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6章
    不想打扰到翟临深和虞陶,  游美兮快速走到门口去迎翟临昭,  以免翟临昭发火冲进小客厅再跟翟临深吵起来。

    而这短短的一段路上,  她脑子转得飞快,做着最坏的打算。万一闹起来,她应该怎么劝翟仕义。这件事如果翟仕义不极力反对,  那就会好办得多。

    其实圈子里同性恋也是有的,不过翟仕义从未表明过态度,而翟家的环艺娱乐里,  目前也没有这类的艺人。游美兮觉得从让翟仕义理解入手会比较好,  可是太刻意了,又好像在为某件事谋划一样。翟仕义也不傻,  如果被看出来了,反倒像是她主动帮两个孩子出柜了,  这样可不好。

    翟临昭进门后,就对上了游美兮。

    游美兮笑了笑,  佯装无事地道:“回来了?”

    翟临昭微微点了下头。看着游美兮,想看她有什么要说的,还是要在这儿给他装傻。

    “那个……”游美兮努力阻止着语言,  “你也别怪临深,  感情这个东西,不是人为控制的。”

    翟临昭心里一动,问:“所以呢?”

    “那个,现在临深正处在重要的时期,不好给他其他压力。再说,  你应该知道,这并不是病。性向这个东西,应该得到尊重。”游美兮越说越顺,索性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临深应该没看到你,你就当不知道吧。虞陶还在呢,别跟他吵架。”

    翟临昭见游美兮并不惊讶的样子,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游美兮叹了口气,“也没多早。”

    “谁告诉你的?还是你看到什么了?”

    游美兮也没隐瞒,“袁心蕊的妈妈跟我说的。之前出那个事后,有一次聚会上,偶然遇到她。她希望我帮袁心蕊求情,就把这事跟我说了,说袁心蕊也是事出有因。我没搭理她,但也是个心思。”

    “你不反对?”翟临昭看着游美兮的眼睛,想看她是不是在说谎。

    游美兮摇摇头,“我跟你们不一样,我这类的朋友多,所以从来没当回事。他们这样的本来就不容易,实在不应该再给他们阻碍。”

    翟临昭见游美兮不像说谎的样子,便点点头,换好拖鞋往楼上走。

    游美兮见他这样,也发现了不对,忙问:“你也知道了?”

    “嗯。不过没有你知道的早。”翟临昭说道。

    游美兮松了口气,“你早知道了就好同,我还一直担心不知道怎么跟你爸爸说,有你能商量一下就太好了。”

    翟临昭倒是不太在乎父亲反不反对,反正他有几处房子,如果父亲反对,他可以让翟临深搬到他的房子去住,生活费、学费什么的,他也供得起。

    “没事,顺其自然吧。”翟临昭道。

    游美兮有些犹豫,这也不是顺其自然的事吧?

    翟临昭边往楼上走边道:“要只临深高兴就行,其他的人或者事,都不重要。”

    游美兮看着翟临昭消失在楼梯转角的背影,突然明白了翟临昭的意思。翟临昭向来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大哥,这事既然翟临昭已经知道了,那还真没有什么需要她担心的。她只要到时候安抚好翟仕义也就行了。

    想到这儿,游美兮笑了笑,从新端起水果,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给翟临深和虞陶送了过去。

    晚些时候,洗完澡的翟临昭把翟临深叫了出来,跟他说了游美兮已经知道他和虞陶的关系的事了。

    翟临深有些惊讶,不过有大哥在,他倒也没太担心。而且听大哥的意思,游美兮并没有反对,相反是在护着他们的。这让他对游美兮的好感又加了一分。

    “虽说就算你们出柜了,有我在也不需要担心什么。”翟临昭说:“但如果能不大动干戈,还是平和解决得好。别让虞陶跟家里有裂痕,以后怕相处不好。”

    “嗯,我知道了。”翟临深点点头。之前他觉得暂时不能出柜是因为怕家里不同意,断他经济,给虞陶和虞家添麻烦。现在有了大哥的支持,什么时候出柜其实都可以。不过他也不会现在就跑去跟他爸爸说自己是个Gy,好歹要等高考完,没有什么顾虑了再说。

    “行了,早点休息吧。”

    “好,哥,你也早点睡吧。”

    回到房间,翟临深把事情简单跟虞陶说了,虞陶笑道:“阿姨人还挺不错的。”

    “嗯。”这算是翟临深第一次承认游美兮人还行,对游美兮的最后那点排斥也没了。不过要说亲切,估计也不会亲近到哪里去,他到这么大了,也不需要什么母爱了。但作为阿姨,翟临深还是可以相处看看的。

    “跟这你说这个就是让你别太担心了。反正现在大哥同意了,大不了以后我就跟大哥混呗。”翟临深笑道,“好了,你快睡吧,我再看一会儿书。”

    虞陶不想翟临深每天都睡这么晚,便拉着他的衣服道:“一起睡吧。你不在旁边我睡不着。”

    翟临深笑了,抓着他的手道:“这么黏人的吗?”

    虞陶把额头抵在翟临深的肩膀上,有些不好意思。虽说是劝翟临深的话,但其实也不全是谎话的。

    翟临深搂过虞陶,把他压在床上吻了上去。

    直到虞陶被吻得晕乎乎的,翟临深才放开他,给他盖上被子,“那我陪着你睡,等你睡着了我再看书。”

    虞陶想说,这剧本不对啊!但显然,拐弯抹角并不是他的专常,还有了弄巧成拙的趋势,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关了台灯,抱住了翟临深的腰,不让他起来。

    “睡觉!明天早上才准学习!”虞陶故作很凶地道。

    翟临深轻笑出声,在黑暗中捏捏虞陶的脸,“这么凶的吗?”

    “晚上都困了,对学习没有帮助的。不如明天早上睡好了再学习。”虞陶贴着他道:“你每天都这么辛苦,不好的。就正常作息就好了。你这么聪明,这个假期肯定会进步很多的。”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你是夸我还是哄我了。”翟临深搂过虞陶,“行吧,不看书了,睡觉。”

    夸也好,哄也好,反正这碗鸡汤他干了。

    虞陶满意了,调整好姿势,让翟临深盖好被子,然后在翟临深怀里睡了过去。

    虞陶在翟临深家里一待就是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只回家看了父母两回,还都是两个下午。

    翟临深和虞陶在家里偶尔会有一点小亲密,有游美兮和翟临昭罩着,翟仕义倒是什么都没发现。

    而翟仕义看到翟临深跟着虞陶一起,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学习,简直刻苦得不能再刻苦了,简直满意的不得了。就算翟临深最后还是考不上大学,他也不会说翟临深什么。因为翟临深已经足够努力了,结果这种东西,往往是伴随着一定的运气成分的。

    转眼就要春节了,虞陶也要回家过春节,所以年二十六就回去了。

    翟临深这回没郁闷,因为虞陶临走前,给他布置了一大堆习题,说初四让他到家里去,给他讲,但前提是他要做完。

    所以翟临深每天泡在题海里,不是游美兮上来叫他吃饭,他都不知道几点了。

    因为虞陶的关系,今年过年,翟家也为虞家准备了年货。而虞家知道翟家的实力,有些东西送了也未必实用。所以梅满芝索性做了一大堆面食,在翟临昭来送年货的时候,让他带回去。

    翟临昭也没客气地收了。

    翟临深这次倒没跟着过来,他怕自己来了就不想走了。

    翟仕义看翟临深有点努力过头了,吃饭的时候说道:“临深啊,好好吃饭,别看书了,对胃不好。”

    没错,翟临深在边吃边看书。

    “没事,我慢慢吃。”翟临深头也不抬地用勺子往嘴里送饭。

    坐在他旁边的翟于思帮他往碗里夹菜,还帮他拌一拌,让他每一口都能吃到菜。

    翟临深头也不抬地摸了一下翟于思的头发,表示嘉奖,然后继续边吃边看。

    翟仕义还是觉得应该劳逸结合,“这都要过年了,高三也挺累的,就趁过年休息几天吧。”

    “不了,别浪费时间。”

    “适当休息怎么能是浪费时间呢?”

    “现在就考不好,再不努力,就真没希望了。”

    “家长会的时候你们屈老师说你这个成绩考个大学没问题的。”

    “我要跟虞陶考一个学校。”

    他这话让翟仕义惊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有这么大的志气。看来都是虞陶督促的好,这回给虞家的年货还是少了,等元宵吧,再送份大礼。

    而翟临昭和游美兮倒是很能理解同,毕竟人家是恋人,要考一起也是正常的。

    过年期间,大家都非常忙。就算没什么要串的亲戚,朋友之间也总是要聚一聚的。

    初三的时候,翟临深跟着家里人去了一个长辈组织的聚会。

    翟临深虽然没什么兴趣,但翟仕义非要让他去。也不是为了面子什么的,只是想让翟临深趁机休息一下。

    但翟仕义的想法是好的,可结局有点乱套。

    聚会上,有人挑拨离间,跟翟临昭说翟临深不是翟家的孩子,让翟临昭小心翟临深要抢家产。

    这把翟临昭气的,直接动手把人打了。

    按理来说是对方理亏,但对方的兄长弟弟们不干了,觉得自家兄弟也没说话,凭什么打人?恼羞成怒了吧?

    然后就冲上他要打翟临昭,为自家兄弟争面子。

    翟临深能让自己大哥被打吗?那肯定不能。

    而这些人论打架,谁也干不过翟临深。

    于是翟临深把这些人全揍了。

    翟仕义很生气,没想到这种舌根居然嚼得这么光明正大。

    组织聚会的长辈她觉得十分丢脸,不是气翟家,而是气那家没有眼色的。

    翟仕义带着家里人拂袖而去。

    之后,翟仕义的好友和大部分不想得罪翟家的人也都纷纷离开了。聚会也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翟仕义也明白了难怪当初虞陶会帮翟临深问他。看来这真的传得太久了,而且传得太广了。翟临深之所以当初跟家里不合,也上因为心里这个结。

    翟仕义拍了拍翟临深的肩膀,“是爸爸疏忽了。”

    翟临深反倒笑了笑,说:“没事。您不是说我是您亲生的了吗?”

    翟仕义笑了,拍了一下翟临深的头,道:“傻小子。”

    翟临深转头看向翟临昭,“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翟临昭也微微露出笑意,虽说打架他也没输过,但弟弟帮他打架,还没让人碰到他一下,这感觉也挺新鲜的。

    “我都没吃饱,咱们找个地方吃完饭再回去吧。”翟临深提议,他是真没吃饱。

    翟于思也立刻附和,“吃完饭再回去吧!”

    他今天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觉得打架的二哥和护着二哥的大哥特别帅,以后自己也要特别帅才行!

    “行,走吧,想吃什么?”翟仕义问道。

    一家人边走边讨论,上了车后,前往吃饭的会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