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7章
    初四一早,  翟临深就去了虞家拜年,  还带了个小尾巴——翟于思。

    从跟游美兮关系缓解后,  他跟翟于思也好了不少。翟于思说想虞陶的了,非要跟着去。翟临深考虑到梅迩跟翟于思年纪一样,应该能玩到一起去,  这样梅迩就不用跟在虞陶后面了,他也可以跟虞陶亲亲,所以就带上了翟于思。

    进了门,  翟于思也乖乖地跟虞家父母拜了年。

    梅迩听到动静,  从屋里跑出来。但在看在翟于思的时候,骤然停住了脚步。

    “女霸王?!”翟于思惊叫起来。

    梅迩一脸“你敢多说我就打死你”的表情,  小眉头皱着。

    虞陶也一脸惊诧地看向梅迩,翟于思经常跟他提同桌的那个女霸王,  难道真的是梅迩?

    不能吧?他妹妹明明那么可爱!

    “你们两个认识?”虞数问道。

    翟临深戳了一下翟于思的背,让他别乱说话。

    翟于思领会了他哥的精神,  立刻道:“我和梅迩是同桌。”

    “这么巧啊。”梅满芝笑道:“别站门口了,快进来。我煮了薏米红豆,一会儿你们都喝一碗。”

    “好。”翟临深应着,  换好拖鞋,  进了客厅。

    梅迩见翟于思还算老实,就跑到了虞陶那边,也不说话。

    虞陶也没有问她,只把翟于思叫过来问了一下功课。

    虞数给翟临深和翟于思倒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们家过年送的年货太多了,  还那么贵,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翟临深笑道:“叔叔,您别客气,都是应该的。我们家每年都人提前订,能比市面上便宜一些。”

    虞数心里清楚,再便宜也不会便宜到哪儿去,“你家今年过年走亲戚了吗?”

    “我们家现在没什么亲戚了,大伯一家不在国内。上一辈也没有人了,所以过年就和朋友、旧识见了见面,倒也不忙。”

    虞家生意做得挺大,但家庭人口还真不多。翟临深的祖父母在翟临深一岁左右的时候就过世了。翟临昭的外祖父母那边,也在翟临昭母亲过世后,就陆续过世了。翟临深的外祖父母是在他母亲大学习毕业后过世的。至于游美兮,从小就是个孤儿,是她姨妈养大的。后来他姨妈过世了,她姨妈的子女也去了别的城市生活,所以平时多是电话往来。

    吃完薏米红豆,翟临深就跟着虞陶去屋里学习了。梅迩和翟于思也被叫了进去。

    虞陶坐在椅子上,把梅迩拉到身前,小声道:“说吧,怎么回事?”

    这事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以免操心。

    梅迩瘪了瘪嘴,眼睛也有点红了,抓着虞陶的手道:“他们欺负哥哥,我要是凶一点,他们就不敢欺负哥哥了……”

    虞陶顿时红了眼睛,他从没想过他天真可爱的妹妹居然心思这样细,这样想保护他。

    当时他那个前男友的家人闹到了家里来,大吵大闹的,把梅迩吓哭了,那时候的梅迩还是个小姑娘,被吓到很正常。但没想到那次之后,居然让梅迩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见虞陶和梅迩这个样子,翟临深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走过去蹲下来,摸了摸梅迩的头发,说道:“小姑子很勇敢啊。不过以后你不用担心了,我会保护你哥哥,保证不让他被欺负。”

    “真的吗?”梅迩含着泪的大眼睛看着翟临深。

    翟临深笑道:“当然,不信你问你哥,在学校有没有人敢欺负他。”

    梅迩看向虞陶。

    虞陶笑道:“真的没有,你临深哥哥可厉害了,谁都打不过他。”

    梅迩听到这儿,骤然安心了。拉着翟临深的手,说:“那你要好好保护我哥哥。”

    “嗯,我保证。”翟临深温柔地说道。

    梅迩笑了,好像一切心结都放下了。

    翟于思虽不太明白缘由,他听来听去,应该是有人欺负了虞陶哥哥,梅迩要保护虞陶哥哥,所以才这么凶。这么一想,他倒是有此理解了,以后他再也不叫梅迩女霸王了!

    翟于思走过去,对梅迩道:“你在学校都没有好朋友,以后我跟你做好朋友吧!”

    梅迩点点头,“既然是好朋友,那你继续给我抄作业啊。”

    “……”翟于思觉得好像一切都没有变!“你不是会做吗?!”

    而且考试成绩还比他好。

    “会是会,但抄你的更快,我可以用其他时间看动画片。”梅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虞陶有点无语,自己这妹妹是不是有点长歪了,怎么可能抄同学的作业呢?

    “我也要看动画片的!”翟于思为自己争取权益。

    “你看什么动画?”

    “我看……”

    两个人就这么讨论起了动画片,作业的事就被抛到一边去了。

    翟临深握住虞陶的手。

    虞陶对他笑了笑,以示安抚。

    翟临深很想抱抱虞陶,但这两个小的在这儿实在碍事,可又不好赶人,不然显得自己意图也太明显了,所以也只能忍了。

    转眼,春节假期就过去了。

    上班前一天晚上,翟仕义要求翟临深明天必须跟他去公司一趟。

    “干什么?”翟临深不解。

    “让你去就去,就明天一天。”

    “没什么要紧的事,我就不去了。要学习。”

    “要紧!”

    翟临深还是不想去,“你不能解决?”

    “不能!”

    翟临深想了想,“好吧,明天让虞陶跟我一起去吧,占你的办公室看会儿书。”

    “行。”

    于是第二天,翟仕义就带着翟临深和虞陶去了公司。

    老板带着二少爷来了,老板办公室这一层的员工都紧张了起来。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们心里很清楚,这二少爷以后可是他们的老板。

    到了办公室,沙发还没坐热乎,两个人就被翟仕义带到了会议室。今天虽然不是每周例会时间,但因为是春节假期回来,所以这个例会一定要开的。

    翟仕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口道:“其他的事先放一放,我有个重要的事要说。”

    大家的目光全部转向翟仕义。

    “大家都知道,临深是我二儿子,亲生的。”翟仕义一脸严肃,“但居然有人开始说他不是我亲生的,而且这么说的人还不少。所以你们都给我想想,怎么才能消除流言。”

    翟临深:“……”

    虞陶偷偷笑了一下,但很快装打哈欠,用手遮过去了。

    明明是这么可笑又无聊的议题,但没想到员工们响应得还挺积极。

    “老板,我觉得可以开一个新闻发布会。”

    “老板,其实可以发个通稿,杜绝这类传言。”

    “老板,您可以多带二少爷去重要的场合,这样流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老板,我们可以给宣传这种言论的人发律师函。”

    ……

    翟临深听得头疼,但还是给了父亲面子,没有扬长而去。

    直到会议开完,都到午饭时间了。

    “行了,散会吧。关于临深是我亲儿子的问题,公关部,做个应对计划我看看。”

    “好的老板。”公关部长应道。

    翟临深真的无话可说,拉着虞陶就出了会议室。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丢不丢人?”翟临深抱怨道。他真不能理解那些部长副总什么的,怎么能那么真心地出了那么多主意。

    虞陶微笑道:“叔叔这不是重视你吗?”

    “话是这么说,这事在家讨论不行吗?还是我不来他们讨论不行?”

    虞陶边跟着他走边道:“叔叔让你过来,也是想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很好,让别人不要多想。”

    翟临深叹了口气,他也不能说父亲什么,所以只是跟虞陶叨叨几句罢了。

    两个人进了办公室,助理进来问他们中午想吃什么,可以帮他们定餐。

    翟临深说带虞陶出去吃,不麻烦她们定了。

    翟仕义过了一会儿也回来了,笑道:“走,吃饭去。想吃什么?”

    翟临深觉得自己的父亲此时就像一个很大的电灯泡……

    虞陶回道:“都可以。”

    翟仕义想了想,说:“附近有一家泰国菜,带你们去尝尝吧。”

    翟临深也没反对,“吃完饭我就回去了。”

    “不行。今天给我在这儿待一天。”翟仕义丝毫不容拒绝地道。

    他今天就是来秀亲儿子的,怎么可能让翟临深回去。

    翟临深也没跟他争,反正书本都带来了,也行吧。

    饭后回来,翟临深和虞陶在办公桌前学习。

    翟仕义看了一会儿,就去开视频会议了。临走的时候还特地把门开了一个缝,让路过的人都知道他的儿子在里面学习,只有亲儿子才能占他的桌子。而这点小门缝也不至于吵到两个人,外面的秘书助理什么的也都放轻了动作。

    学了两个小时,两个人都有点累了,便起身溜达一下,当作休息。

    翟临深看到翟仕义的休息室里有一把吉他,看着挺新的样子,估计是人送给他的。不过翟仕义并不会乐器,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翟临深把吉他拿过来,递给虞陶,“唱个歌听吧。”

    虞陶笑了笑,接过吉他,去了外面的沙发上坐下,试了下音,然后唱起了歌。

    这时,开完会的翟仕义带着刘志彥和一位经纪人要到办公室谈些事情,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虞陶的歌声。

    刘志彥先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口,透过缝隙看着里面的人,没想到居然了他认识的。

    翟仕义也有点惊讶,虞陶会乐器他是知道的,但从来没听过虞陶唱歌,没想到声音这么好。

    一首歌结束后,翟临深让虞陶再来一首。

    刘志彥对翟仕义道:“这种苗子不培养,太暴殄天物了吧?”

    翟仕义觉得真的可以问问虞陶的意向,当然,是在不打扰虞陶高考的提前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