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3章
    虞陶在翟临深怀里醒来,  想到昨晚翟临深说的那些话,  他便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

    他一动,  翟临深也醒了,将他往怀里抱了抱,哑声道:“今天不早起了,  再睡一会儿。”

    虞陶把脸埋进他的睡衣里,闷闷地道:“松懈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翟临深轻笑,  “春宵苦短啊。”

    “谁跟你春宵……”

    “等咱们毕业了,  你也成年了,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春宵!”

    跟虞陶说着话,  翟临深倒也慢慢醒了。他也感觉到一觉醒来,虞陶的确有些变化了。这让他心情很愉悦,  抱着虞陶亲了亲。

    虞陶抓住翟临深的手,小声道:“起床吧,  背一会儿英语。”

    翟临深觉得虞陶真的能治他,但他也心甘心愿被治,于是抱着虞陶坐起身,  拍了拍虞陶的屁股,  “你先去洗漱。”

    “嗯。”虞陶从翟临深身上翻过去下床。

    在虞陶似跨坐地翻过去时,翟临深真想把人按床上再多占点便宜。但理智还是让他管住了自己的手,这一闹耽误他也就算了,耽误了虞陶可不好。

    洗漱完,两个人坐在桌边学习,  通往院子温泉池的门被拉开换气,氤氲的水气被风吹进来,带着淡淡的硫磺味,却也掩盖不住清晨空气的沁人心脾。

    背了一会儿后,虞陶拿着英语书到院子里朗读去了。

    虞陶声音不大,也打扰不到翟临深。翟临深背累了,靠在椅子上看着外面来回晃悠着虞陶,心里感觉特别满足。

    也让他不禁在想,等上了大学,他要租一个有院子的房子,然后每天看虞陶晨读,让虞陶过上安逸又随性的生活。

    七点钟,两个人下楼吃饭。

    不愧是度假的地方,这个时候除了几个年纪大的人,根本没有人来吃饭。饭厅空荡荡的,不过食物都是刚出锅的,可以趁热吃。

    早餐是附赠的,自助,以中式早餐为主。

    虞陶挑了胡辣汤和油条,翟临深则选的包子和小米粥。

    “早上吃那么素,能吃饱吗?”翟临深不赞成地夹了两个包子给虞陶。

    “能的,想吃。”看到刚出锅的炸得金黄的油条,他就有点馋了。

    两个人正吃着,旁边桌坐下一个人。

    原本他们也没在意,但对方语气带着几分惊讶地叫了一声:“临深?”

    临深转过头,在看到那人时立刻笑道:“姐?真巧。”

    这个人正是翟临深的堂姐,叫翟美佳,是翟仕义大哥的女儿。翟美佳一家已经移民到国外,一年到头也不回来几次,平时都是电话或者视频联系。

    “姐,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翟临深道。他跟翟美佳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小时候这位堂姐每到周末都会到家里来陪他玩。

    “我也是临时决定的。朋友结婚,我原本是没时间的,但恰好事情结束得早,所以就决定回来参加了。才回来两天,都在帮朋友忙婚礼的事,他们明天结婚,我正好过来偷个懒放松一下,没想到遇上你了。我还想等忙完了再去小叔那儿的。”翟美佳笑道,随后看向虞陶:“这位小可爱是?”

    翟临深笑道:“这是我好朋友,也是同桌。圣诞节嘛,想出来放松一下,就让大哥帮我们订的房间。”

    随后,翟临深又向虞陶介绍了翟美佳。

    “姐姐好。”虞陶先问了好。

    “你好你好,临深没欺负你吧?”翟美佳还是挺了解翟临深的。

    “没有。”虞陶微笑道。

    翟美佳笑道:“临深有时候说话不好听,但并没有什么恶意,你别介意。”

    “不会的。”虞陶才不会跟翟临深生气。

    既然是自家人,自然就拼桌了。看着翟美佳像兔子一样吃草的早餐,翟临深突然觉得自己和虞陶都挺奢侈的。

    “听说你学习进步很大,不错啊,继续保持。”翟美佳并不觉得成绩代表一切,但成绩好往往能提高人的自信心。

    “还行,多亏虞陶教我。”

    翟美佳笑着对虞陶道:“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翟临深能交这么个朋友,她也觉得很高兴。

    “没有,翟临深也很照顾我的。”虞陶赶忙说。其实他并不喜欢别人谢他,也许别人是真的感激,他在他看来,他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哈哈,那倒是难得了。”她这个堂弟什么时候照顾过别人?也是奇了。

    之后,翟临深跟翟美佳聊起了彼此家里的事,虞陶安静地吃,安静地听,也不多话。

    翟临深不时给他夹包子,递纸巾,看得翟美佳也觉得翟临深好像长大了许多。

    “你之前不是说想回来定居吗?怎么没动静?”

    “过完春节就回来。那边的工作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再落实一下就行。”

    “大伯和大伯母回来吗?”

    “不回来,他们在那边待惯了,自己种个花种个草的,也惬意。”

    翟临深点点头。

    饭后,翟美佳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先回房间了。

    虞陶和翟临深在外面溜达着消食,虞陶说道:“你姐姐还满好相处的。”

    “嗯,她性格好,工作能力也强。我要是被送出国读书,应该会去她那边。”

    “那你可要好好学习,不然我们就要变成时差了。”虞陶认真地道。

    翟临深笑了,牵住他的手,“我肯定不去。就算不能跟你考到一个学校,也会考你隔壁的学校,肯定不离你太远。”

    “嗯。”虞陶笑应着,回握了翟临深的手。

    翟美佳接着电话走到窗边,就看到牵着手散步的翟临深和虞陶。

    翟美佳愣了一下,但并没有非常震惊。她相信自己不是多想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性别意识是非常强的,不像小男孩牵手只是因为对方是朋友,也不像成年男人之间牵手会有几种可能性。翟临深在这里牵着虞陶,其实结论已经很明显了。

    同性婚姻在她移民的地方是合法化的,所以随便逛到哪儿可能都会遇到一对同性情侣,她已经习惯了。她的确没想到翟临深可能有这个倾向,不过她是接受的。也想着等她回来定居了,再找个机会跟翟临深好好谈谈,毕竟国内在这方面的情势不同,她需要教翟临深和虞陶在恋爱的同时,学了会自我保护。

    过完圣诞就是元旦了,正好赶上个周六,高三生也没有多休息一天的权利,所以他们的假期其实就是周末两天。

    虞陶回到家中,家里的气氛跟他失忆的时候还是有一点区别,似乎又回到了之前,却又有点不同。

    “哥哥,你回来啦!”梅迩跑出来,笑着拉住虞陶的手。

    虞陶浅笑道:“嗯。”

    看到虞陶笑了,虞数的梅满芝都很意外,但也有些欣慰,觉得虞陶好像还是有改变的,这是好事。

    “爸、妈。”虞陶叫了人。

    “诶,快进来,晚饭准备得差不多了,一会儿就开饭。”梅满芝笑道。

    “好。”虞陶换鞋进屋,然后去房间放书包换衣服。

    梅满芝和虞数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梅迩跟进了虞陶的房间。

    虞陶换好衣服后,给翟临深发了信息,说自己已经进家了。翟临深是送他回来的,但并没有上楼,只是看虞陶上楼后,就打车走了。

    翟临深那边很快回了信息——好,好好跟家里相处,晚上咱们视频。

    虞陶笑回了个“好的”,就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梅迩坐在虞陶写字台前的椅子上,抬着头问:“哥哥,妈妈说你恢复记忆了?”

    “是啊。”虞陶笑道。他现在的感觉和想法跟之前已经有些不一样了,翟临深跟他说完那些话后,他也多了几分勇气。

    “真好!”梅迩笑眯眯地说道:“哥哥开心,我就开心。”

    虞陶摸了摸她的头发,心下是有些高兴的。

    不多会儿,晚饭就上桌了。

    一家人围桌而坐,梅满芝不停地给虞陶夹菜,让他多吃。

    虞陶吃了个半饱,然后放下筷子,对母亲道:“爸、妈,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

    沉默多年了虞陶已经多久没好好跟他们说说话了?梅满芝和虞数都不记得了。

    “哎,你这孩子说什么见外的话呢。”梅满芝笑道。

    虞陶道:“这几年,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和爸。爸,翟临深跟我说你已经把我的事告诉他了,他也开解了我很多。我现在已经走出来了,你们别再为我担心了。”

    虞数和梅满芝惊讶的同时,也有一些欣喜,没想到翟临深居然让虞陶走出来了。

    “其实能走出来,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重要的是翟临深给了我自信和勇气,我觉得我的未来会很好,之前都已经过去了。”

    虞数忙点头,“对对对,你这么想就对了。无论你喜欢谁,都是我和你妈的孩子,性向这事是天生的,也不能怪你。”

    虞陶点点头,“谢谢你和妈能理解我,我很高兴。”

    “哥哥,我也理解你!”梅迩忙正实自己的存在感。

    “对。”虞陶笑道。

    随后又看向自己的父母,“有件事,我想跟你们说。”

    “你说。”虞数应道。

    “我跟翟临深在一起了。”虞陶笑道。跟父母坦诚,他们没有任何压力,反而觉得很轻松。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意料之外,但也算是情理之中。虞数和梅满芝都没有觉得接受不了。毕竟虞陶有这么大的转变,能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翟临深可谓是功不可没。而翟临深看上去也是挺有担当的男孩,虞陶跟他在一起,未来应该会变得更好。

    “你喜欢就好,他对你好吗?”梅满芝问。

    “挺好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起学习,一起吃饭。有个伴儿,生活挺充实的。”虞陶孤单久了,所有在恢复记忆后虽然不适应,但也会觉得有个人陪着的感觉很不错,也久违了。

    “那就好,好好相处吧。有空让他到家里来吃个饭吧。”虞数道。

    他对翟临深印象不错,加上这段时间来翟临深一直对虞陶照顾有佳,所以虞陶要是愿意跟翟临深在一起,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好。”虞陶应着,拿起筷子给父母夹菜。

    虞数和梅满芝也都很高兴地把儿子夹的菜吃了,原本他们以为家里的气氛又要回到以前了,但没想到不但没有,反而正在恢复到最开始和睦快乐的时候,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虞陶的性向他们是接受了,但也会担心他找的男朋友,怕再重蹈覆辙。但这次是翟临深,这段时间下来,他们对翟临深还是信得过的,所以也就放心了。

    梅迩后知后觉地道:“哥哥,我要有嫂子了?!”

    虞陶失笑,“等他来了,你就这么叫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