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7章
    阿姨上来叫人,  翟临深应付着写完再下去,  心里想着袁心蕊赶紧走吧!

    阿姨下来说翟临深还在写题,  晚一点再下来。袁母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她们也是临时过来的,人家没空理她们也是正常。为了女儿,  打扰翟临深学习,她愿意,翟家人也不愿意啊。

    袁心蕊一脸的不高兴,  但有母亲压着,  她也不好直接上楼。

    想了片刻,问道:“虞陶跟临深一起回来的吗?”

    游美兮心里转了一百八十个弯,  才回道:“是啊,临深学习进步,  也多亏了虞陶。家里想谢谢他,让临深把他带回来吃饭了。”

    袁心蕊笑了笑,  也没有再说什么。

    游美兮心里打着转,总觉得袁心蕊笑得有点奇怪。

    袁心蕊显然是准备留下来吃饭的,游美兮又不能赶人,  所以袁心蕊还是如愿见到了翟临深。

    翟临深看了她一眼,  也没说话,甚至没有跟袁母打招呼,一副无视的态度。他还没忘之前袁心蕊的那套论调呢。

    而袁母也没有理会虞陶的意思,虞陶自然也不会上赶着。

    气氛有点尴尬,但游美兮像没事人似的,  笑道:“厨房有点心,饿了就过去吃点,等你爸爸和大哥回来就能吃饭了。”

    这个现成的理由让翟临深拉着虞陶躲进了厨房,翟于思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了过去。

    袁心蕊坐了一会儿,没忍住,也去了厨房。

    游美兮在心里摇摇头。爱情这种东西,如果两情相悦,那在彼此看来,怎么都是对的,如果不是,那总有一方会觉得厌烦。

    进了厨房,袁心蕊的瞬间冷了下来,翟临深根本没有在吃东西,而是椅在窗边正在跟虞陶聊天。翟于思抱着水杯在喝水,而且就凑在翟临深跟前,翟临深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袁心蕊心下有些疑惑——翟临深不是很烦翟于思吗?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哪有半分讨厌的样子?

    看到她进来,翟临深也只是瞥了一眼,根本没有跟她说话的意思。

    袁心蕊收起疑惑,看着翟临深和虞陶站得这么近,眼睛微眯了眯。

    她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测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曝光的好时机,对于翟临深,她可是势在必得的。

    走过去,袁心蕊佯装无事的笑问:“你们明天几点回学校啊?”

    翟临深看了她一眼,问:“怎么?”这好像不关她的事吧?

    “明天我正好要去学校一趟,看你们什么时候走,顺道让家里的车送你们一下啊。”袁心蕊微笑道。

    自从跟贾珊珊和迟玲往来多了些后,虞陶对女生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贾珊珊和迟玲一个活泼一个文静,心地都很好,人也随和。而再看袁心蕊,骄傲自大,自以为是,让人反感却不自知,就连他都看得出来,估计也没人不知道了吧?

    “不用。”翟临深拒绝道。

    “反正顺路嘛,说吧,什么时候走。”袁心蕊一副不罢休的样子。

    “我哥会送我们。”翟临深拿自家大哥来充数。

    “你要不说,我明天一早就过来等你啦。”袁心蕊撒娇的语气并不让人觉得舒服,反而有点烦躁。

    翟临深深呼了口气,他相信袁心蕊绝对做得出来。

    “人们明天三点走,不用你接。”翟临深冷声道。

    这回袁心蕊居然没有再纠缠,只道:“哦,那太晚了,我就不来了。”

    翟临深懒得理她,也没说什么。

    翟于思看着袁心蕊,一脸严肃地说道:“姐姐,你这样不好。女孩子要矜持一点。”

    虞陶“噗”地笑出声。

    袁心蕊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向来好面子,怎么能被一个继妻的孩子这么说?!

    “小孩子家家的,管你什么事?脑子笨,也不会说话,你妈怎么教你的?!”袁心蕊怒道。

    翟临深火了,翟于思是向着他说话的,袁心蕊在他家居然骂他家的人?

    “我家孩子怎么教,管你几把毛事。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教养,谁他妈给你那么大的脸?”

    袁心蕊刚才的话,被进来看他们在干什么的游美兮和袁母听得一清二楚。

    袁母顿时尴尬不已,女儿在家里嚣张也就罢了,怎么在人家家里,还能这么说人家孩子呢?

    她也顾不上翟临深骂了袁心蕊什么了,脸色难看地道:“蕊蕊,你在说什么呢?”

    袁心蕊这才注意到游美兮进来了。但她本来就看不起游美兮,所以也没当回事。

    自己儿子被这么说,游美兮心里是气炸了,但也不好撕破脸,毕竟孩子之间的事,无论有理没理,大人一旦参与了,就会被说不是。

    所以她只能装没听到,但脸上也没了笑意,“都在厨房待着干什么,烟熏火燎的。心蕊,你是客人,还是到客厅坐吧。于思,你给虞陶哥哥藏的零食放哪儿了?去拿出来给你虞陶哥哥尝尝。临深,你也跟去看看,那天带他去超市,非要买回来给虞陶。”

    袁心蕊觉得翟临深根本不会理游美兮,还幸灾乐祸地等着游美兮丢面子。

    结果因为讨厌袁心蕊,翟临深反倒给了游美兮面子,带着虞陶和翟于思上楼去了。

    翟于思的确有好吃的留给虞陶,但给忘了,正好游美兮想起来,就当了个现成的理由。

    袁母恨不得立刻带袁心蕊离开,但现在走了,两家关系恐怕就要完了。于是只能厚着脸皮留下来。

    回到客厅,袁母打圆场道:“蕊蕊还小,不懂事。平时我也娇惯着,说话没个分寸,但也没有恶意,你别介意。”

    游美兮笑道:“童言无忌,哪能介意呢。”

    游美兮这话也是变相讽刺了袁母口中的“小”。一个高三生,可能为人处事上欠点火候,倒也没什么,但话都不会说,就实在不能归结到年纪小这事了吧?说不出漂亮话,就要口出恶言吗?

    袁母也知道自己不占理,想着回去买点什么给游美兮送过来,也好让她消消火。

    翟仕义回来后,翟家就准备开饭了。

    游美兮佯装上楼叫人。

    三个人都在翟于思的房间,游美兮进门后,笑道:“你们想下去吃还是给你们送上来?”

    翟于思第一个表态,“妈妈,我在房间吃!我不要跟袁姐姐一起吃饭!”

    游美兮点点头,又看向翟临深和虞陶。

    翟临深刚才站了游美兮那边,感觉还不坏,于是又理了游美兮一回,道:“我和虞陶在于思屋里吃。”

    对于翟临深的回应,游美兮还是很惊喜的,立刻道:“好,我让他们给你们端上来。”

    说完,就下楼去了。

    一般来讲,不管家里人关系怎么样,都是要一起吃饭的。

    游美兮下楼后,笑眯眯地道:“虞陶在辅导于思的功课,我看于思学得挺认真的,一会儿让阿姨把饭给他们端上去吃吧。”

    随后,不动声色地给了翟仕义一个眼神。

    夫妻多年,翟仕义自然明白这个眼神是有别的意思的,所以也非常自然地道:“那行,让他们在上面吃吧。”

    随即又招待袁母和袁心蕊,“来来来,咱们吃咱们的,不用管他。临昭还没回来呢?打个电话问问。”

    话音刚落,翟临昭就回来了。正好小辈有一个人在,也不算失礼。

    袁母吃完饭,就赶紧带着袁心蕊走了。

    翟仕义也是回到房间,才问游美兮怎么回事。听后也很不高兴。

    他并不觉得翟于思笨,有的孩子开窍早,有的会晚一些。翟于思虽然不是顶聪明的那种,但成绩也不太差,所以他还是挺满意的。袁心蕊在他家说他儿子笨,换任何一个父母都不能忍。

    “以后少跟袁家来往吧。”翟仕义道。翟于思这个年纪对培养自信很重要,袁心蕊既然那么不懂事,还是别来打扰他小儿子的好。再说,翟临深也不喜欢袁心蕊,少来往翟临深也能高兴些吧。

    “知道了。”游美兮应道。

    周日下午,虞陶和翟临深一起回学校,向津杰也跟他们一起,三个人约在地铁站见,顺便去小吃街买点东西回去。

    简陋的包装内,食物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翟临深和向津杰一人拎了好几个袋子,虞陶倒是双手空空,只背着书包就好。

    在快走到校门口时,从一边走出六七个吊儿郎当的男生,看上去二十左右,一副混社会的样子,把他们堵在了那里。

    翟临深眉峰一挑,“怎么着?几个意思?”

    虞陶向翟临深身边走了一步,眉心皱了起来,这几个人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想要脱身恐怕有点难了。

    带头的奶奶灰头发的男生邪笑了一下,看向虞陶,“你就是虞陶吧?啧啧,长得还挺好看的。”

    虞陶根本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你们什么意思?”翟临深握了握拳,已经随时准备上了。

    “有人让我们教训虞陶一下。本来这一单吧,我们还不怎么想接。但有两个人一起来找我们,给双份的钱,谁还能跟钱过不去,是吧?”奶奶灰笑道。

    他这副样子,其实有些好笑,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混社会,简直好笑。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谁找的你们?”翟临深问。

    “我们好歹也是有职业操守的,怎么能随便告诉你呢?”奶奶灰道。

    “那你他妈的在这儿跟我废个鸡毛话!”说完,翟临深就一拳揍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