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学霸失忆后+番外 > 第38章
    虞陶唱完歌,  翟仕义他们就进去了。

    见到他们进来,  虞陶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吉他,  跟刘志彥打了招呼。另一位他不认识,但也问了好。

    翟临深道:“我看休息室有吉他,就拿出来给虞陶弹了。”

    翟仕义哈哈一笑,  道:“这吉他本来就是给虞陶的。定制的,刚到货,还没拿回去。虞陶,  怎么样?音色还可以吧?”

    虞陶没想到居然是给自己的,  忙道:“谢谢叔叔,音色很好。”

    翟仕义笑道:“那就好。刚才志彥说你唱歌很好,  我也觉得不错,有没有往这方面发展的打算?”

    虞陶笑了笑,  “我没往这方面想过。”

    他唱歌是因为喜欢,或者说是因为能吸引翟临深,  至于把它当作职业,是没有考虑过的。

    刘志彥在一旁道:“你的声音很好听,音准也好。长得又好看,  是块做这一行的料。”

    “您太过奖了。”虞陶不好意思地道。

    翟仕义也没有要求虞陶立刻做决定的意思,  只笑道:“你要是有意愿,可以随时给我说。要是签进我们环艺的话,我肯定给你A级合同。”

    环艺最好的是S级合同,这一般是超一线的艺人才能拿得到的,自由度非常高。但同样的,  资源也要自己找,如果有资源方联系到公司,公司可以代为转达,但不会特意为这类合同的艺人找机会。但A级合同分成上虽然没有S级高,却由公司提供资源,而艺人可以决定接与不接,自由度相对还是不错的。

    而虞陶作为一个新人,能签到A级合同,已经算是破天荒了。

    翟临深开口道:“爸,你先别整这些了。虞陶眼下最重要的是高考。”

    “对对对。”翟仕义道:“虞陶,你先别操心这些了,等高考完的。如果你有意愿,随时给我说,别不好意思。”

    “好的叔叔。”虞陶应道。明星是很风光,但出头的又能有多少呢?所以还是先考个大学比较实在。

    “你们出去转转吧,助理点了下午茶。你们去吃点。我跟你们叔叔们谈点事。”翟仕义道。

    “好。”翟临深也正好有点饿了,就拉着虞陶出去了。

    助理带他们去了独立的茶水间,给他们送来了点心,又做了手冲咖啡,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了。

    “你想做歌手吗?”翟临深把点心放到虞陶的小碟子里,问道。

    “没想过。”对着翟临深,虞陶就更没有必要说谎了。

    翟临深笑道:“做歌手哪有做我老婆风光?”

    虞陶差点被咖啡呛着,瞥了翟临深一眼。

    翟临深觉得自己也没说错什么,“当歌手又要注意形象,还得保持温柔,不开心了对外也要赔笑脸,多累啊?跟我一起,你好歹是二少夫人,那些一线艺人对你态度肯定好,小艺人还想跟你拉关系。而且随时可以跟我发脾气耍赖,我还不会说你,都包容你,多好?”

    “不过话说回来。你要想唱歌也行,到时候我努力继承环艺,专捧你。”

    虞陶笑了,说:“别的不提,我本身就不合适这一行。而且这一行出柜有多难你也知道的。我想自由一点。”

    他对娱乐圈了解不多,但多少会听说一些。他在初中遇到的那件事,如果放到公众眼中去评价,他觉得他承受不了。并不是年纪越大,承受压力的能力就越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度,他知道他不行,所以也会知难而退。

    翟临深握了一下虞陶的手,“我就一说,你一听就行。只要你高兴,无论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其实如果虞陶想当歌手,他真的会全力以赴地支持,不要脸地问他爸要资源,还会发动全家看有什么好的机会都抢过来!

    “嗯,我知道的。但我就想好好跟你在一起,别的都不重要。”虞陶说。

    翟临深心里一暖,虞陶对他来说真的就是宝贝。

    他长这么大,没有什么是他觉得值得庆幸的。但自从跟虞陶在一起,他真的觉得这是件无比值得庆幸的事。虞陶带给他太多了,而他给虞陶的,却真的很少,以后要好好努力才行。

    从去过一回公司后,翟仕义就没再要求翟临深去了。

    翟临深和虞陶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每天以学习为主。

    这天,翟仕义下班回来,在饭桌上对虞陶道:“虞陶,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虞陶看向翟仕义,“什么事?”

    “是这样,公司新投拍的电影,需要一个歌的献声,得是新人,不需要演唱技巧,就是给一个演员的其中一段戏配唱歌的部分。可以吗?”这事一提交上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虞陶,刘志彥也打电话给他,让他问问虞陶的意思。

    “不会耽误虞陶学习吧?”翟临深问。

    “不会不会,就是小段,半天就能学会。”翟仕义道:“公司会给薪酬的。”

    虞陶忙道:“不用了叔叔,不用给钱,我帮个忙就是了。”

    他觉得自己在翟家吃穿用度都是翟家负担的,游美兮还总给他买东西,他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一码归一码。这钱不给你,也是便宜了别人,不如你拿着,反正来回都在自己人这儿转,挺好的。”如果不拿钱,翟仕义也是不同意的,毕竟没有人应该白白付出辛苦的。虞陶没收翟临深的家教费已经让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了,唱歌这个钱必须让虞陶拿着。

    虞陶还想推辞,但翟临深抢先一步道:“那行,你得跟公司的人说好,虞陶只是去帮忙的,别那么多事。”

    他怕有人在那儿挑三捡四的,最后弄得麻烦。

    “放心,肯定打好招呼。”翟仕义想着,有刘志彥在,肯定没什么问题的。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虞陶学歌很快,到了录歌的时候,就去了刘志彥的录音棚。翟临深也跟着一起去了,万一有人找虞陶麻烦,他也能把人怼回去,肯定不能让虞陶受委屈。

    录音很顺利,两个小时就搞定了。

    刘志彥想请虞陶吃饭,但被翟临深拒绝了——怎么是个人就想请虞陶吃饭?他的陶陶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请的吗?

    离开录音棚,两个人去逛了街,准备吃完晚饭在回去。

    录歌的钱之前已经打到虞陶的帐户里了。

    所以趁着逛街,虞陶给翟临深买了个书包,自己也买了一个。

    翟临深笑了,虽然这个书包并不太贵,但样式不错,容量也大,对他们这些学生来说正好。而重点是,他们是情侣包!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背上的呢?

    虞陶又买了些点心,一份送回家,另一份是准备带回翟家的。

    虞数和梅满芝见虞陶和翟临深晚上过来,都有些意外。

    虞陶说了帮着录歌有报酬的事,虞数和梅满芝都挺意外,但也挺高兴,看着儿子越来越外向,越来越开朗,怎么能不高兴呢?

    梅迩抱着虞陶的腿,问他是不是要当明星了。

    虞陶跟她解释了一通。

    虽然不是真的要当明星了,但梅迩还是非常高兴的。

    稍微坐了一会儿,虞陶就跟着翟临深离开了。

    虞数有点不放心,下楼帮两个人打了车,看着他们上车了,才上楼回家。

    两个人带着点心回到翟家,翟家也没想到虞陶居然还买东西回来了。

    于是点心成了宵夜,一家人围在餐桌前,吃宵夜喝牛奶聊天,气氛也是其乐融融的。

    回到卧室,翟临深就将虞陶压在沙发上亲了上去。

    今天虞陶唱歌的时候,他就想亲了。后来逛街时机会挺多的,但又觉得自己在外面得稍微正人君子一点,回到家再浪,所以忍了这么久,自然不能轻放过虞陶。

    虞陶被他吻得气喘吁吁,衣服领子也散了,裤子拉链也开了。脸红扑扑的,软躺在沙发上。

    翟临深轻笑,手指在他锁骨上摩挲着,哑声道:“陶陶,快点长大吧。”

    虞陶垂下眼睑,不好意思看他。虞陶知道翟临深是有度的,每次就算亲密的有些冲动,翟临深也会控制住,等着他成年。

    翟临深笑着站起来,将外套一脱,然后把虞陶抱了起来。

    “占不了便宜就一起洗澡吧,放点精油好好放松一下。”

    虞陶靠在翟临深身前,也没有拒绝。亲密一点,不只翟临深喜欢,他也喜欢。

    拼了一个假期,转眼高三就提前开学了。

    两个人背着一样的书包,穿着一样的外套进了校门。

    同学之间也是许久没见了,边走边聊得热乎。

    贾珊珊正好跟他们一起进的校门,所以一路上都在跟虞陶说话。

    翟临深走在虞陶身边,离得特别近,就像在讲悄悄话一样,两个人摆的手背不时地会碰到一起,翟临深觉得挺满足的。

    “对了,你们听说了没?这学期会有一个借读生。”贾珊珊道。

    “没听说啊。”虞陶道。他并没有怎么关注班级群,有什么重要的事,屈老师会逐一给大家发短信的。

    “上一届高三没有,咱们这届有一个。不知道会分到哪个班。”贾珊珊也没太当回事,只是随意地说道。

    这种借读初三、高三这样的都有。不是转学籍,也不属于本校学生,就是凭关系到重点高中借读半年,说白了,就是为高考冲刺。但高考前还是要回原学校,在那边报考排考场的。

    一般不是有什么过硬的关系,高校是不会接受这种借读的。这其中其实存在着一种不公平性,不过也不是学生能左右的,所以只要不耽误他们学习,也就随便了。

    可能是刚开学的缘故,大家心还有点散,虽然也知道这是要拼搏的半年,却也要给他们一点时间过度。

    翟临深边看书边在下面偷偷拉着虞陶的手。

    虞陶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翟临深的指腹,力道也不重。

    这时,屈老师带着一个男生走了进来,说道:“大家先停一停,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

    大家放下手里的笔和书抬起头,虞陶也跟着抬起头。

    但在看到站在前面的那个男生的时候,虞陶瞳孔一缩,脸色变得特别难看,抓着翟临深的手也不自觉地用了很大的力气。

    翟临深转头看向虞陶,只见虞陶脸色不好,眼睛盯的却是前面的男生。

    屈老师道:“这位是陈宇争同学,要在我们学校借读半年,大家欢迎一下。”

    同学们配合地鼓了掌。

    之后,屈老师就给陈宇争安排了座位。

    在往座位走的时候,陈宇争也看到了有些发愣的虞陶,他也愣了一下,随后微微勾了勾嘴角,装作若无其事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好了,大家继续自习吧。”说完,屈老师就离开了。

    翟临深拉了拉虞陶的手,在他耳边问:“怎么了?你认识那个人?”

    虞陶双手握住翟临深的手,小声回道:“是我初中的同学……跟我之前的男朋友……是发小。”

    翟临深听后,并没有觉得紧张,或者有任何不安。他笑着拍了拍虞陶的腿,道:“没事,有我呢。这不是你的初中,相信我。”

    翟临深的安慰无疑是一颗定心丸,虞陶也的确觉稍微松了口气——是的,这不是他的初中了。翟临深也不是那个人。

    翟临深笑了笑,心里在想:这个陈宇争要是敢给他搞事,他就让陈宇争知道博明高中谁才是爸爸!