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8章
    翟临深一动手,  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向津杰把手上的东西一扔,  就加入了战局。

    虞陶心里很慌,  很怕翟临深吃亏,看到别人的拳头打在翟临深身上,也心疼地红了眼。而翟临深把他护在身后,  根本不让人接近他。

    虞陶忽然觉得一切好像都在慢放,他的头没来由地一阵疼痛。

    这时,翟临深已经解决掉一个人了。手腕粗的木棍“铛”一声落在了地上,  还滚了小半圈,  落在了虞陶旁边。

    虞陶捂着脑袋,皱起眉心,  脑子里一片混乱。而混乱中又有一个清晰的念头,让他拿起棍子反击。

    于是,  难得有一丝明确的虞陶,抓起地上的棍子,  冲着跟翟临深打在一起的奶奶灰就是一闷棍,直接把人打晕了。

    这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刚才虞陶一直站在那儿,  翟临深以为虞陶已经忘记怎么打架了,  也没在意,只是一心想护住虞陶。

    而这一棍子,不仅是打晕了奶奶灰,更像是打醒了翟临深脑袋里的一根神经,他倏地看向虞陶。

    此时的虞陶面无表情,  别人都愣了,他可没愣,对着那些人就是顿抡。

    向津杰抖了一下,这虞陶打起架来,怎么好像回到原来那样了。

    俗话说,横的怕不要命的。

    所以虞陶气势一起来,那些人也就怂了。再看到奶奶灰已经晕过去了,他们就想跑。

    虞陶哪肯给他们这个机会,拎着顿子一个接一个打。

    翟临深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着别让虞陶受伤,所以也跟着冲过去。

    等来找事的所有人都趴地上了,虞陶也挂了点彩。翟临深和向津杰伤得比他重一点,但跟趴地上的人比,也不算什么。

    常主任返校,正好看到街头这一幕,立刻停了车走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地上那些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孩子,所以常主任更关心自己学校的学生。虞陶那可是尖子,万万不能有事。翟临深和向津杰也都在上升期,也不能被伤着耽误了课程。

    翟临深喘了几口气,看向虞陶,比起跟常主任解释,他更担心虞陶。

    只见虞陶手上的棍子突然掉了,随后,整个人软倒了下来。

    翟临深赶紧把人接住,才发现虞陶晕过去了。

    常主任一看这个情况,立刻对翟临深道:“把虞陶弄我车上,我们去医院。”

    说完,还给学校保卫科打了电话,让他们立刻报警,然后过来处理一下这件事。向津杰也被留了下来,等警察过来好说明情况。

    向津杰从常主任让他留下来等,就开始酝酿一会儿怎么痛哭流涕地跟警察叔叔表述他们的遭遇,真是太惨了、太可怜了、太无辜了,警察叔叔可要为他们这些手无寸铁之力的学生做主啊!

    越想越入戏,向津杰居然还红了眼。

    常主任临上车时看到向津杰这样,更确定了虞陶他们是被人欺负了。在博明门口欺负博明的学生,学校必须代替学生讨回公道,追究责任,要求赔偿。

    虞陶这次去的还是被篮球打中时的那家医院,给虞陶检查的也还是之前判定他失忆的医生。也是因为了解情况,所以检查判断起来也更有把握。

    但检查了一通,除了皮外伤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为了方便检查,医生让虞陶住院。

    常主任在虞陶的父母都到了之后,就先回学校去了。她还要监督后续的问题,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再发生。

    虞陶一直在昏睡着,梅满芝和虞数也是一脸心疼。因为怕梅迩看到虞陶这样大哭,所以也没敢告诉她,更没敢带她来。

    虞数拍了拍翟临深的肩膀,“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回去休息吧。今晚我在这儿就行。”

    翟临深哪能不陪着虞陶,回道:“叔叔,阿姨,你们明天都要上班,而且也不好请假,今天晚上还是我留下来吧。反正我们现在在复习阶段,我在这里复习也是一样的,不耽误。”

    “这么怎么好意思。”虞陶知道高三的压力有多大,所以不愿意让翟临深耽误学业。

    翟临深笑了笑,“没事的叔叔,虞陶平时帮了我这么多,我照顾他也是应该的。”

    何况这可是他的正牌男朋友啊!

    虞数和梅满芝的确都不好请假,但让翟临深在这儿,他们也有些犹豫。

    翟临深说道:“梅迩还在家,你们要是今晚不回去,她肯定也要多想了。虞陶有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给你们打电话的。”

    虞陶和梅满芝想了想,最后还是妥协了。

    梅满芝道:“那就麻烦你了。明早我来给你们送早饭。”

    医院的火食也就那么回事吧,还是家里做的比较合胃口。

    “好,那就麻烦阿姨了。”翟临深道。

    “不麻烦不麻烦。”

    晚上八点多,虞陶还是没有醒。虞数和梅满芝就先回去了。

    翟临深摸了摸虞陶的脸,轻轻叹了口气,出门打电话去了。

    也不是打给别人,而是翟临昭。跟他简单说了今天的事,想让他跟警察局那边打个招呼,一定要问出是谁出的钱找的那些混混。

    翟临昭现在虽然在做网游这一块,感觉应该帮不上翟临深什么。但翟家的人脉可不容小觑,翟临深是没怎么接触,但翟临昭可是完全拿住了翟家的人脉,所以找翟临昭,准没错。

    翟临昭一听这个情况,也怒了。在得知虞陶住院尚未苏醒后,问要不要帮虞陶联系其他医院。

    翟临深说明天看看情况再说。

    翟临昭也没反对,跟翟临深说一会儿给他们订外卖过去,这样虞陶醒了随时可以吃,翟临深也可能吃点宵夜。

    翟临深道了谢,跟翟临昭说话也慢慢地不见生疏了。

    翟临昭也没有再说什么,挂了电话点完餐后,就开始联系人脉联系负责这件事的警察局。

    翟临深刚挂了电话,向津杰那边就打了过来,把今天去警察局后的事,跟翟临深说了一下。并说明天让翟临深和虞陶去做笔录,那些找麻烦的已经该送医院送医院,该拘留的拘留了。

    “你怎么样?不用来医院吗?”翟临深问。

    “没事,都是皮外伤。屈老师已经带我去医务室包扎了。”

    “那就好。我今天晚上在医院陪虞陶,老师要问起来,帮我说一声。”

    “行。虞陶怎么样了?”

    “医生说没什么事,就是还没醒,等醒了看看吧。”

    “好,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嗯。”

    回到病房,翟临深坐到床边,握着虞陶的手。

    虞陶的手有点凉,翟临深又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怕他冷。

    看了大概十分钟,就见虞陶的眼皮动了动,随后睁开了眼。

    翟临深一喜,立刻倾身道:“陶陶,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说着,按了床头铃,通知医院虞陶醒了。

    虞陶皱着眉,一手捂着手,似乎有些难受。脸上也没有之前看到翟临深时的温和。

    虞陶觉得就在他醒来的一瞬间,有一个名为“记忆”的碎片球直接砸进了他的脑子里,让他一下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以及最近发生的种种。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头疼,又恶心。

    不多会儿,医院赶了过来,询问虞陶的情况。

    虞陶按着脑袋躺在床上,淡淡地道:“我都想起来了。”

    翟临深顿敢雷击,他不知道自己跟虞陶是不是就这么结束了。虽说虞陶答应过他不后悔,但真到了这一路刻,谁又说得准呢?

    医生又问了他些其他的,帮他做了检查,“没什么大问题,身体的不适是因为突然想起太多东西,大脑的应激反应。明天再住一天观察一下,没问题的话后天可以出院了。”

    虞陶还在难受,不想说话。

    翟临深点头道:“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后,虞陶靠在床头,翟临深站在床边。似乎这一坐一站,就已经在两个人中间隔出了一条看就见的线。

    翟临深看着虞陶,声音有些哑地问:“你……后悔了?”

    虞陶抬头看着翟临深。

    这一晕一醒之间,这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也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像失忆时那样开心了。他的失忆,也让他跟父母稍微近了一些。

    而他这段时间来的快乐,的确跟翟临深分不开。哪怕他现在已经全想起来了,翟临深也依旧让他很有安全感。以前大概除了打架,也没别的接触,所以并没有这种感觉。

    他跟翟临深在一起,抱也抱了,亲了亲了,怎么说也应该负责,不能因为记忆恢复就反悔,何况翟临深的确对他不错,两个人的交往也很开心,一直也没拌过一句嘴。

    想到这儿,虞陶摇摇头,“没有后悔,就是想起太多事,有点不适应。”

    翟临深想了想,也能理解。就虞陶以前那些糟心的事,如果他是虞陶,在想起来之后也会有所防备。

    翟临深稍微轻松了一些,“没后悔就好。”

    虞陶也不接话,其实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翟临深相处了。之前能相处,是因为他没了身上的刺,但现在,那些刺又长回来了,要怎么办呢?

    “抱歉……”虞陶说。

    “嗯?”翟临深不解。

    “以后,我们大概不会有之前那么愉快和轻松了。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随时分手都可以。”虞陶觉得还是把最坏的打算做足了比较了。

    翟临深看着虞陶,也明白他的意思和不安,笑着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我不分手,所以你只能你适应了。”说完,还在虞陶嘴上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