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29章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  但翟临深唇上的温度已经暖到了虞陶全身。而跟往常愉快的回应不同,  现在的虞陶是有些尴尬和害羞的,  脸也跟着红起来。

    好在外卖的到来缓解了他的尴尬。

    翟临昭点的菜都比较清淡,一看就是为虞陶点的。

    “有燕窝,吃点吧?”翟临深道。

    虞陶虽然身体难受,  但也着实饿了。再看燕窝炖得很清淡,顿时也有也食欲,便点了头。

    翟临深将床桌架起来,  把燕窝放上去,  还有几道蒸的素食,估计虞陶会喜欢。

    翟临深也坐到了床边,  吃着自己的那份。

    “对了,那群小混混后来怎么弄的?”虞陶问。他只记得他把人打了,  然后晕了,后面怎么处理的他也不知道。

    翟临深吃着芋头火腿炒饭,  道:“报警了。向津杰之前给我来电话,说学校会出面要求赔偿和处罚。”他并没有提自己托了大哥的事。

    虞陶点点头。

    “明天要没事的话,咱们得去警局做个笔录。”

    “好。”这些程序是肯定要走的。

    虞陶还难受着,  吃完东西,  就躺下了。

    翟临深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洗漱一番,推了推虞陶。

    虞陶抬眼看着他。

    翟临深笑道:“往旁边挪挪,咱们一起睡。”

    虞陶是想拒绝的,但考虑到病房里的环境,  又没有拒绝。

    他住的是个单间,但是个非常小的单间。没有沙发,也没有可供休息的床,只有一个挺大的椅子,但翟临深这个个头,肯定睡不开,坐着也睡不好。

    于是虞陶往旁边挪了挪,给翟临深让了位置。

    翟临深也不客气,非常自然地躺下,然后把虞陶捞进怀里。

    虞陶身体十分僵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种亲密对恋人之间来讲,是正常的。但对长回刺的虞陶来说实在太不适应了。可既然他说了不后悔,那也不能太矫情。

    别扭着别扭着,最后虞陶还是敌不过身体上的疲惫,睡了过去。

    翟临深看着睡着的虞陶,微微勾了勾嘴角——虞陶虽然话少了,也不爱笑了,但并不难相处,这也是个好现象。

    次日,翟临深早早地就醒了。虞陶可能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

    翟临深轻声下了床,洗漱之后,坐到椅子上用手机找出公式来背。

    梅满芝提着早餐一进来,就看到在刻苦学习的翟临深,心下也有些感慨,一来是翟临深真的没耽误学校,他们就放心了,二来是虞陶能交到这么一个能照顾他、对他好的朋友,他们也很欣慰。

    翟临深这才想起来,虞陶醒了他还没跟虞家联系,为了不让梅满芝觉得他不负责任,他也不得不真中参假的说道:“阿姨,昨晚虞陶醒了,不过就醒了一会儿,医生来检查了一下就睡了。还有,虞陶恢复记忆了。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今天再观察一天,没事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梅满芝的关注点完全在虞陶没什么事,明天可以出院,以及恢复了记忆这件事上,所以根本没在意翟临深没有昨天晚上就告诉他们,但表情有些担忧。

    “恢复了啊?挺好挺好,反正人没事就好,我和他爸爸就放心了。这次真的辛苦你了,哪天有空,到家里吃饭,阿姨给你做顿好的。”

    “好。”翟临深也没客气。

    梅满芝打开带来的早饭,道:“来来来,别等陶陶了,你先吃。”

    “好。”翟临深应着,就坐回椅子上开始吃早饭。

    梅满芝则坐到床边的凳子上看着虞陶。其他她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不知道虞陶会不会像之前那么开心了,也不知道虞陶会不会又跟家里疏远了。

    她希望虞陶能忘记以前的事,开开心心的,就像最早的时候那样。多交朋友,多笑笑,多说说话。可虞陶恢复了记忆,这些恐怕就难了。

    虞陶初中那时候的事,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好,欢喜男生她也接受,也没觉得儿子觉得对不起他们。但虞陶心思细,又敏感,所以总在那个圈里走不出来,而且越陷越深。她也几次想跟虞陶谈谈,但虞陶一直是躲避的态度,以至于最后心结越来越紧,找不到解开的那个点。

    而虞陶失忆后,其实他们都挺感谢翟临深的。如果没有翟临深,虞陶可能在学校的人际交往和生活上也不会那么快适应,更不会那么愉快地跟家里人一起吃饭。

    而且她也听虞数说了,翟临深也喜欢男孩子,所以不会歧视虞陶。这也是他们最放心虞陶跟翟临深做朋友的地方。而翟临深也的确做得很好,对虞陶也是照顾有佳,他们做家长的也是感激的。

    无论虞陶恢复记忆后是否会和以前一样,她都希望虞陶不要跟翟临深疏远了。有翟临深在,她相信虞陶也会慢慢恢复到原来的。

    虞陶七点多醒了,梅满芝还没走。母亲是最了解孩子的,只虞陶醒来的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她的儿子,又回去了。

    心酸、心疼,都有,但同时,也期望虞陶能慢慢开朗起来。为了这个期望,她也只能佯装无事地跟虞陶说话。十句话虞陶能回一句长句了就不错了,梅满芝也只能在心里叹气。

    看着虞陶吃完饭,梅满芝才离开。

    不多会儿,翟临昭也过来了。

    他来得正好,翟临深让他帮忙给老师打个电话请假,翟临深今天想留在医院陪着虞陶。

    翟临昭觉得也可以,让翟临深会校不学习怎么办?还是跟虞陶一起,虞陶还能监督他一下。

    而虞陶的冷淡和少话,翟临昭也没在意,只以为是身体难受,没什么精神而已。

    “爸说以后家里每天会炖汤,给你们送学校去。”翟临昭已经把事情跟翟仕义说了。

    “不用这么麻烦吧……”学校家里人也进不去,还得他每天出来拿,也挺麻烦的。

    翟临昭瞥了他一眼,“不是给你的,是给虞陶的。”

    翟临深:“……”

    翟临昭:“既然虞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好。”翟临昭还要上班,翟临深也自然不会留人。

    走到门口,翟临昭突然想起来,“对了,昨天有人通知你们今天去录口供吗?”

    “是向津杰跟我说的。”

    “嗯,今天不用过去了,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

    “好。”这不错,也省得他们今天还要跑一趟了。

    “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

    翟临昭离开后,翟临深坐到床边。

    “哪里不舒服就说,都确定没事才能出院。”

    “嗯……”虞陶靠在床头,吃着翟临昭带的已经洗好的草莓。他现在头不疼了,也不晕了,食欲也就变好了。

    翟临深笑看着他,“以前你可是喂我吃水果的,今天不喂了吗?”

    虞陶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插了一个送到翟临深嘴边。

    翟临深满意了,将草莓吃掉,“来聊聊?”

    虞陶有些警惕起来,“聊什么?”

    他怕自己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让翟临深不高兴了。以前他可是不管翟临深高不高兴的,但现在,多少还是会在意一下的。

    “聊聊你失忆之前对我的看法,我也说我对你的。”翟临深微笑道。

    虞陶看他一脸轻松,似乎并不会多介意的样子,问:“说了不许闹脾气啊。”

    翟临深轻笑,“我闹脾气?你别闹脾气就不错了,到时候我还得哄你。”

    虞陶低着头不说话了。

    翟临深握了握他的手,说:“你先说。”

    虞陶想了想,尽量让自己的用词听起来中性和温和一些。

    “也没什么,你不惹我,我也不会主动跟你打架啊。”

    翟临深想想也是,每次都是自己招惹虞陶的。

    “宝贝,你打架是真下死手啊。”

    虞陶无辜地道:“我不把你打趴下,你就打我了啊。”

    好有道理哦,我竟然无言以对。

    翟临深为自己争取特权,“那咱们俩说好了,以后我不找你麻烦,你也不能下那么重手打我。我要是哪里做得不好,你就直接跟我说,我肯定改。动手要分事情,不能家暴,知道吗?”

    他肯定不会做什么对不起虞陶的事,但人嘛,多少也会犯些非原则性的错误,为了避免错误的纠正方式是暴揍,还是提前说一下比较好。

    “我才不打你。”虞陶冷声道。

    他从来就不是主动惹事的,也没有打架的爱好。

    “行,那我们这算达成一致了。”翟临深点点头,“那你有没有特别看不起我?”

    “为什么看不起?”虞陶没有表情的脸满是疑惑。

    “学霸不都看不起学渣吗?”其实他挺在意这个的,他不希望虞陶恢复记忆后,开始嫌弃他。

    “你学习不好,考试分数又不归我,我为什么要嫌弃?”虞陶认真道:“再说,每个人的能力不同,有些人的能力就在学习上,有些人脑子灵活,可能做学习之外的事会很好。学习这个东西付出努力,问心无愧了,就算成绩不理想,也是你能力所能达到的极限了,没所谓的。不过不管学习好不好,大学还是要尽力考的,毕竟学历这个东西,是未来工作的敲门砖。”

    听他这么说,翟临深也就安心了,“你说的对。我以前觉得你挺看不起我的,特别骄傲,所以总找你的事。不过也没占着什么便宜。现在看来,你只是性格问题,并不是真看不起人。”

    虞陶没有反驳,他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性格是有问题的。但改……太难了。

    翟临深见他有点发呆,笑道:“不管你什么性格,我还是喜欢你,被你吸引。”

    突来的表白让虞陶愣了一下,随后看向翟临深,眼神里也多了些许愉悦和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