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2章
    这段时间,  两个人都没有回家。主要是因为虞陶恢复记忆后,  明显跟翟临深相处得差了那么一层,  虽然看上去两个人的关系一样很好,但两个人心里都明白,总是有一层纱的。所以翟临深没有带虞陶回家,  也是怕虞陶跟家里人相处太勉强,又要解释,就很麻烦。

    虞陶心里还是喜欢翟临深的,  但跟翟临深在一起,  他又问不免想起以前的事,所以总是不免谨慎小心,  甚至可以说是畏首畏尾。

    翟临深没回去,翟家也没有催。翟临深倒也乐得这样,  每天学习之余逗逗虞陶也挺有趣的。

    这天下午,翟临昭过来给翟临深送了两张电影票。

    这是翟家投资拍摄的电影,  平安夜首映。

    家里想着,翟临深平时学习也挺努力的,劳逸结合比较好,  正好可以趁机放松一下。

    平安夜正好是周五,  翟临深拿到票后就计划好了,还让翟临昭帮他在温泉山庄订了房间,说是看完电影想去住两晚上,周日回学校。

    翟临昭觉得也不错,电影演完也要九点半了,  再加上后面的采访活动,估计得十点才能散场。那时候学校已经锁门了,倒不如去泡个温泉方松一下。再说,之后差不多就要期末考试了,这场考虑对翟临深来说很重要,也是检验他学习成果的时候,所以先放松一下,更有利于奋斗。

    周五放学后,翟临深和虞陶回寝室换了套衣服,然后拿上换洗的衣服和作业,打车去了市中心。

    两个人先去吃了寿司,然后喝了点东西,才往电影院走。

    虞陶平时是不怎么看电影的,也没这个兴趣。不过既然票都送来了,翟临深又说这是约会,不能拒绝,他也就只好跟来了。

    两个人早到了二十分钟,还没开始检票。

    翟临深就拉着虞陶去了座椅那边,虞陶非常没有情调地拿出两本书,给了翟临深一本,让他背知识点。

    翟临深无奈地看着他,“你就不能跟我亲密一会儿?”

    虞陶左右看了看,小声道:“那么多人……还是看书吧。再说,快期末了……”

    平时他跟翟临深在寝室,最多的互动也不过是牵牵手。翟临深有时候会亲他,他虽然不会躲,但也有点害羞和别扭。

    翟临深也没勉强,抱着书看了起来——他突然在想,也许跟虞陶说清楚会比较好。至少两个人的关系不会再裹足不前。

    首映试安排了红毯,翟临深和虞陶也没有去凑热闹。

    翟临昭到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坐在那里看书。

    “差不多可以进场了。”翟临昭走过去道。

    “大哥。”两个人乖乖叫了人。

    翟临昭点点头,“走吧。先跟我进去。”

    “好。”翟临深应着,把自己和虞陶的书都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两个人跟着翟临昭先进了影厅。三个人的座位是挨在一起的,翟临深为了不让虞陶为难,主动坐到了中间。

    “别总顾着学习,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翟临昭说。

    “嗯。”

    “元旦回家吃饭。”说着,又看向虞陶,“虞陶也一起来。”

    虞陶摇摇头,“不了,我已经跟家里说好回家吃饭了。”

    “好吧,那等临深返校,让他给你带好吃的。”翟临昭订了不少东西空运到家,把虞陶的份也算进去了,不过既然人不能来,那到时候他带着翟临深去虞陶家送一趟也行。

    观众陆续进场,三个人也没再继续聊了。

    翟仕义和游美兮的座位在最前排的,进来后还到翟临深这边看了一眼,跟虞陶说了几句话。

    游美兮虽然退圈多年,但影响力还是在的,所以她一过来,但是吸引了不少观众的注意力。但她也表现得很大方,微笑着跟大家挥挥手,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翟临深突然想到翟于思,便问:“于思自己在家呢?”

    “嗯。”翟临昭点点头,“有阿姨看着,没事。”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主要是这种情情爱爱,又有些血腥场面的电影,家里并不想让翟于思看。而翟于思也没有什么兴趣,比起看120分钟的电影,他更喜欢用这个时间看他的动画片。

    电影开演后,虞陶就完全沉浸在剧情和音乐里了。

    这是一部历史题材的电影,根据改编。但不同于之前那些改编的电影,总觉得漏洞太多,或者匪夷所思,这部电影剧情严谨,场面宏大,加上真实的历史事件,和服侍道具的精良,一下就抓住大家的眼球。

    而比起这些,更吸引虞陶的是电影音乐,他能从配乐中听出复杂的情绪,并不一定是幽缓的曲调才能表达伤感,略紧凑的节奏中,单一乐器的运用,更能把情绪烘托出来。

    电影结束后,影厅内响起了掌声。

    主创人员上台接受采访。

    别的虞陶倒没太注意,但在介绍到电影配乐的曲作者刘志彥的时候,虞陶倒是认真听了一下。

    “这位刘志彥老师很有才。”虞陶评价道。

    翟临深对这方面了解也不是太多。

    翟临昭说道:“刘老师在作曲方面的才华的确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不过这个人很低调,今天是看在游阿姨的面子上才来的。”

    虞陶点点头,也没再多问。

    采访环节结束后,翟仕义把翟临深和虞陶叫了下去。给两个人介绍了圈内的人。

    游美兮用“我家孩子”来称呼虞陶,所以别人即便不认识虞陶,也不曾怠慢。

    翟临深倒是有点意外,往常他父亲并不会主动对外介绍他,一来他要不高兴了,场面会很尴尬,二来如果被人问到成绩,答出来也不太好看。今天倒是难得了。

    在介绍到刘志彥的时候,虞陶说道:“刘老师,您的曲子做得真好。那种思念比悲伤能让人难受的感觉完全表达出来了。”

    原本刘志彥没太在意虞陶这么个学生,但听到他听出了曲子里的内容时,人也跟着精神起来。

    “你听得出来?”

    虞陶点点头,“如果有原声CD,我会想收藏。”

    刘志彥哈哈一笑,问:“你是学音乐的?”

    虞陶摇摇头,“不是。”

    “那学过音乐?”

    “以前学过点钢琴和吉他。”

    刘志彥点点头,“想考音乐学院吗?”

    “没有,学这些太费钱了。”

    刘志彥理解地点点头,觉得虞陶这孩子很实际。他也不是自视甚高看不得人实际的人,说实话,艺考虽说是条路,但最后能走出来的又有几个呢?

    又稍微聊了一会儿,翟仕义就让虞陶和翟临深先走了。他知道他们要去泡温泉,现在过去还能早点休息。

    翟临昭跟相熟的人寒暄完,就主动开车送虞陶和翟临深去了温泉山庄。

    两个人下车时,翟临昭提醒道:“注意安全,别泡太久了,会晕。”

    “知道了。”翟临深应着,跟翟临昭挥挥手,就带着虞陶一起进了酒店。

    翟临昭不知道他俩的关系,所以给订的是一个标准间。

    虞陶很满意,翟临深倒是有点郁闷了——原本想抱着泡得热乎乎虞陶好好睡一觉,现在看来是落空了。

    翟临深叫了夜宵。

    虞陶边打量着房间,边收拾行李和书本。

    这里有一张很大的写字台,完全可以让两个人并排写作业。

    翟临深拉着虞陶,道:“先泡一会儿,我让他们四十分钟后送餐上来。”

    “好。”

    冲过澡后,两个人泡进房间外的温泉池。

    因为在山脚下,所以夜里格外安静,虽是露天的环境,但泡在里面一点也不觉得冷。

    翟临深凑到虞陶身边,抓住虞陶的手,语气特别特别温柔地道:“陶陶,我想跟你说件事。”

    虞陶面无表情,但语气轻松地应道:“嗯,你说。”

    翟临深沉默了两秒,道:“你之前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虞陶愣了,随后震惊地看向翟临深,之前的轻松不见了,整个人变得无比忐忑。

    翟临深笑了笑,把虞陶的手握得更紧了,“是叔叔告诉我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希望你明白,我跟那个人渣不一样。”

    虞陶猛然低下头,心里有些酸涩。他已经尽量不去提起和想起那个人了,所以翟临深突然提起,他也发现这个坎他根本过不去。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对方的父母是怎么骂他的,也记得那个人躲得远远的,似乎生怕他过去求助。他还记得当初他被排挤,那个人是怎么心安理得地看着这一切的……他恨他,却也只能恨而已……

    “陶陶,我知道现在现在多的保证也你会有所保留地相信,我不要求别的,只希望你能把这个坎渡过去,像没有这件事一样,开开心心地,就跟你失忆的时候那样。”翟临深微笑道:“我知道一下子改过来是不可能的,我也会多给你安全感,让你安心,然后慢慢忘掉那件事。”

    翟临深用湿漉漉的手摸着虞陶的脸,“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我们的未来跟你之前不一样,我是想跟你永远在一起的那种。”

    虞陶红了眼睛,鼻音很重地道:“你的父亲和大哥……也不会同意的。”

    翟临深亲了亲他,“所以啊,我现在不能出柜。这点我觉得挺对不起你的,但为了我们的未来,只能让你委屈一下。等我有经济能力了,就向他们出柜。他们爱同意不同意,反正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那时候他们也管不到我了,更不会用断我零用钱、送我出国这种方式威胁和干涉我们。”

    “所以,你愿意等我吗?”

    虞陶眼泪掉了下来。

    “别哭啊。我希望我的陶陶跟我在一起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当然,如果没掩饰好,被我家里发现了,我会尽量说服他们,如果实在说服不了,就得麻烦你家里收留我了。反正我肯定不跟你分开,你也不能提分手,行吗?”

    虞陶觉得自己的心结似乎一下被冲开了,他的未来也变得明亮起来。

    虞陶抹着眼泪道:“我……你信你,就算你做不到,我也不后悔。”

    “傻瓜,我要做不到,都不配为一个男人。”翟临深抱住虞陶。如果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如果不能一辈子给自己选定的爱人幸福,那算什么男人呢?

    虞陶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眼泪。

    翟临深帮他抹了抹脸,笑道:“好了,哭完一切就过去了。咱们俩未来的路长着呢。行了,起来吧,别泡晕了,一会儿夜宵要到了。”

    “嗯。”虞陶站起来,被翟临深牵着出了池子,披上浴衣。

    等两个人擦干换上睡衣,虞陶洗了把脸,夜宵也送来了。

    翟临深边吃着面边道:“我哥这是订得什么房?要不咱们去换个双人大床房吧。”

    虞陶失笑,“这样挺好的。”

    “好什么好?这跟住寝室有区别吗?澡在哪儿不能洗啊?!”翟临深边抱怨边将自己碗里的溏心蛋夹给虞陶,“多吃点鸡蛋,聪明。”

    虞陶将碗里的叉烧夹给翟临深,“你也吃。”

    翟临深还在琢磨换房间的事,就听虞陶道:“其实床挺大的,睡两个人也行的。”

    翟临深看了看床,又看了看虞陶,顿时觉得这个房间真的好得不能再好了!他们睡一张床,虞陶可以紧贴着他,睡着他怀里,简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