿了把椅子,三个人一起学习。

    昨天主动跟翟于思讲了句话,翟临深发现翟于思还挺好懂的,也不缠人,所以也没赶他走。

    坐了好一会儿,没看到翟临深,袁心蕊直接插话问:“临深呢?应该在家吧?我知道他回来了。”

    游美兮心里也动,表面保持着微笑,道:“在家。不过在楼上学习呢,学完就下来了。”

    她知道翟临深并不喜欢袁心蕊,所以按理来说,应该不会知道翟临深在家的。

    想到这儿,游美兮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最近跟临深见面多吗?他跟你说周末要回来的?”

    袁心蕊显然没明白游美兮的意思,只道:“我听他同学说的。”

    同学?游美兮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但并没有再问什么。

    袁心蕊站起身,“我上楼找他吧。”

    “哎,怎么好让客人上去找人?”游美兮拉了她一把,对身边的阿姨道:“上去问问临深学完了没有?学完就下来陪陪心蕊吧。”

    一个女孩,又不是跟翟临深有多好,怎么好直接去闯人家房间?

    而游美兮的话也给翟临深留了后路,没学完当然可以不下楼,这个时期,自然是以学习为主。如果翟临深重视袁心蕊,那下来也就下了来,如果不重视,不下来对方也说不出什么来。

    袁母扯了袁心蕊一下,也觉得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好这么主动。不过到底是宠爱的,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同时心里也有点不满游美兮——又不是你亲生的,你这么护着人家也不领你的情,何必呢?还不如成全心蕊得好,至少以后还能有个跟你一心的儿媳妇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