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1章
    “你是谁啊?”卓母一脸不高兴。

    翟临深冷笑一声,  对卓母也没有半分尊重,  这种自以为是的人,  也不配得到尊重。

    “我是谁你管不着,你儿子干了什么缺德事你不知道?这也就是虞陶没事,要有什么事,  怎么?你要上法庭上跟法官说卓许洲善良有礼,就算打人也是事出有因,值得原谅的?难怪卓许洲这么招人烦,  随根儿了这是。”

    “你怎么说话呢?”翟临深的身高优势让卓母的气焰顿时灭了大半,  即便她是个大人,也打不过这么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我怎么说话你管不着,  至少我说的是人话。而你说话的简直让人恶心,你是不是瞎?所以才卓许洲才哪哪都好。眼睛不好,  就别学人开车,别人也很无辜好吗?”翟临深毫不客气,  “说实话,卓许洲有什么?就家里有几个臭钱,学习成绩好一点,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真当自己是王子了?你要不要去英国王室给他买一个王子证啊?”

    “卓老二脑子不好用,  你这当妈的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今天就把活撂这了,卓许洲必须接受法律惩罚。如果你们卓家敢从中作梗,我就让全国人民都看看你们家的嘴脸,说到做到!”

    卓母气得嘴唇都发抖了。

    在这他网络时代,他们还真不敢做什么。

    这时,  下班了常主任下楼准备去吃饭,就看到不远处一群学生围在一起,气氛好像不怎么好。

    常主任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严肃地道:“在儿干什么呢?还不去吃饭?”

    大家看到常主任,自动让出一条路。

    常主任就看到了卓母。

    卓母她今天中午才见过,对卓母的印象很不好。卓母完全没有意识到孩子的错误,反而觉得学校小题大做。还直接跟苗校长说,学校不就是想让他们出钱免罚吗?行,多少他卓家都出。

    但其实学校根本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决定必须要严惩。

    “怎么回事?”常主任问。

    翟临深立刻道:“卓许洲的妈妈要求虞陶去警察局撤案。虞陶不愿意,她就准备用钱收买虞陶。”

    常主任一听就怒了,对卓母道:“你怎么回事?你当法律是儿戏呢?还花钱收买学生?学校的风气就是被你们这些家长给带坏了。你赶紧走,别打扰我们学校的学生。”说罢,将巡逻的保安叫了过来,让他们看着卓母离开。

    卓母也怒了,她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用钱摆不平的事。想了想,把常主任叫到一边,小声道:“常主任,你也知道我们家洲洲学习很好的,这回只是一时冲动,你看看能不能帮着说说情,给他一个机会。”

    说着,还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常主任。

    常主任气极,一把推开她,“你什么意思?这里是学校,是教育孩子的地方。少把你们社会上的那套肮脏的东西带学校来!保安,把人赶走!”

    保安也没客气,立刻请卓母离开。

    卓母觉得自己丢了脸了,冷哼了一声,“呵呵,别弄得像你私低下没收过一样。做你们这一行的,谁比谁干净啊。”

    说完,就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常主任觉得自己气得都快高血压了。她在博明待了这么多年,博明又是私立,什么有钱人没见过,卓家在她面前说这种话,是看不起谁呢?

    再说,她的薪水非常不错,为什么要冒着被举报丢工作的危险收人红包?再退一万步讲,她作为教导主任,对学生的教育是非常重视的,怎么可能允许别人玷污学校环境?

    卓母走后,常主任还是觉得很气,但又不能把火发在学生身上,只能摆摆手,道:“行了,都去吃饭吧。”

    学生们走后,常主任深呼吸了几次,转身去了校长室。

    打好饭,几个人坐在一起,向津杰啃了一口鸡腿,说道:“你们说卓老二他妈是不是有病?明目张胆地要求和贿赂,以为地球是她家的啊?”

    翟临深一笑,将刚才拿来的家里炖的汤倒进碗里,“可能是不在外工作,没碰过什么壁,再加上家里有几个钱,自然就嚣张一些。”

    这种人翟临深见得多了。当然,都不是针对他的,但作为一个旁观者,能看得更清楚。

    “咱们学校有钱的又不止他一个,至于这么显摆吗?”迟玲也觉得这种女人真的很烦。

    “他以为就她一个呗。”向津杰耸耸肩。

    “要不说什么样的家养出什么样的孩子。卓许洲那么让人讨厌,都是有理由的。”贾珊珊道。

    “也是。这要是个没有他家家底丰厚地跟他做朋友,还不得被他妈妈嘲讽死?”向津杰不屑地笑了笑,这种人就活该没朋友。

    其实学校里这么多学生,有钱人家的孩子真不少,翟临深家就算很好的了,但还是有比翟临深家底更丰厚的。可是人家都挺好,没有显摆,也没有瞧不起人,反而很低调,跟同学相处的也很好。怎么就卓家这么各路呢?

    贾珊珊直接道:“所以他没朋友。”

    就卓许洲这种性格和他家里的情况,估计就算交到也要闹翻。

    而翟临深也没听说卓许洲跟他们这个圈里的人是好友,最多是攘攘为利来的那种。这也变相说明,卓家在圈内的人缘可能并不怎么好。

    事情还在进一步处理中,警局那边还没有给出处罚结果,博明就先一步做出了处理——开除卓许洲。

    大家在看到公告后,没有丝毫同情,也没有人为他说话,似乎大家都觉得这个结果不错。

    而袁家这边也想办法找翟家谈,想把这事放这去。毕竟袁心蕊要打的是虞陶,而不是翟临深,翟临深只是受了点牵连而已,而且又没事,为什么要计较呢?

    然而,翟家根本没有给这个机会,并且在朋友聚会上公开表示跟袁家断交了,也说明了理由,以免让人觉得他们翟家得理不饶人。至于为什么给虞陶出头,一来,虞陶是翟临深的好友,也是难得的好孩子,二来,翟临深因为虞陶变了很多,家里也都很感谢虞陶,所以虞陶出事,他们自然是关心的,三来,袁心蕊跟虞陶其实并没有什么交集,袁心蕊找人打虞陶虽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但肯定跟翟家有关。虞陶不可能隔空得罪虞陶,所以可能是家里的人让袁心蕊不高兴了,从而连累了当时在翟家的虞陶。

    而在一次太太们的聚会上,袁母总算找到了机会见到了游美兮。

    游美兮也没太撕破脸,只是在袁母找上她时,一脸冷漠。她不能骂袁母什么,毕竟女人嘛,一哭起来,她有理也变没理了,所以只能憋着——但是,真地难受!

    “美兮,你看这事闹的。”袁母一脸叹息,“我们家蕊蕊也是太喜欢临深的原故,这个你也知道。蕊蕊平时跟你也亲,你不能不管啊。她还小,不能就这么毁了前程啊。”

    袁心蕊也被开除了,但袁家并不太担心,毕竟可以送到国外去,倒也不错,能早点放松一下来不用高考了。但法律责任袁家可不想让袁心蕊担啊。翟家闭门不见,袁家也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袁心蕊喜欢临深没错,可关虞陶什么事?凭什么找人打虞陶?这好在是临深和向津杰都在,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游美兮眉峰一挑,一脸不善,“呵呵,我也是害怕啊,你家袁心蕊也太有心机了。我说那天怎么突然跑我们家来问临深什么时候回校了,还知道临深的行踪,这心机在同龄人里面也算是翘楚了吧?”

    什么跟她亲,袁心蕊向来看不起她,她能不知道?

    袁母心里气游美兮说话不好听,但也只能赔笑脸,“蕊蕊还小嘛,咱们两家这么多年交情了,不至于。”

    游美兮冷笑一声,“是啊,不至于。不至于袁心蕊让人去堵虞陶?虞陶跟翟临深是好朋友她不知道?翟临深会跟虞陶一起回校她不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你在这儿给我装什么大尾巴狼?她这看似是冲着虞陶,其实也没放过临深吧。”

    袁母拉了游美兮一下,低声道:“事到如今,我跟你实话说了吧。蕊蕊之所以要打虞陶,是因为虞陶跟翟临深在谈恋爱,她吃醋了,也是不希望翟临深名声受损,被人骂同性恋,所以才出此下策。”

    游美兮心里的震惊就像火山喷发一样剧烈,但只是眨了个眼睛的工夫,游美兮就控制住了情绪,“这事谁跟你说的?”

    袁母见游美兮有所松动,立刻道:“是蕊蕊亲眼看到了,两个人牵着手逛街呢。再说,虞陶在你们家住了那么长时间,你们就没发现点什么?”

    “呵,牵着手逛街就是同性恋了?可能因为什么事牵了一下呢?”

    “你别不信啊,临深他们学校的那个卓许洲跟蕊蕊说,两个人在学校形影不离,非常亲密呢。”

    “你怎么知道卓许洲不是骗袁心蕊的?据我所知,卓许洲之前有针对过虞陶,你怎么知道不是卓许洲胡编乱造,拿袁心蕊当枪使呢?反正这事卓家要辩得好,能辩成个从犯,你家袁心蕊可是主谋啊。”

    袁母一听,顿时也觉得袁心蕊是不是被耍了。

    游美兮微笑道:“临深和虞陶如果真是,在家里都那么小心,我们都没看出半点端倪,怎么在学校就那么不当心了?学校不比家里更人多眼杂吗?再说,卓许洲跟他们都不是一个班的,班级离得也不近,寝室离得更远,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不用上课不用学习的?”

    游美兮心道:不就是挑拨离间吗?允许你家袁心蕊装无辜有理,不允许我挑拨一下啊?

    袁母听完有点谎,立刻告辞了,估计是回家分析想对策去了。

    游美兮喝着香槟,心里也慢慢静下来。挑拨离间是一回事,但如果翟临深真是个Gy,她该怎么做?

    第一个想法,肯定是护着翟临深的。她不歧视这个,也有几个这样的朋友。只不过怎么劝翟仕义她得好好想想。不能让翟仕义毁了翟临深好不容易有的转变,更不能毁了他们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