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0章
    话聊开了,  翟临深心里也踏实了。

    周一住了一天院,  周早一上午做了最后的几项检查后,  虞陶就出院了。

    也没回家休养,两个人回到了学校。

    屈老师给了他们假,两个人可以明天再上课。但虞陶以耽误课程不好为理由,  实际上是不知道怎么跟虞陶一起待在寝室里,有点尴尬,又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下午就去上课了。

    屈老师早上的时候已经跟班里同学说了虞陶的情况。所以虞陶一进教室,  就收到了所有同学的目光,有关心的、有探究的、有担心的,  也有单纯怀念起过去的虞陶的……

    虞陶面无表情,谁也没看,  就像别人根本不存在一样,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翟临深跟他一起坐下,  也没说话。

    同学们心里同时崩出两个字——完了!

    以后他们再也不敢问学霸题了!

    下午一切正常,课间向津杰给翟临深打了好几个眼色,想问他虞陶到底怎么样了。他没敢直接上前,  也是怕万一虞陶脾气更暴躁了怎么整?

    翟临深多次点头表示没问题。但向津杰显然没明白,  还是在犹豫。

    放学后,虞陶跟翟临深一起去吃饭。

    路上,虞陶依旧没有表情,也不跟人说话。向津杰走在离他们十米开外的地方,完全不想进虞陶的气场圈。

    “家里来送汤了,  我去拿,你先去食堂。”翟临深道。

    “好。”虞陶应着。

    “等我回来再打饭,不着急。”

    “没事,我可以打。”

    翟临深想了想,对后面的向津杰招招手。

    向津杰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

    “你跟虞陶去食堂,随便帮我打份饭,我去校门口拿点东西。”翟临深道。

    向津杰见虞陶也没有反对,便点头道:“行……”

    翟临深拍了拍虞陶的肩膀。

    虞陶也没说什么,就往食堂那边走了。

    向津杰也跟了上去。

    翟临深看他们走得远了些,才往校门口走。

    向津杰觉得这样尴尬又沉默的气氛不太好,于是主动开口道:“你……已经完全康复了?”

    虞陶瞥了他一眼,“我本来也没什么事。”

    啧,一点也不友好,“我是说你恢复完记忆,没有什么不舒服吧?”

    “没有。”虞陶淡淡地道。

    向津杰心塞,之前那个友好又可爱的虞陶去哪儿了?你还是继续失忆去吧,好不好?!

    翟临深带着汤回来的时候,虞陶和向津杰已经开始吃饭了。

    翟临深去拿了三个空碗,然后坐到给他留的位置上,将保温桶里的汤倒出来,三个人分着喝。

    贾珊珊和迟玲做值日,刚过来。打完饭后,非常自然地坐到了虞陶旁边的空位上。

    “虞陶,你还好吧?”贾珊珊关心的问。

    虞陶虽然还是冷淡,但面对混熟的女孩子,他还是愿意回几句的,“挺好。”

    贾珊珊:“在学校门口堵你那群人真的太可恶了,你以后可要小心点。”

    “嗯,知道。”

    迟玲忍不住问:“虞陶,你到底得罪谁了?”

    “不知道。”虞陶是真的不知道,他甚至有点记不得当时那些小混混都说了些什么了。

    迟玲叹了口气,“希望警察能查出个结果,这样要防范也能有个方向。”

    虞陶点点头,端起汤碗喝汤。

    饭后,翟临深拉着虞陶去散步。操场上散步的同学很多,由于地方比较大,倒是谁也碍不着谁。

    “这事你不用操心,我已经让我哥去托关系了,肯定要把后面的人揪出来。”翟临深道。

    “嗯……”想了想,虞陶问:“你没检查一下吗?”

    翟临深也打架了,虞陶虽然记忆模糊,但感觉打架受伤是必然的。而他还沉浸在不知道怎么跟翟临深相处的纠结中,所以忽略了问翟临深伤情了。

    “检查了,没事,都是皮外伤。”翟临深微笑道。

    他伤的真不重,不用吃药,也不用敷药,回去养着就行了。

    虞陶点点头,“跟我待在一起,是不是挺无聊的?”

    翟临深轻笑,“没有,挺好的。”

    虞陶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聊,又怎么会觉得翟临深的安慰是真的呢?

    虞陶也想让自己变得有趣一点,可是,要怎么做呢?而且就算变有趣又能怎么样呢?分手的时候还不是一文不值吗?

    翟临深看出了虞陶的忧虑,跟他并肩走着,道:“别想那么多。你原本什么性格我也知道,但还是想跟你在一起。”

    虞陶想想,也是这么回事,“你要是闷的话就去找向津杰聊天吧。”

    向津杰话还挺多的,也挺有意思。

    “不,我就跟着你。”翟临深笑说。如果不是在学校,他会牵虞陶的手,让虞陶安心,也让自己安心。

    事情还在调查中,这几天翟临深和虞陶的作息也跟之前一样,看着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

    而虞陶也在慢慢学着跟同学友好相处,这一开始是贾珊珊和迟玲继续来问他题。后来其他同学见没什么问题,又恢复到了之前,也纷纷来找他问题,还跟他聊闲,完全没在意虞陶反应冷淡。

    这种情况下,虞陶不得不学着跟同学们相处,毕竟大家对他太过友善,又有翟临深的从中插话,他觉得自己也许可以跟同学相处得好一些。

    而同学们可能太了解虞陶之前的不理人和后来的温和了,更希望他能够像失忆的时候一样,所以也都努力跟虞陶相处,争取把虞陶变回之前那样。

    这天午饭之后,虞陶、翟临深和向津杰被叫到了校长室。说警方已经查出了结果。

    堵虞陶的那些人是附近的小混混,有的已经辍学了,有的虽在学校挂着名字,却根本不去上课。

    之所有堵虞陶,是因为有人花了钱请他们教训虞陶的,至于怎么找到他们的,是雇他们的其中一个女孩跟他们这里的一个成员比较熟。

    “那些小混混,警方会处罚,雇佣他们的人昨天也已经被叫去问话了,之后也会有相应的处理。”苗校长道:“雇佣他们的人中,那个女孩不是咱们学校的,另一个人是咱们学校的卓许洲。”

    翟临深眉头一皱,看来这个卓许洲还没得到教训啊。行啊,这回也不用他做什么了,警方和学校的处罚就够他受的了。

    “校长,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翟临深问。

    校长觉得既然是堵虞陶的,那虞陶肯定认识,便道:“叫袁心蕊。”

    “卧槽!”翟临深还没骂出品,向津杰就炸了。

    他和袁心蕊见过几面,但并不很熟。没想到这姑娘看着人模人样的,背地里居然这么黑!

    翟临深眼睛一眯,他早就该想到才是。

    他并不知道卓许洲和袁心蕊认识,但就两个人的家庭背景来讲,认识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袁心蕊找人打虞陶,为什么?

    有一个答案在他脑子里闪现,但他又不十分确定。

    “你认识那个女孩吗?”苗校长问虞陶。

    “只见过几面,并不熟。”虞陶实话实说。

    苗校长疑惑,“那她为什么要打你?”

    卓许洲的理由苗校长大概能猜到,毕竟有之前的事在那摆着,而且肯定不像之前解释的那么简单。但再怎么样,都不应该跟小混混勾结在一起,还雇人打人。而且当时学校冒着被学生说三道四的风险,网开一面,没对卓许洲做出什么处罚,也提醒过下,不可以有下次。但万万没想到,才过了多久,就做了更过份的事了。

    这回学校也不能顾及什么年级第二了,做出这种事,跟蓄意伤害没有任何区别。这好在虞陶没什么事,要是万一出什么事,学校怎么向虞陶的父母交代,怎么向学校的师生交代,又怎么向社会交代?!

    他们这次必须严惩,杀一儆百,彻底杜绝再发生这样的事!

    翟临深替虞陶答道:“跟虞陶没有关系,袁心蕊家跟我家是世交,之前我跟她有些不愉快,她可能不好找我麻烦,正好那天虞陶也在我家,所以她就把仇记得了虞陶头上。”

    苗校长很不高兴,这都什么事啊。再说,就是闹了点不愉快,凭什么打他博明的学生?就是打翟临深也不行啊!看来他得找那个女生学校的校长好好谈谈了。

    出了校长室,翟临深接到翟临昭的电话。

    翟临昭那边知道的比学校多一些,警方已经查到给那几个小混混打钱的帐户了。

    也正如翟临深所料,袁心蕊和卓许洲是认识的,而且还挺熟。人是袁心蕊找的,然后两个人一起去见的。卓许洲将钱打进了袁心蕊的帐户,由袁心蕊向那些小混混付钱。

    翟临昭也查到,之前袁心蕊就有托卓许洲监视翟临深的行踪了。而正好两个人又同时讨厌虞陶,所以策划了这么一出。

    那天袁心蕊和袁母突然到翟家,问翟临深什么时候回校,也是为了让小混混到时候去盯点。毕竟小混混也不想白等,袁心蕊希望对方帮她把事情办妥,就到翟家缠着问了个结果。

    一进警局,那群小混混就全招了。警方将卓许洲和袁心蕊叫了过来。

    一开始卓许洲不承认,说是袁心蕊问他借钱,他给的。根本不知道什么小混混。后来调取路边的监控,发现是卓许洲跟着袁心蕊一起去见了小混混,所以根本脱不了干系。

    而袁心蕊声称根本不认识那些小混混,结果小混混也聪明了一把,拿出手机打开两个人的聊天记录,一目了然。加上之前的聊天记录,可见关系不只是认识,还联系得比较频繁。

    这时,袁心蕊和卓许洲也慌了。两家开始动用关系,想给两个孩子脱罪。

    但他们想的很好,翟家可不干了。

    凭什么?找了人打虞陶,还连带着翟临深和向津杰,这好在是没事,要真出个事,谁来负这个责任?

    再说,他们跟卓家是没什么关系,但跟袁家是世交,袁家的孩子怎么能这么对他家的孩子和他家孩子的好友呢?

    这下,翟家和袁家彻底决裂了。

    翟仕义亲自找了律师,说不管花多少钱,必须把这个事给虞陶和翟临深讨回公道。

    事情理顺了,虞陶也就没再多问了。这事有学校,又有翟家帮着处理,也不需要他操什么心。

    这天放学,大家正往食堂走,一个穿着十分时尚,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人从一边的车子上下来,堵到虞陶面前。

    “你就是虞陶吧?”女人趾高气扬的问。

    虞陶皱了皱眉,点了头。

    “我是卓许洲的母亲,洲洲也是听信了别人的挑拨,才干了这种事。我家洲洲向来善良又有礼貌,你既然也没什么事,这件事就算了吧。你跟我去警察局要求撤案吧。”卓母一副根本不觉得卓许洲有错的样子。

    虞陶冷笑了一声,“我要是揍卓许洲一顿,你也能说算了,我是个善良的孩子,不跟我计较,那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卓母觉得虞陶简直不讲理,但随后又道:“好吧,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家子出来的特别计较赔偿。你开个价吧,我给你钱,你去撤案。”

    这回,还没等虞陶说什么,翟临深就开口道:“我给你钱,你赶紧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